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圣魔天子 > 圣魔天子_第138节

圣魔天子_第138节

作者:龙人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1-07 20:26:34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4:47
的四大神殿之一的一个小小护法。 

漓焰此时则看着影子,想知道影子是怎样面对凤凰护法的,她要看看影子到底是否真的够实力改变一切,改变这个世界。 

影子审视傻剑半晌,终于开口道:“我找不到你的破绽,但你今天一样会败在我手上!” 

傻剑道:“你凭什么如此自信?” 

“凭我的智慧!” 

“啸……”话音未落,一声尖锐的鸣啸撕裂虚空,冰蓝色的气浪将整个玄武冰层喧染得十分诡异,月光刃破浪而出。 

碎空、碎气,生出一往无回的杀势,挟着神秘莫测的诡异,月光刃深深嵌入虚空中,与虚空同在。 

傻剑——此时称之为铭剑应该更为合适。他嘴角现出一丝冷笑,这样的攻击对他来说,显然不被放在眼里。 

他手中战剑挥了出去,一片银芒随着战剑划过的轨迹,在一片冰蓝色的诡异中撕开一条口子,使冰蓝色的虚空一半又变成了银白色。 

剑,平平淡淡,随意而出,毫无花巧,却又玄乎其玄。 

“锵……”金铁交鸣之声刺人耳鼓,月光刃与铭剑的银白战剑相交,银白与冰蓝色的火花飞溅四射。 

而就在火星四溅之时,冰蓝色的月光刃突然一滑,抑或说月光刃与战剑相交就是为了这一滑。 

月光刃疾速滑下,直击铭剑腋下,砍铭剑右臂而下。 

“锵……”又一声锐鸣。 

月光刃击在了战甲之上,可以洞穿钢铁金物的月光刃却没有在战甲上留下一点痕迹,而铭剑对此却是嗤之以鼻,仿佛是故意让影子击中。而与此同时,银白战剑却已经刺破了影子的护体真气,真真切切地在影子左臂留下了一道血槽,鲜血直流。 

可在铭剑手中的银白战剑却又似乎根本没有动。 

一个矛盾的对立出现在影子面前。 

影子知道铭剑手中的剑根本是没有动,刚才看到的只是剑意在伤自己。他虽早有提防,但没有料到对方的剑意还是刺穿了护体真气,可见自己的防护对铭剑根本是没有用处的。影子亦认识到,如果铭剑刚才要杀自己的话,那留下血槽的地方可能就不是手臂,而是胸口了。 

铭剑显然是不把他放在眼里。 

影子突然想到,一柄占星杖可以十倍地增加人的功力,而当占星杖化为战甲与人合为一体时,其所赋予人的力量又怎样呢?显然已经超越了这个范畴,更重要的是重生了另一种力量,属于战体本身的千百万年所累积的力量。战体的唤醒,便是这千百万年累积力量的重新醒来,无怪乎铭剑可以如此自傲,这种骄傲是一代代星咒神殿的凤凰护法赋予给凤凰战甲,而凤凰战甲又赋予给铭剑的。 

这种世代传承的力量显然让铭剑有骄傲的理由,也是影子所要真正面对的敌人。 

刚才试探性的交手,已经从属性上让影子认识到战甲是由众多残存的意志共同所汇聚而成的强大力量,这对影子显然是一大收获。但这是不是影子所要找的破绽呢?影子心中仍不能够有肯定的答案。 

铭剑这时不屑地道:“你是不是怕了?你觉得自己还有力量与我抗争么?你无论怎样思考,凭你目前所拥有的实力,根本不是我的对手。想改变一切,你根本没有这样的机会!既然如此不济,那我干脆就让你死去,你已经没有在幻魔大陆再存在下去的价值,去死吧!” 

“银凤天翔——剑疾!” 

银白战剑刺出,虚空开裂,劲气四泄,犹如万剑齐发,攻向影子。 

所有的空间都被剑气所填满,影子眼睛所及,皆是一片银亮的剑芒,刺目异常,甚至在影子心灵的空间,亦有着一柄巨剑在一寸一寸地推进,每推进一寸,他的心都在一寸寸的收缩,想避无处避,想逃无处逃,想躲无处躲,完全暴露在巨剑的攻击下,不能动弹分毫,无可奈何。 

这种内外同时夹攻的方法,实在是厉害。 

第二章 寸寸侵进 
影子的心灵完全被控制住,想还手都没有一丝空间,完全被压制着。此时铭剑所表现出来的精神力完全是压倒性的优势。 

在幻魔大陆,无论是习武还是修练魔法,精神力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若是精神力完全被压制、控制,无疑等同于任人宰割。 

