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圣魔天子 >圣魔天子_第115节

圣魔天子_第115节

作者:龙人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1-07 20:25:36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7:03
    

他的手很缓慢地伸了出去,然后向虚空中一抹,一堵透明的墙顿时阻止了剑的攻势,利剑竟然刺不破朝阳那道随手一抹所凝结而成的透明墙。

    

这时,隐藏在利剑背后的杀势却突破了那道透明之墙,那是一束无形气束,根本就不受透明之墙的阻挡,倏进而出,疾奔向朝阳的气海穴。

    

朝阳冷哼一声,剩下的左手五指张开,伸手相吸,那道无形气束顿被一股强大的劲气所牵引,失去了所有的攻击作用。

    

这时,那些激荡而起的水珠纷纷落入水面。

可就在那些水珠与湖面相接触的一刹那,那些水珠陡然被激活,充满了无限活力,从湖面弹射而起,竟真的化成无数水箭向朝阳疾射而去,其速竟比歌盈利剑的推进更快一倍!

    而时间的把握更是恰到好处,就在朝阳双手对付利剑及隐藏在背后杀势的时候。

    朝阳似乎根本就没有足够的时间去应付那些突然被激活的水箭。

原来,歌盈的真正杀势一直都是这些水珠,利剑与隐藏在背后的杀势才是吸引朝阳注意力的扰敌之计,而水珠在实实虚虚中才是真正的杀势所在。

    

以歌盈智慧的设想:当一个人死去的时候,自然没有人将注意力放在他身上,而让死人活过来才是最具杀伤力的攻击。

    歌盈利用水珠的攻击也正是这个道理,任凭朝阳怎样聪明,也不会想到这些没有用的水珠才是真正的杀势。

    

一招三杀,虚中有实,实中藏虚,这才是歌盈预先设定好的应战策略。

    

千万水箭如飞蝗般射向朝阳,虚空中,月光的映照下,那些水箭如同一道道的流星织成的流星雨。

    

第三章今非昔比上
眼见朝阳就要被这些水箭所射中,朝阳一脚蹬在了湖面上。

    

同样,一道水幕横亘于空中,所有水箭射入水幕,即刻消融,那些通过歌盈双脚传入湖面,再借用湖面,重新激活水珠的劲气在水幕面前又消失于无形,如石沉大海。

    

歌盈一时呆住了,她没想到这隐藏得如此之深的杀势也被朝阳这么轻易便化解了。

    

一切对她来说,计算得是如此周密,充分地利用了人们对事物习惯性的判断,却没想到还是功亏一篑。

    

歌盈的手一松,手中的短剑应声落入了水中,她竟真的在朝阳面前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一时之间,不禁有些心灰意冷,她不明白这一千年来自己在这个世间执着地追求,飘飘荡荡究竟是为了什么,原来自己竟是如此不济!

    样子显得失魂落魄。

朝阳走了近来,他用手抬起歌盈的下巴,道:“一个女人是不应该把自己弄得很苦的。”

歌盈的眼泪不由得

    “刷刷……”流了下来,已经一千年了,她从来没有听到一个人对她说一句安慰的话,她的个性中多的是坚强,是自主独行,从来不需要别人的安慰。

    而此时,朝阳这略带嘲讽意味的话却成了她心灵间的一种安慰。

原来,她一直都很脆弱。

    

朝阳用手帮歌盈拭去了泪水,道:“从现在起,你便是属于我的女……”

最后一个字尚未说完,歌盈的手中陡然出现了那柄掉入水中的短剑,短剑锋利无情地插在了朝阳的胸前,同时她的身形疾速后退。

    

朝阳低头看了看插入自己体内的短剑,又望向歌盈。

歌盈一扫刚才的失魂落魄之态,冷声道:“你也许做梦也没有想到,这才是我的真正攻击。我深深明白,我的机会是在你的精神出现松弛的时候!这才是我真正隐藏着的杀势,你不是说我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么?哈哈哈哈……”

歌盈大笑。

    

朝阳冷冷地望着歌盈,道:“你用你的眼泪来骗我?没有人可以骗我!”他的话一字一顿,说得很慢。

    

歌盈停止了笑声,她突然感到自己很冷,浑身每一寸肌肤都很冷,这种冷比置身冰窖七天七夜还要深入骨髓。

    而空气,四周的空气在以一种无法承受的压力在对她进行挤压……

她的眼睛望向朝阳,却感到了恐惧,双脚不禁后退了两步。

    以前,她从未对任何事情产生过恐惧,但这一次她产生了恐惧,因为她突然感到生命走到了尽头,而面前是没有底的黑色深渊。

    她颤抖着声音道:“你……想……怎……”

