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圣魔天子 >圣魔天子_第10节

圣魔天子_第10节

作者:龙人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0-26 08:50:42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15
本没有移动过。 

而此时,无风的发髻突然散开,一缕断发在他的眼前零落飘散,那是他的断发,他想起了那片绿叶。 

漠睁开了眼睛,绕过在面前站立的无风,将法诗蔺抱起,踏着落叶断枝而去。 

脚步声渐渐走远,无风收手在脖颈处摸了一下,满手都是血。 

“怎么回事,一年前,他还与我不相上下,一年后,却怎地有如此的提升?” 

如做梦般,无风有些不敢相信眼前这个事实,但又似乎无法不相信。 

△△△ △△△ △△△ 

影子看到了影,影在对着他微笑,笑容是如此地亲切和温馨。 

“影!”他兴奋地喊了一声,连忙跑上前去,将影紧紧地抱在怀里,用脸贴着她的脸,闻着熟悉的幽幽体香,对着她的耳朵激动地道:“你知道我有多么想你吗?” 

“我知道。” 

“那你这一年到哪里去了?” 

“我一直在等你。” 

“在等我?”影子离开影的脸,看着她的眼睛,面露疑惑之色。 

“是的,我在等你。”影面带笑意,无限亲切地道。 

影子正欲问明原因,突然感到心一阵冷,有种被坚硬冰冷的东西刺进的感觉。 您阅读的.小说来自ωωω,UМDtxt.còm

他低头一看,是一柄匕首,匕首的一端正握在影的手上。匕首直没入柄,一股鲜血正沿着刺破的伤口流下。 

影子惊骇万分地看着影,道:“你……你这是干什么?” 

影脸上亲切温馨的笑意骤然一敛,随即显现出的是凶残的笑容,恶狠狠地道:“我在等着杀你!” 

“杀我?你为什么要杀我?” 

影只是笑,没有回答。 

影子看到那笑在渐渐扩大,渐渐变得狰狞,转而化成一个血盆大口,一口将影子吞了进去。 

影子惊叫一声,从床上跳了起来,出了一身冷汗,原来是南柯一梦。 

“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影子的心在急速跳动,他不明白为何会做这样的梦。 

心跳渐渐平复,他往自己的心脏所在部位摸去,却发现心脏隐约有着阵痛。 

“做恶梦了?”罗霞望着影子问道。 

影子有些沉重地点了点头。 

罗霞有些不屑地道:“做了恶梦也不至于这样啊?” 

影子没有吭声,他回想着梦中发生的一幕幕。虽然他知道这只是一个梦,但不知为何,他却感到无法释怀。 

罗霞看着影子的样子有些不对劲,如果仅仅只是一个恶梦,也不至于表现成这样。虽然罗霞与影子的认识不过几天,但她对他多少有一些了解。 

罗霞收回轻慢的表情,正色道:“到底怎么回事?” 

影子于是将梦中的情形说给罗霞听。 

罗霞听后,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奇怪。在她看来,这可以理解为是对思念的人一种反面的侧应,害怕最终会失去她的一种恐慌心理,转而在一个变异的梦境中表现出来。 

对于一个杀手,影子对梦这种潜意识状态发生的事情有着研究,因为一个杀手,来自于虚幻感觉信号的传递很重要,往往可以从中得知危险的潜在,这是他综合东方关于梦有虚幻的阐释、西方的弗洛伊德理论而得出的结果。 

而现在在心情相对较为轻松、较为平静时所做的这样一个恶梦传递出的信息,他不得不感到重视,但这无绪的梦传递出的信息是什么呢?影子却一无所知。 

影子不想自己的事情让罗霞担心,于是灿烂地一笑道:“是不是被我刚才的样子吓坏了?” 

“鬼才被你的样子吓坏,我早就知道你在捉弄我,谁没有做过恶梦?”罗霞毫不在意地道。 

两人正说话间,艾娜又出现在两人眼前。影子也不知她每次是怎样进来的,但一想到她是魔法神院大执事的女儿,也就不足为奇了。 

艾娜一进来就高兴地道:“殿下这下不用担心了,我爹已经答应向陛下求情,相信殿下很快就会离开这个鬼地方。” 

影子见艾娜如此高兴,仿佛是她自己的事一般,不由得被感动了,真诚地道:“谢谢你,艾娜。” 

艾娜却嘟着嘴道:“这是殿下第二次说这五个字了,好没有新意。” 

影子也记得上次对艾娜说过同样的话,于是笑着道:“艾娜不知道感情到了极致,任何语言都是苍白的吗?越是简单的语言就越能传递出情感。” 

艾娜又撒娇,揽住影子的腰道:“那殿下的意思是不是说,殿下很喜欢艾娜,很爱艾娜?” 