此刻的影子受到强大精神力的压制,功力完全无法发挥,只得用睁开的眼睛看着万剑齐至,心灵亦感受着巨剑的寸寸侵进。 

漓焰心为之悬着,她没有料到凤凰护法强悍至如斯地步,影子在他面前竟连半点发挥的余地都没有,而她对影子所拥有的实力是有所了解的,她没有料到两者的差距竟然是如此大。以她的估计,影子至少在十招之内可以保持不败,但现在看来显然不是这样。 

影子不明白为何自己整个心灵都被压抑住了,精神力则随同心一起被压制着,他隐约感觉到,铭剑这一剑所包含的,不但有着强大的功力和精神力,似乎还有着魔咒,在不知名的魔咒的催动下,他的心才一寸寸收缩,精神力在一点点收缩。 

在一招的攻击下,包含着武功、魔法和精神力,这在影子看来是前所未有的。 

万剑逼进,让影子感到了一种绝望,一种束手无策、无可奈何的绝望。 

但他能够就这样败么?他能够这样死去吗?他答应过月魔的事,他对法诗蔺的感情,还有他一直所反抗的宿命,与之抗争的命运……这些又怎能让他放得下? 

他感到自己孤立起来了,彻底地孤立起来了,整个世界只剩下他一个人,走在一条茫茫无尽头狭小的路途上,没有人陪他,没有一根草、一棵树,只有黑漆漆的一切,只有移动着的脚步让他感到自己是存在的,它们还能够发出一点声音。 

这是他所要走的路,这是他的心灵之路,是他为之抗争的命运。死亡和生存代表着什么?那只是虚无不真实的概念,在这样一条路上没有死亡与生存,有的只是继续走下去,有的只是求道者应该唱的一首悲歌。没有人可以陪他,也没有人会陪他,只有一路走下去,一路孤独地走下去,既然一个人来,就应该一个人一路走下去…… 

难道还有比这更让人绝望的么? 

影子抬起了头来,他猛地看到一轮清冷的孤月一直在头顶上空陪伴行走着。 

他陡地感到了更深层次的孤独。一个人的孤独是属于自己的,当一种孤独将自己的孤独无限扩大,将自己照得通透,告诉自己这个世界的本质时,还有什么比这更深层次的东西吗?还有什么绝望可言?一切只是虚无。影子之所以感到绝望,感到身体和心灵被控制,是因为身执和心执,在执着一切外在的本应该放开的东西,这如何会不让人控制?如何会不让人压制? 

影子突然顿悟,原来自己有力使不出是因为自己还做不到放下,放下一切,包括自身。而随即影子又感到不解,自己从来都不曾拥有过,谈何放下?谈何放下自己?若连自己都放下,又何以要存在于这个世上?自己为什么还要改变一切,与命运抗争?自己所做的一切不都是为了得到么?之所以孤独是因为自己走在一条以前从来没有人走过的路上,孤独是一种前进的力量,而并不是放下,要做到放下的应该是朝阳。 

影子不明白自己怎么一下子想到了朝阳,但此刻已经不再重要了。“想要得到”让他身体深处的“小宇宙”重生出一股力量,“想要得到”的力量,他来到幻魔大陆就是为了得到自己所不曾拥有的,这是一种重生的目标。 

是以,就在万剑归宗,要刺穿影子的一刹那,力量让他的心得到了释放,并且无限扩大,强悍的精神力萦绕在身体四周。 

万剑攻击,意念出击! 

所有刺向影子的剑都遇上了同样一柄迎击而上的剑! 

剑剑相交,响起鞭炮般连绵的响声。 

万剑消散,只剩下一柄剑夹在影子手指之间,寸进不得。 

那正是铭剑所持的银白战剑。 

漓焰感到很奇怪,不明白影子为什么突然之间何以能够化解铭剑的攻击。她明明看到影子即将死于铭剑剑下,形势却又突然发生了转变,有些莫名其妙。 

没有人能够明白影子的顿悟所产生的力量,连铭剑都感到不解。 

“怎么会这样?”铭剑看着完好无损的影子,讶然问道。他刚才已经感到了影子死亡般的绝望,却又莫名地产生出一股强大的力量,难道在他体内,藏着许多未知的未被开发的力量? 

是的,在影子的体内,本来就存在着强大的力量,他现今所拥有的只是一部分月魔一族的力量,还有天脉力量的一部分,而并没有真正开发出所有的力量。力量的开发只有在战斗中,在绝望的环境中,一点点挖掘出来的,这也正是每一个人的所谓潜能,每一个人所拥有的力量,关键是是否能够得到有效的开发。 

此时,铭剑手中的银白战剑仍夹在影子双指间。 

影子道:“别以为只有你才会意念攻击,我也同样会!” 

