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圣魔天子 > 圣魔天子_第122节

圣魔天子_第122节

作者:龙人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1-07 20:25:57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4:47
刚才被他的幻术所骗了,以为他是神,其实他和我们一样都是人,只是懂得幻术而已。现在,你们必须马上离开这里,否则本人不会留任何情面!” 

轨风利用威言厉声恫吓着,并试图说服众人对影子是神这一错误认识,但他又知道短时间内是无法说服阿斯腓亚子民的,惟一可以利用的是军队的震慑力。他必须尽快让这些人离开此地。 

轨风的话说完,大手一挥,早已静候多时的军队手持雪亮的兵器,从左右两边步伐整齐划一地向阿斯腓亚子民逼去,人数不少于八千。 

这些军队并非是负责军部总府安全的,而是遇到紧急情况自由调动的机动部队。阿斯腓亚数十万人向军部总府聚集,自然惊动了这些调动灵活的机动部队来保护军部总府的安全,只等轨风的一声令下。 

军队和轨风的话所带来的威慑力自然是十分强大的,所有人都忘记了心中的疑问,也顾不得影子刚才所说的话,随着左右两边全副武装、身披铁甲战衣、手持长枪的军队逼近,他们不断退缩着。 

特别是那整齐划一、强而有力的步伐,踩在雪地里,让整个雪地都不停地颤动着,更让他们的心颤动着,有着不可抗拒的威严!而且,在他们得到有关轨风领导的每一场战争胜利的消息的背后,他们还得到这样的消息:那就是轨风的凶残!轨风的军队所过之处鸡犬不留,血流成河,每一次俘获的战俘,无一不是被处死,从没留下一个活口,轨风的战神之名也是因此而来。只是,轨风以前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西罗帝国,故而从未有人对他这种做法提出什么异议,何况轨风带来的每一次都是胜利,战争总是免不了要死人的。 

而现在,面对轨风及其军队,阿斯腓亚的子民不禁想起了轨风对敌人的凶残,他们毫不怀疑,轨风会对他们痛下杀手。他们怎会不惧怕? 

影子看了一眼将阿斯腓亚子民不断逼得往后退的军队,又对着轨风道:“轨风大人以为这样做有用么?你只不过是在浪费时间而已。” 

您阅读的.小说.来至ωωω.3uww,còm

第九章 撕碎虚空 
轨风傲然道:“我知道你随时都可以杀我,但我的军队正在执行我的命令,若我不收回命令,他们是绝对不会停止他们的步伐的。何况,为了整个大局,牺牲这些阿斯腓亚的子民也是在所不惜。” 

影子道:“轨风大人果然有军人的勇敢和魄力。不过你放心,我不会杀你,也不要你收回发出的命令,我也照样可以阻止你手下这八千军队的行动!” 

说完,影子“嗖……”地从轨风眼前消失,身影直窜上高空,左手缓缓伸出,手心冰蓝色的下弦月发出奇异的光芒。 

手,破空挥击,那轮下弦月脱手而出,化作一道迅速胀大的冰蓝色月牙,撕碎虚空,直上云天。 

层层叠叠、充满阴霾的雪空破开一道大大的口子,那清冷的月出现在了那道裂缝当中,月华透缝洒了下来。 

所有人一下子惊呆了,那不断向阿斯腓亚子民逼进的军队不自觉地停了下来,望着夜空,阿斯腓亚子民也忘了轨风及其军队带给他们的恐惧,惊呼道:“神!他真的是神!是上天派来拯救阿斯腓亚的神!” 

连轨风与落日也不由得再次被眼前的一幕所震惊,影子所拥有的实力实在是超出他们的想象,特别是落日,体会更深。他清楚地记得当初影子与他交手时所拥有的实力,而现在,两个多月过去,他只能用“可怕”二字来形容影子! 

而这仅仅只是开始。 

月华普照之下,半空中的影子双手交叠胸前,周身盈动着一道冰蓝色的光圈,他高声喝道:“以月的名义,封禁一切罪恶的杀念!” 

