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圣魔天子 >圣魔天子_第8节

圣魔天子_第8节

作者:龙人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0-26 08:50:34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15
在影子胸口上狠狠地咬了一口,疼痛感让影子的神志回复到现实中,他不解地看着罗霞。 

罗霞嘟着俏嘴道:“你干嘛不理人家?” 

影子有些机械性地道:“我在想事情。”一脸无辜。 

罗霞不由得“扑哧……”一声娇笑道:“没想到你傻乎乎的样子还挺可爱。” 

影子先还有些惑然,转而明白是罗霞在捉弄自己,心中倏地生起了邪念,一口咬住罗霞酥胸的小樱桃,牙齿来回轻轻磨擦着。 

异样的轻痛带着酥麻感像波浪般一阵一阵传递至全身。 

罗霞轻声央求道:“好痛啊殿下,你饶了我吧。” 

影子咬着罗霞的小樱桃不放,嘴里含糊着道:“谁叫你刚才先咬我的,这叫有来不往非礼也,现在求饶也没有用。” 

罗霞强忍着那异样感觉的冲击,道:“谁叫我刚才跟你说话,你不理人家?” 

“那你也不该在我胸口上这么重地咬上一口,而且还流了血。” 

“这就是对你不理我的惩罚,而且我要你永远记住我,深深地记在心里!”罗霞倏然很认真地道。 

影子停止了牙齿的来回轻磨,他想起了影也很认真地说过这样一句话。他很认真地看着罗霞的俏脸,有时,他发现很难把罗霞与影区分开来,又仿佛罗霞就是影,虽然两人相貌不尽相同。 

罗霞从影子的眼睛中仿佛看到了他的内心在想些什么,她也是一个善于察言观色的细心女人,道:“你是不是想起了你的那个影?”说完这话的时候,她发现自己的话语中竟有些醋意。 

影子将自己的视线移开,道:“不知为何,我老是把你和她当成同一个人。” 

“也许你想她想得太多了吧,无从脱离她对你的影响,一件事一句话都会不经意间勾起你对她的回忆。”罗霞极力让自己的言语保持着不受影响地道。 

“我不知道。”影子仔细思量着,发现罗霞的话有些道理,却也不尽如是。 

“我很嫉妒那个叫影的女人!”罗霞突然冷冷地道,她无法忍受影子在自己面前表现出的对另一个女人的一往情深。 

影子这才发现自己无意间对罗霞的伤害,忙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并没有其它的意思,只是觉得你和影之间有很多相同点,不经意间……”影子停止了自己的进一步解释,因为这种解释根本就于事无补,越发无法说清。 

罗霞看着影子无助得像个小孩的样子,又笑了,道:“傻瓜,我逗你玩的,看你一副认真的样子,我怎么会嫉妒那个叫影的女人呢?只是喜欢看你像小孩般傻乎乎的样子而已。” 

影子笑了笑,仿若恍然大悟地道:“好啊,你又在戏弄本殿下,你看我让你好看!” 

两人嘻笑着打闹了一番,待倦了,罗霞道:“我俩说说话好吗?” 

“我们不是正在说话吗?” 

“我是想好好地说说话,很认真的那一种。” 

“有什么话你就说吧。”影子认真地道。 

“不要脸!” 

正当罗霞开口欲说话时,艾娜突然出现在两人面前,并且将罗霞制造的结界破除。 

两人赤裸的身躯毫无遮拦地暴露在艾娜的眼前。 

在艾娜气忿的目光下,两人无比尴尬地将衣服穿上,影子望着艾娜道:“你……你怎么会到这里?” 

艾娜不理会影子,眼睛恨恨地盯着罗霞,道:“平时看你一派贞洁烈妇的样子,没想到背地里也是一个不要脸的女人!” 

罗霞很气恼艾娜的突然出现,针锋相对地道:“你也好不到哪里去!” 

“我起码不会像你一样表面一套背后又一套,那么阴险!”艾娜毫不相让地道。 

“看来你的放荡无耻不知什么时候成了一种美德。” 

“那不叫放荡无耻,那叫做敢爱敢恨!你看我对其他的男人什么时候这样过?” 

“除了大皇子殿下,还有谁喜欢你这放荡的无耻之人?你想对其他人这样,其他人也不一定要!” 

“你……”艾娜气得满脸通红,说不出话来。 

“好了,你们不要再吵了。”影子出口喝止道。 

“都是你不好,人家要你的时候你不肯,却对迪芙儿皇妃无礼,还与这个无耻的女人勾搭在一起。”艾娜无处发泄的气愤,一股脑儿全发泄在影子的身上。 

影子一时无话可说,只得干瞪眼看着艾娜,他不知如何与这直爽任性的艾娜进行勾通,只得道:“你到底是怎么进入这天牢的?” 

