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圣魔天子 >圣魔天子_第139节

圣魔天子_第139节

作者:龙人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1-07 20:26:36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7:03
渚、褒姒惊诧不已,他们没有料到突然间会发生这种改变。他们明明有种十分强烈的感觉,认定影子会赢,而得到的却是完全相反的结果? 

没有答案,没有人可以告诉他们答案,连铭剑亦感到一丝诧异。“空间转移大法”可以改变空间位置,却为何会将影子与他正好对调了一个位置?铭剑从未想过要真正地杀死影子,而刚才却不经意间将之杀死,这并不是他想要的结果。“空间转移大法”在进行空间转移的时候虽不完全受人力的控制,却为何又恰好是位置的对调? 

铭剑有些不明白为何会出现这种局面,他走到影子身前,蹲下探试影子的脉门,发现影子是真的已经死去。 

漓焰看着死去的影子,摇了摇头道:“罢了,罢了,所做的一切看来都是一场空,看来对空悟至空的承诺已经无法实现了。他并不是一个可以寄托重任的人,空悟至空又一次看走了眼。” 

说完,飘身离去,也不管她此次来的目标是让漓渚死去。 

因为影子已经死去,那漓渚死不死都无关紧要了,她所答应空悟至空的一切,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可为什么在她的心中又会产生影子必胜的感觉呢?带着这个疑问,漓焰消失在了玄武冰层。 

漓渚此时看着铭剑,结果对他来说并不是太重要,他现在所想的是,铭剑会怎样对待自己,死后的影子的躯体对自己还有没有用? 

可铭剑的举动让他的所想是一场空。 

铭剑没有说任何话,也没有看一眼漓渚,他只是抱起了死去的影子,向出口走去,也不管已经死去的天下。 

漓渚见状忙道:“把他留给我,我可以让他重新活过来。” 

铭剑一边走,一边背对着漓渚道:“你还是乖乖地呆在这里吧,外面的世界不是你应该去的。” 

漓渚不甘心地道:“那你要将一具死尸带到哪里去?” 

铭剑道:“带到该去的地方去。” 

漓渚道:“那你也将我一起带走吧,我想你一定有办法可以治好我的病。” 

铭剑头也不回地道:“你的命运决定你要一辈子呆在这里,直到死去的那一天。” 

漓渚喃喃自语般道:“我的命运决定我要一辈子呆在这里,直到死去的那一天?” 

“不,不要,这不是我的命运!我要与命运抗争!” 

漓渚大声吼道,可铭剑已经离开了玄武冰层,他的声音只有被寒气冰封不能动弹的褒姒能够听到…… 

△△△△△△△△△ 

朝阳又败了。 

这是近几天来他所听到的第四次兵败的消息,他所付出的代价是二十万大军的覆灭,阴魔宗魔主安心、火之精灵的被俘,还有因战败而疲惫不堪的惊天。 

现在,他所率领的大军仍停驻于隘口外,没有丝毫的进展,而他这些天惟一在做的是每天傍晚登上山顶看着满天的晚霞在天际一点点消逝。 

他只是让惊天每天率领大军狂攻隘口,其它的没有任何指示,也没有见任何人。 

惊天不明白圣主自从辽城归来之后怎么会变成这样?但他不敢问,他惟一可以做的是奉命行事。他曾跑过去问无语,想从无语那里得到一些答案,但无语的回答是:圣主知道该怎么做。这样的答案对于惊天来说,等同于没有答案,到底圣主什么时候知道该怎样做?惊天一直在等待着这个答案。 

这又是一个黄昏。 

只是这个黄昏因为天气阴沉而没有晚霞。 

朝阳站在了落崖峰之巅,望着本该出现晚霞的方向。 

曾经的记忆是如此遥远,随手拈来,又触手可及,只剩下回忆的人等待着那已经逝去的岁月重现。 

曾经在一个故事里有一个人说过一句话:上苍给人记忆,是为了看到人们的痛苦。这句话中包含着这样一层意思:痛苦本来是属于上苍的,他只是不想看到他所创造的人比他过得更快乐,于是给了人痛苦的根源——记忆。 

而对于朝阳,这个有着数千载记忆的人,因记忆所带来的痛苦是不能够真正的舍弃,他放不下。 

此刻,他眼前所出现的仍是紫霞从晚霞中飘然飞至的一幕。只是让人有些分不清这一幕是少年时所看到的,还是现在所看到的。 

朝阳的背后此时出现了一个人,是那个与他一样用灵魂复制的法诗蔺。 

朝阳回过了头来,法诗蔺憔悴的脸让人怜悯。朝阳理了理法诗蔺有些被晚风吹散的发丝,道:“不要让人同情你,你是属于自己的。” 

法诗蔺望着朝阳,道:“有一个问题一直存在我心底,我想问你。” 

朝阳道:“你说吧。” 

法诗蔺问道:“你究竟是谁?” 

