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异龙幻记 >异龙幻记_第24节

异龙幻记_第24节

作者:无聊存在 发表时间:2018-10-31 20:12:53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5
幻神色的脸,不同担心地问:“你没事吧?”莫羽缓缓摇头,深吸一口气将心中乱七八糟的思绪抛开,冲方雨纹露出一个感激的笑容。

见柳生春一直挡着门口,织田斯归忍不住开口叫了起来:“柳兄,请让让,我还有事要办,得先行一步了。”他的话立刻招来了十几双责备的眼神。其中包括柳生春带来的中年男人和柳玉芙以及段世绝二人。

白素心缓缓开了口:“在我没说放人前,这里的人一个也不许走。”

莫羽惊讶地望着白素心,一时有些不明所以。

柳生春以及黄花影等人全部转头向白素心看去,段世绝微微笑了笑,只是那笑容怎么看怎么别扭:“白小姐。”他不是没想过白素心可能会出现在这里,只是想不到白素心会说出这样的话。

“你是谁?”黄花影与柳生春在六十年前不过是个五岁的小女孩,并且没有亲眼看见过白素心所以并不认识眼前这风华绝代的佳人。

“八嘎亚路,你是什么东西?我就不信这里除了那老头外有人能阻止我离开。”织田斯归忍不住大声叫了起来,凭着妖刀时雨的特异能力,在日本除了会主以外,他几乎没受过挫折,这次来到中国,本来想一展身手,立一番威信再回日本,想不到刚到日本就在一个貌不惊人的老头手中吃了暗亏,这已经够让他恼火的了,想不到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孩竟也敢说出不许他离开的狂言,不由暴跳如雷,只是他忘了一件事,那就是人不可貌相。

白素心心中的怒火正愁无处发泄,有人送上门来自然不会客气,冷冰冰地道:“你试试。”语气中有浓浓的挑衅意味和强大的自信,更有一丝期待在里面。

织田斯归说了句:“我们走。”带头就往门外走去。柳生春想了想还是让开了门,让这个混蛋试试这个美艳女子的底也好。心头更有一丝恶毒的意味在里面:最好让你受点教训,以后看你怎么敢目中无人。织田斯归走到门口,一只脚就要跨出门外。

枪械上镗的声音整齐地响起,门外的四五把冲锋枪一齐对准了织田斯归一行人,只要他踏出门外一步,丝毫不用怀疑立刻会有一百颗以上的子弹飞向这个日本人。

但黄花影缓缓摇了摇头,既然有人出手就让给别人吧,反正以自己的能力,相信他也飞不上天,在心里,黄花影已经将他当成了一个死人,当初来的时候就没打算放过这里的任何一个人,但情势的发展出乎了她的预料,她不得不决定放过这里的大部分人,不过,对于一个持械进入中国而且并未申报的日本人,她想,就算没有任何理由,上头也不会怪罪自己的吧?更何况还有一个擅闯民宅的绝妙籍口?但是现在这一场,还是让给别人吧。眼中闪过讥诮的笑意,黄花影阻止了手下的行动。

所有对准日本人的枪口瞬间偏离了目标,眼神一瞬也不瞬地看着屋子里的其它人。

织田斯归发出一阵狂笑,右脚踏了出去。强大的劲气从背后疯狂涌了过来。

白素心脸上闪现一个冰冷的笑容,异形弯刀射了出去。转瞬间就到了织田斯归背后。

想不到白素心的速度如此之快,甚至来不及提聚灵力,妖刀时雨闪电般弹出,红芒闪耀中迎上异形弯刀。

数十下急促的金弋撞击声连珠炮弹般响起,强大的劲气纷纷向处倾泄,白素心如同飘䋈般的身影在劲气激流中行动自如地接近织田斯归,十指冒出丝丝劲气,水银泄地般往织田斯归攻去。

随同织田斯归一直来的日本武士这时才来得及反应过来,纷纷拨出武士刀,准备加入站团,门外的武警的枪口立刻哗啦一声对准了他们,所有人心里冒出一句“八嘎亚路”后不敢有丝毫动作。一个反应最快的忍者身形一隐,就往战团冲去。到半路却被莫羽一个飞拳轰中,狂霸的力量顺着手中长刀疯狂涌入,身形一滞,显出真身,莫羽刚才在阵中被他在身上划了一道长长的口子,现在没有阵势护佑,强大的神识可以清楚地“看”到他的行动路线,当然不会客气,一拳接一拳地往这个倒霉鬼轰去。气得那忍者哇哇大叫,一刀刀地抵挡着莫羽古怪的拳劲。在连挡了十几拳后,终于被莫心一拳轰中胸膛,整个人断线风筝般往后飞退,砰地一声掉回了他的同伴中间,只不过肋骨却断了好几根,挣扎了一下竟站不起来。

莫羽神气非常地吹了吹拳头,吐出一句让人切齿的屁话:“这就是偷袭的代价。”他说的是忍者偷袭自己的行为,却不曾想过自己刚才从后面攻击也是偷袭的行为。只气得那忍者怒目圆睁,差点儿没吐血而亡。