双手伸开,冰蓝色光芒随着月华迅速扩展开来,将那八千军队完全笼罩其中。 

那八千战士陡然感到头顶透过一道冰蓝色之光,眼前看到的一切全部消失,而在意念所存在的世界里,在一片轻扬着微风的荒漠中,一道清冷的孤月照在头顶,四周一片漆黑,整个世界仿佛只剩下他及这一清冷的孤月,再没有其它。无边的空虚与寂寞在心底不断蔓延,向身体每一处扩展,全身每一个细胞仿佛都感到了一种无助,一种全世界只剩下自己一人的无助,只有这清冷的月在无声无息地陪着他。生命、欲念、权力、金钱、杀戮、死亡……都透过身体在消失,一切变得百无聊赖,没有任何意义,生存与死亡只是变得单单的两个词的存在,在心中已经感觉不到什么是生存,什么是死亡。剩下的只是放弃,放弃一切,放弃自己,放弃生命,放弃…… 

落日、轨风、姬雪以及阿斯腓亚子民看到八千战士手中紧握的兵器不自觉地都掉在了地上,他们坐在了雪地里,无神的眼睛望着虚空中的冷月,表情木讷。 

“神,他真的是神!只有神才可以做到让八千战士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阿斯腓亚子民呼唤着。 

如果说,以前他们对影子尚存在一定怀疑的话,那么此刻,他们对影子已是深信不疑,因为惟有神才可以做到这一切。 

而落日与轨风知道,影子这是在借用月的能量,以魔咒封禁了八千战士的杀念。只是他们不知道,是什么样的魔咒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居然能封禁八千战士的杀意。他们从未听过有如此厉害的魔法,就算是暗魔宗魔主惊天的“昏天魔法战阵”,也只能借用自然环境的力量迷惑人,制造幻境,将人因住而已,而不能够有足够的力量封禁别人的意志,这比“昏天魔法战阵”需要的力量不知要强多少倍,而且,这个魔咒是以月的名义启动的。 

落日突然想到了传说中的月魔一族,而他们正是自称月的儿女,拥有月的能量。而且,他想起了,每隔一千年,有关于月魔一族的神秘诅咒就会降临到幻魔大陆,难道影子是月魔一族之人? 

落日为自己的想法感到无比惊讶。 

而轨风也想到了这一点。 

影子正是以他体内属于月魔一族冰蓝色的血液作为契机,借用月的力量对这八千战士实行封禁的。但这种封禁并不能与月石拥有的强大力量相比,可以将人永远封禁,影子的封禁只能维持半个时辰。 

影子自半空中落了下来,黑色的风衣迎风飘动,如天神下凡。 

阿斯腓亚子民连忙长身跪地道:“感谢神对阿斯腓亚子民的救护!”俨然将影子当成了将他们救离虎口的神。 

影子也不加辩白,借机道:“你们现在相信我的话了么?” 

“神所说之话,阿斯腓亚子民自然相信,阿斯腓亚子民愿意接受神的吩咐!”众人都齐声唱道,声音响彻整个阿斯腓亚的上空。 

影子转身面向轨风,道:“轨风大人现在相信我的话了么?” 

轨风不禁摇头道:“你以一人之力可以封禁八千战士的思想,能够做到如此,我还有什么话说?我让众战士逼走这些人,却不想反而成全了你,让他们更相信了你,而我却反而成了他们的敌人。” 

影子道:“既然如此,那轨风大人就当着阿斯腓亚子民的面将褒姒公主交出来吧。” 

“不!”轨风断然道:“除非你将我杀了,否则休想带走褒姒公主!”刚才浮上心头的失落无奈情绪一扫而光,反而一下子充满了无限斗志。 

影子轻蔑地一笑,道:“轨风大人还是不要作垂死挣扎的好,你已经没有第二条路可以选了,今晚你必须给阿斯腓亚子民一个交代!” 

轨风大声道:“那你就将我杀了吧!” 

虚空中陡然升起了一股旋风,接通天地,轨风所着那红色战袍亦鼓了起来。 

他已经利用意念召唤出了风,旋风在他面前飞速旋动着,席卷一切。 

落日看到轨风面前出现的旋风,他突然明白,原来轨风一直以来与自己决战都未尽全力,只是以招式与自己进行武技的对决,而这眼前召唤出的风才是轨风所拥有的真正实力的象征,心中不由得升起了惭愧之意。 

影子看着眼前出现的这道旋风及轨风身上鼓起的战袍,道:“那你就全力向我进攻吧,看你有没有机会阻止我!毕竟,能够召唤出大自然元素的人不是一个简单之人!” 

