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异龙幻记 >异龙幻记_第21节

异龙幻记_第21节

作者:无聊存在 发表时间:2018-10-31 20:12:40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5
    

莫羽倒吸一口凉气。想不到柳生春的实力竟至于斯,随随便便一掌拍出便能将自己全力一击化解的同时将自己打成滚地葫芦。

    不及细想,风声传来,一个中年男子的长刀已然离他的后背不及一尺。

    

心中暗骂,莫羽回头又是一拳轰去,心里老大的不爽:打不过柳生春那个怪物,对付你这些小角色总不成问题吧?

    

背后偷袭的正是先前曾经被柳玉芙架住的那人,眼见莫羽被柳生春一掌拍飞,以为莫羽不过虚有其表,全然忘了他曾经一拳将柳玉芙打得不能动弹。

    心中狂喜,用尽全力将长刀劈了下去。其实不止是他,连莫羽自己也不知道,他那一拳给柳生春带来了一点点不小的麻烦,拳掌相接的时候,莫羽的拳劲以一个缧旋的方式全力涌往柳生春体内去了,本来这样的用劲方式是十分有效的,可以将对敌人的伤害最大化。

    达到瞬间麻痹对手反抗的目的,柳玉芙就是一个现成的例子。可惜用来对付柳生春就出现了一点小小的问题,柳生春的修为高于莫羽,所以当莫羽的拳劲涌进他身体的时候并不能完全压制住柳生春的掌力,所以,毫无防备的莫羽便只有被一掌打飞的命运了,不过破入柳生春体内的劲气亦给柳生春带来不小的麻烦,莫羽用的是对付龙族的控龙劲,强横若斯的龙族尚且不能抵挡,柳生春更难以消受,整条右手酸麻无力,一时不能动弹。

    这还是莫羽对控龙劲使用得不太熟练,如果是白素心甚至就是换上方雨纹来使,柳生春恐怕都会步上他干女儿柳玉芙的后尘。

    现在倒霉的却是这个偷袭的中年人。

长刀与拳头接触,一股让人酸麻无力的奇怪能量顺着灵兵快速涌往自己全身,全身劲气顿时消失殆尽,被莫羽的拳劲轰得往后飞去,重重摔在地上,估计怎么着也断了几根骨头。

    

莫羽打飞中年男子后,正松了口气,不料想空气中传来一股诡异的波动。

    一把武士刀突然出现在自己胸前位置狠狠刺了下来。

忍者?莫羽左手迅捷地拍出,正好拍在武士刀的刀背上,将武士刀打得偏了一偏,身子趁机往后飞速退去,脑中想起白素心对于忍者的形容:忍者,日本江户时代兴起的一种职业,以暗杀,间谍见长,神出鬼没,极度重视任务的天职使得忍者成为极难对付的对手,即使比他强大的对手也不愿意轻易招惹。

    暗叫命苦,若是这个见鬼的忍者将杀死自己当成他的任务的话,自己将面对的就是一个不死不休的对手了。

    想到这里,神识全力运转,将屋子里细微的波动一丝不漏地尽收心底。

    

这时候,一个怪异的感觉涌上心头。类似直觉的敏锐感觉让他知道,这个屋子已经再度成为一个封闭的空间。

    屋子外的任何气息再透不进来。而构成这样一个域的主因便是方云飞弹出的七根琴弦。

    明悟涌上心头,清楚得知道方云飞再无危险,一切都不过是他设下的一个局罢了。

    想到这里,莫心不由往屋子里那扇紧闭的门望去,神识竟穿不透。那里面是不是还藏着什么人呢?

    

空气再度诡异地波动起来,莫羽知道该死的忍者又来了,无声地叹息了一声,开始在屋子里跑了起来。

    莫羽的想法很简单,他并不想和忍者对着干,所以,只好拼命跑了,比速度相信这儿没几个人能快过自己吧?

    这么想着的时候莫羽已经在屋子里跑了好几圈,并随手抽冷子给了几个中年男人几下阴的。

    心中自鸣得意的时候,一丝细锐的刀气无声无息地划向他的腰际。

几乎没有任何悬念的,莫羽被武士刀划出一道长长的口子,鲜血如同成形的鲜花一般喷洒而出,这还是他在长刀及体的时候扭动了一下身体的结果。

    等他想反扑的时候,忍者已经消失了,一击不中,远扬千里正是忍者的作风之一。

    

莫羽不由得恨起这个古怪的域来,居然连自己的神识也受到限制。

    

此时,柳生春与织田斯归已经将剑群牢牢控制在了红白二色劲气交织而成的气茧里。

    针剑似乎也累了,安份地呆在气茧里面不再动弹。

柳生春松了口气,现在只要等逆天琴的能量消耗完就会现出原型了,这云族的传世神器就是自己的了,自己将成为云族真正的族主,而方云飞将会因为被逆天琴消耗光所有灵力而神形俱灭。

