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异龙幻记 >异龙幻记_第43节

异龙幻记_第43节

作者:无聊存在 发表时间:2018-10-31 20:14:15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5
    



    “各位请随我来。”其中一名护法作了个请的姿势,带头往一边的客房走去。

    

莫羽松开握着方雨纹的手,心里掠过一丝他自己也无法查觉的失落,朝天厉等人点头示意,当先跟上。

    

另一名护法带着方雨纹往街道尽头的宫殿走去。

护法带着莫羽等人拐了几个弯后,来到一幢还算雅致的院落门前,指着院内的一排房间道:“各位可以随便挑选几间合适的房间住下,呆会自有人会送来被褥等物,李非先行告退。”说完转身就走。

    没有丝毫停留的意思。

莫羽突然说了一声:“请等一下。”强大的灵力猛然外放,往李非迫去。

    

感受到强大的压迫,李非一震止步。

正文

第三十九章族长之争

李非运转自身灵力,忍受着来自莫羽的强大压迫感,缓缓转过身来,眼中厉芒闪动,声音却清冷平静:“请问,还有什么问题吗?”

莫羽微微一笑,突然收回了全部的灵力,巨大的反差之下,让李非难过地差点想吐血:“没什么问题了,我只是想请你转告我外婆白素心一声,就说外孙想向她问好。并请代为向族长大人问好。”说完转身走入院落之中,天厉等人亦随后跟入,看也不看李非一眼。

    

李非眼中厉芒一闪,心中怒火大炽,想到龙族面临的大难,旋又隐去。

    在心里悠悠叹息一声,转身走了,临走时说了一句:“我会为你转达的。”

等李非一走,原鸿铭用力地拍了一下莫羽的肩膀:“好小子,这招够漂亮,看他还敢不敢对我们这么淡漠。可惜我没你这么强大的灵力,否则,我定让他好看。”言下之意,莫羽整得还不够。

    

天厉笑了起来:“别动那坏心眼了,人家大难临头,当然没有好心情,对我们冷漠点也是正常,倒是你的灵力,如果好好修练,也未必就不能达到莫羽现在的水平。”说着自顾找了个房间走了进去,将李婉月放在了床上。

    

莫羽亦随便挑了个房间。想不到的是,灭世者也跟着莫羽,要和他睡同一个房间。

    莫羽虽然有些不明所以,却也随他去了。反正那床足够两人睡的。天厉与原鸿铭二人也睡同一个房间,四人的房间恰巧将李婉月睡的房间夹在了中间。

    

选好房间后,四人一起来到了李婉月的房间里,开始谈论起来。

    



    “你们说,方雨纹的老头找她去会和她说什么?”原鸿铭百无聊赖地开口。

    



    “管它呢,我们现在更重要的好象是怎么弄醒李婉月才对。”天厉眼光瞄向躺在床上的美丽女子,见她眉宇微皱,似有什么烦恼一般。

    不由颇有意味地扫了莫羽一眼。

莫羽随着天厉的目光望向李婉月。

    起身站了起来,来到李婉月身前,闭上眼睛,全力用灵识感觉着她的状况。

    

只觉得李婉月体内一切正常,任何一点异常,呼吸平稳,脉动平衡,血液游动地亦算顺畅。

    但神识好象被什么力量给封印了一般,没有任何波动,即使以莫羽的能力亦不能感觉到哪怕是一点点的波动。

    大惑不解,不由皱了皱眉头。

灭世者走了过来,拉起李婉月的手,一股力量流入她的体内,探索着。

    过了好一会,无奈地收回了手,摇摇头,表示没有发现。

众人一时陷入了沉默。

    

就在这时,脚步声响起,有个龙族女子将被褥等东西送了过来。

    

方雨纹随着李是一路狂奔,很快来到了大殿里,只见大殿上早已站满了人,黑鸦鸦地一片,所有人都屏息静气,偌大的宫殿居然听不到一丝人声。

    

发生了什么事?方雨纹心中掠过疑惑,同时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慌忙赶前一步超过李是,往大殿内奔去。

众人自动地为方雨纹分开一条道路让她顺畅地跑过。

    大殿的尽头是一条高高的台阶,台阶尽头是一个高大的座椅,虽然不能与圣龙殿内的相提并论。

    却也是高大威武。

此时,一个神情颓委的男子无力地坐在巨大的龙椅,显得脆弱无力。

    



    “父亲?”方雨纹的脚步不知不觉间停了下来,不可置信地望着昔日威风凛凛而如今却委顿的父亲。

    在她心里,父亲永远是一座高大的山岳,从未像现在这样无力地倚坐在龙椅上。

    那感觉像是换了一个人般,望着被高大龙椅衬托地分外渺小脆弱的父亲,方雨纹不禁悲从中来。

    唤了声,泪水已经止不住流了下来。

听见方雨纹的呼唤,龙族族长疲倦的脸上露出一丝苍白的笑意,嘴角牵动几下,手臂抬了抬似乎想招手,但最终无力地垂下,发出微弱的声音:“雨纹,过来这儿。”

忍不住奔涌而下的泪水,方雨纹泪水涟涟地点点头,一步步走近他的父亲。

    每一步都似有万钧,短短的距离仿佛变得漫长至没有尽头。她仍然不愿意接受这样的事实。

    

然而,再远的距离也终有走完的时候,方雨纹静静地走近父亲,看着父亲憔悴的容颜,巨大的悲怮在心中升起:“父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谁把你害成这个样子?这是为什么?”

