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异龙幻记 >异龙幻记_第23节

异龙幻记_第23节

作者:无聊存在 发表时间:2018-10-31 20:12:49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5
    


    “没什么,我不过帮你把经脉稳定下来而已。能这么快复元,你更应该感谢逆天琴才对。”

方云飞神情惨然:“你为什么会来?救我的为什么偏偏是你?”六十年前的往事泛上心头,虽然当时他很小,但那场面太残酷太血腥了,虽然李长老一直在为白素心辩解她亦是出于无奈,然还是在他心里留下了一个非常反面的印象,想不到今日却是她救了自己性命,心头一时百感交集。

    

白素心叹了口气:“过去的事不要再想,今日我来是为了避免你们云族中人自相殘杀,我曾经答应过天赐,要好好保护你们云族的,我不会再做以前那样的傻事了。”

天星眉头微微一皱,有些不明白事态的发展,怎么听语气,这个美得出尘的女子和方云飞好像旧似的?

    而且似乎她还做过对不起方云飞的事?她说的天赐会是柳会主和自己提起过的六十年前那个天纵之才吗?

    那么,眼前这女子岂非……某种出乎他想象的可能性让沉稳的天星亦微微变了脸色。

    

这时候方云飞一抬头看到了屋外段世绝陪同下的女子,脸色再度一变,眼中射出迷离的凄惶,口中喃喃地低语:“你怎么也来了?难道你也想要逆天琴吗?如果想要你当年为何不说?为何反而一走了之?杳无音讯,二十年哪。难道你就从来没有想过我和亦儿吗?我可怜的亦儿,你今又在何方?是否还安好?为父的对不起你啊。”有泪,顺着脸上因悲伤而皱成一团的皱痕流下,苦难的过往回忆让老人心酸不已。

    

莫羽看着他,心中有个地方开始传来隐隐的疼痛,这个老人到底曾经经历了什么样的辛酸?

    为何自己的心会隐隐作痛?为什么?

众人无声的看着他,都被方云飞的泪水震憾,要怎么样的苦难才会让一个沉静的老人忍不住在众人面前落泪?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静静地看着这凄凉的老人,屋子一时沉浸在悲伤的气氛之中。

    

这时候段世绝等人陪同的女人开口了,声音凄厉而尖锐:“方云飞,你给我出来。”一字一句清楚地在众人耳中响起,所有人都默默地看着方云飞,等着他的答复。

    

深深地呼吸,平伏下激动的心情,方云飞抹去脸上的泪痕,片刻后回复了宁静的表情,只是不知这宁静之下隐藏着什么样的辛酸?

    



    “方云飞,你要再不出来,我就用炸药炸平这儿,看你的五行阵厉害,还是我的炸药厉害。”隔着一扇门女子厉声叫嚣。

    



    “影妹,你也来了。”方云飞的声音忍不住有一丝些微的震颤,平静的容颜下的内心波澜起伏。

    



    “谁是你的影妹,你这个禽兽不如的东西,二十年前我跟你就再没有任何关系。今天我来,是要夺回本属于我云族的东西,把逆天琴交出来我或者可以放你一条生路,不然,别怪我不念十年的夫妻情分。”此言一出,所有人俱是一惊:他们竟是夫妻?

    



    “逆天琴啊逆天琴,想不到你也是为逆天琴而来,如果你要,二十年前为何不开口?又为何一去不返?”



    “二十年前的事你还敢再提?你对青濛作出如此禽兽不如的事来,还有脸再提吗?”影妹厉声质问。

    

她的话如同一个炸弹当头炸在白素心的心头,青濛?徐青濛?

    体内某种狂暴的东西被点燃,眼神瞬间变得杀气腾腾,浑身散发出来的可怕杀机让天厉等人大吃一惊,纷纷运起灵力抵抗。

    

白素心毫无感情的眼神扫过方云飞,紫色的眸子让方云飞不由自主地想起六十年前那可怖的场景。

    顿时浑身无力,竟连开口说话也做不到。白素心盯着方云飞,一字一句地问:“你把青濛怎么了?”声音中阴寒的气息让方云飞的呼吸差点冻结。

    

莫羽不由自主地走上前来,紧紧地靠在方云飞身边,伸出右手抵在方云飞后背,源源的灵力不断从手掌传入他体内,驱散了来自白素心的强大压力。

    

方雨纹发出关切的询问:“姑姑,你怎么了?”从来没有见过姑姑如此可怕的表情。

    连她都浑身起了鸡皮疙瘩。为何莫羽竟没事人似的?