朝阳道:“为什么问这个问题?” 

法诗蔺道:“因为我感觉到你是一个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的人。你说你是圣魔大帝,可你心中有太多的孤独和落寞,你心中的挣扎比我还要强烈,到底是什么让你感到如此矛盾?你心中总在害怕一些什么,你总是将自己的内心裹得很严实,怕受到伤害。以你所拥有的力量,到底还有什么能够伤害你?是害怕自己、害怕得不到自己想要的?抑或因为一个女人?我知道她并不是我,我很想知道她到底是谁?” 

朝阳道:“你是想知道我是谁,还是想知道她是谁?” 

法诗蔺道:“我觉得两者并没有什么区别,回答了她是谁,也是回答了你自己是谁。” 

朝阳道:“她是你,可她又不是你;第一次看到你,我以为你就是她,但你不是她。” 

法诗蔺低下头,看着自己的鞋,道:“我明白了,我和她长得一样,你曾经把我当成了她。” 

朝阳道:“所以,我一定要征服你,我以为征服了你便等于征服了她。但我错了,我一直是在编织一个美好的谎言骗自己。” 

法诗蔺抬起头,望着朝阳,道:“原来你比我还要可怜。” 

朝阳自嘲地一笑,道:“可怜?你是第一个说我可怜的人。” 

法诗蔺道:“小时候,我曾听妈妈讲一个故事,是有关圣魔大帝的故事,听完之后,我便开始同情他。” 

朝阳道:“也同情我么?” 

法诗蔺道:“是的,我同情一个比我更为可怜之人,但并不是曾经的圣魔大帝。” 

朝阳一笑,毫不介意地道:“也许曾经的圣魔大帝对你来说是一个美好的梦幻,而我对你来说,。是一个杀死你哥哥的凶手,更是一个惨无人道的刽子手。” 

法诗蔺道:“哥哥死了,我必须为他报仇!” 

朝阳道:“是的,你必须为他报仇,但我并不想让你死,你根本没有这样的机会。” 

法诗蔺道:“我知道,所以只有我死了之后,才不会想着报仇。” 

说着,法诗蔺的手中出现了一柄雪亮的匕首,双脚前踏,猛烈地往朝阳胸前插去。她知道自己根本没有杀死朝阳的可能,她惟一可以做的是以自己的生命化为一柄刀刺向朝阳,这样方可解脱她的痛苦,不再为报仇而苦恼。 

匕首尚未接近朝阳,朝阳的手指便轻轻在匕首的锋刃上一弹。法诗蔺的手把握不住,匕首落地,而法诗蔺却去势未止,脚下所踩的石头一滑,身形便要向一边跌倒。 

朝阳伸手将她扶住,法诗蔺才止住跌势,重新站稳。 

朝阳道:“我说过,以你的实力根本没有可能杀我。” 

法诗蔺道:“但我今天非杀你不可,我不能再让自己这样痛苦地生活下去,直到你将我杀死为止!” 

说完再次攻向了朝阳,这次她是骈指成剑。暗云剑派的剑在幻魔大陆本有着悠久的历史,法诗蔺身为暗云剑派的一分子,对剑术的见解自是有独到之处,何况她此时并非全是为了伤敌,更是为了解脱,所用之剑招全是两败俱亡之势,攻势比平时的发挥自是强了甚多。 

剑风凛凛,以一往无回之势攻向朝阳。 

已经更新至-第九卷 第六章 平凡之家 , 请喜欢本文的读者购买天异币阅读更多更新章节,支持本站的发展! 

第三章 命由天定 
朝阳本不曾有伤害法诗蔺之心,也不愿法诗蔺就这样死去。他知道,对于一个长期生活在痛苦中压抑的人,最好的方式是让她的痛苦得到宣泄。所以,他只是一味地随着法诗蔺的剑势运转而飘动着身形,如同空气般,受到力的撞击而自然荡开。 

晚风轻轻荡来,在这样一个类似于秋的季节里,有了一丝凉意,天边的暮色亦有所加重。 

终于,法诗蔺无法再抬起手中的剑了,剑撑地,她大口大口地喘着娇气。 

朝阳站在她的面前,风扬起黑白战袍的一角。 

“为什么?为什么你不杀了我?为什么你不干脆让我死去?” 