龙族族长,使劲地抬头,颤巍巍地前伸,整个手臂不停地颤抖,仿佛用尽了全部的力气一般,伸向方雨纹的脸庞。

    

方雨纹蹲下身子,伸出双手,握紧父亲的手,将它放在自己脸上,冰冷的感觉从双手与脸庞传来。

    她清楚地知道,这是龙族之人死亡的前兆,脑中一阵巨大的晕炫。差点让她昏倒在地。

    

龙族族长艰难地挪动嘴唇,发出极其微弱的声音:“保…护…素……心。”说完这几个字,他眼听和神采渐渐暗淡下来,慢慢地熄灭,头一歪,缓缓地垂了下去,与此同时,方雨纹掌中的手变得冰冷坚硬。

    

生命,悄然而逝。您阅.读的电子书来自ωωω,ūdtxt,Còm

巨大的悲怮让方雨纹的身体忍不住身躯颤抖起来,一个声音突破喉咙发出巨响:“父亲!!!”

方雨纹整个人扑到父亲身上,终于忍不住痛哭出声。

    

没有人说话,所有人都屏息静气,整个大殿只有方雨纹的哭泣在回荡。

    

空旷悲伤。

此时才步入大殿的李是叹息一声停在了大殿门口的位置。

    

自幼失去母亲的方雨纹现在又痛失父亲,悲伤之情自然痛彻心扉。

    过了良久,哭泣之声才渐止,方雨纹抬起布满红丝的眼睛,望着殿下的几百人,一字字说道:“谁来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没有人说话,大殿中的空气似乎静止了一般凝重。

    所有人都面有难色,犹豫不决。



    “白止山,你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父亲为什么会这样?”方雨纹看着站在大殿前面的一个男子。

    

白止山,龙族三在家族白家的家主,在龙族拥有很高的威望,平素做事雷厉风行,此时面对方雨纹的质问却嗫嚅了起来,嘴唇动了动,却半天没有说一句话。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方雨纹再忍受不住,发出一声大吼,高亢的声音回荡在大殿之内,带起一阵长长的尾音。

    

所有人都没有说话,低下头,不看方雨纹。



    “哈哈哈,雨纹侄女,何事这么大火气?”一个洪亮的声音从殿外传来,转瞬间一个人出现在大殿之内来到了方雨纹面前。

    

来人一袭全身的服饰,高大英俊的脸庞上一双深不可测的眼睛中挂着一丝隐隐的笑意。

    



    “黄正天?”方雨纹这时才注意到大殿之内,没有黄家的人,莫名的直觉隐隐告诉她事情和黄家的人有关,也只有他才能让所有人都有所顾忌,所以看到来人时呼其名,而没有像平时般叫他黄叔叔。

    



    “黄叔叔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吗?”方雨纹缓缓压下心中的愤怒,以尽是和缓的语气问道。

    



    “侄女,事情弄成这个样子也并非我所愿,还望你节哀顺变。”来人正是三大家主之一的黄正天。

    

注视着黄正天的眼睛,方雨纹一字字地吐出:“我要知道事情的真相。”语气决然,将心中的坚定表露无疑。

    

黄正天被方雨纹凌厉的眼神看得心中一阵怒火:哼,什么时候轮到你个小丫头对我呼三喝四了?

    要不是为了龙族族长的位置,我现在就杀了你。心中虽作如此恶毒想法,脸上却波澜不兴:“侄女要知道是吗?好,我就告诉你,你可还记得六十年前的圣女白素心?”



    “姑姑我当然记得。”



    “那么侄女可还记得她因何离开龙宫?”黄正天眼中掠过得意的神采。



    “因为爱上我姑父,所以决定离开龙宫。”方雨纹心里隐隐明白黄正天的企图,尽量选择较为中性的语言。

    



    “那么侄女可知道,龙族圣女是不能嫁给外族人的?白素心这么做等同叛逆,这我就不多说了,你记得你父亲是怎么处置她的吗?”黄正天句句紧逼。

    



    “父亲按照族规,将她逐出了龙宫。”方雨纹无奈地回答。



    “不错,你父亲将她逐出了龙宫,按照族规,被驱逐者,永世不得重返龙宫,并不得向任何人透露龙宫的秘密。但是白素心呢?不止不守族规,还在人间公然化身,大肆杀戮,导致异界众族对我龙族极度不满,你父亲又是如何处置这件事的?”黄正天丝毫没有放松的意思。

    



    “我父亲以困龙界将她囚禁在了西湖湖底。”方雨纹感觉自己的语言苍白无力。

    



    “那么,她又是如何逃出困龙界的?我不敢说你父亲当年手下留情,但是,如果没有人解开困龙界的话,白素心是如何逃出的?”