说话声中,他的左手双指沿着剑刃滑动,将至一半,顺势一扭,整柄银白战剑一下子被双指所扭弯。随即,影子大声喝道:“月光破魔刃!” 

这道月光破魔刃显然比先前的月光刃更为厉害,影子的话音刚落,整个玄武冰层顿时被笼罩一层孤寂的色彩。而且,月光破魔刃并非由掌心飞脱而出,而是整只手搓成刀状,由手掌至手臂仿佛变成了冰蓝色的结晶体。 

刀掌破空划出,诡异的冰蓝色光所过之处,便在空中凝成一道冰蓝色刀刃,斜斜劈在铭剑胸前。 

铭剑依旧丝毫未损,而他的身体却不由得一震,随即往后倒退了一步,脸色有些难看。 

显然,影子刚才的这一击让铭剑感到了痛苦。 

而月光破魔刃刚才的攻击并非以硬碰硬地与铭剑身披的战甲抗衡,而是意在透过战甲,以劲气光刃伤人。虽然凤凰战甲可以抵消绝大部分的攻击力,但刚才影子对铭剑的伤害是显而易见的。从另一面,也可得见月光破魔刃比月光刃要强许多倍,而月光破魔刃也正是可以破坏“不坏魔体”而得以命名的。凤凰战甲与“不坏魔体”在许多方面有着许多相似之处,这也是月光破魔刃可以伤害铭剑的真正原因。 

一击得手,影子的攻击便连绵而出,一招接过一招,如行云流水。 

但铭剑再也没有给影子伤害自己的机会了,被弯曲的剑重新变直,滴水不漏地化解着影子的攻势。 

虚空中,一道道冰蓝色诡异的轨迹与银白的轨迹交相辉映,刺目的星芒四射飞溅,飘动的身影神鬼莫测地相互来回穿梭着,一道道虚影重重叠叠。 

两人的攻击已经化实为虚,但谁也不知道这虚中又包含着多少实。 

而此时看着影子与铭剑的漓焰、漓渚与褒姒却有同一种感觉,那就是铭剑会败。这是一种很令人费解的感觉,但却让他们极为清晰地把握到了,他们看着,仿佛不是等待会出现什么样的结果,而是为了印证心中的感觉。虽然铭剑看上去尚占有一定的优势,但冥冥中这个结果似乎是早已注定了的。 

而冥冥中注定这个结果的并不是上苍,亦不是那个决定所有人命运的“他”,而是影子!影子在他们心中种下了一种必胜的信念,这种信念是为了得到,是为了拥有,是为了战胜命运而被燃起的战心。或者说,此刻的影子因为刚才心灵被逼至绝境,而真正苏醒了。如果说他以前是被迫与命运抗争,那现在则是积极主动地与命运作战!他已经拥有了来自心灵的这种力量。 

就在众人以为影子必胜的时候,影子的胸口仿佛突然开裂出一道口子,一道冰蓝色的极光自胸口飞窜而出,趁铭剑与之相战得不可开交之际,猝不及防地袭向铭剑胸口。 

这是一道充满无限魔力的极光,其飞出之际便让人感到了一种死亡的绝望,整个玄武冰层立即笼罩在一片死亡的阴影中,眼前出现的是一条无尽的通向死亡的狭小之道。 

“月魔裂心刃!”漓焰不由得脱口惊呼。 

这是一种化意念而成的、不受任何实体限制的杀念,其厉害之处是在可以化虚成实,将杀念化为有形的杀伐之招,杀伐的是人的心!虽有形,却又不受任何实物的限制,乃月魔一族最为厉害的杀招,不但可以像精神力摧毁人思维活动一样,彻底击溃人的意志,而且会让人的心永远停止跳动,亦即让人死去,就算是命运之神也决无让他重新活过来的可能,形神俱毁,永世不得超生。 

铭剑当然知道这“月魔裂心刃”的厉害,在影子胸口开裂的一瞬间,他便有所察觉。就在漓焰大声惊呼之时,他亦大声喝道:“空间转移大法!” 

整个玄武冰层一下子便飞速旋转起来,空间不断地切换。 

漓焰与漓渚、褒姒同时感到自己处于一个变转的空间内,身形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没有定势。 

就在一切停下来时,所有人都感到自己与原来处在完全相反的位置,同时,“月魔裂心刃”一下子从一个人的胸前穿透而过。但这个人不是铭剑,而是影子!是影子自己发出的“月魔裂心刃”穿透了自己的胸膛,铭剑的“空间转移大法”让影子与铭剑对调了一个位置,两人都处在了对方的位置。 

影子惊讶地看了一眼没有一点伤口的胸口,又看了一眼铭剑,身体便倒在了地上。 

漓焰与漓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圣魔天子】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