影子不想这个女人得寸便进尺,问出这样难以回答的问题来,很是头痛。他望向罗霞,罗霞不怀好意地笑着,大有看他出丑之意。 

艾娜却不依不饶地道:“殿下快点回答艾娜嘛,殿下以前不是经常说很喜欢艾娜,很爱艾娜吗?我要你再说一次。” 

影子搔了搔头,他从未对一个人说过“我爱你”三个字,就算对影也没有,虽然只是简单的三个字,但影子却是无法说出口。 

艾娜又催促道:“殿下快说嘛,艾娜要你说,艾娜想听你说。” 

影子不得已道:“艾娜是一个可爱的女孩,我很喜欢可爱的艾娜。” 

罗霞这时不由“扑哧”一下笑出声来,她没有想到影子这样鬼,这样回答,但她也为影子这样的回答感到失望,任何一个女人都可以听出这话中的意思,这显然不是艾娜想要听的。 

果然,艾娜不满意影子的回答,道:“为什么说喜欢‘可爱的艾娜’?为什么要在艾娜前面加上‘可爱’两字?我要殿下说爱我,没有任何理由的爱我!” 

“你听,有人来了。”影子突然说道。 

艾娜仔细一听,果然有脚步声渐渐近来,她却并不理会这些,依然要影子说出那句话。 

影子却道:“你快些离开,否则让他们看到就不好了,我也就更难离开天牢了,到时给你戴上意欲劫牢之罪,什么话也说不清,那就麻烦了。” 

影子的话果然起到了威慑作用,艾娜忙道:“那我马上离开这里。”转身欲走,但又立刻回过头来,认真地道:“你不要企图逃避哟,我一定要你说出那三个字!” 

说毕,玉指轻弹,牢门的铁柱无声无息地伸展扩大,到足可供一人进出时,艾娜最后狠狠地看了影子一眼,仿佛要他记住说出那三个字一样,随后红影飘动便走了出去,牢门的铁柱也恢复正常。 

影子心中惊叹,艾娜的魔法竟是如此厉害,碗口粗的铁柱弯曲回收自如,如同玩橡皮筋一般。 

与此同时,一队人正向影子所在牢房走来,突见眼前红影飘动,这些禁卫皆受过魔法与武技的严格训练,知是遇到了一个魔法修为高深之人。 

带头的禁卫大喝一声道:“投掷标枪!” 

十几杆标枪顿如疾电般撕破空气,向空中那团快速飘动的红影投去。 

艾娜顿有所觉,冷哼一声,却又不想惹事,心中默念咒语,手指间出现了一个火球,随手挥出,火球迅速胀大,那十几柄似疾电般掠至的标枪全部被火球所阻,攻势顿时瓦解,颓然坠地。 

而这时,艾娜留下一串笑声,人影却已消失。 

十几名禁卫正欲追去,那名禁卫头领却挥手止住了他们,道:“不用追了。” 

他拾起地上的标枪,发现枪头全被高温所熔化,不由得脱口赞道:“好厉害的火素魔法!” 

随即想起牢内之人,忙道:“快到里面看情况怎么样了。” 

待走进里面,发现所有看守牢房的侍卫皆晕睡了过去,而牢内之人却安然无事,禁卫头领不由得吁了一口气,幸好没有出现什么差错。 

他走到影子所在的天牢铁门前,命令一位刚从梦魇中醒来的天牢侍卫将牢门打开,并走进里面。 

罗霞认识此人,他是负责云霓古国皇宫安全的禁卫头领——天衣,一个冷漠得近似无情之人,但不可否认,天衣在云霓古国有着一定的地位。 

天衣并没有向作为云霓古国的大皇子,如今的阶下囚施礼,其语气并不冷,却有些硬绑绑地道:“殿下认识刚才身着红衣之人?” 

影子看了一下这个并不怎么讨人喜欢的家伙,微微一笑,极有礼貌地道:“请问你是在和我说话吗?不知怎样称呼阁下?” 

天衣的眼色微有些异样,稍瞬即逝,随即木然地道:“在下天衣,皇宫禁卫头领,刚才我正是与殿下说话。” 

影子对天衣的回答颇觉有趣,笑着道:“是的,我认识她,不知头领对此有何指教?” 