同样的最后一个字没有说出来,但结果却是完全两样。

    



    “轰……”

飞碎的白色衣襟就像是一只只没有灵魂的蝴蝶,在夜空中寂寞地飞舞着,湖面染满了鲜红的颜色,谁还记得那首古老的歌在此时唱起:



    “古老的陶罐上,早有我们传说,可是你还在不停地问,这是否值得?当然,火会在风中熄灭,山峰也会在黎明倒塌,融进殡葬夜色的河;爱的苦果,将在成熟时坠落;此时此地,只要有落日为我们加冕,随之而来的一切,又算得了什么?——那漫长的夜,辗转而沉默的时刻……”

△△△△△△△△△

朝阳走在了回皇宫的罗浮大街上,罗浮大街是帝都历史最悠久的一条街。

    

街上亮着昏黄的灯光,没有什么人,偶尔吹过的夜风拂动着他身上的黑白战袍,巡夜的禁卫远远地对他停步施礼,他的眼睛没有侧动一下,视而不见。

    

深藏在黑白战袍内的手心握着紫晶之心,这是歌盈惟一留下的。

    

朝阳从来没有想过会杀歌盈,但他却将她杀了,因为歌盈欺骗了他,用她的眼泪欺骗了他,他是绝对不允许有人欺骗他的!

    

但这是朝阳真正杀歌盈的理由么?只有朝阳自己心里才清楚。

    或许,他只是想让

    “他”知道,他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他的威仪不容侵犯!他知道那双眼睛在看着他,抑或,是因为紫霞……

朝阳的双脚移动得很慢,大街上留下他长长的影子,两旁古老的建筑及脚底下的石板路使这个城市沉淀下的历史感在深夜里一点点浮现出来。

    这些经历沧桑的东西在夜里是会自言自语地说话的,期待着有人用心去听。

    

而此时,除了走在罗浮大街上的朝阳,确有一人在倾听着这些古老的建筑和石板的倾诉。

    他光着脚踩在石板上,苍老的五指在古老建筑的浮雕上触摸着,以感受它们曾经所拥有的一切。

    

朝阳看到了他,看到了他佝偻着的身子。

他看到的自然是无语。

    

朝阳突然发现一种有趣的现象:在他心情不好的时候总会见到无语。

    

朝阳道:“大师这些时日可好?”他知道,这个快要死的老头每晚都会光着脚在帝都的每一条大街上走一遍。

    

无语有些困难地抬起头来,道:“多谢圣主关心。”

朝阳道:“大师的背似乎又驼了一些。”

无语淡淡地道:“我已经老了,总是一天不如一天的。”

朝阳道:“我想大师是操心操得太多的原故吧。”

无语凝望着朝阳,道:“圣主杀了她么?”

朝阳道:“大师的消息倒是挺灵通的。”

无语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道:“终究还是死了。”

朝阳看着无语的样子,道:“大师早知她今晚会死么?”

无语只是道:“每一个人总是逃不过自己的命的。她已经把自己遗失在了远方,她要去那个遗失的地方找回自己。”

朝阳轻讽道:“大师的话说得太玄奥了,总是让人听不懂。”

无语并不在意,道:“每个人总会在某一时候遗失自己的,当他走得太远的时候,他总要将遗失的自己找回来。于是,一段生命结束,预示着另一段生命的开始。”

朝阳冷笑道:“那大师可曾将自己遗失呢?”他知道一个自命洞悉天机、占卜未来的人总是显得很宿命的。

    

无语道:“我现在每晚都在寻找,希望上天能够给我多一点时间。”

朝阳道:“那大师找到了没有?”

无语脸上干瘪的肌肉抽动了一下,朝阳的问话似乎牵动了他心底最深处的东西,他的样子显得有些忧伤,又有点落寞,那平日看透世事的大悟与平静早已消失。

    他道:“从我离开星咒神殿的那一天起,我发誓要打破原有占星家族的规矩,让我拥有的力量占卜到我一生的运数。因为在占星家族是没有人可以替自己占卜未来的,所以自从我离开了星咒神殿后,就没有再回去过,可我耗尽了一辈子的时间,却仍是一无所获。我知道我的大限将至,却仍不知道我会怎样离开这个世界,新生的生命又去往何方。这些天,在每个夜里,我用自己的身体毫无阻碍地去感受帝都所曾经拥有的历史,体会着它曾经有过的兴衰,却突然发现,原来,从我发誓一定要占卜到自己一生运数的时候,我就遗失了很多东西。我曾经以为,这一辈子的执着追求是我无悔的选择,可到头来,却发现失去的东西更多,遗失了许多本该拥有的幸福。要是我当初历练三年之后便回到星咒神殿,就不至于像今天这般模样了。”

朝阳道:“那大师是在后悔么?”