    

想到这里,突然面色一变,想起飞出去的七根琴弦。

异变突起,七股强大得异乎寻常的灵力从屋子的七个角落里射出,直往气茧射去。

    柳生春长剑一旋,试图找散其中一股力量,却被那强大的力量震得偏了一偏,面色狂变中,七股力量击中气茧。

    



    “快走,是五行七杀。”柳生春狂喝,身形暴退,欲图冲出农场大门,五股无形的力量从五个方向渡了过来挡在了门口,以柳生春之能居然冲不出去。

    一阵劲气波动后,柳生春的前冲之力完全被消耗,无奈地停了下来。

与此同时,气茧暴裂开来,无数细碎的针剑迸散开来,缓缓在空中组成一个人形,慢慢现出方云飞的模样来。

    

所有人都停止了动作,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一幕。

正文

第十九章古琴逆天您阅.读的电子书来自ωωω,ūdtxt,Còm

柳生春脸色铁青地瞪着方云飞慢慢聚合起来,再缓缓地飘到屋角坐了下来,沉静的面容露出一丝疲惫,又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将众人晾在了房中。

    莫羽心里涌起一股怪异的感觉,方云飞明明站在那里,却又仿佛根本不存在一般没有在自己的神识里留下任何印迹。

    

织田斯归叫了一声

    “八嘎亚路”抡起妖刀时雨朝方云飞劈了下去。

所有人者静静地看着他,没有人说话。

    

妖刀时雨毫无阻碍地穿越方云飞的身体,带起一股轻风出现在他身后,而方云飞的身体却依然完整无缺地坐在那里。

    所有人心里都泛起怪异绝伦的感觉。柳生春的脸色更难看至极点,出生云族的他隐约知道了是怎么一回事。

    

织田斯归不死心地挥着时雨来回劈斩了几十下,依然是毫无阻碍地穿越方云飞的身体,但一离开他的身体,方云飞的身体立刻恢复了原样,似乎根本就是团空气。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柳生春艰涩地开口,声音竟似变得有点沙哑起来。

    



    “我想知道龙珠到底在哪。”方云飞的声音轻轻地响起,让人感觉不到是从什么方向发出的。

    在这个屋子里,谁的行动都没有受到限制但神识却失去了作用感觉不到平时能清楚感觉的东西。

    



    “龙珠根本不在我手上,我也不知道它到底在哪里。你现在不是已经到了虚无之体的境界了吗?要龙珠又有什么用?”柳生春的话中透出深沉的失意。

    当一个几十年来一直挡在自己身前的假想敌突然达到一个自己不敢企及的高度,任谁心里也不会好受。

    



    “我自有我的用处,柳生春,别在跟我玩花样了,二十年前,我上过你一次当,二十年后的今天,我再不会相信你的花言巧语了,今日若不交出龙珠,你休想踏出这五行七杀阵一步。”方去飞说完静静地盯着柳生春的眼睛,古井不波的面容中看不出一丝情绪波动。

    好像说这番话的是另一个人般。



    “哼。你以为我怕了你这五行七杀阵吗?当年徐天赐尚且不能自如控制这五行之力,你以为你能控制得了吗?”

方云飞似乎入定的老僧一般一动不动地坐着,再不开口说话了。

    



    “好,我倒要试试这五行门的镇门之宝到底有多厉害。”柳生春激动起来,长剑开始在身周盘旋。

    尖厉的啸声在屋子里回荡,显然在积蓄力量。



    “等你想告诉我龙珠在哪的时候我会回来。你好好想想吧。只要你不想出去,你是没有任何危险的。”说完,人突然自原地消失不见。

    将所有人都晾在了屋子里。



    “好,这是你逼我的。”柳生春话一说完,人已化为一道疾风向门处撞了过去。

    

五股不同的力量从不同方向传来,挡在了大门处。

强大的力量撞击发出凌厉的劲气,四散回旋,莫羽等人纷纷闪到一边的角落里去了。

    

柳生春被强大的反震这力弹得往后退了几步。脸色更加难看了。

    但他仍不死心,稍一停顿又带着魂兵冲了上去,结果却是一模一样,一次次被震得往后倒退好几步。

    

一直冲了十几次,柳生春终于累得停了下来,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

    柳玉芙慌忙上前扶住不住喘气的他。



    “义父你没事吧?”柳玉芙的脸上写满焦灼的关怀。

柳生春茫然地摇了摇头:“芙儿,我没事。”异能者的恢复能力是很高的,特别是拥有魂兵之后,会自动吸纳空气中飘浮的精神能量。

    让柳生春疲惫的并非能量的散失而是来自于内心的失望。想他费尽心机花了十八年的时间才找到方云飞,以为终于可以一偿多年夙愿,谁料想,方云飞的进境却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莫羽悄悄问方雨纹:“雨纹,这到底怎么回事?”