方云飞缓缓张开眼睛:“谢谢小兄弟你。”心头却泛起无边的苦涩,如果说黄花影的离开是他心头的陈痛,那么对于青濛便是无尽的愧疚与悔恨了。

    

方云飞嘴巴张了张,终于什么也没说出来。

黄花影的声音却传了进来:“做了什么?啊啊,一个兽性大发的男人对一个弱质女流还能做什么?”由于方云飞等人身处阵眼,刚才和黄花影交谈的时候撒消了对声音的隔离,所以黄花影能清楚地听到白素心等人的说话声。

    她来不及思索为何阵眼中有那么多人在,内心的忌恨让她脱口而出。



    “你竟然敢这样对待青濛,说,青濛现在何处?”虽然心中怒火涛天,白素心仍然较为理智地讯问青濛的下落,但双手却不受控制地一把掐住了方云飞的脖子,狠命摇晃。

    



    “姑姑,你别这样,先放开他啊。”莫羽伸手云扒白素心的手,但那纤细的玉手竟似铁钳一般死死地掐着方云飞的脖子,以莫羽的能力竟憾动不了分毫。

    

而方云飞已是满脸潮红,呼吸不畅。

莫羽的话让白素心狂怒的心情回复了一丝宁静:莫羽!

    对,莫羽的存在至少表明青濛没有死。紧锢的手微微松开了手,方云飞不由自主地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

    



    “说,青濛现在在哪?”白素冰寒的眼神一瞬不瞬地盯着方云飞。



    “不知道,当年我和她一起中了迷药,神智不清,等我醒来的时候她已经不知所踪了,二十年来,我遍寻不着。这二十年来,我日日夜夜时时刻刻受着内心的煎熬。若不是龙飞那孩子需要我的照顾我早就一死了之。可是我不甘心,我要找出真凶,还自己一个清白,还影妹一个堂堂正正的丈夫,而不是让她背负着我的罪恶忍受煎熬。”

方云飞的话一字不落地传入黄花影的耳中,强烈的悲哀感觉从心底涌起。

    二十年前方云飞和徐青濛在一起的画面再度掠过眼前,心痛的感觉纵是隔了二十年的时空依然清晰,自己曾经深爱的丈夫,居然与自己一直当成亲妹妹看待的青濛作出这种事,被背叛的伤害与污辱让他失去了理智,她也曾想过进去杀了方云飞以泄心头之恨,但终究没有,不管她愿不愿意承认,她终于还是不忍心。

    于是一声不响地离开生活了四十多年的云族远走他乡,后来机缘巧合下加入了中国特别行动组并成为特别行动组的女组长。

    



    “今天,我终于将柳生春困在了五行阵中,当年,就是他暗中下了春药来害我和青濛,不止弄得我家破人散,更害得青濛贞洁不保,不知所踪。还趁我不备,让我打成重伤。若非有逆天琴护住我的心脉,我早已气绝身亡,纵是如此,依然花了我十几年的时间才恢复术力,但我的精神能还是大幅下降,现在居然连灵兵也使用不了。等同废人一个。我费尽心机才将柳生春引入这五行七杀阵中,谁料想,竟因脱力而晕了过去。柳生春,你可还记得当年之事?”最后一句却是对着阵中的柳生春大喊。

    

柳生春并未听到前面方云飞的话,只有最后一句落入他的耳中,闻言冷哼一声:“当年若非你强抢我逆天琴,我又怎么会对你如此?”



    “你暗下迷药,毁我全家,更毁了你我情同手中的青濛妹妹的清白,你简单丧尽天良。这些话我在心里埋了二十年,今日就总算有机会说出来了。柳生春,你还有什么话说?”方云飞激动得吐出心中憋了二十年的话,感到舒服了些,若不是怕他对二弟三弟不利,这苦楚自己也不会一藏就是二十年。

    他的心思全被过往的回忆塞得满满的,竟忽略了白素心的威胁,更没心思去追寻她突然发狂背后的原因。

    

正文

第二十一章妖刀时雨



    “哈哈哈。”柳生春一阵狂笑:“方云飞,我丧尽天良,那你呢?当年我深爱五妹,是谁横刀夺爱毁我一生幸福?你是兄长,我忍了,又是谁不顾兄弟之情强抢逆天琴?三四十年来,从小到大,哪一样好东西不是被你优先拿取?哪一次我不是默默忍受?就因为你是兄长,你是云族未来的族长,这一切仅仅因为你比我早出生了三年,这公平吗?术力灵力人品样貌我哪一样比不上你?为何好东西总要让你夺亨?这公平吗?方云飞,你扪心自问,几十年来你有顾及过我的感受吗?”柳生春越说越激昂,到后来连声音亦微微震颤,似乎要将几十年来心中的愤懑一次吐尽。

    

由于方云飞解开了阵势的声音隔离使得所有人都清楚地听见了他们的对话。

    不约而同地保持着沉默,心头有一股浓得化不开的思绪在滋长。白素心亦在最初的激动过后缓缓冷静下来。

    对女儿的疼爱与愧疚,对丈夫的承诺以及对于莫羽的血缘感应,一切在她心里交织成一杯五味杂阵的酒。

    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青濛还有确定莫羽的身份,冷静让她回复了理智,眼眸中的紫芒渐渐退去,手亦离开了方云飞的脖子,这让莫羽等人多少安心了一点,但一双眼睛仍冷若寒霜。

    无论是否出于什么原因,任何一个对于一个污辱了自己女儿的人绝对没有好脸色。

    不过柳生春的默认多少稀释了她对方云飞的恨,而将其中的大部分转嫁到了柳生春的身上。

    若非他无耻下药,青濛又怎么会遭遇如此苦难?