“按照云霓古国律法,私闯天牢者,杀无赦!还望殿下能够作万民之表率,说出来者何人。”天衣不卑不亢地道。 

“如此说来,我是应该道出来者是谁了,可我实在想不出有什么理由必须向头领大人说出来者何人,除非头领大人给我一个足够的理由。”影子仍然面带微笑道。 

天衣一顿,是的,身为大皇子,实在没有必要向一个禁卫头领交代任何事情,即使已经成为阶下囚。天衣道:“在下收回刚才所说之话。” 

“还没有请教头领大人来此有何贵干呢?”影子无比优雅地道,毫不在意天衣的无礼行为。 

天衣眼中突然射出慑人的杀机,道:“皇帝陛下让我来将殿下解决掉!” 

站在一旁的罗霞警觉性顿时提高,蓄势以待,她的目光犀利地洞察着天衣将发出的任何攻击,但天衣的话似乎并没有出乎影子的意外,抑或影子心中的意外并没有通过表情表现出来。天衣凶煞的眼睛看到的仍是一张面带笑意的脸,有着足够的从容自若。 

“那你就遵从圣摩特五世皇帝陛下的皇命,将我解决掉吧。” 

“那我就只好对不起殿下了!” 

“你敢对殿下无礼?”身影飘动,罗霞站在了天衣面前,怒目而视。 

“这是皇命,还望罗侍卫长考虑周全。”天衣冷冷地道,但语气中含有一丝对罗霞的尊重。 

“我不知你的皇命从何而来?有何谕旨?” 

“陛下口谕,做臣下的只是依命办事。” 

“在下倒十分怀疑头领大人所谓的口谕的真实性。”罗霞咄咄相逼道。 

“罗侍卫长似乎不信天衣所言?” 

“此事非同儿戏,在下需要的只是凭据,非口中之言。若无凭无据,没人可以动殿下一根毫毛。”罗霞斩钉截铁地道,伴随着话,罗霞身上的杀气渐渐散发开来。 

“看来罗侍卫长执意要阻止天衣执行皇命了!”天衣审视着罗霞的表情道。 

“是!” 

“那就休怪天衣无礼了。”天衣一字一顿,沉重有力地道。 

“罗侍卫长请退下。”正值剑拔弩张之际,影子突然轻淡地道。 

“我的职责是保护殿下的安全,没有人可以动殿下一根汗毛!”罗霞双眼牢牢锁定天衣,没有丝毫退下的意思。 

“我知道,请罗侍卫长退下。”影子再一次道。 

罗霞没有回答,亦没有动。 

“请罗侍卫长退下。”影子第三次道,口气始终如一。 

第九章 魔法神院 
罗霞有些迟疑,但最终还是退了下去,她坚强的执着无法抵挡影子轻淡的言语,连天衣也从影子轻淡的言语中感到了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这种力量发自自然,无须任何尊严、地位和表情的附助。 

影子笑对天衣道:“既是皇命,就请头领大人不要浪费时间了。” 

天衣的手握在了剑柄之上,令他感到诧异的是,他的手竟有些迟疑,虽然只是刹那间的感觉,但天衣还是清晰地感觉到了,他似乎有些看不透这个以“好色”闻名的大皇子了。但这些对他来说并不重要,他所要做的只是执行皇命,不出任何差错。 

剑出鞘,天牢内回响着铿锵之声,光影浮动,剑回鞘,响声不曾有着丝毫的断绝。 

“好快的剑!” 

罗霞望向影子,她的脸色巨变,她看到了鲜血从影子的胸口——心脏所在部位喷射而出…… 

△△△ △△△ △△△ 

天衣回到了皇宫,向圣摩特五世报告道:“臣谨遵皇命,已经按陛下的要求将大皇子殿下解决了。” 

圣摩特五世脸有沉痛之色,良久方道:“他有否说什么?” 

“殿下什么都没有说,只是他面对死亡之前的毫不在意的表情让臣下感到深深不解,这并不是臣下以前见到的大皇子。”天衣将自己心中所存在的疑惑说了出来。 

“你也看出了他的改变?”圣摩特五世问道。 

“是的,殿下的改变让我无法将他与以前的大皇子联系起来。”天衣如实道。 

圣摩特五世看着天衣,道:“你是不是想说什么?” 

“臣下不敢妄加猜断。” 

“有话直说,无须顾虑!” 

“臣下怀疑现今的大皇子殿下并非真正的大皇子,他的眼神深邃得让人无法看透,这不应是属于大皇子的眼神,更不是一个失去记忆之人的眼神。”天衣回想着所见影子的眼神道。 

圣摩特五世对天衣的话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惊诧之情,相反,天衣的话仿佛正是他心中所想,只是换了一张嘴巴说出来而已。他的脸色有些沉重,良久不语。 

天衣躬身在殿下,不敢抬头而视,只是静静等待着圣摩特五世发话。 

半晌,圣摩特五世道: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圣魔天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