“还不都是为了你!”艾娜说着,委屈的眼泪从美目流了下来。 

“为了我?”影子心一软,他最见不得女人流眼泪。 

“人家跑到大皇子府去找你,府里的人说你进了宫,在后宫找你却听人说你对迪芙儿皇妃无礼而被打入了天牢,我满怀担心地来天牢找你,却发现你与这无耻的女人睡在一起,仿若无事一般!”艾娜不断地抽泣着道。 

影子从艾娜的言语中感到了她对自己的关心,心中不由得升起了一丝暖意,他还从未体验到一个女人如此直接爽直的关心,动情地道:“谢谢你,艾娜。” 

“你到现在才知道谢人家,以往你没有感到我对你的关心吗?昨晚还对我那么凶。”艾娜得到影子的关心,万般委屈的心情略为好转。 

“昨晚是我不好,我向你说声对不起。”影子由衷地道。 

艾娜“扑哧”一声破涕为笑,道:“其实人家没有怪你,你现在这个样子倒让人家有些不习惯。” 

影子一时有些愕然,他没想到艾娜的性情转变竟是如此之快,刚才在哭现在就笑了。 

艾娜双手吊在影子的脖子上,两条玉腿如蛇般缠住影子的腰部,突然在影子的嘴唇上重重地咬了一口,娇嗔道:“告诉我,你怎么会去碰迪芙儿皇妃那个老女人,难道我不比她更有吸引力吗?” 

第七章 暗云剑派 
影子无奈地摸着被艾娜咬了一口的嘴唇,不知今天是怎样一个倒霉的日子,竟被两个女人咬。 

艾娜看着影子的样子,又在影子被咬的嘴唇上亲了一口,嘻嘻一笑,道:“怎么了,是不是咬痛了?” 

罗霞有些醋意地对艾娜道:“你不能站着好好地说话吗?” 

艾娜示威性地看了罗霞一眼,道:“不服气啊,本小姐就喜欢这样!” 

影子怕两人又继续吵下去,连忙制止道:“你们两人不要吵了好不好?” 

两个女人愣愣地看着影子,顿时闭口不言。 

片刻,艾娜兴奋地道:“殿下这威严的样子我好喜欢,比以前更让我心动,我这辈子跟定你了!”说完,又在影子的脸上亲了一口。 

影子心中好笑,却继续威严地道:“我最讨厌女人在我面前吵吵闹闹,如果你们下次再这样,休怪我不理你们。” 

“我下次一定听你的话,不与这个女人吵了。”艾娜看了罗霞一眼,半嘻闹着道。 

“那你现在从我身上离开,站好,不要一副没规矩的样子。”影子的语气不给艾娜任何再嘻闹下去的机会。 

艾娜又仔细地确认了影子的表情,心不甘、情不愿地应了一声:“哦。”并将双脚双手从影子腰间脖子上离开,乖乖地在一旁站好。 

罗霞虽然知道影子的样子是做出来的,但她亦发现在影子做出威严样子的同时,确实让人有一种臣服不容拒绝之感。 

“好了,这里不是什么好地方,你呆在这里给别人看见了不好,快些离开吧。”影子又对着艾娜道。 

“我制住了他们,他们不会知道的。”艾娜解释道。 

“时间久了,还是会给巡逻的人发现的。”影子说道,心里这才明白,为何自己等人在这里吵了半天竟没有一个人到来。 

“那殿下在这里怎么办?我这次来就是要带你一起出去的。”艾娜关切地问道。 

“我怎么能够出去?我要是跟你出去,事情就更说不清楚了,整个云霓古国之人都会认为古斯特殿下玷污了迪芙儿皇妃,畏罪潜逃。” 

“难道你没有蓄意玷污迪芙儿皇妃?”艾娜睁大眼睛,有些意外地反问道。 

影子心中不由得一阵苦笑,连艾娜都相信自己会做出玷污迪芙儿皇妃的事,看来“自己”色胆确实已经包天了。 

罗霞见艾娜的样子,于是将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讲给艾娜听了。 

艾娜似乎若有所悟道:“原来如此。”接着欢喜地道:“殿下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将你救出去的,还你清白!” 

