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圣魔天子 >圣魔天子_第141节

圣魔天子_第141节

作者:龙人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1-07 20:26:41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7:03
    

楼夜雨道:“你还记着我那天刺你的那一刀?”

那人回头望向楼夜雨,脸上展现出那阳光般的笑意,道:“你以为我是那么小气的人么?刀伤已经好了,自然那一刀也就忘了。何况,是我失礼在先。”

楼夜雨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由衷的感激之情,真诚地道:“谢谢你!”

那人道:“傻瓜,跟我还说什么谢谢?我们不是最好的朋友么?朋友就应该相互理解。”他的手伸出,抚了抚楼夜雨的秀发。

    

楼夜雨的眼中不禁有些温润,感激地道:“要不是有你在帮我,一切不会如此顺利的进行,认识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福。”

那人笑着道:“看看,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孩子,要是哭花了脸可就不好看了。”

楼夜雨的脸上不禁浮起了娇羞之色,她推了那人一把,嗔道:“你好坏,这样取笑人家。”

那人心中不禁一荡,楼夜雨总是能够在不经意间拨动他心底最深处的那根弦,他恨不得立即将楼夜雨拥入怀中,可那天发生的事情就像一盆冷水浇灭了他心中的火焰。

    他赶紧将视线投向远处的夜空,不敢看楼夜雨的表情。

楼夜雨见他半天没有说话,抬头望向那人,也沉默着。

    

清凉的夜风吹动着人的发丝,也扰乱着人的心绪。毕竟,有些东西存在心里是很难将之抹去的,它维持着人之间的关系,也限制着某些东西往更深层次发展。

    

许久,还是那人先开口道:“送件礼物给你要不要?”脸上现出神秘的表情。

    

楼夜雨先是一愣,随后道:“什么礼物?”



    “你先把眼睛闭上。”那人道。

楼夜雨迟疑了一下,随即将眼睛闭上。

    

过了片刻,只听那人道:“好了,现在你的眼睛可以睁开了。”

楼夜雨睁开了眼睛,她看到了一个菱形的冰蓝色的晶体托在那人手心上。

    



    “月石!”楼夜雨惊呼道。

那人含笑道:“是的,月石。”



    “你怎么会有月石?!这不是曾经的月魔一族遗失之后,一直在寻找的东西么?”楼夜雨显得无比诧异,她不知道他怎么会有月魔一族因之灭亡的月石。

    她知道月魔的诅咒每千年发生一次,就是因为月石的被盗使然,而如此珍贵的东西此刻却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

    

那人道:“不错,这正是月魔一族所遗失的月石,我现在将它送给你。”他抓过楼夜雨的手,将月石放在了她的手心。

    

楼夜雨顿感一股无穷的力量正通过自己的手心传遍全身,使她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充实,而她眼睛所看到的世界,也仿佛一下子变了样。

    她可以感到山在呼吸,树在生长,远处的大海在拍着巨浪,极北之地在落着雪花,天地在窃窃私语……她的眼睛甚至可以一下子穿透空间,看到另一个世界所生活着的人。

    

楼夜雨不可思议地望着那人,道:“怎么会这样?”

那人似乎能洞悉楼夜雨的感受,他道:“无论你看到的,还是你所感受到的,这一切都是真实的。月石所拥有的能量是这个世间维系存在的一半,若它与另一颗月石合在一起,足可改天换地!”

楼夜雨惊讶地道:“可你怎么会拥有它?”

那人道:“这一点你不用多问,总之,我现在将它送给你。”



    “不!”楼夜雨忙将手中的月石还给那人,道:“如此珍贵的东西,我不能收,它也不应该属于我。”



    “为什么?”那人看着楼夜雨如此坚决的样子,不解地问道。

楼夜雨道:“我不配拥有它,它的意义太重大,是维系世界守衡的神物。而我只是一个平凡的人,虽然有幸得到星咒神殿的垂青,斩断魔根,体内却仍流着魔族的血。”

那人重又将月石放在楼夜雨手中,郑重地道:“但我把它送给了你,它就是属于你的。在我眼中,它也只是一块石头而已,并不存在其它的什么意义,而你对于我,却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

楼夜雨的眼睛一动不动,她的眼睛根本就无法动。

    她看到在那人眼中的自己竟是如此重要,完全占满了他的眼眶。有什么能够比这样的话、这样的眼神更让一个女人感动呢?

