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圣魔天子 >圣魔天子_第104节

圣魔天子_第104节

作者:龙人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1-07 20:25:09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7:03
是在向我保证么?我只是想知道,西罗帝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的哥哥、父皇、母后有没有事?” 

天衣道:“我可以向你保证,他们都很好。” 

褒姒道:“那你们为什么要对我这样做?” 

“公主刚才已经问了这个问题。” 

“可是我很想知道。”褒姒大声道。 

天衣想了想,终于开口道:“因为公主不应该回来。” 

褒姒笑了,大声地笑了,这实在是一个讽刺,这里是自己的家,而别人给自己的原因竟然是不能回来,自己的家不能回来?! 

褒姒道:“为什么?你到底是什么身分?” 

天衣没有回答,他的眼神中饱含着很复杂的东西。 

“他是魔族中人。”月战的话突然响起,此时,他与残空成犄角之势,与轨风、天衣四面相向,四人各守着一个方位。 

月战的话让天衣的心震动了一下,但他没有言语,这是自他知道自己的身分后,第一次有人当着他的面提到这个身分,他感到了一种强烈的不适。 

褒姒望向月战,不敢相信地道:“你说什么?你说他是魔族中人?”而在她眼前,浮现的是天衣在云霓古国的天坛太庙与魔族奋力拼杀的场景,她怎么都不敢相信,天衣会是魔族中人。 

月战犀利的眼神望向天衣,十分坚决地道:“是的,他是魔族中人,只有魔族中人才会不想让人知道天坛太庙发生之事,所以朝阳下令将所有人族杀死,他不希望公主回家,是因为不想让陛下,让西罗帝国,让整个幻魔大陆知道事情的真相。而这才能够解释,天衣大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西罗帝国的原因。”月战的思维显得很冷静,因为他心中一直对一路上没有遇到多大阻碍而不解。天衣的出现,让他很自然地想到了魔族。 

褒姒无法回过头来看天衣此刻的眼神,她收回了自己的目光,仍显得无法相信地道:“天衣大人,这是真的吗?你真的是魔族中人?” 

天衣没有否认,道:“是的,我是魔族中人,我的身分是魔族阴魔宗魔主安心的儿子,从小便被寄养在人族,所有人都以为我是人族中人,连我自己都以为我是,但我现在知道我是魔族中人。” 

天衣的话语之中透露着长时间内心痛苦的挣扎,显然,魔族的身分困扰了他很久。 

天衣的话让褒姒很自然地想起了一件可怕的事情,她的目光缓缓移向轨风。如果天衣是魔族中人,轨风与之合作,很显然,轨风与魔族脱不了干系,身为军部首臣的轨风,若是魔族中人,那整个西罗帝国不就尽在魔族的掌握之中吗?而父皇、母后,还有哥哥…… 

褒姒不敢再继续想下去,她的眼中充满了恐惧。 

轨风自然看出褒姒眼中所含之意,他淡淡地道:“公主请放心,我并不是魔族中人。” 

褒姒眼睛一亮,道:“那你身为西罗帝国的军部首臣,为何要与魔族合作?” 

轨风道:“我虽然不是魔族中人,但我从不认为魔族与人族有什么本质的区别,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褒姒实在猜不透,轨风何以会这样做。 

轨风望了一眼月战与残空,又道:“好了,今天的话就到此为止,公主还是先行到军部大牢里休息吧。如果两位不想公主有事的话,还是一起到军部大牢坐坐。” 

△△△△△△△△△ 

影子与漠行到一处小集镇,此时,天正好黑了下来,小集镇上的灯渐渐点亮。 

影子与漠寻到一个客栈,要了两间房,住了进去。 

深夜,月朗星稀。 

影子正值梦中,却被一阵琴声所惊醒。 

琴声如行云流水,在夜空中回荡,有一种无法释怀的深沉的东西包含其中。 

影子感到诧异,推开窗户,飘身来到屋顶。 

在屋顶,他看到了漠撑起下巴,凝神静气地倾听着夜空中回响的琴声,面现陶醉之态。 

影子走近漠身旁,道:“面对如此深沉的琴声,你却如此陶醉、轻松,你听到了什么?” 