织田斯归在白素心的攻击下狼狈地左支右拙,妖刀在空中划出一道道诡异的曲线,堪堪抵挡着白素心无有穷尽的攻击,心里涌起狂暴的怒火,想不到在日本耀武扬威的自己一入中国竟连接受到两次攻击而无还手余地,这让他如何能不恼火?不过恼火也是没办法的了,白素心将心中的怒气全部籍由对织田斯归的攻击发汇在了他身上,织田斯归只得苦苦挨着捱着。

“可恶。”织田斯归一声怒吼,闪过迎面而来的几缕指风,再以时雨抵住奇异弯刀一下横劈,心中的怒气达到极致,终于忍不住狂吼出声。声音一落,又是几缕指风,奇异弯刀更是绕到他背后飞旋着飞了过来。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望着这个在四散飞泄的劲流中翩然起舞的绝美女子,一旋一转皆美至极点,一提一纵更是妙到毫巅,十指如莲花般盛开,强横的劲气流转于翩然的舞姿之中,却招招是夺命的狠着。黄花影与柳生春的脸色同时大变,如此可怕的身手,恐怕远在自己之上。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身份?黄花影与柳生春不由同时望向了方云飞,眼中露出询问的眼神。

方云飞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缓缓摇了摇头,示意二人不要对她打什么主意。这让黄花影心中涌起惊骇的同时却有些不可置信。

就在这时,织田斯归发出一声愤怒的大吼。众人转头看去,原来他一时躲避不及让白素心在他肩上划出了五道深深的伤口,鲜红的鲜血随着他不停地跃纵不停挥洒,眼睛已变如同血般的赤色,射出疯狂狰狞的眼神。

“我要你去死。时雨化身。”织田斯归大吼一声,突然松开了妖刀时雨的刀柄,奇异的是长刀非但没有掉落反而以极快的速度旋转着在他身边盘绕,每盘绕一圈,织田斯归身上便多出一道伤口,却没有鲜血流出,全被妖刀给吸纳了去,一直盘绕了四十九圈后,九刀才停了下来,深身散发着耀眼的红芒,缓缓飘到织田斯归微张的手中。一抹残忍的笑意在织田斯归枯槁的面容上,看来说不出的可怖。在他的手握上时雨刀柄的同时,整把刀开始了异变,刀柄慢慢融化一般延伸没入织田斯归枯槁的手中,竟似原本就是一体的一般,然后刀上的红芒迅速向织田斯归身体中涌去,织田斯归枯槁的身体竟似充气般肿胀了起来,诡异的红色微芒在体表迅速流转。不一会整把刀竟没入了他的身体之中,整个人散发出强大的气势,向白素心铺天盖地而去,门外持枪的武警竟有人心中一软,再握不住手中的枪,掉到地上发出呛哴的一声。莫羽等人纷纷提聚灵力抵抗这强大的压力。

“你去死吧。”织田斯归大吼一声,整个人化做一道红光扑向白素心,强大的劲气带得地上的砂石纷纷奔走起来。

莫羽等人感受到强大的压力,纷纷退后了好几步。

白素心站在原地一动不动,雪白的裙角在强烈的劲风吹拂下猎猎飞扬,双手紧握,异形弯刀不知何时已到手中,缓慢却快速地扬起,飘洒的长发飞舞中,整个人看来如同九天下凡的仙女。眼中有紧色厉芒掠过,手中弯刀发出强烈的紧芒,一声清脆的娇叱,当头劈下!

红芒紧光一触即散,

漫天血雨如同缤纷的落英般在空中飞舞。白素心的身体似落叶飘起,然后在莫羽眼中缓慢地落地,雪白的裙子已被鲜血染红,鲜艳得如同盛开的玫瑰,浓烈地让人心悸。一声惊呼,与方雨纹一同扑了过去。

红芒毫无阻碍地掠过紧芒后,向屋内掠来,带起一连串的惨叫,惨叫声中,门口的几个日本人以及柳生春带来的几个中年男子身体被诡异红芒无声无息地掠过,来不及做任何反应,已然魂归天国。

同时,天厉只觉一股寒气逼来,灵力术力自然而然地运转,在胸前布下一个青色的域,然后一股大力撞来,胸口如遭锤击,巨大的力量疯狂涌来,上半身的衣物纷纷碎裂,一口鲜血哇地吐了出来,身体软软地倒了下去。原鸿铭慌忙扶住了他,灵力源源传入,一道红影已飞掠而去,远远传来一个声音:“今日之仇,他日必报。”

