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圣魔天子 >圣魔天子_第103节

圣魔天子_第103节

作者:龙人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1-07 20:25:07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7:03
你。” 

德昌道:“属下原来官小位卑,所以不能亲见公主之面。” 

褒姒忽然想起什么似地道:“对了,那你以前又在何处供职?” 

德昌答道:“属下原来供职于军部,司职校尉。” 

褒姒道:“是轨风大人手下之人吗?” 

“正是。” 

褒姒没有再问什么,只是随意打量着德昌身后的那些守城将士。 

德昌这时道:“陛下早有命,若是公主回来,必要属下亲自护送公主回宫。现在,马车早已备好,请公主示下!” 

褒姒道:“既然马车备好,就有劳将军了。” 

德昌忙将配好的马车唤来,有两辆。 

褒姒先自坐进了一辆马车。 

德昌忙又对月战及残空道:“两位也请上车吧,这是陛下特意为两位准备的。” 

月战看也不看德昌一眼,木然地道:“不用。” 

面对毫无表情的月战,德昌显得有些尴尬,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只得干笑一声,道:“两位一路保护公主,多有劳顿,还是坐上马车略为休息一下为好。” 

月战闭口不再说什么。 

残空这时解释道:“我们一路早已习惯以双脚走路,德昌大人不用客气,还是到了皇宫再作休息吧。” 

德昌有些为难地道:“可是……” 

这时,褒姒的声音从马车内传出道:“你们还是坐上马车吧,不要辜负父皇及德昌大人的一片好意。” 

德昌满脸兴奋道:“正是,正是。” 

月战和残空于是上了另一辆马车。 

由德昌骑着马在前头引路,两辆马车健步如飞般奔驰于雪地里,扬起地面的积雪与空中飞落的雪花交融一起。 

△△△△△△△△△ 

当褒姒走下马车时,她看到的并不是她所熟悉的她的宫殿,也不是她父皇召见群臣的大殿。 

此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只是满山遍野的白色并不能让人习惯黑夜已经来临。 

褒姒的眼睛透过飞舞的雪花,看到了身披红色斗篷、满头银丝的轨风。他静静地站在雪地里,如同雪地里燃烧的火焰。 

轨风站在那里,声音不冷不热地道:“欢迎公主回到帝都。” 

褒姒傲迈地道:“我想,这里不是本公主应该来的地方,轨风大人也不是我第一个应该见到的人。” 

轨风道:“是的,这里是军部,并不是皇宫,我也不是陛下或是皇后。” 

褒姒道:“那轨风大人可知挟持公主是犯了什么样的罪吗?” 

轨风依然不冷不热地道:“我知道,但目前,这里是公主最应该呆的地方。” 

两人相隔足有五丈之距,大片大片的雪花在两人视线之间轻盈地舞动着,使两人各自看到的对方显得有些支离破碎。 

褒姒没有说话,一进帝都她就察觉到了异样。不管从德昌看到自己时的反应,还是守城将士眼中所透露出的敌视目光,她早已察觉到了这一点。但她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还是义无反顾地坐上了马车,并让月战、残空也上了马车。此时,轨风言语中所透露出的东西,足以证明发生了不平常的事。 

月战、残空也早已站在了褒姒的身侧,他们的敏锐洞察能力并不比褒姒弱。 

半晌,褒姒开口道:“轨风大人能给我一个理由吗?” 

轨风道:“陛下早有命令,若是公主回到帝都,立即拿下!” 

“本公主不明白轨风大人的意思。”褒姒道。 

“公主不用明白,我也不用明白,只须知道,这是皇命,皇命不可违!”轨风十分坚决地道。 

褒姒一阵冷笑,道:“本公主只是怕,有人在假传父皇之命,有何图谋不轨之心。” 

轨风道:“公主有此想法,我也无法作过多的解释,我只知依命办事。” 

褒姒道:“我要见父皇。” 

“陛下说过,公主没有必要见他,陛下也不会见公主。”轨风道。 

褒姒用尽各种方法,竟然不能从轨风口中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西罗帝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褒姒心中惴惴不安。还有哥哥,他会不会有事?不,她必须弄清楚这离开的两个月中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情! 

褒姒镇定了一下自己的心神,道:“轨风大人想怎么样?” 

