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圣魔天子 >圣魔天子_第133节

圣魔天子_第133节

作者:龙人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1-07 20:26:23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7:03
    
漓焰道:“你说的一点都没有错,你的确是快要死了。我原想在你们当中选择其一,现在看来已经没有选择的必要了,就是你,你就是我要选择的人!”

落日道:“因为我可以事先感觉到死亡?”



    “不错,一个对死亡如此敏感之人便是我要找之人,因为一个知道死亡之人是可以避免死亡的。”漓焰道。

    

落日不解地道:“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漓焰道:“你不用明白,你只要知道你现在必须死便可。”

傻剑陡有警觉,手以最快的速度按住剑柄,准备拔剑刺出。

    

他的速度无疑是快的,但剑尚未拔出一半,他的身子便从门处飞了出去,失去了所有知觉。

    

门,重又关上,而落日却倒在血泊中……

漓焰望着倒在血泊中的落日,道:“你错了,我真的是一个在黑暗中寻找安全感的人,你看到的只是我的一面……”

△△△△△△△△△

夜。

    

风雪停歇。

残空尚跪在圣殿后殿的广场上。

寂静的广场悄无声息,混沌的夜空闪着雪芒。

    

一只不怕冷的甲虫

    “笃笃……”走到残空面前,侧头看了他一眼,随即又

    “笃笃”地走开了,留下一长串细小的足印。

这时,姬雪公主从后殿走了出来,在残空身侧坐下,望着夜空,半天不说话。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姬雪开口道:“为什么这里的天气一年四季都这么冷?”

没有人回答她的话,她的话不知是对身旁的残空所说,还是对她自己说的。

    

又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姬雪又道:“是不是每一个人总是喜欢等待一些得不到的东西?”

残空道:“姑娘这是在和我说话么?”



    “不,我这是在和自己说话。”姬雪望着夜空道,她眼前出现的是那晚冰蓝色的夜空,夜空下,影子携着她一起飞翔。

    

残空没有再说话。

姬雪道:“如果一个人是在欺骗你、利用你,你可以不爱她吗?”

残空没有出声。

    

姬雪望向身侧的残空,道:“我在和你说话,你怎么不回答我?”

残空道:“我还认为你是在自己跟自己说话。”

姬雪道:“我是在问你。”

残空道:“我不能够回答你的问题,因为我从未爱过一个人,除了我妹妹。”



    “从未爱过一个人?除了你妹妹?”姬雪颇感意外地道。

残空道:“是的,我一生求剑,一生只求剑,剑是我全部生命意义之所在。而我妹妹是一个可怜的人,我没能够好好照顾她,我欠她太多。”

残空想起了法诗蔺,在天坛太庙的那场巨爆,他为了剑,为了见天下,竟然没有在关键的时刻想到妹妹。

    他的心一直在受着折磨。

姬雪道:“既然你如此爱你的妹妹,又为什么不好好照顾她?”

残空道:“我没有这个能力,我只有在成为超越先祖不败天的剑手后,才能够好好照顾她。”



    “为什么一定要超越不败天才能够照顾她?”姬雪显得有些不解:“为了某些所谓的目的,难道就可以放弃其它么?可以忽略其他人的感受么?”她想到了自己。

    

残空道:“你不懂的,男人立于世上,是必须超越一些东西,拥有超强的力量,才可以获得别人的认可,才能证明自身的价值,这样才是一个真正的男人!”



    “真正的男人?难道男人都是活在别人的眼光里?男人真可怜!”姬雪同情地道。

    

残空不由得心神一怔:“男人真可怜?!男人真的可怜么?难道自己一直是一个可怜的人?不,一个小女孩又怎能懂得男人!男人活在世上就是要让天地都知晓,受万人敬仰,这样才算是一个真正的男人!”残空绝对拒绝做一个平庸的男人。

    

姬雪这时问残空道:“你已经在这里跪了三天,是不是想见天下师父?”

残空道:“是的,我要超越现在的自己,就必须见她,这是我现在惟一的机会。”

姬雪道:“但天下师父却不在。”



    “不在?”



    “是的,自从我上次回来后,就一直没有见到她。”姬雪道。



    “但月战却让我一直在这里等。”残空感到不解,但随即他又有些明白了,这是天下对他的考验,没有任何东西是可以轻易得到的。

    

姬雪却道:“天下师父是不会见你的,你的等待注定是一场空。”

残空道:“为什么?”