正文

第二十二章 天厉的身世

“姑姑,你没事吧?”方雨纹扶起白素心,只见一缕鲜血顺着她苍白如纸的嘴角缓缓流下,慌乱地询问。

莫羽双手贴住白素心背部,源源的灵力输送过去,修复着她破损的经脉。

白素心发出一声痛苦的嗯哼,摇了摇头:“想不到竟然会是妖刀时雨。”用本身灵力代替莫羽的灵力自行疗伤,冲方雨纹露出一个安慰的笑容:“姑姑没事,你看。”说着用手沾了一点嘴角的鲜血给方雨纹看。手指上鲜血红艳得刺目,方雨纹这才醒悟过来血液并非紫色,在受伤同时还能运用灵力转变血液颜色,这至少表示姑姑没什么大碍,放下心头一颗大石,口中却娇声埋怨:“姑姑你怎么这样啊,自己都受伤了还……”

轻轻将手指放在方雨纹嘴唇上,阻止她说出更多内容:“姑姑没事了,我们起来再说吧。”方雨纹这才发觉自己正蹲在地上,脸一红,看了莫羽一眼,站了起来。

“天厉,你怎么样?”原鸿铭扶着面色铁青的天厉焦急地问道。

莫羽关切地走了过去,只见天厉脸色铁青,裸露出来的半身皮肤上布满细碎的伤口,却没有鲜血渗出,反而被一层极淡的死青雾气包裹着,在他身上形成一个诡异的图案。一粒米粒大小的赤色红痣处在胸口位置,鲜艳而诡异。

天星快步上前,伸出右手将灵力从天厉背后传入,试图驱散残留在天厉体内的灵力。 
您阅读的.小说.来至ωwω,3uww,còm 
莫羽望着地上倒了一屋的日本武士,吐出一口恶气:“太可恶了,居然连自己人都杀。”

“妖刀时雨,性嗜血,若不及时让妖刀时雨吸到足够的精血的话,就会吸干他本身的精气神以供妖刀所用,所以只好向身手较低的人下手,一方面可能也是为了灭口,不想留活口在我们手上。”

“妖刀?很厉害吗?”原鸿铭抬起头来问道:“被它所伤,会否有什么后遗症?”

“据传是日本在上古时代留下的神兵,因其邪恶嗜血,故称妖刀。专门吸摄人类的精气神,是极厉害的一件邪门兵器。以织田斯归的能力,是无法驱动妖刀的,只有以本身精血供养妖刀,所以发挥的能力有限,同时每一次同妖刀建立紧密的精神联系的时候,织田斯归都 要付出极大的代价,而且要随时应付妖刀时雨的反噬,因为占主导的实际上并不是织田斯归而是妖刀时雨。所以基本上当他们合体的时候,织田斯归的神智是十分模糊的,会被嗜血的妖刀控制。”白素心缓缓解答着原鸿铭的问题:“一般来说,被灵兵所伤都极难痊愈,除非有超越对方的灵力将残留在伤口附近的灵力完全驱除,妖刀更是厉害,只要被伤到一分经脉,就会漫延全身,如不及时救治的话,会全身经脉尽数腐烂而死,十分歹毒。”
您阅.读的电子书来自ωωω,ūdtxt,Còm
“有什么办法能治好他吗?”原鸿铭焦急地问道。莫羽亦是一脸关切地望着白素心。

这时天星收回了贴在天厉背后的右手,缓缓摇了摇头。原鸿铭与莫羽知道没用,一颗心直往下沉去。

“莫羽你试试用你的灵力驱散妖刀残留在天厉体内的刀气,如果不行,就只有一个办法了。”白素心脸上现出一丝惋惜的神色。

莫羽慌忙将手掌对准天厉背心,灵力源源不断地输送过去。

这时方云飞亦走了过来,脸上有惋惜的神色掠过,刚才天厉对抗妖刀时雨时显现的青色术力虽然微弱,但凭籍逆天琴的灵敏感觉,还是被方云飞感受到了。对于失去一个术士,方云飞心头是非常惋惜的,云族的术士自从六十年后就越来越少了,想到这里不由自主地向白素心的方向望了一眼,闪过复杂的神色。同时想起白素心反常的行为。难道青濛与她有什么关系吗?想想不可能,将这个疑惑从脑海中驱散,往天厉望去。只一眼,方云飞就呆在了那儿,纵横交错的青色脉络之间,一颗米粒大小的赤色红痣在胸口位置随着天厉的呼吸一上一下地起伏着。刺目的红如同阳光般直射入方云飞的脑中,射入他内心记忆深处。精神恍惚起来,朦胧中有个声音在耳边响起:飞哥,你看,这孩子多可爱,你看这鼻子,这嘴巴,多惹人怜爱,你说他像你多一点还是像我多一点?还有这红痣,多鲜艳啊。你看这痣,你看这痣,你看这痣。声音震雷般在他耳边回荡不休:你看这痣,长得多好啊,正在心口位置,我听老人说这叫幸运痣,极少见呢。幸运痣,心口。心口。雷鸣般的声音一遍遍响着,方云飞甚至分不清这是来自自己的回忆还是别的什么地方,头突然地痛了起来。望着平坐在地的陆天厉,方云飞有种天旋地转的感觉。

黄花影与段世绝等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异龙幻记】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