    女人一生所企求的不正是这样的话和这样的眼神么?她的嘴唇动了一下,想说些什么,可最终却什么话也没有说,而感动的眼泪却从眼眶中溢出,打湿了她美丽的脸颊。

    

那人一下子将楼夜雨紧紧搂在怀中,在她耳边道:“知道么?从我见到你的第一天开始,我就知道,在我生命中不可能再有第二个女人可以取代你,为了你,我可以舍弃生命中其它的一切!”

长久以来被压抑着的东西化为泪水狂涌而出,楼夜雨是一个女人,无论她怎么强,怎么把自己装扮成一个男人,但她终究是一个女人,女人需要的是什么?

    是一个男人全心全意的呵护,是一个男人毫无保留的爱。而此刻的楼夜雨,她无疑已经得到了一个女人所希望得到的一切,她有什么理由不感动?

    有什么理由不让自己的泪水肆无忌惮地流下来呢?

泪水浸湿了那人肩上的衣衫……

△△△△△△△△△

楼夜雨仔细地看着手中的月石,依偎在那人怀里。

    

那人抚摸着楼夜雨的秀发,道:“有一件事我必须告诉你。”

楼夜雨看着月石,随口问道:“什么事?”

那人道:“月石在给人巨大能量的同时,也在吸食着人的能量。所以,当你感到自己的身体变得很虚弱,有种无力感时,务必要告诉我。”

楼夜雨回头不解地望着那人,道:“怎么会这样?”

那人道:“任何东西都是两面性的,有好必有坏。月石必须定期吸收月的能量才能够保证其强大的威力,当它的能量不够时,作为它的持有者必须以自身的能量供给它。否则,当月石的能量枯竭时,便会发生意想不到的可怕事情。”



    “什么可怕事情?”楼夜雨从那人的脸上看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那人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这话是爷爷曾对我说的,在临死之前,爷爷再三叮嘱我要记住这一点,我只是把爷爷所说的话重新说给你听而已。不过,爷爷所说之话是勿庸置疑的。前些天,我差点便因为月石而死去,我以全身所有的能量供给月石,形容枯瘦,重病缠身,全身精气仿佛都被吸干,幸好及时按照爷爷所言,补充了月石的能量,才幸免一死。”

楼夜雨不敢相信地道:“真的有如此恐怖?”

那人点了点头,道:“只是现在月石重新拥有了充足的能量,我的身体才得以复原。你千万要记住这一点!”

原来,那人正是出现在月魔一族地下城市的水析,只是他现在看上去充满阳光的样子与去补充月石能量时枯瘦单薄、重病缠身的样子相比,实有着天壤之别。

    不过仔细看去,其眉宇间的神色及脸型轮廓,倒有几分相似,但这也是惟一的相似之处,可见月石实可将一个人进行脱胎换骨的改变,而且是精神层面的。

    

楼夜雨看着月石想了想,然后道:“如果我用月石改变一个人的性情,是否可以做到?”她的眼中闪过一丝神采。

    

水析并没有看到楼夜雨眼中一闪而过的异色,他道:“我没有试过,但当月石出现能量枯竭的征兆时,在我内心却充满一种毁灭的冲动,幸好我及时发现,按照爷爷临死之前所传授的冰心诀,才得以将之压制住,否则真不知会发生什么事情。”

楼夜雨有着一丝失望,她想:如果月石可以让一个人的性情发生改变,她倒要看看改变后的朝阳会变成什么样。

    不过,这一点并不是很重要,拥有了月石,朝阳所剩下的注定只有失败一条路。

    

△△△△△△△△△

五千魔族精锐战士,三大精灵,暗魔宗魔主惊天,全都一去无回,这种打击对朝阳来说不可谓不重。

    

此时,夜已至深,军营一片寂静。

可就在这个时候,那首古老的、来自战场上的曲子却在军营上响了起来,苍凉、落寞,充满着无奈,仿佛是在诉说着一个古老的、已被遗忘的故事。

    

失败的阴影笼罩在每一名战士的心头,这曲子将那些尚未入眠的心揪了起来,里面所包含的悲凉的东西使他们应着旋律唱起了在云霓古国流传很广的那首歌。

    

歌声与曲子是如此的合拍,浑然天成,数十万大军齐声唱着,歌声直冲云霄,响彻整个北方边界的天空。

    

无语从营帐里走了出来,这歌声中饱含的对战争的厌倦和对家乡思念的感情让他感到了害怕。

    如此的军队又岂能有斗志?若是楼夜雨此时发动进攻,那结果显然是十分可怕的。

    

他的手指掐动,连忙测算,奇怪的是所得到的结果竟然是上卦,有益于己方。

    

无语百思不得其解,以他数千年的经历也无法作出解释。

他又连忙掐指测算,测算出的是一个

    “人”字。



    “人?”无语口中轻轻念着:“这个人到底是谁?”

