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圣魔天子 >圣魔天子_第9节

圣魔天子_第9节

作者:龙人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0-26 08:50:38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15
在法诗蔺焦躁惶恐的心中响起。 

法诗蔺转眼望向身旁之人,她看到了一张并不是她想象中般苍老的脸,脸在平静中充满了生气,尽管只是一个侧面。法诗蔺不敢肯定地道:“刚才是你在和我说话吗?” 

“是的,刚才是我在跟你说话。”那人平静地道。 

这一次,法诗蔺清楚地看到了他侧面的脸因说话而牵动的肌肉。她有些诧异,为何他刚才说的话会在自己的心里响起?虽然她知道存在着观心术,可以洞悉别人的心机,“难道他刚才利用观心术偷窥了自己的心?” 

“你不用担心,我并没有偷窥你的心,是你的反应告诉了我,这里只有你我两人,你的任何细微变化都会被我捕捉到。”那人依然闭着眼睛,一动不动:“以你的心境,只有看到不可思议的事情才会有如此大的波动。” 

“我相信你。”法诗蔺脱口而出道,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何会相信他,但这种相信似乎不需要任何理由。 

“你更应该相信自己,无论你见到的是什么,那都是真实的。神由心生,像由心形,无形相之于有形相,那是来自于心神之间的互为感应。”那人无波无澜地淡然道。 

“你的意思是说,这残破斑驳的神像就是我的心中所见?”法诗蔺讶然道。 

“这是你的心与神像所产生的感应使然,是灵心之间默然的契约。” 

“不,这不可能,我所见之人根本不可能是这神像本来的面目,他是一个人,并存活在世界上,而且是一个我非常讨厌的人!”法诗蔺辩解道,如果那人所说是事实,未免有些太不可思议了。 

“是的,他已经出现了,所以我需要你的帮助。”那人眼睛突然睁开,转向法诗蔺,那深邃至虚无的目光让法诗蔺有一种深陷进去的感觉。“这目光不是自己一直期待出现的么?”她的心猛然地跳动了一下,脸上不期然泛出一抹潮红。 

除了这深深吸引人的眼神外,这张脸平静之中给人的是如火般的热情,仿佛把法诗蔺的心给点燃了。 

这是她第一次看清这张脸,这张脸让她有一种欲罢不能之感,对于弃天下男人如草芥的她来说,这种感觉是不可思议的,她终于低下了头,双手找不到可以放置的地方,道:“我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吗?” 

“我要你帮我杀了大皇子古斯特……” 

△△△ △△△ △△△ 

法诗蔺下了石头山,往城内走去。她的脚步移动很快,有一种欢欣的雀跃,脸上的笑意虽然极力压抑,但是各种细微表情的组合,足以让人看出这一点。 

她今天认识了一个人,也记住了一个名字。 

“漠。”她甜蜜地喊出了这个名字,一个给她无限遐思和憧憬的名字。 

正当她徘徊在内心的甜蜜中,穿越过那片树林时,她的脚步却让她停了下来,脸上的笑意渐渐凝固,变得无比冷峻。 

杀机在她四周潜伏着。 

法诗蔺的凤目轻轻闭上,将心弦调整至最佳状态,然后又轻轻睁开,冷声道:“既然来了,就无须藏头缩尾!” 

没有声音回答。 

树叶轻轻颤动,发出沙沙的响声。 

杀气越来越重,一步步向法诗蔺逼近。 

法诗蔺的心中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压迫感,她集中心神却无法发现敌人的所在。手中的剑紧紧握着,她知道自己遇上的是一群极为厉害的对手。 

夕阳的余辉沉去,静谧的树林渐渐被浓重的黑暗所包围,树叶的沙沙响声在黑暗中显得十分突兀。 

手,一只手突然从地底窜出,抓住了法诗蔺的脚。 

法诗蔺想也不想,剑已出鞘,往自己脚下疾砍而去。 

鲜血四溅,手臂分离。 

而在法诗蔺的剑尚未回收时,凛冽的劲气破空而至,那是一柄刀,与那只手的配合达到完美的极致。 

剑再出,那是另一柄剑,藏在法诗蔺袖中的另一柄短剑。 

剑反手刺出,贴着那柄刀的侧面,瓦解了那柄刀的攻势,同时刺中了对方,但法诗蔺并没有看到刺中之人,惟有从锋刃上滚动的血珠证明剑确实刺中了对方。 

树林恢复一片死寂,只有几片落叶在飞舞,杀气也骤然收敛消失。 

但法诗蔺知道,对方并非真正的消失,只是刚才的贸然出手,让他们更加警觉而已。 

法诗蔺并没有因为刚才的得手而庆幸,反而显得更加沉重,刚才的得手确实有些侥幸的成分,若非对方没有顾及到她袖中之剑,恐怕此刻已经死在对方的刀下了。而且潜藏在暗处的杀势至少还有八处,也就是说,对方有十人之多,若非自己的两次得手震慑了对方,十人的攻击无论如何是阻挡不住的。 