“依照皇命,将公主收入军部大牢。” 

“依照习惯,皇族中人不应收入天牢,什么时候改为军部大牢?”褒姒轻慢地道。 

“此事非比寻常,再说这是皇命。” 

褒姒轻笑一声,道:“又是皇命。本公主只是担心,以轨风大人的能力没有办法将本公主收入军部大牢,反而会误了自己的性命。” 

轨风道:“我劝公主最好不要有任何反抗之心,我不保证不会对公主造成伤害。” 

褒姒大笑,道:“轨风大人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 

笑声中,无数地面的雪花飞了起来,与空中轻盈飘落的雪花相撞。 

虚空顿时变得嚣乱,漫天的雪花毫无章法地到处飞舞,天地之间变得混沌不清,而近在咫尺的人完全被纷乱的雪花所淹没。 

嚣乱之中,轨风感到有股无形的力量在侵进自己的身体,欲对自己的思维进行影响。 

轨风知道,那是褒姒公主以精神力驱使风雪欲扰乱自己的心神,发动精神力攻击,他也早已知道,褒姒公主素以超强的精神力进攻著称。而他更知道,褒姒公主的进攻只是一种扰乱策略,真正的攻击并不是她,而是她身后的月战与残空,也只有月战与残空才是他的最大威胁。但不可否认,褒姒公主的精神力进攻容不得他有丝毫怠慢,只要被她找到丝毫破绽入侵心神,他所面对的结果惟有死亡。 

嚣乱的风雪在轨风身周打旋,不得近他之身,他已为自己撑成了透明的防护结界。 

红如烈焰的斗篷笔挺地沿着他修长的身形垂地,那长长的银白头发披在斗篷外,衬托出他的冷静与孤傲。 

而在西罗帝国,轨风正是以冷静、孤傲,甚至怪戾著称,他从不屑于皇权贵族,但他又偏偏成为掌握西罗帝国军部的首臣,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而褒姒之所以对轨风言语的无礼没有丝毫怪罪之意,也是因为早已了解其性格,就算是在安德烈三世面前,轨风也是一样。 

第十四章 召风使者 
第十四章召风使者 

轨风又何以如此自傲呢?因为在西罗帝国,他从来没有将一个人放在眼里,他之所以成为西罗帝国的军部首臣,是西罗帝国惟一的皇子漓渚的推荐,而他上任之后,也从未让任何人失望,有的只是别人的敬畏。西罗帝国之所以有幻魔大陆最大的疆域,是因为在轨风领导下的军部,从未尝试过什么叫做失败。 

所以,轨风选择独自一人面对褒姒、月战、残空,他有这种自信。 

[提到西罗帝国惟一的皇子漓渚,有必要交代一下。从出生到长大,他一直重病缠身,没有人知道他所患的是什么病,只有在皇宫最底层的极寒玄武冰岩上,才能够维持他生命的延续。从小到大,漓渚也从未离开过玄武冰岩,更没有人知道他又是如何认识轨风的。] 

风雪弥漫。 

弥漫的风雪之中,轨风撑起的结界被风雪所紧裹,形成一个大大的雪球,越积越厚。 

褒姒的进攻终于开始了。 

她的手伸了出去,无数闪亮的缎带一样的雪花在她手指间流动着,又似乎有形的风,一缕一缕地纠缠在一起,虚空中的雪花全部凝滞不动。 

褒姒这是在利用自己的精神力捕捉住雪花中的精气,以精气凝炼成手指间流动的银光缎带,随着缎带的越来越长,突然,褒姒手中的白色缎带飞速扩展开来,如同风一样将那积厚的雪球缠绕,瞬间深入雪球之中,紧缚着轨风缔造的结界。而且越缚越紧,仿佛是一条有着灵性的冰龙。 

而轨风缔结的透明结界一点点被缎带所聚拢,相互之间的磨擦发出尖锐刺耳的响声,如同闪电一般弥漫于周围的空气里。 

这是褒姒以无形的精神力化为有形的“精神束缚法”,她知道轨风在西罗帝国没有敌手的可怕,若以精神力强行入侵,并不能够保证有效地控制住轨风的思维,但“精神束缚法”却可以在外在控制轨风精神力的扩散,从而对他的精神力进行束缚,控制住他可能做出的任何反抗和攻击,让他有一种来自心底的无能为力之感。但这种“精神束缚法”远比对别人思维的入侵所要消耗的精神力要多,所以褒姒必须尽快将轨风制服,这也是她心中早已设定好的策略。 

就在这时,月战与残空倏地从原地消失,他们手中之剑刺穿凝滞于空中的雪花,从两个相反的方位没入雪球当中。 

两柄剑接触到了防护结界。 

两柄剑本来就汇聚着月战、残空两人强大的精神力,两人的精神力相较于褒姒并不太弱,轨风缔造的结界如何承受得住三股强大精神力的同时攻击?加之褒姒“精神束缚法”的影响,月战与残空的两柄剑同时突破结界的限制,直削结界内的轨风。 