△△△△△△△△△

曲子自然是泫澈弹的,一曲终了,她抬起头来,看到朝阳已站在了她的面前。

    

他们所在之地是离军营不远处的密林,林木茂盛,中间却有一空旷之地,建有一亭,也不知系何人何年所建。

    

泫澈脸现笑意,道:“久仰圣主大名,今日得见,实在幸会。”

朝阳道:“你认识我?”

泫澈道:“我见过影子。”



    “你见过他?!”朝阳颇感意外。



    “是的,你们长得一模一样,认识他也便等于认识了你。”泫澈道。



    “可人并不仅仅是通过相貌来区分的,就像你的样子,根本无法让我相信这首曲子是你弹的。”朝阳道。

    



    “是吗?”泫澈依然仰头笑看着朝阳:“楼夜雨也曾经这样说过我,还有漠与影子,也觉得我所弹的曲子并非出自我之手。”



    “他们说的都没有错。”朝阳道。



    “但为什么一定要将一个人所弹的曲子与人联系在一起呢?曲子只是曲子,它自有曲子的灵魂。”泫澈道。

    

朝阳道:“这些话你还是留着对感兴趣的人说吧,我只是想知道你为何要在这里弹曲子?”

泫澈笑了笑,道:“我是来找圣主的,但又不愿到你的军营中去,所以就只好将你引到这里来了。我喜欢这里的环境。”

朝阳道:“这不是你的真正理由。你想见我又不愿去军营,因为军营在别人的监控之下,每个人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楼夜雨的耳目,你不想楼夜雨知道你来找我,所以就在这里等我,而这里的环境是楼夜雨的灵力所没法涉及的。

泫澈道:“原来圣主什么都知道,我还打算把这一切都告诉圣主呢。但圣主为何明已知道这一切,却毫不采取应对策略呢?”

朝阳冷眼看着泫澈,道:“你能够告诉我什么叫做应对策略?”

泫澈道:“至少不应该让这么多人送死,让惊天和安心他们落入楼夜雨之手。”

朝阳一阵冷笑,道:“你是何人?为何对我如此关心?”

泫澈道:“我叫泫澈,是妖人部落联盟神族族长,关心圣主,是因为我觉得圣主是一位了不起的人物。”

朝阳道:“你知道这不是我想要的答案,我也从不喜欢跟人打哑谜。”

泫澈想了想道:“那好吧,我告诉圣主,其实是霞之女神让我来见你的。”



    “她为何要让你来见我?”朝阳脸上没有丝毫的诧异之色,声音却极为冰冷。

    

泫澈道:“向圣主要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



    “紫晶之心。”泫澈漫不经心却又是无比坚决地道。



    “哈哈哈……”朝阳大笑道:“全天下的人都知道,那是属于我的东西。”



    “可你已经将之送给了她。”泫澈道。



    “那本是千年前的一个错误,它让我失去了一切,甚至于自己的生命。一个男人生命中可以不断犯错误,但决不能重复犯一次错误,对我来说,尤其不能!”朝阳狠狠地道,脸型因每一个字的吞吐而变得有些扭曲,眼神更是咄咄逼人。

    

泫澈迎视着朝阳的眼睛,突然变得很认真地道:“你认为这是一个错误?”

朝阳冷冷一笑,他的眼睛望向夜空,充满挑战意味地道:“只有‘他’知道!”

泫澈看着朝阳片刻,然后收回目光,投向面前的七弦琴道:“谈一首曲子给你听。”

说完手伸了出去,五指张开,在她面前的琴弦闪出晶莹的绿光,当白玉雕刻般的手拨动碧绿色的琴弦时,朝阳感到一串可以洞穿心肺的声音穿过了他的身体,片片碧绿色的落叶从琴弦上不断地飞了出来。

    

那些乐音竟然凝结成落叶的样子纷飞于空气中,萦绕在朝阳四周。

    

已经更新至-第九卷第十章创世之力,请喜欢本文的读者购买天异币阅读更多更新章节,支持本站的发展!

    

第五章不悔诺言
朝阳突然有种无法自拔的感觉,那些早就沉淀于记忆深处、心底某个角落的东西都被翻涌出来,一下子击溃朝阳设置的记忆防线,一段段或残缺、或完整的记忆碎片如同一片片绿叶在脑海中飞掠逝过。

    他看到了自己年少时一个人呆立孤峰之巅看日落的晚霞,看到了紫霞第一次在他生命中出现,记起了曾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圣魔天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