她想起了一个位于东方海岛的神秘族派——隐杀鬼族,这是一个以暗杀闻名于幻魔大陆的一个族派,只要有人提供足够的金钱,他们就能替其办任何事。 

法诗蔺不明白何以他们会找上自己。 

凝聚在剑刃上的最后一颗血珠落地粉碎,法诗蔺的心陡然一紧。 

而此时,天上地下,身体四周每一寸空间突然破裂而开。 

弧光闪烁,寒风大作,如雪一般白亮的刀光充斥着法诗蔺身体四周的每一寸空间,交织成密不透风的罗网,形同一个光球,将法诗蔺重重包裹在内。 

刀碎虚空!法诗蔺所站之地被绞成一片粉碎,而法诗蔺却不见了,虚空中有着很重的血腥味,并且伴着尘土和碎叶有着丝丝飞舞的肉末。 

法诗蔺已经被绞为碎末? 

肉末、碎叶、尘土落定,在地下却出现了一柄刀,一柄十分熟悉的刀。 

以圆形站定的杀手一阵错愕。 

而就在这一阵错愕之际,两柄剑出现了,出现在这群隐杀鬼族之人最不愿对方出现的地方——他们的身边。 

剑光如寒夜的月芒,出现在众杀手眼前。 

剑气荡漾,似风般渗透进每一个角落,如水般倾泻而至,如浮云般虚无飘渺。 

这是闻名于幻魔大陆暗云剑派的剑! 

“叮叮叮……”刀剑交鸣,九名杀手倏忽又消失。 

死去的是那名被法诗蔺以袖中之剑刺伤的杀手,虽然他很快隐身,但自他伤口处滴落的血背叛了他,法诗蔺紧紧把握着他,当他再次出现时,法诗蔺与他交换了一个位置。在刀光大盛之下,其他杀手的眼睛都被欺骗了。 

而刀光这时再现,虚空之中似乎又弥漫着一片苍茫的雪花,他们的人虽消失,但他们的刀却并未消失,牢牢将法诗蔺锁定。 

九柄弯刀如九个飞旋的弯月,从四面八方向她包抄过来,显得格外灿烂,而且每柄弯刀所取的角度和方位都各不相同,但又互为依托,使之变得诡异难测。 

法诗蔺秀眉微蹙,以剑护身,幻成一片夺目的云彩。 

“叮叮……”借着弯刀的反击之力,法诗蔺脱离弯刀的重重包围,向旁边一棵树上跃去,但并不能完全挡开这些以弧线轨迹飞行的利器,衣衫多处被弯刀碎裂,如飘舞的彩蝶。 

“啸……啸……”弯刀似有灵性般回旋飞至,交相辉映的银芒,使得树林一片苍茫,而且难以置信的是可以避过树木追杀法诗蔺,似乎不杀死她,誓不罢休。 

法诗蔺的目光缩成一条直线,她已经侥幸地逃脱两次必杀之势,第三次的机会看来是越来越小了,而且他们采了的攻势让自己根本就无机可乘。 

她不能再躲藏,她必须化被动为主动,因为她已经无路可退,必须出击,这是她看来的第三次机会。 

心动则行动! 

法诗蔺再度弹身而起,她所栖身的树已经枝飞叶散,满天满眼竟是泛滥的绿影,还有银色的光润,整棵树被九柄弯刀毁成只剩粗大的树干,片叶不留。 

此时,居高而下的法诗蔺在一刹那间发现了九名隐杀鬼族的行踪,灵动变化的弯刀便是他们借助环境以眼睛不可察的身法窜行,互相摧动。 

第八章 隐杀鬼族 
半空中的法诗蔺一声娇叱,两剑齐出。 

漫天幻影齐断树枝、树叶,并且摧动树枝树叶,如万千利剑,组成庞大的黑云向地面疾压而下。 

天地昏暗,暗黑无光。 

九名杀手收回弯刀,却发现找不到法诗蔺的所在,眼前只是一片黑暗,劲气逼身,连法诗蔺的剑也无法找到。 

他们以隐杀闻名于世,却无法找到对手的真正杀势所在,这不能不说是一件极为痛苦之事。 

刀持手中已擎出些许。 

电光石火之间,他们的刀还是挥了出去,没有人会坐以待毙,就算是死,也必须作出挣扎,况且生与死尚未可知。 

“轰……”一声巨爆,剑气刀光犹如怒潮般四散射涌而出,方圆两丈内的树木花草化为齑粉。 

天空之中,扬起无法挥去的尘土木屑,每一寸空间都变得嚣乱无比。 

而混沌之中突然射出两道耀眼的冷芒,这才是法诗蔺的真正杀招。 

九名杀手的心神刚被以飞叶化成的剑云所完全吸引,此时心神略为一松,还未来得及有所反应,剑飞速地刺进了他们的身体。 

若单以个人实力而论,法诗蔺根本无法胜过十名杀手的合击,所幸利用战术终于将他们全部击杀。她深深地吁出了一口气,香汗淋漓,刺进第九名杀手体内的剑已经累得无法拔出,刚才杀势确实耗尽了她的大部分心神力气。 