轨风根本未想到褒姒竟然会采用“精神束缚法”束缚住结界,将他的思感完全局限于结界之内,他也并不知道褒姒会这种耗费精神力极高的“精神束缚法”。他的精神力完全受着压抑,思维活动无法突破结界外,若是破除结界,自己的身体就会被褒姒的精神力束缚,任何行动都不会逃脱褒姒的判断。 

正当他寻找应对策略时,月战和残空的两柄剑袭至,他所缔结的结界自然无法承受三股强大的精神力,结界自然被刺破,破碎消失。 

轨风没有料到对褒姒攻击的错误判断,会导致这种局面,若是“精神束缚法”束缚住自己的身体,他根本就无法应对月战、残空的两柄剑。 

眼睁睁地看着两柄剑就要刺穿他的身体,轨风突然感到褒姒的“精神束缚法”所带来的压力顿时消失,轨风脸上现出一丝诧异。 

生机乍现! 

轨风岂会错失?红如烈焰的斗篷陡然间鼓了起来,生起强劲的风,银白的长发向上飞扬。 

月战与残空的两柄剑接触斗篷,却无法寸进,而透过剑尖深入其中的精神力却犹如进入茫茫无边的漩流当中,找不到方向。 

两人同时惊诧,没料到轨风将风纳入斗篷之内,形成一道风的漩流,将两人袭来的功力和精神力全部瓦解,而且反应速度是如此之快。 

形势突变,月战、残空立即抽剑回收,而这时,虚空中也出现了一道强劲的风的漩流,飞速流动,仿佛将一切完全都卷入其中。 

“他竟然可以召唤出风?!” 

月战、残空同时惊呼,在他们的记忆中,有一种上古时期的魔法可以召唤出各种自然现象,比如风、雨、雷、电……但相传这种魔法早已遗失。刚才,轨风显然是以心念驱动魔咒,致使这么快的时间内便让斗篷内出现风的漩流。 

轨风脸上露出冷傲的表情,道:“你们现在知道,未免太迟了。” 

说话之间,轨风的双手从斗篷内探出,伸进虚空中不断旋转的风的漩流当中。双手分开,随势一带,漩流消失,轨风的双手竟然从中牵引出两道飓风,分别攻向月战与残空。 

月战与残空猝不及防,情急之下,飞速后退,但两道飓风还是很快击中了两人。 

两人的身形就像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倒飞起来。 

“砰……砰……”月战、残空跌落十丈外的雪地上,不由得吐出了一口鲜血,内腑更是移了位。 

也许,他们根本就没有想到过,他们这辈子会被风所击伤,更没有想到的是,竟然有人可以捕捉住风的轨迹,以风来伤人。 

他们败在“没有想到”。 

轨风看也不看被击倒在地的月战与残空,他的眼睛向前望去,看到的是褒姒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而在她的身后,出现的是天衣一丝不苟的脸。在关键时刻,褒姒的“精神束缚法”之所以突然消失,原来是天衣的突然出现,并制住了褒姒。 

轨风的脸上并没有相应的感激之情,冷冷地道:“是你。” 

天衣知道轨风并不喜欢自己的出手,他道:“我只是不希望有什么差错出现而已。” 

天衣的表情同样显得冷漠。 

褒姒、月战、残空对天衣此时此地的出现感到震惊不已,更对天衣出手相助轨风感到万分不解,从言语中,天衣与轨风似乎已经十分熟稔。 

褒姒被天衣制住不能动弹,在她调集全身的精神力对付轨风的时候,她早已留有余力应付突然间其它情况的发生,当他的精神感应范围内感到有外来精神力逼进的时候,她感应到了熟悉的气机,当她分辨出是天衣时,还未来得及有所冷静的判断,天衣已经对她出手了。 

月战、残空挣扎着从雪地里站了起来,并迅速向褒姒、天衣这边靠近。他们曾经与圣摩特五世私下有过协议,帮助共同对付三皇子莫西多,却不料身为圣摩特五世最亲近的大臣,竟然会对他们下手,这当中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变数?他们实在想不清楚。 

褒姒终于忍不住,她无法转过身去看天衣,只得开口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天衣道:“对不起,公主,我无法回答你这个问题,但只要你乖乖地与轨风大人合作,你将不会受到任何伤害。” 

褒姒苦笑一声,道:“天衣大人这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圣魔天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