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异龙幻记 >异龙幻记_第22节

异龙幻记_第22节

作者:无聊存在 发表时间:2018-10-31 20:12:44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5
“这阵势是靠五行之力来维持运转的,不过我并不太清楚到底如何运转。五行是属于天气之气,相生相克,无有穷尽,似乎和古时传说的奇门遁甲有些关系,不过到现在这些东西都已经失传了,我见过异能者无数,从来没有见过能同时操控两种或两种以上术力的异能者。若想破此阵,必须找到五个不同的术士,以自身术力引导五行之气才有希望破解,所以这个方法是不能用了。“

“那就是没办法了?”莫羽轻松地问,他并不担心破不了阵,白素心传给他的记忆中有一段也是关于五行之力的,不过与柳生春所说不尽相同,莫羽可以肯定是他在隐瞒什么,也不揭穿,提出大家最关心的问题。

“办法还是有的,只要将古琴毁了或者将它的力量削弱到无法支持这个阵势的运转就自然会破了这个阵,问题在于我们如何才能找到阵眼所在。”

“如何才能找到阵眼呢?”织田斯归迫切地问道。

柳生春缓缓摇头。众人一时沉默了下来。屋子里只听得见各人的呼吸声。在这里的每一个人全都身手高明,在各自的社交领域里亦都有一席之地,平日里都威风凛凛,一旦陷入这无解的死局里,俱都失了主见。

莫羽突然微笑了起来:“想要解开这个阵也不是没有办法,关健是要有人配合。”

所有人的目光再一次聚集在莫羽脸上。一个个迫切地问:“怎么配合?”完全忘了前不久还有人喊打喊杀地冲向莫羽。

“我心里有几个疑惑不明白,想请柳先生指教指教,不知柳先生意下如何?”莫羽突然卖起了关子,张口吐出文诌诌的一段话。

织田斯归狂妄地道:“你说出来,柳老兄自然会告诉你想知道的。柳老兄,是么?”

柳生春暗中恼火,却不得不回答:“是的。”心中暗暗下了个决定,若能脱困而出,不论组织的命令,必将此人毙于剑下。

“知无不言?”

柳生春点头。

“言无不尽?”

柳生春再点点头。

“好,既然柳先生这么有诚意,我就不客气了。柳先生,我问了啊。”

“问吧。”柳生春的语气中已经有了一丝不耐烦,不止是他所有的人包括方雨纹都觉得莫羽太罗嗦了。

“我想知道的是,你是怎么能这么准确地把握我们的行踪并派人暗杀我们将我们引到这儿的?”

“这个太容易了,异能协会与特别行动组的向来有合作关系,知道你们的行踪这不算什么难事。”

“好,那么,我想知道的是,为什么要将我们引到这儿来?”

“在你们来到之前,我透过特殊渠道知道了方云飞来到了这儿并利用逆天琴布下了五行阵。这个阵可以从外面破解,所以我想让你们来做我们的先锋。只是想不到方云飞竟直接让你们进来了而没有和你们动手。”

“想让我们当炮灰才是真的吧?心中不屑,但脸上没有丝毫表示出来:“既然如此,为什么不用炸药直接炸了这儿?我想再怎么强大的域也抵不住你们最先进的炸弹的威力吧?”

“我需要的是逆天琴,而不是要方云飞死。”

“好了,最后一个问题。你把天厉二人留在杭州并要他们处处和飞龙会为敌到底有什么目的?”莫羽飞快地说完这些话,然后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柳生春,仿佛根本没有看见柳生春的脸色在刹那间变得阴鸷无比。

天厉与原鸿铭二人亦然关切地看着柳生春。连一直置身事外的天星也露出了关切的神色。

事实上,所有的事情都是从天厉二人被调来杭州后才发生的。莫羽这个问题一下子点到了柳生春的死穴上。

柳生春目光阴狠地盯着莫羽:“这件事和你无关,我拒绝回答。而且,我要你现在说出破解这个阵势的方法,否则。”说到这里,魂兵突然暴出,在他和莫羽之间的半空中悬着,森冷的危险气息扑面而来:“我将会让你永远也说不出来。”

天厉二人立即提聚灵力,抵抗着魂兵带给他们的强大压力同时亦准备在莫羽有危险时加以援手。虽然和莫羽相处的时间并不长,但他们清楚地知道莫羽性格中的一个特点,那就是:不怕威胁。

面对强大的压力,莫羽没有一丝惊慌的神色:“好吧,我们换一个话题,你为何要夺取龙珠?有什么目的?告诉我答案,我就告诉你破解这个阵的方法。”说完静静地看着柳生春,明亮的眼睛清澈无比,看不到一丝害怕的痕迹。

