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异龙幻记 >异龙幻记_第19节

异龙幻记_第19节

作者:无聊存在 发表时间:2018-10-31 17:51:42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3
下莫羽,眼眸转为紫色,身子如烟般往货车消失的方向追去。莫羽伸手一拉,只来得及抓住她的一丝衣角,叹了口气,向她追去。天厉二人对视一眼,暗骂二人愚蠢,无可奈何地向二人追去。天厉快速掠动中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转过一个弯,大货车的身影出现在方雨纹的视线里。方雨纹运足灵力全力掠去,缓缓地缩短着她们之间的距离。手中紫芒吞吐,只要一达到攻击范围,她将毫不留情地出手。即使惊世骇俗也在所不惜。

距离在不断缩短,方雨纹的脸色越来越冷,手中的紫芒渐盛。方雨纹准备随时出手。

或者发觉到了方雨纹的逼近,货车在一阵刺耳的轰鸣中突然加速,一下子将距离拉了开来,同时不断有子弹呼啸着从车上向方雨纹射来。

方雨纹左右躲闪子弹,速度难免受到影响,距离拉得更远了,被莫羽追了上来。

大货车突然一拐,消失在二人视线里。

一条小路静静地隐在林荫之中,蜿蜒着通向远方,在一个拐角处隐没不见。方雨纹想也不想一掠而入。莫羽唯有跟上。待得天厉二人拼命赶到时,莫羽二人早已不见了踪影。心中惊骇之下,天厉缓缓地向鸿铭下了一个命令:“马上向特别行动组请示支援,用卫星查探莫羽的下落。”心中掠过一个庆幸的念头,幸好在莫羽身上安了个卫星定位系统,不然,真不知道怎么才能找到他们两个。希望他们两个不要出什么事才好。

莫羽二人沿着小路一路狂奔,来到小路的尽头,大货车早已经不见了踪影,一个农场出现在两人眼前,农场的大门紧闭,静悄悄地没有一丝声息,连牲畜的叫声也听不见,透着一股诡异的静寂。

方雨纹伸手欲推,莫羽拉住她的手,一步步走上前去,缓缓伸手推了进去。

方雨纹感受着从莫羽手中传来的温暖感觉,一丝甜蜜掠过心田,柔顺地偎在莫羽身边,看着他轻轻地推开农场的大门。

正文

第十七章 农场之战

农场的门应手而开,里面静悄悄得没有一丝声息,亦没有一丝生命存在的迹像,二人对望一眼睛,同时闪过惊异的目光,缓缓踏进农场。

一进入农场,一阵轻盈优雅的琴声如同天籁般传入二人的耳朵。水色的音符飞扬,缓缓地将人浸润在一片清灵飘逸的天地中去,莫羽二人甚至来不及讶异为何在门外听不到任何声音,心神已经完全被这神奇的音乐引领到了一个完美的世界。

琴声悠扬飘荡,温柔地挖掘着人们心中最深处柔和甜美的记忆,莫羽看见自己站在一片无边无际的绿色海洋里,周边柔软的青草随着微风轻摆,天空中片片白云悠然飘浮,方雨纹脸上带着绝美的笑容,张开双臂向自己奔跑过来。莫羽心里涌起一股幸福的感动,张开双臂一把将方雨纹抱了起来,俩人在广袤的草原上尽情地旋转着,随意挥洒着幸福。

琴声发出一声清呜,然后蓦得中断,如同高泉殒落般将沉醉在音乐中的二人惊醒。

莫羽张开眼睛,发现方雨纹正双手环抱着自己,双眼紧闭,脸上红潮微泛,状似陶醉,心里猛然一惊,脸便刷得红了,如同熟透了的苹果,就在莫羽手足无措的时候,方雨纹张开了双眼。

啊!

一声尖叫,方雨纹毫无预兆地一巴掌狠狠拍在莫羽脸上,五个鲜红的掌印旋即出现在莫羽尚有红晕的脸上,一下子将他打蒙了。

闪电般挥手后方雨纹猛然醒悟自己被琴音催眠。看着莫羽脸上明显的伤痕不由愧咎地低下了头,手指无意识地摆弄着衣襟一时愣在了那里。

“对不起啊。”过了一会,蚊呐般地低语从方雨纹口中吐出,头伏得低低地,看也不敢看莫羽,心里却暗暗奇怪:我这是怎么了?为何心里有只小鹿乱撞般砰砰直跳?