漠睁开闭着的眼睛,道:“没有啊,我听到的只是琴声,就像风吹过树叶所发出的声音没有什么区别。至于你所说的深沉,我根本就没有感觉到。”漠的样子显得有些不好意思,这与影子看到的深怀心思的漠实在有着天壤之别。 

这些天,影子一直在观察他,发现推动记忆的漠,思维有异于常人,对任何事情都能显得乐观豁达,从积极的一面去看待它,活得极为快乐轻松。但有时,漠会一整天呆呆地看着天,陷入沉思,一整天看着蚂蚁爬来爬去,对着一根草、一朵花说半天话。 

影子道:“那你又为何面现陶醉之态?” 

漠却道:“你不觉得寂静的夜里有这样一种声音响起是一件很美的事情吗?夜太静了,往往让人容易在梦里迷失自己,找不到自己的存在。” 

影子笑道:“那你想不想知道是谁人在抚琴?” 

是的,影子能够明白,在梦里的人都有种无所依傍的感觉。 

漠摇了摇头,道:“既然听到了这么美妙的琴声,又何必知道这抚琴的人是谁呢?有些事情还是不要探其究竟为好。何况,我还要睡觉。” 

影子却道:“你不觉得在深夜抚琴的人是有着什么话要说么?这样的人往往有着不同寻常的故事,说不定,愿意讲给你我听听。” 

漠道:“就算有故事,也是自己的故事,又不是我想要的,我想要的东西,她又给不了。” 

影子道:“你不去问她,又怎知她给不了你想要的?” 

漠道:“你没听到她的琴声只是自己在对自己说话么?她有的只是自己的故事。” 

影子笑道:“原来你听出了她琴声所包含的东西,我还以为你真的只是听到琴声而已。” 

漠笑了笑,用手搔了搔后脑勺,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在你面前不装得深沉些,我怕我的心事都被你看穿了。我不想被人拔光了衣服,丢在阳光下。” 

“那你现在有没有衣服被拔光的感觉?” 

“现在天黑,拔光了也看不见。” 

两人相视大笑。 

翌日天亮,两人继续着行程。 

夜晚,两人投宿一破旧庙宇神殿。深夜,两人又被那琴声所扰醒。 

漠道:“她又来了。” 

“是的,你猜她明晚还会不会来?” 

“我这个人从不去考虑明天的事。” 

“那你今晚想不想去见见她?” 

“我对故作神秘的事情从不感兴趣。” 

影子道:“那就睡吧,有琴声伴着入眠是一个不错的夜晚。” 

第三晚,琴声又将人扰醒。 

漠道:“你觉得是不是扰人清梦?” 

“我还以为你很喜欢呢。” 

“春天虽然很好,但不能一年四季都是春天。” 

影子道:“那你想怎么样?” 

“也许她真的有着什么样的故事。” 

“这好像不是你应该说的话。” 

“我是一个不善于记载住去的人,我已经不太记得前两天听得琴声的心理感受,但我今晚却感到了里面有着很深沉的东西,她在呼唤我们,让我们过去,我不希望让一个弹出这么美妙琴声的人失望。” 

“仅仅是如此吗?”影子望着漠的眼睛。 

漠道:“你看出来了?” 

“我只是知道,解释太多的话不是真正的理由,太多的解释只是在掩饰自己真实的理由。” 

漠笑了笑,道:“看来我在你面前什么都掩饰不了。” 

“但你为什么要掩饰呢?” 

“因为你有着第三只眼睛在看世界,也在看着我。我说过,我不喜欢被拔光了衣服丢在太阳下的感觉,特别是像我这样一个有思想的人。”漠又是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影子忽然想起了什么,道:“你觉得我这样是不是很傻?” 

“这样只是很累而已,正如你感到有人用第三只眼睛看着你,而你也用第三只眼睛去看他,他当然不会让你看到,你却逃不过他的眼睛。” 

“那你觉得我该如何做?”影子一本正经地道。 

漠不好意思地道:“其实我也不知道,有些问题我一直也没有想清楚。但我在没弄清楚之前会顺其自然,既然找不到自己的方向,为什么要强行寻找自己的方向呢?这样岂不是将自己弄得很苦?” 

“难道你愿意按照别人为你设定的方向走下去么?”影子很严肃地问道。 

“这样也未尝不可,只要心中有自己的方向。” 

“只要心中有自己的方向?” 

