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异龙幻记 > 异龙幻记_第74节

异龙幻记_第74节

作者:无聊存在 发表时间:2018-11-04 09:28:43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2:33
上发生的事情仔细地回想了一遍,开始思索怎么样才能得到方雨纹的谅解,当然,不告诉她是最为简单也是有效的方法。可是,这不是莫羽的行事作风。

想了半天,莫羽依然想不到任何办法,却仍然没有任何睡意,体内那怪异的灵力流转间,带给自己一股新鲜的活力,将睡意驱散得无影无踪。躯体却丝毫没有任何疲惫的感觉。莫羽自己并不知道,现在的他几乎已经不再需要睡眠来提供白天所必须的精力了。

各位书友,异龙幻记 正在在参加幻剑更新与创新奖的竞赛,请各位喜欢存在的朋友们前去投票区支持一下,无聊在此感谢了!!!

正文

第六十七章 边涯的抱负

第二天一早,一夜无眠的莫羽早早起了床,洗漱过后,在客厅里看起了电视。

不久,方云飞等人全部起了床,吃过早饭后,开始往约定的地点浩浩荡荡开去。

和厉魄门约定的地点是禹峰对面的山峰,这里古木参天,平时少有人迹,是个解决恩怨的好地方。

众人沿着杂草丛生蜿蜒的小道往上走去,到半山腰的时候,拐进了一片密林中,行走了十分钟左右,才到一片人为清出来的空地处。这里,便是约斗的地方了。

他们到达时,空地中已经站了十来个人,为首的一个是个高挑的男子,剑眉星目,浑身散发一股迫人的英气。这就是厉魄门的门主边涯了,他身后站着十几个人,相貌各异。让莫羽天亦三人惊异的是,前几天认识的边界赫然站列。不由哑然,不过想想也正常,姓边的人本就不多,边界和边涯有关系也在情理之中。

边界看见莫羽三人,也是吃了一惊,但还是微笑示意。

莫羽三人慌忙报以微笑。

此时,方云飞开口了:“素闻厉魄门是近年来新兴帮派的佼佼者,今日一见,果然不凡,只是据我所知,贵门一向除恶扬善,并不时周济困顿之人,这和我们五行门的宗旨不谋而合,只不知道这次约斗,所图为何?”

边涯微微笑道:“方门主过奖了,我此次约门主来这里,并不是想和你们分一日之长短,而是别有所图,这几年,江湖传言,铁木宗不过是个毫无作为,苟且残存的小门派,所有人都以为昔日曾经名气天下的五行门在六十年前的异界大清洗中完全消失,但是,我却知道,其实你们赖以威震世界的五行术力还一直延续至今,我今天约你们来这里,就是有一件事想我你们商量一下。”

“什么事?说吧。”方云飞笑笑:“五行门的确还存在,不过也只剩下几个老头子而已,起不了什么大作用了。”

“方门主过谦了,单以飞龙会的赫赫威名恐怕就不下于我厉魄门。更何况黄圣者还能调集国家军方的力量?十几天前,柳江发生的一事事情想必和贵门有所关联吧?”说完,边涯的眼光不由地扫了扫莫羽天厉等人一眼。

方云飞心中暗惊,想不到边涯对自己的底细竟然一清二楚,脸上神色不变:“还是请边门主说说此次的目的吧。”

边涯缓缓环视了方云飞一行人一眼,最后将目光锁定在方云飞身上:“我想先请问方门主一些问题,还请方门主不吝赐教!”

“你说。”

“请问当前世界的异能界势力分布如何?”边涯突然扯到了一个不相干的话题上。

“当今异能界,经过六十年前的那场浩劫,存留至今的基本上是些有着宏大根基和新兴的势力,古老的势力有西方的血族联盟,东方的神秘云族,只不过云族由于首当其中。势力大不如您阅.读的电子书来自ωωω,ūdtxt,Còm前,还有一个神秘的异族,那就是龙族,以及羽蛇族还有一些其它的家族不为人知,而新兴的势力则以世界异能协会为首,但是由于它与各国政府过于密切的关系,异能界普遍排斥,剩下的就是日本的菊花会和意大利的黑手组织了。贵门似乎也有不错的实力和财力,否则,也不会约我到此了。”不愧是人老成精,虽然多年隐秘,对于世界上的形势还是有一定的了解。

“不错,除开各国秘密组建的异能部队外,方门主所说的几个组织是当今最为强大的组织,特别是菊花会,根据我们的调查,它的实力甚至隐隐地超越了世界异能协会,而且由于六十年前的旧事,它对于我中华神州可是不怀好意。就拿上个月被柳江驻兵查获的枪支走私案来说吧,那几乎是可以武装一个部队的数量,这么庞大的军火运来中国想必不会是为了向我们问好吧?其次,不久前菊花会的两位会主还和贵门有所争斗吧?”边涯侃侃而谈。

“不错,只不过这和今天你约我们来这有什么关系吗?”