轨风没有再说话,面对那道旋风越旋越急,不久前,他正是以这召唤出的旋风击败月战与残空,而此刻,在面对着强大得让他感到渺茫的对手时,他不得不再次用这召唤出的风来对敌。这是惟一让他感到有机会的进攻,是他孤注一掷的选择。 

他的右手抬了起来,迅速探进那道飞速旋转的旋风当中,顺势一带。 

众人看到,那道被轨风捕捉到的旋风以席卷天地之势横着向影子狂轰而去,最前端出现了一个不断旋大的口子。 

所过之处,地下的积雪、虚空的空气无一不被吸纳其中,大有将天地完全吞没之势。 

影子轻轻一笑,道:“果然没有让人失望。” 

话音一出就被那旋风吸纳了进去,但影子的身子却没有丝毫移动,身上的黑色风衣因旋风发出猎猎作响的声音。 

而就在那道旋风即将影子吞没的一刹那,影子的右手亦闪电探出,伸进了那旋风当中。 

那道旋风猛地扩大一倍,旋转的速度更加一倍。 

轨风一见,大惊失色,他已经料到影子接下来要做什么了。 

只见影子同是顺势一带,那旋风却被影子所利用,反过来以更快更猛之势向轨风汹涌地反噬而回!方圆一里之内的积雪随着这旋风舞动了起来,气势影响整个阿斯腓亚上空。 

轨风见势,红色战袍猛然掀开,一柄巨大的风之刃从战袍内窜出,朝那团旋风疾劈而去。 

本来,轨风是借用影子在抵抗化解那团旋风之时,借机以战袍内化风而成的风之刃向影子发动真正的攻击,却不料那团旋风却反而被影子所利用,以更凶悍之势向自己反噬而回,不得已才将隐藏于红色战袍内的杀招施出。上次对付月战与残空两人的进攻时,他也未将这杀招使出。 

落日从这化风而成的风之刃中彻底地认识了轨风的厉害,这种能够捕捉到无形之风,又将风化为有形的风刃需要的修为并不是落日所能够达到的,至少他目前感到自己尚不具备这个实力。 

风之刃斩上旋风,眼见那道旋风就要从中劈开,彻底瓦解,却不料旋风之内又生起另一道旋风,反势疾转。 

风之刃顿时转曲变形,接着就被那道旋风吞没其中,消失无形。 

轨风大惊! 

落日惊讶! 

没有人会想到,影子在那道旋风之内生起另一道旋风,而且以相反之势旋转。 

而影子似乎早已料到了轨风所潜藏着的攻击,早已做好应对策略。 

强大的旋风迎面扑上,轨风避无可避,眼看就要被那旋风吞没其中,自知在劫难逃,于是干脆就将眼睛闭上,等待着死亡的到来。 

而就在这一刹那,一道惊电自虚空劈下,一下便将那道强大的旋风劈成两半。 

劲气失去牵引,四散狂泄,积蓄满空激荡飞舞,咫尺之内不见人影。 

影子左手挥出,手心月光刃脱手而出,将雪雾迷漫的虚空撕下一道口子。 

冰蓝色光芒映照的前面,一道模糊的黑色人影立于其中。 

月光刃就要击穿那黑色的人影时,又是一道惊电自虚空中窜出,击中了飞旋着的月光刃。 

冰蓝色之光与惨白的电光四射,顿将整个虚空击得粉碎,留下一道道或冰蓝色,或惨白的轨迹飞逝而去。 

影子看到了一身黑衣的身影,头上戴着斗笠,面部被纱巾遮住。 

影子知道,他已经遇上了一个足以与他抗衡的强者,是这人在关键时刻救下了轨风。 

而影子所做的这一切不正是等待着这样一个背后之人的出现么? 

他的脸上充满了笑意,道:“你终于出现了。” 

那人沉着声音道:“褒姒不在这里,要想救褒姒,跟我来!” 

说完,人也便从原地消失了。 

其速之快,简直超越了人们可以理解的范畴。 

影子毫不犹豫地跟了上去。 

△△△△△△△△△ 

影子脸上充满了笑,智慧的笑。诚如轨风所想,他把阿斯腓亚的子民引到军部总府,是有目的的,但他的目的并非仅仅是轨风所认为的那般,制造阿斯腓亚子民心中的神,获得阿斯腓亚子民的心,救出褒姒,还有更重要的是让轨风背后的人出现! 

第一次,他与漠见轨风,是为了证实牢中的褒姒,也是为了认识轨风这个人,他知道轨风其实并不是他真正要见的人,轨风的“烤乳猪”让影子认识到,他真正所要见的人是那个曾给漠烤乳猪的人! 

所以,影子制造了这样一次机会,他要让这个人现身。 

影子与那人相对而立,风,吹动着那人面部的黑纱。 

此时两人所处之地是一片雪原,辽阔的雪景无限伸展,远处还有被积雪所覆盖的高山,阿斯腓亚却已不知所踪。 

虽然是在夜里,但周围世界的轮廓却仍是清晰可见。 

“褒姒公主呢?你不是带我来见褒姒公主的么?”影子首先开口说道。 

“褒姒见不见都无关紧要,你的目的不就是在于我么?”那人的声音依旧低沉。 

影子道:“干嘛把声音弄得这么低沉?你是怕我认出你么?抑或因为其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圣魔天子】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