一丝疑惑升上柳生春的心头,这个不知来历的少年身太多的谜,比如说拥有这么强大的灵力却并未使用灵兵,加上恢复力高的惊人,还有,面对自己如此强大的压力竟没有丝毫紧张的神色,若不是有所恃仗,就是修为远远高于所表现出来的实力。想到这里,柳生春脸色稍微和缓了一些:“让我看看你履行诺言的诚意。”

耸了耸肩,(不知道什么时候学会了原鸿铭的招牌动作)莫羽作出个无奈的表情:“在这里,灵力最高的就是你了,如果我不履行,你一剑劈了我们就是,还想要我们怎么表示诚意?难道生命不是最好的保证吗?”

柳生春被咭问得有点无话可说的感觉。

织田斯归可恨的声音却又响了起来:“柳老兄你就告诉他吧,现在大家都在一条绳上,还怕他跑了不成?如果他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我以大日本天皇的名义起誓,定将这小子碎尸万段,而且让他受尽残酷的折磨,我会让他后悔来到这个世界。”说着,狰狞的表情爬上他的脸,阴恻的语气让人毛骨悚然。

笨蛋。心中暗骂,柳生春恼火之极,却不能发作,心中更坚定了将此子碎尸万段的决心。作着最恶毒的打算,柳生春脸上却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好吧,反正现在龙珠失踪,告诉你也没什么,龙珠之中蕴藏着极为强大的精神能量,如果能找到将之吸收的方法,对于修行,无疑是极有帮助的。另一方面,如果龙珠让方云飞得到的话,凭借逆天琴的妙用,说不定就能将龙珠中的能量据为已用,这才是我夺取龙珠的真正目的。”说完这话,一个疑问升起在他心中。方云飞在二十年前受的伤那么严重,为何竟能这么快复元而且修为提升地如此厉害?以他能布下五行七杀阵的实力,还要龙珠何用?

“好吧,现在我就告诉你破解这个阵的方法。那就是……”莫羽缓缓停顿了一下,探出一股灵力将方雨纹等人围了起来,吐出下半句:“进入五行七杀阵的阵眼。”说完冲柳生春与织田斯归作了一个鬼脸。在两人相顾愕然的时候,灵力一带众人,消失在二人的视线里。

正文

第二十章 往事

莫羽用灵力带着众人在屋子里转了几转,停了下来。方雨纹“啊”了一声,不可置信地看着屋子里突然多出来的两个人:一袭如雪白衣的不是白素心是谁?而在她旁边斜躺着的正是消失不见的方云飞,苍白至透明的脸上双眉紧锁,露出痛苦的神色,细密的汗珠布满了整张脸。

“姑姑,他怎么了?”莫羽急切地问道。

“没事,只不过精神能消耗过度导致昏迷,我已经帮他稳定下来了,睡一觉就会没事的。柳生春说的话我都听见了,莫羽,你做的不错。”

听了白素心的话,天厉等人明白过来。原来莫羽早就知道白素心在屋子里了?唯一不太明白事态的是天星,他并不认识白素心是何方高人,所以,到现在还是一脸的疑惑。

“喔,原来你跟姑姑串通好了来骗我啊?”方雨纹毫不客气地在莫羽的身上狠捏了一把。痛得莫羽跳了起来。

“雨纹别闹了,是我的意思,我想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云族中人竟自相残杀。这不怪莫羽。”凤目一扫天星:“这位就是天厉的义父天星了?”

天星点头应是,虽然有一脑子的疑惑也知道现在不是发问的好时候,只好留待以后问天厉二人了。屋子里柳生春和织田斯归正鸡飞狗跳地寻找莫羽等人的踪迹呢,还是处理正事要紧。那边方雨纹却已经扑到白素心身上撒娇地问:“姑姑,你什么时候来的?担心死我了。”

白素心伸出雪白的玉手摸了摸方雨纹柔顺的长发,眼中现出怜爱神色:“姑姑是在方云飞快坚持不住的时候进来的。当时方云飞情况危急,必须立即施治,所以姑姑没叫你们。”

“那姑姑怎么能进得了这个阵呢?还有啊,为什么我们明明站在这里,柳生春他们却看不到我们?而且这屋子就这么点大,为什么他们总不会踩到我们身上来呢?”