“有,而且关系还不小。你知道,近年来,由于我厉魄门的发展触动了菊花会的利益,所以菊花会对我们是处处为难,我可以开诚布公地告诉你,那批被莫羽和天厉兄查获的枪支就是为了用来对付我厉魄门的,而且在此之前,有好几起针对我厉魄门高层的暗杀行动亦是菊花会所为。可以说,我们厉魄门和菊花会是势不两立的仇人,我这么说,方门主明白了吗?”

“请边门主明示。”方云飞带着一脸真诚的微笑。

“那好,我这次约斗贵门的真正目的是。”边涯说到这里顿了顿,盯着方云飞的眼睛一字字地说:“对菊花会在中国的势力进行一场大清洗!”

沉默,现场是一片死寂的沉默,没有人说话,树木里静得可以听见轻风掠过树梢时树叶发出的沙沙声。

良久,方云飞重重点了下头,眼中射出一个老人不应有的摄人光芒,直视着边涯:“拿什么让我相信你的诚意?”

“拿我边涯的魂兵。”边涯说着,浑身散发一股迫人的英气,一把散发着无尽生机的长剑凭空悬浮在他头顶,一股沛然的压力从那上面迫散开来,边涯极度自信地对方云飞说:“此剑名为无伤,是我八年前在浙江省缙云县仙都附近得到。当时的我只是一个籍籍无名的普通异能者,除了有一腔热血和一点点连自保也欠奉的精神力外,一无所有。可是这把剑改变了我的一生。从它选择我作为它的宿主以后,我的精神力突飞猛进,在短短丰年的时间里成为了异能界的佼佼者。从剑中蕴藏的信息里我得到一个消息,它当年与一把琴是一对,同是上古一个拥有强横能量的人的兵器。那把琴,就是你们五行门一起传承不休的逆天琴。”

边涯的话不亚于一个睛天霹雳在方云飞等人心头炸响!千百年来传承的逆天琴还有一个伙伴吗?千百年来,正是凭借着逆天琴的强大力量,以及云族的特殊体质,云族才能创建名震世界的五行门,可是,却从来没有听说了还有一把和它一样拥有强大力量的剑存在!一时间,有点不能置信。

边涯看出了方云飞等人的困惑,微笑道:“如果不信,你信何妨召唤出逆天琴来一试?不过据我所知,逆天琴的神魔之战中耗尽了能量,它所残留的精神印记十分微弱,我也不确定它还能否记得这上古的伙伴。”

天厉暗中运转灵力,唤醒了沉睡状态的逆天琴,同时,发出一股极度微弱的术力往边涯头顶的无伤剑探了过去,果然,一股熟悉的亲切感觉在天厉心底升起,一片残破的影像片段在天厉心中闪过,却把握不到任何具体的事件。

这时,静静悬挂在边涯头顶的无伤剑突然震动起来,发出嗡嗡的轻啸声,竟似欲到了多年的老友般,同时在边涯的头顶跃跃欲飞。同时一股亲切的感觉由逆天琴传入天厉心里,似乎,有些欢欣。

边涯的一双眼睛立时往天厉射了过来:“原来天命天人组的组长才是逆天琴的真正主人,怪不得刚才我在方门主身上感觉不到熟悉的感觉,原来如此。”

天厉想不到边涯的无伤剑灵敏至此,微笑道:“边兄弟的剑果然灵异,只是不知道威力如何?”

边涯哈哈一笑:“要不要试试?”

天厉微笑:“试试也无妨。”说完两人相视大笑。

笑声中,两人几乎同时出手!

无伤剑一声厉啸,剑身发出万道毫光,气势陡然迅速攀升,在场所有人都觉得一股沛然的压力往自己迫来,不由得退了几步。然后,剑身剧烈的震动中,如同一道闪电般往天厉劈了过去!

汹涌的术力受到莫名的刺激狂乱地涌动起来,天厉体内的灵力高速运转,全身被一团神秘的力量包裹起来,各种术力在身周回旋涌动,如同拥有自己的意识一般构成了一个小型的防御五行阵。逆天琴发出一声欢啸,竟似极度兴奋般,化出天厉体外,分解成无数细小的颗粒融入了天厉体外的五行阵。天厉发觉,逆天琴竟似乎拥有自己的意识一般,因为在刚才的过程中,天厉没有动过一个念头,全部是逆天琴自作主张地完成了一切的布置,仿佛极其熟悉一般,心中不由涌起一股怪异的感觉。自从接受了龙戒之后,逆天琴似乎越来越自主了,有时候会莫名地作些连天厉也感觉到奇怪的事情,真不知道是好是坏?