法诗蔺的眼泪沿着双颊流了下来,双膝跪在了地上,握紧剑柄的手却沿着剑的锋刃滑了下来。 

血,若一条小溪,贴着剑面流下地面。 

朝阳看着法诗蔺,半晌,他蹲了下来,掰开法诗蔺的手,将剑从她手中拿开,然后撕下一片衣襟,将法诗蔺受伤的手包扎好。 

法诗蔺看着朝阳,这一刻,她的眼神显得很复杂——这是她以往从未见过的朝阳。 

朝阳包扎好法诗蔺的伤口,又用手拭去法诗蔺脸颊上流淌着的泪水,然后望着法诗蔺的眼睛道:“记住,在这个世上,没有人会同情你。你报不了仇,是因为你还没有拥有这样的实力!” 

然后,朝阳站了起来,望着天际尚未消失的那一线光亮,道:“死并不是一种解脱,当你重新来到世上,前世所遇到的问题又会重新出现。生命就是这样一次又一次地重复轮回,要想改变这一切,命运必须把握在自己的手中。” 

“所以你就杀掉所有妨碍你的人?”法诗蔺望着朝阳的背影道。 

朝阳道:“不是我要杀他们,是他们的命运早已被注定,他们必须死在我的手上,这是他们的命。” 

“你这是强词夺理!” 

朝阳道:“你不会懂的,这是‘他’早已设定好的一种结果。” 

“‘他’?”法诗蔺不明白。 

朝阳回过头来,道:“你的命运也早已被设定,你不应该死在我的手上,至少不是今天。” 

“你是说我的命运?”法诗蔺若有所悟地道。 

朝阳道:“是‘他’在决定你的命运。” 

法诗蔺道:“你不是说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么?” 

“所以我必须战胜‘他’!” 

说完,朝阳便飘然下山。 

法诗蔺显得不是很明白,她喃喃地道:“难道所有人的命运都由‘他’控制?‘他’又是谁?” 

△△△△△△△△△ 

惊天发起了对通往辽城隘口的第五次进攻。 

这次他孤注一掷,调动了军队最强的力量,由魔族阴魔宗与暗魔宗组成的精锐部队充当先锋,二十万人族大军随后待命。而金之精灵、风之精灵、光之精灵的任务是潜入隘口内,实现里应外合。惊天这次是下定决心,一定要拿下隘口。 

五千魔族精锐部队身披黑色斗篷,组成五个黑色方阵,在滔天火光的映照下对隘口发起了进攻。 

身后,二十万人的呼喊助威之声响彻天地,震耳发馈。 

五个黑色方阵以战甲铁盾护身,轮流对隘口发起潮水般的进攻,完全不顾及隘口处设下的幻象魔法战阵里猛兽、毒虫、瘴气等道道封锁线,一往向前。 

而在暗处,不时有冷箭射出,让人猝不及防。 

一个个魔族战士倒下,但却未有一人退缩,前进的步伐依然铿锵。 

在隘口内,这时一团比太阳还要炽烈的强光暴绽开来。 

“我的眼睛!” 

“我的眼睛看不见了!” 

…… 

坚守隘口的楼夜雨的联盟军队发出混乱的呼喊声,此起彼伏,络绎不绝。 

当强光刚刚退去之时,突然又狂风大作,以席卷天地之势弥漫着整个夜空。 

空中,伴随着落叶飞沙走石,更有人被狂风卷走。 

凄惨的喊叫声在狂风的虐肆中断断续续。 

惊天高大伟岸的身形站在一处山峰下,看着在隘口所发生的一切,他知道,刚才的强光和现在的狂风正是光之精灵与风之精灵所召唤出的魔法。他们正在以炽光和飓风对坚守隘口的楼夜雨的盟军发动毁灭性的攻击,而此时镇定隘口的盟军已是溃不成军。 

但惊天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的欣喜之色,因为他知道,这些镇定隘口的军队只是一种摆设。以往的每次进攻经验告诉他,要想突破隘口,必须彻底摧毁设置在隘口处的幻象魔法战阵。 

这吞没了他十万大军的战阵此时正在让五千魔族战士一个一个地倒下。 

以牺牲十万大军的代价他观察了三次(第一次与安心一起顺利突破了隘口),依然找不出控制这魔法战阵的关键所在,这次已经是第四次,他以魔族战士的冲击力,企图找出破绽,但从现在看来,他依然一无所获。 

现在,摆在惊天面前的只有一条路:他必须亲自去找出这幻象魔法战阵的破解消除之法,他已经不能再等了。 

惊天飘身往幻象魔法战阵内落去,他必须亲身涉险。 

这时,金之精灵在隘口上空处现身,他口中念道:“以宿主的名义,所有一切失去灵魂的生命体,以无畏之勇,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圣魔天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