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圣魔天子 >圣魔天子_第1节

圣魔天子_第1节

作者:龙人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0-26 08:50:03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15



《圣魔天子》
作者:龙人


序 章 
黑暗中,他点燃了一支烟。 

烟雾缭绕,烟火明灭可见,就像他此时的心绪。 

对面桌上的收音机传来一个女人冷漠的歌声,略带沙哑的嗓音从上个世纪生产的扬声器中播出,遥远而又显得不真实,恍如隔世。 

收音机是他和影从一个古董店购得的,价值八百美金。虽然所付出的价值不能与收音机所拥有的价值划上等号,但是影喜欢,他便买了下来。 

此时,收音机中传来的女人的吟唱让他又想起了影。影说,听到这个女人冷漠的声音从上个世纪生产的扬声器中播出,仿佛就像闻到他的心所散发出来的味道。 

他不知道影想说的到底是什么,每次听到影说起时,他只是嘴角微微翘起,露出只有影才能觉察到的笑。可此时,他却是很想知道影想说的到底是什么,是他太过陈旧,像这收音机一样,还是他太过冷漠,不能让她接近? 

现在,这是一个遥远得永远都不可企及的问题。 

房间里,香烟的最后一点星火也已隐去,他完全沉浸在黑暗中,收音机里,那女人嘶哑的呐喊已经颓废到了极点。 

他不能自已…… 

影已经整整消失了一年。 

去年九月十五,当他从维也纳赶回来时,迎接他的不再是影那熟悉的笑脸,而是黑暗空荡的房间里从失真的扬声器中传出的另一个女人沙哑的吟唱,孤独、落寞、阴冷…… 

地上,是他从纽约买回送给影挂在钥匙扣上的史努比,这是影最喜欢的小饰品,从不轻易离身,此时,它躺在地上,同样孤独。 

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凭借直感,他知道影一定出了事。 

在接下来一年的时间里,他寻遍了影在这个世界上可能出现的每一个角落,动用了这个世界上所有有影响力的煤体:网络、电视、广播、报纸、杂志……以一百万美金的高价悬赏,疯狂地寻找着影的下落,可影就像凭空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般,音信全无。 

随着他在瑞士银行户头的告急,影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的最后一点希望也已破灭,她真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他是个杀手。 

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职业杀手,与影的名字一样,他被人称为“影子”。这一年,他再也没有接过一桩生意,经纪人疯狂地Call他,他都没有回复,可就在今天早上,他得到一个消息——有人知道影的消息! 

第一章 孤独之影 
幕色已经笼罩了这个城市,影子孤独的身影出现在西郊墓地。 

墓地湿气弥漫,静谧阴森,伴随着不知名夜鸟的啼叫,有种让人置身鬼域的感觉。 

有人说,人死后都是一些阴离子,散发在死后所存在的空间,到了晚上,便能够聚而成形,似电波状,影响着人脑的思维,使人产生莫名的恐惧。当然,这是一种没有根据的说法。 

当影子到达时,想要见他的人已经来了。背对着他的女人身着黑色劲装,短发,在夜色中给人一种力感。 

“你终于来了。”女人的声音在夜空中扩散开来。 

“影在哪儿?”影子淡淡地道,声音有着久未说话的孤独和生涩,却又给人一种不能拒绝的感觉。 

女人转过身来,轻轻一笑,完美的脸庞在月光下闪现着冷艳的圣洁光润,洁白的牙齿闪射着比月亮还要硬冷的光芒,她道:“你是杀手,你应该知道杀手的规矩:任何事情都是来自于等值的交换,你应该先问我找你的目的何在。” 

影子的嘴唇动了一下,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女人将影子这一细微的动作捕捉在眼里,得意地道:“原来世界第一杀手也有话不能说出口的时候,看来那个女人在你心中的地位确实不低,无怪乎这一年来……” 

“你似乎忘了你今晚来此的目的。”影子断然打断了女人的话,他最不愿听的是这些无聊的废话。 

“你不用如此着急,关于她的消息,该让你知道的时候,自然会让你知道。在事情未发生之前,有必要让你认识一下我,我叫黑狐,是一个职业杀手,出道至今从未失过手,现今在杀手界的排名仅居你之后。有人说,我永远都不可能超过你,我要证明,你和你的刀是否如传说中那么神,是否真的无法逾越!所以,今晚约你来此是特意向你挑战,如果你能够赢我,我自然会告诉你有关那女人的消息。”黑狐徐徐说道,等待着影子的回答。 

影子望着黑狐闪着光润的脸庞,他听说过“黑狐”其名,也知道黑狐的枪法无人能及,却没想到是一个女人。他道:“你凭什么证明影现在在你手中?” 