“姑姑当年曾经从你姑父那里知道很多关于五行生克的道理,对这逆天琴也很熟悉,知道它的作用。其实这个世界上的物质俱都有各自的属性,所以这五行之力无处不在,但是只有很少的一部分人才能控制引导这种力量,这种人被称为术士,云族中人每一人都多少能控制某一元素,却从来没有人能控制两种或两种以上的术力的。阵势其中就是利用五行生克的原理制造出来的一个特殊的域。在这个域里除非能找到阵眼或者施术者精力耗竭,否则永远无法破阵,姑姑就是从阵眼里进入的,所以你们并未发现。”

“那是不是只要拥有术力的人就可以作出阵来?”天厉好奇地问,如果真是这样就太好了。自己至少也是个术士,如果学会了布阵的话……

“不是的,阵势必须要有五种不同的术力一起作用才能形成,而且,力道的控制还要十分精确,否则很容易就反噬自身。方云飞是利用了逆天琴才能布下这五行七杀阵,而且还借助了织田斯归的一部分力量。”

莫羽和天厉同时在心里叹息一声。各自死了这条心。

“我们在这等什么?不如直接杀了那个日本鬼子吧,我好讨厌,居然说要把莫羽碎尸万段呢。”方雨纹在白素心怀里抬起头来,提出一个非常有个性的建议:“姑姑,你知道怎么控制这阵势吧?”

绝美的脸上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更显得她美艳不可方物:“控制方法我是知道,但我永远也无法控制这个阵势,因为逆天琴不在我身上,就算在我身上,我也无法利用它来控制这个阵势,只有拥有术力的人才能控制逆天琴。”

“逆天琴到底是什么东西啊?为什么这么厉害?而且非得要拥有术力的人才能控制得了?”

白素心缓缓扫了众人一眼,见众人都露出关切的眼神,便开口道:“你们知道为何灵兵寻使用我们的精神能转化灵力吗?”

“由于灵兵与我们的精神高度结合,所以能通过身体的传导将精神能转化为能量。”原鸿铭背书般回答,却不知道白素心为何扯到精神兵器上去。

“那么告诉我为何魂兵却不需要身体的接触就可以发出凌厉的劲气呢?”

“因为魂兵拥有自己的灵魂,可以自行吸收空气中的能量为已用。”

“那么,魂兵会不会攻击自己的主人?”

“当然不会。”天厉猛然想到了什么似的抬起头来:“难道说……”

“不错,逆天琴实际上就是一件高级的精神兵器,只是它的级别已经超过魂兵太多,不但拥有自我意识,还可以幻化成其它任何物体,只要给它模型。或者我们应该称它为神兵。而它的使命就是维护云族,只有云族中人才能与它订立精神契约,得到它的力量。所以我就算有再高的精神能也没用,没有术力支持,逆天琴不会跟任何人订立精神契约,就算我有,在他的现任主人没有死亡前,想要得到它的力量必须得到原主人的许可,所以。我们现在只能等方云飞醒来再说了。”

耸了耸肩,原鸿铭双手环胸,让自己站得更舒服点,准备慢慢耗了。众人面面相噓,一时间都无话可说。无聊中,众人不由地将目光投向了柳生春等人。

柳生春和织田斯归一干人等却早已将这屋子左左右右上上下下翻了个遍,在打不到任何可能的线索后无奈地接受了莫羽已经不见了的事实。无力地坐了下来。

柳生春还好些,至少出生云族的他对于五行术数多少知道一点,正闭着眼睛在脑子里苦苦搜索有关的一切零星记忆。

织田斯归却是暴跳如雷,几番搜寻无果后干脆挥着妖刀时雨在屋子里胡乱地砍劈起来,不时将屋子里的泥土揭起一大片,闹得屋子里乌烟瘴气的,柳玉芙厌恶地皱了皱眉。女人天性爱美,何况是如此美艳的一个女孩,在心里早将织田斯归骂了一千一万遍了。

***

一阵汽车马达声打破了农场的宁静,几辆标有公安标志的轿车停在农场门前,车门打开,从车上走下来一群人,个个手持冲锋枪,埔一下车,哗啦一下四散开来,将农场围了起来。十几把崭亮的枪管全部指向农场,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最后一辆车门打开,从上面走下来一位年约四十的女子。陪同她的还有两个神情坚毅的中年人。

困在五行七杀阵中的柳生春等人对这一切毫无所知,但天厉却一声轻咦:“段世绝怎么来了?那个女的是谁?”问别人,更像是问自己。

车上下来的正是戴着奇异头盔的段世绝和刘百列二人。

就是这个时候,昏迷中的方云飞发出一声痛苦的嗯哼,身体不安地转动了几下,张开了眼睛。

白素心的精神一直紧锁着方云飞的情况,看到他醒了过来,微笑着问道:“感觉怎么样?”其它几人听一白素心的话,纷纷向方云飞望了过来。

方云飞望着面前美丽无比的女子,脸上的神色古怪而疑惑:“是你救了我?”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异龙幻记】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