姬雪道:“天下师父今天留了一封信给我,让我告诉你,她不会传你任何剑术,除了姐姐褒姒,她不会收任何人做弟子,也不会教任何人剑术,你与她没有缘。”

残空只听得脑袋

    “嗡……”地一声便空了,曾经的希望,追求的梦想,就像是一片不可企及的白云,缓缓地离自己远去,剩下的是空空的,什么都没有的虚无,连自己的身体都在这虚无中开始一片片飞碎,直至最后的消失……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残空不停地问着自己,接着,他吼道:“不!不会的!我一定要见天下,我一定要见到天下!”

声音在夜空下久久回响,可声音听起来也是如此的无力,没有任何依托,不可把握地慢慢消散。

    

一切皆是空。

姬雪看着残空,残空的头仰望着夜空,跪在雪地里的双脚已经与积雪连在了一起。

    冷,已经让他的双脚失去了知觉,仿佛这双脚已经不再属于自己了,他没有站起来的意思,双眼充满了坚毅的神芒。

    他一生求剑,一生为剑,支撑着他的是从不懈怠的意志。在他的概念里,从来没有

    “放弃”二字,能够走到今天,是不懈的努力与坚持。生命属于他的是什么,不是用生命来换取对剑道的追求么?

    他决不会放弃,也决不能放弃!

他望着夜空坚决地道:“我一定会让你见我的,我决不会放弃!”

姬雪站起了身,离开残空,往后殿走去。

    她心里道:“你不放弃又有什么用?我不放弃,他也不是一样不属于我么?他终究是属于姐姐的,明天,他就会权倾天下……”

……

残空还在等。

    

是的,他还在等,谁又能够告诉他等待的结果又会是什么呢?

    或许,什么结果都没有,而他所拥有的只是等待。

一个生命中只剩下等待的人是可悲的,他生命的力量在一点点凝聚,也在一点点消散,谁也不能够告诉他这种力量可以支撑多久,一年?

    十年?一百年?一千年……抑或是一辈子?时间是没有什么意义的,当生命消逝,当一切消亡,只剩下一个等待的姿式,谁又能够说清楚这个姿式又有什么意义?

    

残空是可悲的,但他也是执着的,是执着让他这样可悲地等待着,而他的可悲又并非是等待,而是等待的对象。

    

等待是应该放在心里的,是对自己的等待,而残空却把等待放在了别人身上。

    

所以,残空注定什么都等不到。

世上的事,也大概就是如此。

    

但这是一个执着于剑道、执着于超越的男人的结局么?

不,当命运之轮转到顶点,要么停下来,要么永远地终结,要么换一个方向,重新转动,而现在出现在残空眼前的,是一个可以改变他命运方向的人,是漓焰!

    

漓焰冷冷地道:“你醒了。”



    “我醒了?”残空感到有些奇怪,因为他从未睡过去,而又从何说

    “醒”?

残空望了一下四周,却发现不再是在圣殿后殿的广场上,而是换在了一个四周散发着阴森气息的大殿上,大殿最上方端坐着一个雕刻精致、形相狰狞恐怖的神像,它有着人的身子,头却是传说中的神兽之态,獠牙突出很长,眼睛大如铜铃,头发则仿如一条条的小蛇,爬满脸上。

    而大殿的两侧同样站满了人身兽头的怪物雕像,并且手持利器。

残空惶恐地道:“这是在哪儿?”

站在他面前的漓焰回答道:“这里是死亡地殿,你来到了死亡地殿。”



    “死亡地殿?!”残空从没有听说过,“明明跪在圣殿后殿的广场上,怎么会来到死亡地殿?”

他望向自己,自己依旧双膝跪地。

    

漓焰道:“你已经死了,在等待中已经死去,端坐在最上方的是掌握死后灵魂与重生的黑暗之神的雕像。”

残空随着漓焰手指的方向重又望向那最上方面目狰狞恐怖的怪物,道:“他(它)是黑暗之神?”在传说中,他曾听到过有关黑暗之神的故事,却不想竟是这副模样。

    

相传,黑暗之神是脱离三界之外的邪恶之神。

漓焰道:“不错,他就是黑暗之神。”

残空又一次道:“我怎么会来到这里?难道我真的死了?我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

漓焰道:“如果你不信,你的手可以摸向自己,看看是否能触摸到自己的身体?”