这个时候,无伤剑已经如同一把无尽散发巨剑砍上了天厉体外的五行阵。

轰然巨响声中,天厉与边涯在灵力接触的瞬间均从心底升起一股痛快的感觉,心中充盈着故知相遇的感觉。

边涯不由地畅笑出声。

相击的劲气直冲上天,将周围的树枝吹得东倒西歪,不少树叶离开了自己的母体,在劲气中飞舞,很快化为无边的碎屑,纷纷扬扬从天空往下飘落。

劲气还没有消散,无伤剑一声轻啸,宛若龙吟,传遍天际,剑身已经闪电般回收,又是一剑劈了下来,带着无尽的劲气。

天厉心中豪气大发,术力自然流转,一声长啸,逆天琴蓦然在身前组合成型,琴弦不拔自颤,一阵无声的音符从琴上传出,远远往无伤剑迎去,在空中不断着无伤剑的气势和力量,砰地一声,剑琴相击,一阵金铁交击的刺耳声音传入所有人耳朵。让人心神不宁的同时却又有股极度矛盾的舒坦之意。

天厉大笑声中,逆天琴与无伤剑同时轻鸣一声,不约而同地飞上高空,在众人头顶盘旋摆动,相互追逐起来。仿佛一对许久未见的兄弟在嬉戏一般。

只见天空中黑色光芒与青色剑气相互交织,忽近忽远,在空中纺织出一幅美丽的图案,剑身笥颤,琴弦轻振,奇异的合鸣之声在众人耳边响起,竟然说不出的协调,仿佛演练了亿万遍一般。

终于,嬉戏得累了,无伤剑与逆天琴各自发出一声呼啸,化为一道疾光,各自没入主人体内不见。

边涯长笑道:“天厉兄,这下你应该相信我了吧?”

天厉心中升起想见恨晚的感觉,上前几步,微笑道:“边门主,你打算如何暗杀菊花会的人?”刚才在琴剑合鸣的瞬间,天厉已经完全了解了边涯的为人,知道他绝无可能蒙骗自己。

“很简单,我们真正地打上一架,然后,我自不量力,被五行门的人打成重伤,狼狈地逃回东海,然后你们也不好受,方门主或者你亦告身负重伤,我们可说是两败俱伤,哼,菊花会见此大好机会当然不会放过,必然会派人对我们进行暗杀或者其它的什么活动。那么,菊花会在中国的势力就都会按照我们的意图往某个地方集中,然后……”边涯将右手紧紧握成一团:“我将让他们知道无伤剑真正的威力!”抬头注视着天厉的眼睛:“相信五行门亦必不会让我失望吧?”

边涯的计划其实相当简单,那就是请君入瓮,假装受伤然后来个扮猪呼老虎,将来犯的菊花会成员全部歼灭,甚至可能莫羽在船上发现的两个菊花会成员亦是边涯通过某种渠道故意引来的,为的只是让他们得到自己和五行门两败俱伤的消息。平心而论,这个计划虽然简单,但是如果双方合作无间的话,的确有极大的成功机会,甚至可能将菊花会在中国的潜在势力来个大清洗。莫羽的眼睛亮了起来,或者,将渡边纯一的行踪告诉边涯会是个好主意。

望着边涯如此自信的眼神,天厉实在没有什么信心,一个式神已经将他和莫羽等人搞了个手忙脚乱,实在不敢像边涯般自信满满地全歼来犯的菊花会成员,所以,无声地苦笑了一下才说:“我想边兄你可能不知道,菊花会现在出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可能会让你我的计划受到阻碍。”然后将出现式神的事情和边涯说了一遍。

边涯听完后面色变得凝重下来,对天厉说:“这正是我急于要将菊花会的势力赶出中国的一个原因,他们通过基因改造技术对人体潜能激发,的确取得了一定的成就,制造出一些本不应存在的生物,我怕如果有一天他们能大规模生产式神的时候,会将我们中国作为试验场所,到时,怕会重演我们中国百年前遭遇的巨大灾难。但是,这几年来我却一起找不到他们的试验基地,否则,就算拼着两败俱伤,我也要将他们连根拔除!”一席话说得斩钉截铁,赤子之心可见一斑。

莫羽心中暗道:他们的试验基地在海底下几千米的深处,让你找到的话才怪!旋即想起为什么对于式神,真玉二女竟然没有任何消息?不由往真玉望了过去。不料真玉的目光正好射向自己。两人的目光一对视,连忙受惊的小鹿般各自转开。心儿砰砰乱跳,不知觉间,两人的关系就得有些暧昧起来。

“好,边门主有这份心,我方云飞也不是胆小怚事之辈,今天就陪你们年轻人玩玩吧!影妹,你现在马上离开禹岛,联络一下国家安全局的人,运用一下局里的设备,帮我们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异龙幻记】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