“我从来没有说过你的女人在我手里,我只是说过,我知道你女人的消息。” 

影子死死盯着黑狐的眼睛,他想透过黑狐的眼睛证实这个女人的话是否属实,片刻过后,他道:“我接受你的挑战!” 

静谧阴郁的墓地,两人遥遥站定,随着夜色的深入,迷雾越来越浓,渐渐将两人的身形隐去。 

不知名的夜鸟传来一声凄惨的鸣叫,两股强烈的气息在墓地弥漫开来,渗透进迷雾之中,阴郁的迷雾有了一种无法承受的重,而迷雾在不知不觉中变质成为浓烈的杀气。 

杀气弥漫,人已在杀气中消失。 

“砰……”突兀的枪声在西郊墓地响起,子弹将迷雾燃烧,在虚空中留下一条凄红耀亮的轨迹。 

迷雾中,一道寒芒乍现。 

是刀,飞刀,速度比子弹还要快! 

“锵……” 

飞刀与子弹相撞,火星四射,刺耳之声在墓地上空回响不绝,同时也照亮了两条黑色身影。 

影子站在原地未动,黑狐眼中闪过兴奋的神芒,因为这是一场她渴望已久的对决。身形飘动,快若灵狐般从原地消失,融入不可揣测的迷雾深处。 

同时,枪声连响,在尖锐的呜啸声中,五颗子弹飞射而出,拖着长长亮丽的尾芒,从五个不同的角度,牢牢锁定影子站立的方位和可能移动的方位。 

影子没有动,其实动与不动对他来说似乎没有什么区别,他只是叹了一口气,很无奈地一口气。 

黑色的披风无风飘动、展开,如一块黑幕出现在虚空中,将五颗逼近的子弹掩盖、吞没,子弹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而这时,黑幕中一声铮鸣响起,一柄飞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射了出去。 

只是一柄飞刀,但让迷雾深处的黑狐有着一种强大的压迫感,那种感觉捉摸不定。她的思维竟然有了十分之一秒的停滞,但枪中的子弹还是射了出去,不是一发,而是六发。 

六发子弹竟然有三发是射向飞刀,而另外三发才是射向黑幕中的影子。 

让黑狐感到惊喜的是,自己的判断完全正确,前面两发子弹只是贴着刀面滑过,并没有抑制住刀的杀势,第三发子弹才真正地瓦解了飞刀的杀势。 

几乎与此同时,另三发子弹也洞穿了展开的黑色披风。 

所有的一切几乎都在眨眼之间发生。 

披风缓缓下落,然而黑狐却没有看到披风后面的影子,正自惊愕间,一个声音从她背后传来。 

“你输了!” 

“这不可能,你的速度怎么可能比子弹还要快?”黑狐惊骇万分地道,她确实无法相信这个事实。 

“你应该知道我的名字叫影子!” 

“可……”黑狐想再说些什么,可她知道再说任何话都已没有意义,摆在她面前的是不能相信但又必须相信的事实。她无奈地苦笑道:“好吧,我带你去见一个人,但我不能保证你一定能够得到有关你女人的消息,如果她已死了的话。” 

影子站在原地没有动,他有一种强烈的被欺骗的感觉。 

△△△ △△△ △△△ 

飞机在云层中穿行,容易让人产生往天堂去的错觉。影子一直固执地认为人死后是有归宿的,这种归宿不同于基督的进入天堂,也不是佛陀的轮回,那是经过长途孤旅后的回归,回归一种安详的宁静。在地面的时候,他更多的体验是被遗弃的孤独和陌生,他常常不能让自己的灵魂回归自己的身体,而处于一种悬浮状态。他感到周围的世界并不属于他,所生存的空间是一种虚幻的存在,隐约中自己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当他杀人的时候,当他看到被杀之人生命在一刹那终止的时候,他会有那种回归的安详,因为那飞升的灵魂在回归的时候有着片刻的带着他的回归。 

