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圣魔天子 >圣魔天子_第132节

圣魔天子_第132节

作者:龙人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1-07 20:26:20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7:03
何师父空悟至空会走上一条永远没有希望之路?为什么要找自己替代……? 

正当天衣思索着漓焰的话的时候,漓焰将天衣从索道上推下了万丈深涧…… 

△△△△△△△△△ 

在圣殿的后殿,有一个人在跪着。飘落的雪花已经在他身上堆积厚厚的一层,而他却一动未动。 

他是残空,已经在这里跪了好多天,也已经饿了好多天,但没有人理睬他,就在影子大闹军部总府的那晚,他与月战离开了军部大牢,然后,月战便带他来到了这里。没有人告诉他是怎么离开军部大牢的,只是离开了而已。 

圣殿的前殿与后殿之间很宽敞,宽敞的广场上只有残空一个人,一个一生追求剑,对剑痴迷不悔的人。 

人,一生总是在追求些什么,但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得到他想要的。 

残空能够得到自己想要的么?没有人能够回答他,所以他仍在等待着…… 

△△△△△△△△△ 

傻剑与落日正在一间客栈内喝酒。 

傻剑道:“落日兄对今天之事有何看法?” 

落日明白傻剑所指的是褒姒公主嫁给影子,而安德烈三世在同一天暴毙之事,他道:“我不知道,再说我对这种事并不感兴趣。” 

傻剑道:“落日兄不觉得此事有些蹊跷么?似乎看来并不那么简单。” 

落日无所谓地道:“简不简单是人家的事,与我们又有何干?我们只须吃饭喝酒便可,何必操那么多心?时间对我们来说是很宝贵的,谁也不能保证我们还能不能够见到明天的太阳。” 

傻剑道:“一定见不到!” 

落日诧异地道:“为什么?” 

傻剑呵呵一笑,道:“因为明天下雪,没有太阳。” 

落日没好气地啐了一口,道:“谁有心情跟你开玩笑?无语大师可说我们的时间并不多了。” 

傻剑道:“无语大师何曾说过?只是你心里老想着它,觉得时间在一天天缩短而已。” 

落日道:“难道傻剑兄真的不怕见不到明天的阳光?” 

傻剑道:“有什么好怕的,大不了一死嘛。” 

落日道:“我只怕死得不明不白。男儿在世,应该死得轰轰烈烈才是,虽然我并不是一个很看重名利之人。但总不能死在床上。” 

傻剑没好气地道:“落日兄今天怎么老说这丧气的话?是不是被什么触动了某根神经?” 

落日道:“安德烈三世的死亡,让我突然感到自己的生命已经不长了。” 

傻剑讶然道:“为什么?” 

落日郑重地道:“我感到有一种无形的力量正在向我逼近,虽然我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但它却让我联想到了死亡。” 

傻剑不敢再开玩笑,道:“为何我什么都没有感觉到?” 

落日道:“那是因为这样一种力量并不是针对你来的,没有对你的心灵造成影响。” 

傻剑显得十分郑重地道:“那我们该如何做?” 

落日茫然地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也许,当真正的死亡降临时,任何人都无能为力。” 

傻剑显得有些手足无措地望着落日,想出言安慰,却又发现任何言语都是单薄的。 

落日喝了一杯酒,望向傻剑,道:“如果我死了,傻剑兄准备怎么办?” 

傻剑道:“我……我……我一定会坐在落日兄的坟前陪落日兄说七天七夜的话,喝七天七夜的好酒,谈七天七夜的女人。” 

落日道:“为什么要谈七天七夜的女人?” 

傻剑道:“因为落日兄生前没有一个女人,我不想你死后太寂寞,也为了来世让你找到一个女人。” 

落日道:“很好,有傻剑兄这一句话,我已经知足了,我一定会记住傻剑兄对我的恩情。” 

傻剑道:“落日兄还有什么遗愿未了么?傻剑一定会尽力帮你做到,让落日兄可以安安心心地走。” 

落日道:“我是还有一件事情藏在心里一直没有解决,在我死后,我希望傻剑兄能帮个小忙。” 

傻剑豪气干云,信誓旦旦地道:“有什么事情落日兄尽管说,傻剑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落日无比沉痛地道:“如果可以的话,傻剑兄便将这桌酒的钱付了吧,我身上已经没有钱了。” 

“什么?”傻剑差点从座位上跌了下来,直到此刻,他才知道自己被落日耍了,自己成了一个超级大笨蛋。 

此时的落日笑得前俯后仰。 

傻剑正了正自己的坐姿,然后十分认真地望着落日。有些问题他必须确认一下,他可不愿心中的猜测变成事实,道:“落日兄身上不是真的没有钱了吧?” 