残空真的依言去触摸自己的身体,而手却穿透身体而过,什么都没有触摸到。

    

残空惊恐地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他不敢相信自己已经死了的事实,他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做,还没有成为超越先祖不败天的剑客,怎么能就这样死了呢?

    

从未流过的泪水此刻汹涌着奔流而下,却未有一滴滴落地面,看来他是真的已经死了。

    

漓焰望了残空一眼,道:“想知道我为什么让你来这里吗?”

残空没有任何反应,思维仍旧沉浸在不可接受的事实当中。

    

漓焰接着道:“不是每一个死了的人都可以来到这死亡地殿,你是第三个来到这里的人。”



    “第三个来到这里的人?前面还有谁?”残空一下子醒了过来,问道。

漓焰道:“他们都是你所认识的人,就在你的身后。”

残空忙转身望去,他惊住了,他看到的是落日与天衣,落日与天衣此刻正看着他。

    

残空忙道:“你们怎么会来到这里?难道你们也已经死了吗?”

落日与天衣没有出声,漓焰替他们回答道:“是的,他们也都已经死了。”



    “那他们为什么不说话?”残空道。



    “因为他们没有得到允许,他们在接受指令,在完成黑暗之神赋予他们的使命。”漓焰答道。

    



    “黑暗之神赋予他们的使命?什么使命?”残空感到惊讶不已,眼前发生的事情已经超越了他能够想象的范畴,他从没有想到,人死后,还可以有自己的思维,还可以接受使命。

    

漓焰没有回答残空的问题,她道:“你也是接受使命的人之一。”



    “为什么?到底是什么使命?”残空道。



    “你不要问这么多,到时你自会知道。”漓焰冷冷地回答道。您阅读的.小说来自ωωω,UМDtxt.còm

残空道:“我为什么要接受黑暗之神的使命?不!我不会接受任何人的使命,我只知道自己背负着暗云剑派的使命。”

漓焰道:“你没有选择,使命决定力量。有了使命,你就可以获得重生,去完成尚没有完成的事情,包括成为暗云剑派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剑客。”



    “暗云剑派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剑客?”残空的心不由得动了一下,他一直所追求的不正是如此么?

    但……但自己能够获得重生么?接受的又是什么使命?使命又决定着什么样的力量?

    

残空的心里充满疑虑。

但疑虑又代表什么?疑虑只是疑虑而已,疑虑改变不了现状。

    正如一个男人喜欢一个女人,如果不向她表白,说明这个男人根本就没有喜欢过她,喜欢的只是这种感觉,当他发现她与别人在一起,成为别人的女人时,留在他心底的是无法抑止的伤痛,剩下的,惟有在夜里独自呐喊,让血流出来……

第十九章力量象征
残空没有喜欢过女人,这种比喻对他是没有意义的,而疑虑也只是从他脑海中一闪而过,他道:“我可以不问是接受什么样的使命,但我必须知道你们为什么选择我?如果我重生,我又是谁?”

漓焰回答道:“你仍是你,选择你是因为你身上潜藏着的执着的力量,这种力量可以让人不畏任何艰险,直达目的为止。”

残空有些明白,他指向落日与天衣,道:“那他们呢?”

漓焰望向落日与天衣,道:“落日游历幻魔大陆,在死亡边缘成长,有着对死亡的敏感和对生命的豁达;天衣代表的是一种矛盾和挣扎,他可以在分不清方向、辨不清问题时从对立面思考问题,做到逆向思考,还有他的严谨和一丝不苟都是我选择他的原因。你们三人的性格就是你们所拥有力量的象征,另外,还有一个人,他将与你们一起,共同去完成这项使命。”



    “还有谁?”残空问道。

漓焰道:“到时你自会知道。”

残空知道她若是不愿说,再问也没有什么答案,只是他不明白为何需要四人方可去完成这项使命。

    第四人又是谁?使命又是什么?而最让他感到好奇的是眼前的女人到底是什么身分?

    为什么要让他们去完成使命?

而漓焰仿佛知道残空的心思,她看了他一眼,然后道:“我可以告诉你一件事情,或许可减少你心中的疑问。”顿了一下,接着道:“在你们的认识中,幻魔空间是由云霓古国、西罗帝国、妖人部落联盟,以及其它的偌干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圣魔天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