黑狐告诉他,在赤道附近有一个古老的部落,部落已经存在五千多年,一直与世隔绝,维持着原始的生活状态,并没有随着人类文明的发展而发展。部落里有一种很古老的职业——魔法师。黑狐说,只要他的女人没有死,魔法师便可以帮他找到她。影子无法确定黑狐的话是否属实,但作为目前惟一的希望,他只得相信黑狐的话。 

现在,在脱离地面的飞行中,他不可思议地体验到了回归的安详,他睡了过去。 

黑狐看着这个靠在自己肩头的男人,鼻中发出一声轻笑,她无法相信当今世界最优秀的杀手对一个女人竟然如此依恋。她不得不承认,任何坚强的背后都有脆弱的一面,无情的杀手只是大众熟知的一面形象而已,而谁又能够认识到杀手比常人更脆弱的另一面? 

飞机在一个相对落后的第三世界国家停了下来,这里正是那个古老的部落所属国。此时天已经黑了下来,两人找了这个城市最好的酒店住了下来,尽管房内开着冷气,但空气仍然有着令人不能忍受的闷热。 

影子躺在床上,双目凝视着手中的史努比。从踏入这块土地的一刻起,他大脑的神经不自觉地由回归的安详变成莫名的紧张,这种紧张不同于以往杀人前的焦躁,而是忐忑不安,其中还夹杂着恐慌,一次次冲击着他的大脑。无论影是否还存在于这个世上,他可能面对的是一个终结性的结果。 

黑狐走了进来,手中提着一瓶红酒与两只高脚杯。 

“想不想喝一杯?这是法国1975年的干邑。” 

在靠近窗户的桌上,黑狐将两只杯子倒满三分之一的酒。 

影子在黑狐对面坐了下来,端起酒杯,晃动了两下,浅酌一口,望向窗外。 

“味道怎么样?这种红酒是我随身携带的必备品。”黑狐优雅地端起酒杯,美眸生辉地注视着影子询问道。 

此时,她刚洗过澡,身着丝绸制的低口裙衫,充分衬托出柔韧优美的身材,身体散发着若有若无的馨香,此时无论如何都看不出她是一个职业杀手。 

影子的鼻头嗅了嗅,这是一种他很熟悉的香味,他转目而视黑狐,忙问道:“你用的是什么香水?” 

“兰寇。”黑狐疑惑地望着影子。 

不待黑狐有反应,影子已将鼻子凑近黑狐的耳际发梢间,深深地吸着气。是的,影的身上也是这种味道,都一年了,他是第一次闻到这种令人心醉的味道。 

黑狐一时愕然,转而光洁的脸上泛出红润。她从这个男人身上闻到了现代男人少有的野性,他舒出的气息透过耳垂,更让她全身有一种酥痒之感。 

片刻,两人都没有动,灯光在酒杯的浅红中摇曳。 

熟悉的气息强烈地刺激着感官,让影子的身体有了反应。每次杀人之前,为了缓解紧张的神经,他必须要与影疯狂地亲热,这成了他多年不变的习惯。现在,这熟悉的气息让他原本紧张的神经更加紧张,更挑起了他一年来压抑的情欲。 

“啪……”酒杯落地破碎,酒液飞溅。 

黑狐正待要说话,香唇却已被影子封住了,娇躯一震,刚要反抗,却连手带腰都被影子强有力的手给搂紧。 

影子疯狂地在黑狐香唇上吮吸着,黑狐娇躯扭摆,极力挣扎,然而地始终无法逃脱。 

一阵阵奇异的刺激传遍全身,黑狐的娇躯渐渐酥软,全身轻颤,呼吸愈来愈急促,紧闭的双唇已经开始有了反应,回应着影子的热吻,矜持与防御已经彻底地被击溃。 

接着,黑狐竟然化被动为主动,双手从影子的束缚中抽开,透过衣衫,伸入他强壮的身体,不断地上下抚摸,香唇更是热烈地回应着影子的热吻,甚至比他还要疯狂。 

影子的手解开黑狐衣裙的腰带,一对高耸的酥胸完全暴露出来,手开始不规矩地在滑白如羊脂的肌肤上游行…… 

世界在这一刻飞旋了起来。 

暴风雨过后,影子双目望着天花板,狠狠地抽了一口烟,悠然道:“对不起,没想到你还是个处女,我不是故意的。” 

黑狐望着影子满含歉意的样子,反问道:“是不是若我不是个处女,你就是有意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是你身上的香水味……”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圣魔天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返回列表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