落日注意到傻剑的样子,停住了笑,道:“傻剑兄这话是什么意思?” 

傻剑道:“因为我身上只剩下最后一枚帝国银币了,尚不够付这桌酒钱,我想落日兄刚才是在跟我开玩笑。” 

落日道:“虽然我是在开玩笑,但我身上没有钱是事实。” 

两人顿时变得哑然,因为他们知道,如果他们身上不够钱付这桌酒菜,很可能被罚在这家客栈里冲洗一个月的厕所,这是幻魔大陆对待吃白食者共同采取的方法。 

以两人堂堂幻魔大陆著名游剑士的身分,自然是不能够去冲洗一个月的厕所的,而吃了饭,不给钱溜走又不是他们一惯的作风。 

傻剑于是道:“落日兄认为我们该怎么办?”显出一脸的无助样。 

落日想了想道:“看来我们得找这家客栈的老板谈一谈了,看他能不能宽容一下。” 

于是落日叫来了一位服务人员,然后告诉了他想见客栈老板的意思。 

服务人员打量了一眼两人,然后道:“两位是不是游剑士落日与铭剑?”语气显得极为从容。 

[注:铭剑是傻剑的别称。] 

傻剑奇道:“你怎知道我们?” 

服务人员却道:“老板早有吩咐,若是两位用完餐,便让小的带两位去见她。” 

傻剑望向落日,眼神分明在道:莫非他早已知道我们没有钱付账? 

落日望向那服务人员,道:“既然如此,就麻烦你带我们去见见你们老板。” 

落日与傻剑跟着那服务人员登上了通往二楼的楼梯,然后走上一条长长的通道,左右转了四次弯,最后在靠最东边的一间客房门前停了下来。 

服务人员在门前恭敬地道:“老板,你要见的两位客人已经带来。” 

里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道:“那就请两位进来吧。”声音中带着一点慵懒的味道。 

服务人员转身对落日与傻剑伸出右手,作出“请”的姿式,并道:“两位请!”然后,脚步往门侧移了两步,让开了身。 

落日与傻剑对望了一眼,他们没有料到这家阿斯腓亚最大的客栈的老板竟会是一个女的,而且从目前看来,她似乎早在等待着他们的到来,还不禁让两人心中产生了好奇之感。 

落日与傻剑推门走进了里面,服务人员立即将门重又关上,然后,便听到了脚步离去的声音。 

而落日与傻剑走进里面,立即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感觉。 

虽然这是一间普通的房间,里面的摆设装饰与其它的客栈房间并没有什么区别,但这房间的窗户却关得严严实实,并全都用黑布蒙上,房间里惟一的亮光是一盏点在中间桌上的灯。 

昏黄的灯光在两人眼睛里闪烁跳动,在灯光的背后,有一个身披白色啸雪兽风衣的女子坐在桌前,是漓焰。 

漓焰指着桌前绘有图案的红木凳子,依然有些慵懒地道:“两位来了,就请坐吧。”丝毫不在意这房间在他们心里产生的反应。 

落日与傻剑并不认识漓焰,也从未听人讲起过世上有这样一个女人。她的样子虽然显得很随意,有些慵懒,但让人想到的不是她的无礼和轻慢,而是突出了一个拥有强大力量的人对自己的自信。或者说,正是由于这种自信,使人忽略了她带给人的无礼与轻慢,让落日和傻剑的注意力更多地集中到她让他们来此的目的上。 

漓焰此时表现出来的样子显然不是头二次在漠与影子面前所表现出来的。 

落日与傻剑在凳子上坐了下来,在他们面前的桌上,已经斟满了一杯碧绿色的茶水,茶水在昏黄的灯光下映出落日与傻剑对漓焰充满期待的样子。 

漓焰自始至终都没有看过两人一眼,她端起自己面前的一杯茶,转动着手中小巧的白瓷杯,望着茶杯里碧绿色的茶水,半晌才道:“我想两位是喝酒的,但我这里只有茶,希望两位不要介意。” 

这时,傻剑呵呵一笑,道:“姑娘真是一个奇怪的人,大白天将窗户关得严严的,却又在房间里点上灯,让人感到不可思议。” 

漓焰望向傻剑道:“你一定想知道这是为什么吧?” 

