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圣魔天子 > 圣魔天子_第101节

圣魔天子_第101节

作者:龙人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1-07 20:25:02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4:46
越差,极易让人窥破。以惊天对自己精神力的自信,眼前的这名占星师还不能够让他产生如此真切感受的幻象。何况,还有安心。 

是的,颜卿猜得没错,阴魔宗魔主安心确实已经来了,只是他还没有让人看到他而已。或者说,他今天的存在是一种另类的存在,他的到来也是一种另类的到来。今天,他将与惊天两人决定着这场战局的胜利,以两人的智慧打败怒哈的三十万大军。 

惊天这时道:“你来自星咒神殿,可以知道在你星宿运行轨迹内所发生的一切,那你可以告诉我安心魔主现在在哪里么?” 

颜卿没有直接回答惊天的话,只是道:“我曾听说过惊天魔主擅于通过元神的入侵控制别人,而安心魔主则擅于‘精神遥感入梦术’和‘缔造结界’。如果我所猜没错的话,刚才安心魔主对少主所用的正是‘精神遥感入梦术’,让少主看到的是幻觉,所以才会对大将军进行攻击。” 

惊天不屑地道:“你倒是对我们挺了解的,不过你不觉得现在说这些话迟了么?倒让人感到有马后炮之嫌。” 

惊天的话所指的是怒哈已被伊雷斯用刀劈破胸膛之事,而此时的怒哈确实已是命在旦夕,他已经不能够再说话,长长的刀口虽被伊雷斯封住数处穴位,但仍不能阻止鲜血的不断涌出。他的脸色已经苍白到了极致,只有那强撑着没有闭上的眼睛让人感到他是活的,还没有死。 

颜卿看也不看怒哈,却对惊天道:“既然我是占星师,难道我不可以早早占到会有这种情况的发生么?” 

惊天道:“你是说,伊雷斯所杀的并不是真正的怒哈?”他的眼睛望向尚未死去的怒哈,其精神力更对怒哈生命气息进行感应。他终于认识到颜卿为什么这么自信,这个受伤的怒哈,精神气场完整如初,甚至可以称得上是完美强大,也就是说,这个看似要死去的怒哈并没有受到丝毫的损伤,惊天的眼睛受到了欺骗,看来颜卿刚才是对他制造了幻境,他现在看到的受伤的怒哈只是一个虚假的人为造成的幻象,看来对方早已有所洞悉,在等待着自己的暴露。 

这时,惊天的精神力伸展到营帐外,而营帐外的冲杀却又是真实的,看来,颜卿只是占卜到怒哈会有血光之祸,还没有足够的精神灵力发现自己。因为一个精神力极高之人完全可以压制精神灵力对他星象的入侵,而占星师的占卜就是靠精神灵力去感应星象。 

第十二章 感星之战 
第十二章感星之战 

惊天于是笑了,颜卿是在故作镇定扰乱自己的阵脚。他没有露出任何征兆,忽然猛地向怒哈攻出了一掌。 

掌势无形无影,无色无相,消散于空气中,而在感应到怒哈周身的气机的时候,又陡地聚合,成为有形有质的澎湃掌势,狠狠地击在怒哈的肚子上。 

这一掌势出突然,连那矮小之人与颜卿事先丝毫都没有觉察到。但出乎惊天意料之外的是,这一掌用了七成功力却没有伤到怒哈,所有的力量在接触到怒哈肚皮之时化整为零消失了,就像牛入泥海。而这时,他看到了怒哈那毫无损伤的样子及充满阴鸷的眼光。 

惊天突然又明白,颜卿的幻象之所以可以迷惑自己,是因为加入了怒哈强大的精神力作为支持。通过刚才一掌,他十分清晰地感受到,以怒哈的修为决不会比那矮小之人逊色,有可能会更高。看来,他今晚准备与安心联手全力击杀怒哈、颜卿与那矮小之人,并非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怒哈这时说话了,眼中阴鸷的神色随着脸色的恢复,变得更为浓烈,他道:“没想到吧,我竟然可以避过你的一掌!” 

惊天直言不讳地道:“的确没有想到,但这对事情的结果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只不过多浪费点时间而已,今晚你们三人谁也逃不过这一劫!” 

怒哈冷哼道:“这话未免说得太早了一点,本将军没有识破你会借用严戎在我准备攻城的时候,反戈一击,更使整场战事在未进行之前已经失败了,但你现在想杀我却没那么容易!” 

惊天不屑地一笑,道:“也许怒哈大将军还不太清楚,真正的战事的结果不是在战场上决定的,这得看人的智慧和事前的准备。只有更高的智慧与完善的战前准备才是取胜的关键!现在对于你的处境也是一样,你虽然有所准备,但还不充足,更重要的是你们的智慧不够,所以注定你还是会失败。而且你们三人还没有足够的实力能够从我和安心魔主联手攻击中逃脱的可能!” 