“对啊,别人可以控制你的过去、现在、未来,但他无论如何都控制不了你的心,只有你的心才是真正属于你自己的,任何人都不能控制你的心在想些什么。其实,别人在为你设定方向,是因为他在害怕你,他不能肯定你能够带给他什么。其实,这也只是我刚刚想到而已,也许你会觉得可笑,但我确实是这样想的,我只是把我的思想说出来与你分享而已……” 

第十五章 雪原圣城 
影子陷入了沉思,自从那个梦让他看到别人为他设置定方向之后,他一直都在逃避着别人设定的方向,但他心中很茫然,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在别人设定的方向之中,他又不知道自己的方向又在哪儿,他的心中一直很痛苦。而漠的话却如一道亮光投入了他迷茫的心,他认识到,其实自己只不过是在逃避,自从他感到自己的心失去一半之后,他一直都在逃避,不敢面对自己,面对所遇到的一切。他不知道所遭遇的一切又会给他带来什么,会不会是第三个自己?第四个自己……漠说得对,只有心是属于自己的,别人又怎么可以控制你的心呢?只要拥有不死的心,他一定会弄清楚是谁在为他设定方向!就算是按照“他”设定的方向走下去,“他”也只会是害怕,因为他的心是属于自己的,“他”无法控制他的心! 

影子回过神来,看到漠饶有兴趣地看着他的眼睛,眼珠一动不动。 

他道:“你在看什么?” 

漠道:“我看到你的眼角有眼屎。”样子显得一本正经,并小心翼翼地帮影子擦去所谓的“眼屎”。 

影子道:“我还以为你对事情太过专注,变成了斗鸡眼了呢。” 

漠笑了笑,道:“有人说过,若是将目光聚于一点,可以改变以往对事情的看法,我只是想试试而已。” 

“那结果怎样?” 

“结果我发现你的眼角有眼屎。” 

这时,夜空中传来的琴声停了下来,两人的话也戛然而止,让两人感到了一种不习惯。 

影子这时想起漠先前所说的话,道:“你刚才想去见她真正的理由是什么?” 

“我只是想知道她是不是一个美女,要是一个美女,我们可不能错过。” 

“如果美女送上门来呢?” 

漠不好意思地道:“我想,那可能是因为我长得太帅的原因。” 

“是吗?不知这位帅哥到底长得有多帅。”一个女人娇媚的声音传进了两人的耳朵。 

两人本是躺在一座光秃的石头山上的一块平整宽大的石头上,看着头顶上的星空,女人的声音让漠忙坐了起来,朝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 

此时,一个身着白色衣衫的女子手携一张琴,从更高的山顶飘然而下,仿佛自天上来一般。 

漠惊呼道:“哇,仙女耶!” 

女子在两人身旁的另一块石头上落定,透过月光,可以看到她有一张倾国倾城般漂亮的脸,决不亚于月魔、法诗蔺,或是褒姒当中的任何一人,更重要的是,这样一张倾国倾城的脸,在月光暗夜里,仍给人一种阳光般灿烂的感觉。漠知道,这是这个女人的神髓。 

女子道:“刚才不知是哪位帅哥说自己长得太帅?” 

“是我。”漠道。他陶醉地欣赏着月光下这张阳光般灿烂的脸,面现痴态。要知道,这样一张脸不是每个人都拥有的,也不是每个人想见便能够见到的。 

女子望向漠,道:“你不知道,这样看一个女子是不礼貌的吗?”她的声音也充满了阳光般的气息。 

漠道:“我知道,但我心里喜欢又怎么能装着不敢看呢?那样岂不是有违我心里的本愿?也是对姑娘美丽的一种不尊重?” 

女子咯咯笑道:“你这个人真有趣。” 

“是吗?你是第一个这样说我的人。”漠道。 

“难道以前没有人对你说过这样的话?”女子道。 

“以前?以前我已经不记得了,也许有吧,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重要的是现在从你的口中说出这样的话。”漠道。 

“难道我说的话很重要吗?” 

“我不知道,便我心里却喜欢得紧。” 

女子又笑了,道:“那你喜欢我吗?” 

“喜欢,当然喜欢。” 

“怎样喜欢?” 

“在夜晚里,可以让我想起白天的太阳。” 

“仅此而已?” 

“难道还有更多?”漠就像回答不出师长问题的小孩一般,一脸无辜。 

女子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但转而又笑道:“你难道不知道女人是用来哄的吗?特别是一个漂亮的女人,更需要别人的赞美。” 

漠一脸茫然地道:“是这样的吗?我却不知道。但一个女人为什么要别人哄呢?这个问题我要好好想一想。”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圣魔天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