天厉几人耳尖,一下子回过头来看着方雨纹,期待这神秘的女孩能告诉他们一些他们所不知道的什么。

    



    “不知道。如果姑姑在,或者能明白这是什么,我只知道这是一个域,是异能者利用本身的精神力量构筑的暂时性结界。可是,这个域和我所知道的完全不一样,我们身在其中,居然感觉不到构筑这结界的精神力量,而且我的神识无法感应细微的波动。所以,可能是方云飞借助了某些别的力量才达到这个效果。反正好像他要对付的是柳生春。我们看着就是了。”突然压低了声音:“那织田什么归都到了这儿,相信姑姑一定会来找我们的。”



    “柳生春和方云飞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莫羽突然大声问。天厉等人全部一惊,不明白莫羽何以如此不智地触动柳生春。

    

果然屋子里的人全向他看来。众多中年男子的眼中俱都射出仇视的眼神,柳生春的眼中更似欲冒出火来。

    柳玉芙的美目中则揉和了责怪、诧异以及疑惑。秀眉微颦,眉宇间泛起一圈好看的细微皱纹,在她白晰的脸上看来分外动人。

    

只有不知何时开始盘膝而坐的织田斯归自顾自地在嘴里念念有词,双手不停地抚摸着安静地躺在他腿上散发着微微红芒的妖刀时雨。

    对莫羽的话听而不闻。随他同来的日本人全都聚到他身边,一个个长刀出鞘,显然是在防备或者护卫,但有不少人俱都向莫羽看了过来。

    



    “小子你太多管闲事了吧?”终于有中年男子忍不住向莫羽狂喝起来。



    “如果柳生春不把我们引到这儿来当送死鬼就没我们的事。不过现在嘛,我很好奇。”莫羽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反正现在我们都没事可做,说说故事也好。”
您阅读的.小说.来至ωwω,3uww,còm


    “你找死。”那中年男子怒喝一声,灵兵幻出一片光影向莫羽劈了过来。

    



    “动手吗?好啊,最多大家打个两败俱伤。”莫羽一握拳,向中年男子迎了上去。

    方雨纹责备地扫了莫羽一眼,眼中微不可见的紫芒闪过,手中开始透出微微的紫芒,天厉二人亦全神防备可能暴发的冲突。

    他们这一方的实力实在是太弱了。



    “住手!”柳生春犹疑地看了一眼莫羽,发出一道劲气,阻止了中年男子向莫羽的挑衅。

    

拳到中途的莫羽

    “嘿”了一声,收拳退回方雨纹身边。



    “怎么样?说说看?”莫羽一副不信你敢打我的表情。



    “老夫的事不劳小兄弟费心。你我同为他人网中之鱼,应当同舟共济,想想怎么破了这个阵才对。”



    “阵?不是域吗?你知道些什么?说给大伙听听啊。”莫羽算准了柳生春不会和自己动手,干脆打破沙锅问到底。

    



    “说的对,把老兄你知道的说出来,好让大家参考参考,怎么出去才是正事。”闭目盘膝的织田斯归突然冒出一句。

    

恨恨看了织田斯归一眼,柳生春缓缓开口:“也好,让大家对这阵多点了解,也就多一点破解的希望。”说到这时顿了一下,所有人的精神都集中在他身上之后,才继续接着说下去:“我们五行门曾经传下一把古琴,名叫五行逆天琴,俱传是上古神兵,只是一直由盟主掌管。我虽然是五行门的圣者之一,对其所知亦是无多,只听说如果得到古琴的全部力量的话,可以不死不灭。永世长存。就算是得到它的一部分力量,也足以排山倒海,但是,一直没有人能得到它的承认。二十年前,代门主李江涯将我们一众圣者聚集在一起,说要在我们中间选出一个人来继承古琴。当时古琴放在我们所有人中央,我们围着它团团坐下,各自闭上眼睛以神念与古琴建立沟通。那股浩瀚的力量人至今依然记得很清楚,那绝对是超越高级魂兵数倍的力量。在当时,古琴曾经和我建立过短暂的精神联系,正是在那一个瞬间我知道了一些它的作用,可是后来却被方云飞强行夺走,要不然,今天这古琴就是我的了。”柳生春沉浸在几十年前的回忆之中,脸上露出缅怀的神色。

    一股深切的失望之情溢于言表。所有人都静静地听说他的叙说。



    “你在和它心灵相通的时候究竟知道了些什么?”织田斯归十分扫兴地打断柳生春的回忆,迫切地问。

    离开这个古怪的域或者说阵是他现在唯一的希望。刚才和妖刀沟通的结果让他非常失望,时雨居然不能提供任何信息,只告诉他尽快离开。

    

不悦地看了织田斯归一眼,心中掠过恨意,柳生春缓缓开口:“在和古琴建立精神联系的时候我知道了它的一些作用,其中就有关布阵的一项。”



    “到底怎么样?”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异龙幻记】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