那矮小之人被惊天所骗,导致现在全局失败的局面,这时他咬牙切齿地道:“何须废话,待我杀了你之后再说!” 

说话声中,他手中之剑爆绽出刺眼的烈芒,旋起强暴的劲风,向惊天所占领的严戎的身子攻去。剑势排山倒海,不可抵挡。 

惊天却轻慢地道:“你们三人还是一起上吧,我与安心魔主可没时间陪你们浪费。”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眼睛望向了伊雷斯。伊雷斯又陡地全身充满了澎湃的力量,眼中看到的是那矮小之人持剑向他攻来,不等那矮小之人接近惊天所控制严戎的身体,他的脚挑起地下丢掉的弯刀,化作一道弧光,撞向了那矮小之人手中疾刺而出的剑。 

而惊天这时也攻向了怒哈与颜卿。 

△△△△△△△△△ 

朝阳伟岸的身形站在城墙之上,望着城下火光冲天及震耳欲聋的喊杀声,脸上没有一点表情,一个一个的人在刀光剑影和魔法中死去,在他看来仿佛是再普通不过的事情了。 

惊天另一个元神所控制的本体站在朝阳左侧靠后,他的脸上在火光映照下满是得意之情。 

对他来说,也没有什么不得意的,这场战事的胜败几乎是由他所决定的,是他导演了这场战事。战场上夹杂着血腥气息的风吹进他的鼻子,他贪婪的深吸着。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好了,让他想起了千年前陪同圣魔大帝征战幻魔大陆时的情景,这种他一直期盼的生活终于又回来了。 

在朝阳的右侧靠后,站着的则是安心,安心闭着眼睛,仿佛已经睡去,但他身周所凝聚的精神气场告诉人们,他现在正在用“精神遥感入梦术”对五里外怒哈军营中的伊雷斯进行控制。 

一切似乎尽在他们的掌握之中,而他们却无须浪费一兵一卒。 

朝阳的目光经由战场在渐渐转移,在平行于视角四十五度的夜空中停留,在他瞳孔中所出现的是一颗流逝的流星向夜空中最亮的一颗星星撞去的画面。 

“楼夜雨,你终于出现了,但你可以改变么?” 

朝阳突然身形飘了起来,脚步跨过夜空,向前走去,夜风灌满黑色的战袍。步伐看似很慢,但惊愕的惊天眼睛刚眨一下,朝阳的身影便从他的眼前消失了。 

不过片刻时间,朝阳便出现在了云霓古国皇城外最高的云峰山巅。 

峰之巅,悬崖之边,早有一人背对着他观望天上的星象。 

他衣着一袭黑色长袍,长发垂至膝盖,身形瘦弱,黑色的长袍让他显得极为单薄。 

这正是朝阳所熟悉的人——楼夜雨。 

只是他现在手中所持的一样东西让朝阳感到奇怪,因为这是一件本不该出现在他手中的东西,而此时却偏偏出现在他手中。 

——那是一根顶端有六芒星状的占星杖,一根可以与占星师强大的精神灵力相结合,改变星宿轨迹的占星杖,属于星咒神殿的占星杖。 

此时,占星杖顶端的六芒星流转着绿色的荧光,丝丝缕缕地向虚空深处飘去。 

朝阳在距悬崖边的楼夜雨三丈处的地方停了下来,在他身前出现的是一个防护结界。 

当天际的那颗流星就要撞上那颗最亮的星星时,却突然改变了轨迹,在那颗最亮的星星之侧留下一条耀亮的轨迹,随即消失。 

楼夜雨的身子与占星杖不由得颤动了一下,占星杖顶端的绿色荧光也消失了。 

“怎会这样?”楼夜雨的声音显得十分失望。 

朝阳这时却提高音量道:“那是因为你的实力不济,虽然得到了占星杖,却不能改变我守护之星的运行轨迹,就如千年前一样。” 

楼夜雨回过头来,出现在朝阳眼前的是一张俊美年轻的脸,眉宇间竟还有一丝书卷气。 

楼夜雨道:“一定有人在暗中帮你。” 

在说这话的时候,眉宇间的书卷气霎时消失,瞬间聚起的是严如寒霜的杀意。若不是亲眼见到,谁也不会想到这样一张俊美、拥有书卷气息的脸有着这样凛冽的杀意,而且转换是如此之快。 

有人说过,拥有这样一张脸的人,是可以杀人于无形的,要是你不了解他的话。 

朝阳轻描淡写地一笑,道:“你以为会是谁在帮我呢?幻魔大陆所有的人都是我的敌人,就像你一样?” 