无语望着天上的星空,良久才道:“不,我从没有后悔当初的选择,我现在只是很想回占星家族,回到星咒神殿看一下。”他的眼中充满了企盼的渴望。

    

朝阳道:“可你现在是占星家族的叛徒,星咒神殿也不会再接纳你。”

无语眼中闪动着落寞的泪光,显得异常沉重地道:“我知道。”

朝阳道:“但我却可以帮你在临死之前实现这个愿望。”

无语干涸的眼中陡然充满了希望,他望向朝阳道:“此话当真?!”



    “当真。”朝阳充满自信地道。

第三章今非昔比下
可无语充满希望之光的眼神很快又黯了下去,自嘲般道:“没有人可以帮我的。”

朝阳并不急于向无语解释,却道:“大师可知我今晚为何会出现在这条街上么?”

无语道:“圣主想必是来见无语的。”

朝阳道:“大师早已知道我今晚会来,可大师知道我为何会来见你么?”

无语道:“圣主心里之事,无语并不能够揣测。占星师占星主要靠的是精神力,如果被占卜者的精神力并不在占星师之下,那占星师是很难占卡到被占卜者有关的事情的。”

朝阳道:“很简单,待幻魔大陆一统,我便全力让你重新回到星咒神殿。”



    “为什么?”无语知道事情并不会如此简单。

朝阳却极为简单地道:“因为我需要大师帮我。”

无语想了想,道:“圣主是怎样知道无语想回星咒神殿的?”

朝阳实话实说道:“这些天来我一直都在观察大师,这让我得出了一个结论。”

无语也早已知道朝阳一直在观察他,对朝阳的话并不感到奇怪,道:“圣主得出了什么样的结论?”

朝阳道:“大师是一个老人。”



    “一个老人?”无语不免对朝阳的话感到惊奇,根本就不用每天观察,谁都可以看出他是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

    但无语亦知道,朝阳是不会无缘无故说出这样的话的。他道:“恕无语愚笨,并不明白圣主所说之话的意思。”

朝阳道:“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最想去的地方一定是出生的故里,他生前最大的愿望恐怕是能够回到自己的家,死后埋在自己的家乡故土。而大师是一个没有家的人。”

无语不由得神情变得很恍惚,口中喃喃道:“家,家……原来我一直是一个没有家的人。”

原来,每一个人都拥有着不能够释怀的心病,即使是被称为幻魔大陆三大奇人之一的无语也不例外。

    

△△△△△△△△△

西罗帝国帝都阿斯腓亚。

此时,这里也是夜里。

    

而在阿斯腓亚最大客栈的屋顶上,漠又在望着夜空发呆。

谁也不知道,在他此刻的大脑里,又是在想些什么,也许是天上的星星,也许是空气,也许是他曾经见过的一株草,抑或是一片雪花,一只蚂蚁……

漓焰此时又出现了,她站在了漠的面前,挡住了漠仰望星空的视线。

    

漠道:“你挡住我的视线,我看不到星星了。”

漓焰理直气壮地道:“我是故意的。”

漠无奈地扭转身,换了一个方向,继续望着星空,可漓焰又一次挡住了他的视线。

    

漠望着漓焰道:“你又饿了么?”

漓焰道:“不,我不会再让你给我饭吃。”

漠道:“那你找我干嘛?”

漓焰道:“你休想甩掉我,我从今以后跟定你了。”

漠道:“你不是说你是真正的褒姒,要夺回幻雪殿,要夺回属于你的一切么?”

漓焰道:“我说过我叫漓焰。”

漠奇道:“那那晚在幻雪殿我见到的又是何人?”

漓焰道:“那是我姐姐。”



    “你姐姐?”漠显得有些莫名其妙。



    “是的,是姐姐。姐姐说她才是褒姒,幻雪殿所有的一切本该属于她,她是西罗帝国未来的王者。”漓焰说道。

    



    “既然那是你姐姐,你又是谁?你是怎么认识我的?昨天白天那人又是谁?”漠奇怪地问道。

    

漓焰道:“我是我,昨天白天的是姐姐,是姐姐告诉我,她说你是一个好男人,她让我嫁给你。”

漠道:“那你姐姐为何不来?”

漓焰道:“她说她没空,她要想办法夺回属于她的一切。”

漠道:“你姐姐没有将幻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圣魔天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