“嗤……”一声轻微的声音传入法诗蔺的耳中,她的心陡地警觉,左手的剑用剩下的那口力气第一时间往背后刺出。 

而剑半刺在虚空中却一动不动,法诗蔺的身子也一动不动,她被人给制住了。 

此时,天际的星星已经出现在夜幕下,而伴随着星星出现的还有一条幻影。 

幻影飘然落地,是一个人,身着黑衣之人。 

“漠。”法诗蔺高兴地发现来人正是无名神庙之人,她看到了那张脸。 

漠并没有把目光投向法诗蔺,她看向了法诗蔺的背后。 

在法诗蔺背后站着的是一个面相显得阴邪的男人,他似笑非笑地道:“你最好不要管我们的事。” 

“她是我的朋友。”漠平静地道。 

“什么朋友?你只不过是想利用她而已。”那人冷笑着道:“说穿了,你我的最终目的都是一样。” 

“我和你们并不一样,我有我的原则,你们最好不要插手此事。” 

“如此一来,你便可以一人独得天脉,统一魔族,你的如意算盘未免打得太响了。”那人毫不买账地道。 

法诗蔺不想漠认识要杀自己之人,听两人对话正听得出奇,神智突然一下模糊,昏了过去。 

那人又嘿嘿笑道:“看来,你是不想我当她的面揭露你的身分,但是你身为魔族黑魔宗黑翼魔使的身分,无论如何都是不可能改变的,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 

“无风,你们暗魔宗与我向来井水不犯河水,我不想因此事伤了彼此间的和气,有违当初我们订下的协定。” 

“既然如此,那你就最好把她让给我,这样一来就不会有伤和气了。”被称作无风的人阴邪地笑着道。 

“看来你并没有说下去的意思。”漠仍然平静地道。 

“你我本来就没有什么好说的,很明显人只有一个,而你我都想要,废再多的口舌也是徒劳无益。”无风道。 

漠将目光从无风脸上转到晕迷过去的法诗蔺身上,淡淡地道:“我不想作无谓的比试。” 

“早闻黑魔宗的黑翼魔使是一个极度傲迈之人,今日果真让我见识到了你傲迈的一面,我无风倒要见识一下你的傲迈是否与你的实力能够划上等号。这世界实在是太多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之辈了。”无风轻蔑地看着漠道。 

漠的表情依然故我,毫不为无风的言语所动,摇了摇头道:“为何这世界许多事情都要非动拳脚解决不可呢?千百年来总是这样。” 

“因为那是一个人实力的象征。” 

无声的风潜伏而行,四周的树叶沙沙之声又起,地面的落叶缓缓翻动着身子,破碎的月色零落地洒在了地上翻动的叶面上,反射出银绿的莹光。 

无风身上散发出的气机似水般缓缓流动,渐渐弥漫充斥着周围二丈空间,眼睛犀利如箭般锁定漠脸上的表情。 

空气缓缓变得沉重,有点像水般开始化不开,令人有种无法释怀的感觉。 

漠,眼神低垂,眼中有一种无奈,更有一种蔑视,然后轻轻合上。他的心绪如同老僧禅定般,毫无波澜,脸上的表情在一缕月色的映照下,淡然而平淡,无视无风疯狂提升的气机,仿佛根本没有感到无风气机的逼迫和侵进,惟有他的发梢因杀机的侵进而拂动,有着一种飘然的优雅。 

无风阴阴地一笑,道:“故作镇定!” 

于是,他动了,不!是空气动了。 

空气发出刺耳的锐啸,虚空中便出现了一柄利剑。 

不知何时,树上坠下了一片绿叶。叶随风动,飘忽起伏不定,不断转换的叶面因残破的月光,时而反射出有些刺目的光芒。 

突然,爆动的空气将绿叶卷入其中,卷入利剑之中。 

强烈的绿芒一闪,无风感到眼睛一阵刺痛,那柄化空气而成的利剑在漠的眉心一寸处顿时土崩瓦解,无风突然移动的身子骤然停了下来,呆呆地站在漠的面前一动不动,漠立于原地,似乎根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圣魔天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