白素心固是思绪万千,黄花影心里更是酸甜苦辣五味杂阵,柳生春所言并不虚假,但她却清楚地晓得方云飞其实一直让着他,小时候,五兄弟中,以柳生春天资最为聪颖,固对于术力的掌握和精神能的修练都极为快速,而方云飞虽生性忠厚,对于术力的掌控却丝毫不弱于柳生春,只不过一直让着争强好胜的柳生春罢了,所以,一直以来柳生春都认为自己的修为是五兄弟中最高的一个,自己虽然心里明白,但在方云飞的叮嘱下却不得不保持着沉默,致使柳生春日渐嚣张。

    而这亦是自己当初选择方云飞的原因之一,想不到竟也成为后来兄弟反目的原因之一。

    如此说来,方云飞背负恶名,自己也有有原因啊,想到这二十年来对方云飞的忌恨,心头涌起悔恨,不由轻呼出声:“云飞……”下面再说不下去,只觉浑身无力,喉咙似有千钧之物哽住一般,发不出一点声音。

    

方云飞听了柳生春的话,心里说不出的难过自责:自己真是这么一个只顾自己的人吗?

    想不到当年无奈的谦让竟成为他愤懑的理由,而逆天琴这云族圣器,竟然更成为了兄弟反目的导火索。

    对?错?在方云飞心里搅起翻天巨浪,这二十年来,一心只想着洗雪冤屈,为自己讨回一个公道,却不曾仔细想过这一切因何发生。

    一时间陷入了迷茫。

柳生春的声音却又响了起来:“几十年来,我只不过想要一点点属于我自己的东西,你都不曾给过我,五妹如是,逆天琴如是,方云飞你知道吗?我恨你,我恨你夺走本应属于我的一切,我恨老天的不公,我要反抗,要夺回属于自己的东西,却没想到身中我金之术力你竟然没死,五妹更一去不返,我苦心经营一场居然一无所获。为什么?我二十年来几乎天天在寻找你的下落,为的就是证明我比你强,可是还是输了,你竟然在逆天琴的帮助下达到化身千万的境界,苍天不公,苍天不公啊。”说到后来情结越来越激动,最后两句几乎是吼出来的。

    

莫羽听得心里发酸却也有点不以为然,不是你的东西硬要抢夺,夺不到就怨苍天不公,这也太以自我为中心了吧?

    本想开口说他几句的,不知为了什么却终于没有说。

方云飞努力平伏了一下翻天倒海般的心境,以尽量平缓的语气道:“柳生春?你想要逆天琴是吗?当初是逆天琴选择了我,而不是我选择了逆天琴。你若在二十年前开口的话,我会二话不说的给你,可是你不但没说,还暗害于我,如此心思狠毒的人,我是决计不会将逆天琴交给你的。你死了这条心吧,二十年前的往事我也不追究了,你们走吧。”

他的话一说完,莫羽感觉某个地方传来一股诡异气息的波动,让身体涌起暖暖的感觉,一会就消逝不见,神识变得清澈无比,知道方云飞撤下了五行七杀阵。

    刚才那股明明的诡异气息一定就是五行中火的力量了。与此同时,天厉亦感觉到一肥沉凝的术力波动,同样的一闪而逝。

    

柳生春等人只觉眼前一清,莫羽等人便清楚地出现在他们面前。

    同时那股莫名的压力亦消逝不见,脱困而出的认知却没有让他兴起一丝的喜悦之情。

    望着眼前神情委顿的方云飞,心头掠过一丝莫名的悔恨,一闪而逝,心中对于力量的渴望重新占据了上风,但是他没有任何动作,不仅仅是因为神识感觉到门外被手持冲锋枪的武警包围了,更是因为他查觉到一股十分熟悉的神识波动,这甚至让他忽略了白素心的存在:“五妹?你也来了?”冲上前去,一把拉开大门,黄花影神情复杂地出现在他面前。

    望着黄花影,柳生春感觉有千言万语要对她说,喉咙却被什么卡住一般,再说不出一个字来。

    

黄花影亦是嘴唇颤抖,半天说不出话来。眼前的男子是自己的四哥啊,爱了自己几十年未曾有过一丝变迁,却也正是他,毁了自己的幸福,让自己在二十年里受尽了仇恨的煎熬。

    两人一时僵在了门口。

自从解开五行阵后,方云飞的脸色再度一变,神情瞬间变得委顿不堪,莫羽急忙一把扶住了他。

    心中掠过一种自己也不明白的情绪。想不到事情竟发展成这个样子。除了眼前这个老人其它的似乎什么也没改变,又似乎全部都改变了。

    

方雨纹望着莫羽不断变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异龙幻记】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