傻剑毫不避讳,道:“是的。” 

漓焰道:“有些人只有在黑暗中才能够给自己找到安全感。我想你应该懂我的意思。” 

傻剑呵呵笑道:“你的意思我能够明白,我只是感到奇怪而已,对于比较奇怪的事情,通常我是一下子难以接受的。我可以知道你叫什么名字么?” 

漓焰道:“漓焰。” 

“漓焰?”傻剑道:“好名字。” 

漓焰追问道:“不知好在哪儿?你能够告诉我么?” 

傻剑又是呵呵一笑,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我也不知道,只是觉得好听而已,比傻剑这个名字好听。” 

漓焰没有理睬傻剑的话,转而面向落日道:“你又认为如何?” 

落日却道:“你不是这里的老板。”语气显得十分肯定。 

漓焰对落日的话没有感到丝毫的诧异,道:“为什么如此肯定?” 

第十八章 死亡逼近 
落日道:“一个开门做生意的人是不会在黑暗中寻找安全感的。你找我们有何事?”他不想与漓焰啰嗦什么,这个谜一样的女人,让他一下子想起了十年前所看到的海市蜃楼中那个女人的背影,也是他一直在苦苦寻找的那一个背影。落日想,眼前的漓焰一定是他曾经见到过的海市蜃楼中的女人,但他表现得很冷静,并没有让心中一直珍藏的那份特殊的情感表露出来。 

漓焰道:“你的分析很有道理,但,有时候做老板的人不一定要会做生意,只须懂得怎样用人便可。” 

落日道:“你也并不属于这里,你不应该生活在阿斯腓亚。” 

漓焰饶有兴趣地望着落日,道:“你又是怎样知道的?” 

落日道:“十年前,我看到了一个女人离去的背影,那个女人就是你。” 

漓焰道:“你是说你曾经见到过我?” 

落日道:“那时,你走在阳光下,周围是灿烂的花海。” 

漓焰道:“而我却从没见过你。” 

落日道:“是的,如果是在现实的场景中的话,十年前你就应该见到我了,现在整整已经晚了十年。” 

漓焰看着落日,道:“我有些不明白你话中的意思,什么叫做‘现实的场景’?” 

一旁的傻剑也对落日的话摸不着头脑。 

落日道:“因为我是在海市蜃楼中见过你的背影,我已经找了你整整十年。” 

漓焰颇感诧异,道:“是吗?” 

落日所说的话显然不是漓焰曾想到过的,但落日的话却又让漓焰感到的是真实。同时,也证明了漓焰并非是一个在黑暗中寻找安全感的人,她的生命应该是在阳光和鲜花中寻找注解的。这无疑中又说明,若不是漓焰在说谎,那么,那个在黑暗中寻找安全感的人并非指的是漓焰自己,这个房间内还有其他的人,这个黑暗的房间是为了“其他的人”所准备的。 

而这个人是谁呢?他,抑或是她,为什么喜欢在黑暗中寻找安全感? 

落日不清楚眼前的女人为什么会见自己,也不清楚她怀着什么样的目的,但这又有什么重要?他可以用十年的时间去寻找海市蜃楼中曾出现过的背影,还会在乎其它的一切?还会在乎她是一个怀着什么样目的的女人?他突然间想到的是,在他生命即将终结之前,他得到了他一生中所追求的东西。这种得到是一种结束,是否又意味着是另一种开始? 

落日的嘴角露出了笑意,他在感谢命运的安排,这里面包含着极为奇妙的力量:生与死,一种开始,一种结束。 

漓焰看到了落日的笑,但她的心是冷的,她无法也没有必要去捉摸落日的笑所包含的东西。她道:“知道为什么让你们两人来么?” 

“我想我要死了。”落日很轻松地道。 

傻剑突然感到落日的这种轻松是来自骨子里的释然,并没有丝毫轻挑之意,是比任何真诚都要诚实的话,如果说先前落日的话带有戏谑成分在内的话,那么现在…… 

傻剑感到了害怕,他道:“落日兄说什么话来着?” 

落日毫不在意,道:“傻剑兄不用担心,我是真的感到死亡的力量在逼近,但你却没事。” 

傻剑陡然又明白,原来落日在喝酒时说的话都是真实的,他早已感到了死亡力量的逼近,他只是不想将气氛弄得太沉重,通过玩笑之后转移了自己的注意力。 

傻剑于是忙道:“落日兄你……” 

落日举手示意,打断了傻剑的话,他看着漓焰道:“不知我说的是否正确?”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圣魔天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