“说得是,你这孤傲的人,没有人会帮你,但你却会利用别人,让别人心甘情愿的为你做事。”楼夜雨的右手拇指扣起无名指,意随心动,阻在他与朝阳之间的结界便消失了,他向前走了几步。 

朝阳抬头看着他道:“看来千年的光阴让你的胆子变大了,竟也走出结界的保护,与我保持这么近的距离,这在千年前是很难想象的,千年前你总是小心翼翼,让我一直都看不起你。” 

“千年前我小心翼翼是因为我还不了解你,而现在,我却对自己有足够的了解。”楼夜雨的样子显得很自信。 

朝阳道:“话虽然有些狂妄,却还像一个人所说的话,也不枉我来此一趟。” 

楼夜雨道:“可你有没有想过,你的到来很可能会是一个天大的错误,你会失去你所拥有的一切,包括你的生命!” 

朝阳轻笑道:“就像你刚才改变流星的轨迹,企图撞毁我的保护之星却失败了一样吗?” 

楼夜雨的脸色顿时有些难看,是的,他刚才确实是失败了,但他不会让自己再失败。他道:“我不知道刚才是谁在救你,但现在我可以告诉你的是,你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了。” 

朝阳叹了一口气,道:“看来你和千年前没什么本质的区别,总喜欢说一些没用的废话。” 

楼夜雨周身的杀意骤起,天上阴云变幻,可只是一瞬,他却又让自己忍了下来,心中恼道:“为何每一次面对他却总不能保持心中的平静?”他让自己平静下来,道:“我今天不会杀你,我吸引你至此,只是想告诉你一件事。” 

朝阳淡淡一笑,道:“哦,原来你只是有一件事想告诉我,却不知是一件什么样的事,让你如此郑重其事?” 

楼夜雨道:“你曾经答应过我妹妹,若是你重新回到幻魔大陆,一定会去看她,在你去看她之前,我会让你多活几天。” 

朝阳的眼前忽然出现了一幅场景。 

漫天飞舞的雪花当中,一个女人身着白色斗篷,固执地站在雪地中间,任凭寒冷的风雪侵割着她的脸,双眼一动不动地望着前方,凝固成传说中千年等待的姿势。而前方,一个背影在风雪中慢慢消逝。 

朝阳的脸上露出一丝从未有过的内疚之情。 

楼夜雨这时道:“你当初背叛了她,但她一直都站在那里等你。” 

朝阳的眼中陡现森寒之意,死死地盯着楼夜雨,道:“是么?她一直都在那里等我么?你以为你能够骗我?” 

楼夜雨脚下有些站立不稳,道:“你以为我在骗你?” 

“难道你没有骗我?” 

“不,我当然没有骗你。” 

“哈哈哈……”朝阳大笑道:“你以为我是一个傻子,看不出来么?我只是不愿说破而已。” 

“你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心知肚明。” 

“不,我什么都不知道。” 

朝阳笑,只是笑,最后道:“既然我答应过她,我一定便会去看她。不过,一切将与千年前一样,不会有什么改变。” 

说完,朝阳便转身,兀自离去。 

风,卷起他黑白战袍的一角。 

背后,楼夜雨的眼神显得很复杂,但转而,他的眼神又变得无比坚毅,狠狠地道:“我一定要将你征服!” 

△△△△△△△△△ 

影子已经走了六天,抬头望去,仍是茫茫的一片沙漠,没有尽头。 

他没有刻意地去寻一个方向,只是随着双脚在往前走着,脸上没有丝毫厌烦、疲倦之态,有一种自若的平静。 

于是,他就这样又走了一天,到了第七天。 

当他走过一座高高的沙丘,再往前望去时,还是茫茫沙漠一片,只是在前面,他看到了一个人的身影,和他一样的任由双脚在走动的人。 

他向那人走了去,那人也向他走来。 

于是,两人相遇,他看到了那人是漠。 

“你怎么会在这里?”影子问道。 

漠道:“你认识我吗?” 

“是的,但我不能肯定现在是不是认识你。”影子看出了漠的异样,因为风沙让他的衣衫变得破碎褴褛,脸上的表情不再是淡漠,而是茫然和寻找,是一种把人生当作一条路在走的人才有的表情和模样。 

漠道:“那你能告诉我,我叫什么名字吗?” 

“漠,你叫漠。” 

“漠?”漠若有所思地念着,半晌方道:“听起来有点耳熟,那我就叫漠吧。” 

“你似乎忘记了你自己?”影子疑惑地看着漠道。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圣魔天子】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