    “以姑姑的本事,若非她自愿,在龙族又有谁能困得住她?”方雨纹突然精神一震,想到了一个抢回主动的办法:“请问在我父亲耗费灵力处置困龙界的时候,黄叔叔当时又在做什么呢?”

黄正天不愧老奸巨滑,明显地猜到了方雨纹的动机,微感㤞异地看了方雨纹一眼:“我在做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父亲当时还隐瞒了大家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将方雨纹的攻势化解于无形。

    反而将众人的注意力转移到了方雨纹父亲的身上。

黄正天露出得意的笑容:“早在驱逐白素心的时候,你父亲告诉我们,已经追回了本由圣女保管的龙珠。可是事实上,龙珠一直被白素心保管,若非这次她突然闯回龙宫,不打自招,我们大家还被你父亲蒙在鼓里。若是你父亲早日追回龙珠,又怎么会有今天的灭族之难,大家说是不是?”

黄正天的话成功挑起了众人对族长的不满,方雨纹可以听见殿下响起的窃窃私语很多都在附和黄正天。

    

方雨纹清楚地知道如果不能扳回优势的话,自己将一败涂地,紫龙清气运转不休,将精神控制在绝对平静的境界,用灵力注入声音

    “所以你就大逆不道,谋害族长?”清越的声音夹杂着浑厚的灵力很快压下了众人的窃窃私语。

    

黄正天见自己苦心创造的优势被方雨纹一句话给破坏,也不生气,微笑着道:“正天不敢,纵然对族长所为不敢苟同,正天亦不会做出此等形同叛逆的事情来。”



    “那我父亲为何会变成这个样子?”方雨纹冷冷注视着黄正天。心中怒火高炽,她基本上已经可以推测到事实的原委。

    

果然,黄正天阴恻地笑了笑:“你父亲为了救自己的表妹,不异耗费本身灵力为白素心续命,致耗尽了所有灵力,更在不可能的情况下变身,才导致耗尽了生命。与所有人无涉。”

殿下有人开始黄正天的话语。

    一时间,“是啊是啊”的声音此起彼伏。充塞着整个大殿。

果然如此!

    

每代龙族族长都将接受圣龙的改造,使得他的体质更加容易修练,同时会被赋于一个特殊的能力,那就是,可以将别人的灵力完全转化为自己的灵力,也就是说,在必要的情况下,龙族族长甚至能借用全族之力。

    当然那得在其它族人自愿的情况下。

方雨纹心中掠过绝望。秀眸扫过殿下站着的众人:“你们为什么就不能给他输入哪怕是一点点的灵力?只要每人一点点,就能保他不死。你们为什么不做?为什么?难道就是因为父亲救的是我姑姑吗?就是因为救的是一个不远千里,冒着生命危险赶回龙宫以身赴难的龙族之人吗?面对灭族之祸,你们居然能见死不救?你们良心何在?道义何在?如果冷血麻木的你们又何谈守护人类?守护生命?又怎么对得起圣龙对你们的期待?”

听着方雨纹义正词严的质问,殿下的声音一下子再度静止了下来。

    每个人心中都涌起一股愧咎感。黄正天心中亦掠过一丝疑惑:自己这么做是对是错?

    

白止山叹了口气:“我们只是谨守族规罢了,雨纹侄女,你节哀顺变吧。”然后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大殿。

    

其它人亦纷纷叹气,鱼贯走出,很快,大殿里只剩下方雨纹与黄正天以及零星的几个人,其中就有李是以及匆匆赶来的李非,还有醒来就留在大殿的李清李白二人。

    

黄正天见众人已经离开,知道是给自己与方雨纹解决问题的时间。

    反正也没有外人在,索性放下了辛苦的伪装,直截了当地对方雨纹说:“侄女,不管如何,你父亲已死,现在龙宫群龙无首,国不可一日无君,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是选出一位新的族长出来,依你之见,谁能当此大任?”

按照族规,族长若突然死亡,未留下下任族长人选的话,由圣女以及三家家主协商在确定下任族长人选,方雨纹是族长的唯一直系继承人,所以在她父亲故去的同时自然继承了方家家主的位置,加上她训戒总管以及下任预备圣女的身份,实在有资格发表意见。

    白止山的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异龙幻记】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