“没事,你看我现在不是好了吗?”莫羽伸手抚摸着被方雨纹打过的脸庞,有种莫名的触觉从手心传入。

方雨纹抬头,莫羽脸上的掌痕果然已经消失无痕。旋即想起莫羽那惊人的恢复力,不由放下了一颗心。

轻微的呼吸声传来。

二人转头望向农场一角,一个衣着陈旧的老人坐在椅上面带微笑看着他们。虽然穿着简陋,但一身衣服衣着干净无比,洗得发白的衣服上找不到一丝折皱,他就那么面带微笑,宁静安详地坐在那里,一股淳厚的气势已扑面而来。但莫羽却突然觉得这个老人很亲切。

“是你把我们引到这儿来的?刚才那几个混蛋哪去了?”许是为了抛开刚才的尴尬吧?方雨纹高声质问。

老人微笑着摇头:“刚才没有人来过,除了你们两位。年轻人脾气不要太大,会伤身的。”

“你胡说,我分明看见一辆货车开到这儿来的。”被人当着莫羽的面指责,方雨纹怒火焚胸,开始无理取闹。

“没有就是没有,我没有必要骗你们,你看,这儿能藏得下一辆货车吗?”老人依然面带微笑,缓缓指着农场绕了一圈。

的确,农场不大,除了用栏栅围起来的空地之外,眼前这个房间是最唯一值得注目的建筑,旁边有个紧闭的房门,但是狭小的房门无论如何也无法让一辆大货车通过。

莫羽拉了拉方雨纹的小手,对老人微微笑了笑:“对不起啊老伯,我们刚才失礼了,我们二人在路上无端受到攻击,然后跟着对方的车来到这儿,却不见了,我同伴一时嘴快,还请老伯不要见怪。不知道这条路除了您这儿之外还可以通到什么地方?”虽然刚才诡异的琴声让人疑惑,但直觉告诉莫羽,眼前这个面带微笑的老人不会是想杀害自己的凶手。

缓缓摇了摇头,老人突然吐出莫名其妙的一句话:“想不到他还是来了。”说完这句话,老人缓缓闭上了眼睛,十指在横放在自己脚上的古琴上抚动起来。铮铮琴音流水般流泄开来,低回轻转,忧郁的让人顿觉哀伤。

方雨纹面色一变,想起刚才被琴音催眠的事来,手中紫芒一现便欲冲上前去,莫羽眼明手快,一把将她拉住。缓缓摇了摇头。示意方雨纹不要冲动。方雨纹狠狠跺了跺脚,一脸烦燥,但终于还是停了下来。

琴音突然一变,化为无数细碎的轻啸,呜咽般在农场里弥漫开来,莫羽心中涌起悲伤的苦涩感觉,仿佛失去了生命中极重要的东西般心如刀割。

门外衣襟带几声响起,天厉二人出现在农场外。

“发生什么事了?”天厉看见莫羽二人呆呆地立在原地,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急切地问道。说完,人如旋风般掠入。一进门,悲伤的琴音顿时铺天盖地灌满双耳,不由也愣在了那里。

随后而入的原鸿铭亦愣在原地。一时间,四人俱都呆呆地站在了房子中央,一个老人双目微闭,二指如飞抚动,身子随着音乐不断晃动似陶醉在悲伤的琴音之中。情况诡异。

“哈哈哈哈,几十年不见,想不到大哥的修养变得这么好了,居然对闯入你禁地的人如此客气,倒是让我大感意外啊。”洪亮的声音在屋子里响起,压过飘荡的琴声,在屋子里来回震荡,将四人惊醒,不由得吓出一声冷汗。若是有人偷袭,自己四人沉浸在琴音中根本无法躲避,不由暗捻了把冷汗。

琴声顿然止消,倚墙而坐的老人缓缓张开眼睛:“四弟,进来吧。”

老人说完,脸上带度泛起笑容,但莫羽分明从他眼中看见一闪而逝的浓烈悲哀。心中不由一痛。涌起古怪的感觉:自己为何对一个初次见面,敌友未辨的老人如此关心?

蝉鸣鸟叫声哗然涌入四人的耳中,四人清楚地知道,隔绝声音气息的奇异力场已经撒下了。却又在四人心中留下一个巨大的困惑:是什么力量才能设下一个这么完美的力场?这个其貌不扬的老人竟拥有这么可怕的力量吗?

“大哥有命,小弟自当遵从。”随着话声,门外鱼贯走进一群人。为首的一人身材修长,刀削般坚毅的脸庞上一双锐利的眼睛中精光闪烁,正狠狠地盯着老人。沛然的灵力从他身上源源涌出,压得莫羽四人呼吸不畅,不得不聚灵力抗衡他强大的压力。莫羽不由想起烈非曾经给过自己的压迫感觉,与眼前这人十分相似。

紧跟在他身后而入的是一个长发飘舞的女子,一张精雕细琢的脸庞粉嫩水灵,婀娜的腰肢,高耸的胸部勾勒出惊心动魄的诱人曲线,一双如丝媚眼缓缓扫过天厉等二人,看得三人心神一晃,有片刻的失神。

莫羽手上传来巨痛,原来是方雨纹察觉他的失态狠狠在他手上拈了一下。一下子将莫羽的心神拉回现实中来,事实上这个女人美则美矣,但真正让人失魂落魄的却是她那种娇媚入骨的风情。

咳咳。

轻微的咳嗽声传来,如同暮鼓晨钟将天厉二人惊醒。

一个中年男子出现在门口。天厉一人的心神再度大乱:“组长?”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天星组长居然会出现在这里。难道说,派人暗杀并引自己等人到此的居然会是组长?