在影子不经意间,艾娜的嘴又在他脸上占了一回“便宜”,嘻嘻笑声犹在,人却消失不见。 

△△△ △△△ △△△ 

在云霓古国,你可以不知道圣摩特五世陛下,但是千万不能不知道法诗蔺,这个被誉为云霓古国第一的女人不单单是因为其美貌,还有其不可亲近的性格。 

谁都知道在云霓古国一直有两个人在追求法诗蔺,一个是以好色著称的大皇子古斯特殿下,另一个是三皇子莫西多,而法诗蔺对两人都采取不愠不火、不理不睬的态度,在她心中似乎对于成为权倾天下的国母丝毫不感兴趣,因为许多人认为法诗蔺是一个讨厌权术、追求平静、安宁、自我生活的人,这给了许多江湖游侠、翩翩公子一些希望,其他的王孙贵族有的扬言只要法诗蔺答应嫁给他,甚至愿意放弃目前所拥有的一切,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人真正赢得法诗蔺的芳心。于是有人猜测在法诗蔺的心中已经有了人选,但这仅仅只是猜测而已,因为谁也没有见到这个所谓的人选的存在。 

从暗云剑派出来,沿着长长的罗浮大街,经过皇宫门前,出了西城门,这对于法诗蔺来说,是每天的必修课。在每天傍晚,她喜欢脱离喧嚣的城内生活,到城外去寻找喧嚣之外的静谧,这是她多年来一直形成的生活规律。 

黄昏,血红的夕阳洒在青绿的树叶上,有一种黯淡的美在她心底静静流淌,法诗蔺很喜欢这种即将离去的沉淀的感觉,这会让她有一种来自心底的踏实,她可以自由地徘徊在自我的世界,脱离于世。 

晚风轻拂着她俊美的俏脸,浑身有一种完全放松的惬意,连毛孔都松弛下来,仿佛人与晚风融合成了一体。 

穿过树林,沿着山间小路,法诗蔺向山顶攀去。 

这是一座石头山,不是很高,山上树木极为稀少,只是在石缝间偶尔有之。 

石头山上有一座神庙,很破旧,平常根本无人会至,也就无甚香火。 

神庙是用石头砌成,据说已经有了上千年的历史,虽然经历无数风雨,却依然孤单地伫立于山顶,面向着遥远的方向,仿佛是在等待着什么人的到来。 

神庙没有名字,里面供奉的也不知是何方神圣,不知是岁月的侵蚀,还是人为的原因,那神像已经斑驳得再无法辨其形貌,只是徒见轮廓而已。 

不知是何原因,自从法诗蔺一年前来到这座不知名的神庙,见到不知其形的神像之后,她就喜欢上了这里,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是出自于何种情愫,只是很莫名地便喜欢上了这里。 

令法诗蔺感到很奇怪的是这神庙中还有一个人,似乎有了这座神庙之后他就一直在这里,不曾离开过。 

从一年前到现在,法诗蔺没有与他说过一句话,每次她来到这里,都只是看到他穿着素黑的衣服,面对神像盘膝而坐,一动不动。 

而令法诗蔺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她认为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从来没有试图去了解他。反而,若是破坏了这种氛围,反而会让她感到不正常。 

此时,法诗蔺看了看那已斑驳至无形貌的神像,与那人并排,一起盘膝而坐。这是一年以来,她首次比较大的举动,以往,她只是静静地呆半个时辰就走,而今天,她却想从这人的角度看看这形貌消失的神像。 

她闭上了眼睛,让心神归于平静,心中勾勒着神像的形貌。 

半晌,除了斑驳的轮廓和虚无之外,她的心中没有任何一点具体的形象。法诗蔺心想:“只有心中有神之人才能勾勒出神的形象,自己心中无神,纵然保持一样的角度,也不能勾勒出别人心目中‘神’的形象的。”法诗蔺为自己愚蠢的行为感到好笑,但转而,她又想:“能否勾勒出自己心目中神的形象?”虽然她心中从未有过任何神的形象。 

她首先勾勒出的是一座直插云霄的高峰,云海飘浮,萦绕其间。一人穿着黑色斗篷,长发垂肩,半掩面部,孤傲地站于峰顶之上,双眼睥睨众生,俯瞰苍茫大地,而深藏其后的还有着不可觉察的忧郁,那是因为某一个人,一个女人带给他的。法诗蔺又接着勾勒出他的面孔,一阵微风拂过,轻扬那遮住他面孔的黑色长发,一张冷毅刚强的面容展现在她的面前。 

法诗蔺倏地睁开了眼睛,那张冷毅刚强的脸孔在那神像斑驳的头部显现,转瞬即逝。 

但法诗蔺却十分清晰地记得那张脸,那是属于大皇子古斯特的脸容,虽然冷毅和刚强并不属于古斯特,但脸容是确凿无疑的。 

“怎么会是他?”法诗蔺心中十分不解,这个令她讨厌的好色之徒怎会是自己心目中神的形象?要说是自己喜欢他的缘故,那是不可能的,可为何…… 

法诗蔺心中一时竟有些惶恐和焦躁。 

“你是不是看到了什么?”一个平静如水的声音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圣魔天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