微微点了点头,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走入房中。在他身后陆续走进三四个中年人后,一个面目阴邪的日本人走了进来,莫羽立刻认出他是段世绝曾向自己介绍过的织田斯归,心中一震,猜到引自己四人来此的正是这帮人。从老人与这帮人的对话中来看,似乎老人对闯入他禁地的人向来不会客气,是以才会引自己四人前来送死。只是不知道老人为何不向自己等人动手?或者他早就知道自己四人不过是他人的棋子?

莫羽思忖中,织田斯归以及五个日本武士打扮的人已经进入屋子。虽然这屋子不小,但一下子进入这么多人,也显得有点拥挤了。莫羽拉着天厉等人退到了靠进老人一方的墙角。隐晦地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眼神掠过织田斯归,老人抬起低垂的头,眼中有精光闪动:“柳生春,想不到一晃二十年,你不但不知悔改,反而变本加厉,居然勾结日本人?你我兄弟之情今日而绝。”铿锵话语掷地有声,听得莫羽心中叫好。

柳生春并不回答老人的话,双目缓缓扫向天厉与原鸿铭:“天星,这两个就是你手下的天铭二人组了?据说执行了几十次任务无一失败的记录是吧?”

天厉被他宛若实质的目光扫过,心里沉闷难受。

天星恭敬志回答:“是的。”再也不多说一个字。垂手立在一旁,眼神却扫向屋内的老人。

“那好,我以异能协会副会主的身份命令你们两个给我杀了这个他。”用手一指老人,锐利的眼神一丝不松的看着天厉,竟似有一丝痛恨的意味在里面。

“是你派人暗杀我们将我们引到这儿的?”天厉不为所动。冷冷地反问。

“不错。”眼中闪过些微的错愕,柳生春不屑否认。

“想让我们做你的替死鬼来冲他的域?”虽然不明白那奇异力场的原理,但直觉告诉天厉,那是一个高级的域,不知道比自己的太极厉害了多少倍的域。

柳生春眼中闪过赞赏的光芒:“聪明,但是你必须执行命令。杀了他。”

缓缓摇头,天厉冲他露出一个无比坚定的笑容:“我拒绝执行任务。并且从现在开始,我宣布退出异能协会。”说完冷冷地看着柳生春,眼中是无比坚定的执着。

“你呢?”柳生春缓缓将目光移往原鸿铭,“你是不是也想和他一起背叛组织?”

耸耸肩,原鸿铭冲他露出灿烂的笑容:“不,我不是背叛组织,我只是要求退出而已。”

“你……好,天星,背叛组织的人怎么处置?”

“杀无赦。”天星简短地回答。

“还不动手?”

“是。”天星的灵力缓缓汇聚,转身面向天厉:“准备出手吧。”

“组长,真的要你来执行这个门规吗?我们不想和你动手。”对于养育自己十几年的人,天厉实在无法兴起动手的念头。

“冒犯了。”天星手中闪现惊人的光芒,一把长剑出现在他手里挟着千钧之势劈了下去。

屋子里所有的人都有一刻的闪神。却不是因为这一剑的强大也不是因为这一剑的迅捷。

天厉等人目瞪口呆地看着那挟带惊人劲气的一剑呼啸着砍向柳生春。

“放肆。”柳生春一声怒吼,一把长剑无声地闪现,堪堪架住天星的神来一剑,事出突然,虽然魂兵自发护主,依然震得柳生春心神一荡。

一招无效,天星夷然收手,长剑在手中緾绕一圈,消没在手中,回复了从容潇洒的模样,缓缓走到天厉旁边站定:“天星决定退出异能协会,我受够了,我无法再容忍一个背叛国家与民族的人来做我的上司。”

“你忘了是谁将你从小混混拉到现在的位置了吗?”

“天星没忘,所以才三番两次忍受。可是,我没想到的是,你居然无耻到可以勾结日本人,难道你忘了六十年前那场惊天的浩劫是怎么发生的了吗?我可以容忍你无视于我和我手下的生命,但是我无法容忍你要我亲手杀害我从小带大的孩子,所以,抱歉。”天星淡淡地说完这一切,然后便如同雕塑般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了。

天厉心中涌起强烈的感激,虽然天星不说,但他心里地知道,天星是为了自己二人才甘愿冒被组织追杀的危险叛出协会。张口吐出“组长。”两个字,下面的话却天星以一个手势止住,再说不下去。

原鸿铭亦是心中感激,只不过他生性洒脱,只是向天星投去包含万千语言的一瞥,并未形之于外。

“好一个高风亮节的堂堂男儿。”柳生春说完这一句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异龙幻记】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