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圣魔天子 > 圣魔天子_第143节

圣魔天子_第143节

作者:龙人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1-07 20:26:46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4:47
    


    “圣主。”无语站在了他的背后。

朝阳轻轻合上了眼睛,对他来说,时间已经到了,是他直面楼夜雨的时候了。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让这带着阳光气息的空气深入到他体内不曾被阳光触摸到的地方。

    

清凉的春风飘扬着旌旗,似乎在为他送行。

背后,无语枯瘦干瘪的老脸依然平静,他在想:“自己的选择是不会错的,他是一个可以改天换地的人,自己是可以重新回到星咒神殿的……”



    “无语,你在想什么?是不是想重新回到星咒神殿?”一个声音在无语的背后响起。

    

无语站着片刻没有动,然后缓缓转过头来,站在他面前的是水析。

    

无语道:“是你?你不是已经走了么?”

水析充满阳光地一笑,道:“是的,我已经走了,但是我又回来了,我说过,我要帮她收服你。”

无语沉默了片刻,眉宇凝重,道:“原来你们是在演戏骗我。”

水析望着太阳,道:“这是一场充满智慧的较量,我知道,在我们占卜到你们所要做的一切事情的同时,我们的一举一动也在你的掌握之中。因为我知道,敢叛离星咒神殿的无语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人,所以‘骗’这个字并不恰当,只能说明你被我们虚拟了。要不这样,你又怎会让朝阳独自一人,单刀赴会?你无非想借助的是楼夜雨对他的感情。”

无语干枯的脸抽动着,长声叹息道:“看来我们惟一可以把握的机会都已经失去了。”

水析望向无语,道:“不,只要朝阳不失去你,你们还有机会,所以,最重要的是将你从他的身边除去。”

已经更新至-第九卷第十章创世之力,请喜欢本文的读者购买天异币阅读更多更新章节,支持本站的发展!

    

第六章强化灵力
无语道:“你太抬举我了,无语只是一个被遗弃之人。在你们的强大灵力面前,我根本无法使用占星术,更不像你们一样可以占卜到未来十天内所要发生的事情,这场战争的结果早在你们的控制之中。”

水析道:“但你却可以占卜到已经发生的事情,所以,我们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你都一清二楚,而你却可以凭此推断我们下一步的行动,采取相应的应对策略。”

无语苦笑一声,道:“如今看来,正是这一点,反而被你们所利用,成为我们的致命之处。”

水析一笑,道:“这是你无法逃避的宿命,是你作出错误选择的一种代价。”



    “代价?”无语道:“也许吧,但这种代价并没有让我感到后悔。自从我离开星咒神殿后,经历的事情很多,看到和听到的事情也很多,这许许多多的事情让我感到很困惑。我一直都很想知道,到底这个世上所有的事情是不是都是一成不变的?作为星咒神殿,可以预先知道一切尚未发生的事情,而这种结果到底是占卜所得到的,还是一切本已经设定好的,只是通过占星这种方式去得到这种结果而已?若是这样,那一切还有什么意义呢?人们称我为‘无语道天机’,而这所谓的天机却是对人的一种戏弄,一种轻视,我一直在寻找着答案,却一直都没有答案。”

水析道:“可你既然没有寻找到答案,为何还想回到星咒神殿?你不觉得这显得很滑稽么?”

无语望着东方,平静地道:“因为我想在死亡前弄清楚,是不是每一个占卜到的结果都是已经注定的?有没有第二种可能的存在?”

水析冷讽地一笑,道:“你永远都不可能知道。”



    “为什么?”

水析道:“因为你不应该知道。”

无语却依然显得很平静,道:“看来你也不知道,这也是你心中的疑惑。”



    “我不像你,这个世界上许多事情是不由我们去思考的,我们只须去做,而不应该去考虑这样做到底是应不应该,因为我们永远不会知道答案,思考太多的结果只会让自己更痛苦。你游历幻魔大陆数千年,能够告诉自己你到底得到了什么吗?你得到的只是每个夜深人静时突然从梦中因为痛苦而惊醒,不知身在何处,找不到自己,你恨自己为什么要醒来,永远沉沦在梦中不是更好么?有时你想回头,但你知道你已经走得太远,已经没有回头的可能,惟有强撑着残躯继续走下去。你找不到可以与你分享痛苦的人,急需找一种精神寄托,因为你已经感到害怕了。所以,你选择了朝阳,因为你发现,至少他也是走在只有一个人的路上,你至少从他前进的步伐中找到了心灵的安慰……”

无语平静的眼神开始变得恍惚,他口中喃喃自语般道:“这是自己么?为什么自己会变成这样?难道我的思考是错误的?但为什么又要拥有思考的能力?既然有了这种能力又为什么不能思考?我只是想弄清楚一件事情,却为何要走这么长的一段路?我想回到星咒神殿,为何不让我回去?是我在害怕,还是他们在害怕?到底在害怕着什么?难道这才是真正的‘天机’?是永远不能够向人道出的东西?”

无语陷入了沉思。

    

水析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他的手向无语伸去……

就在水析的手接触到无语的一刹那,无语的声音突然响起。

    



    “慢着!”

水析的手很突兀地停在空中,眼中露出极度惊诧之色,他不明白无语突然之间怎么能从自己设置的魔魇中醒悟过来。

    

无语仿佛根本不知道水析刚才对他使用了魔魇,让他在其中沉沦,他仿若没事般道:“还有一件事情我不明白。”



    “什么事情?”水析迅速让自己保持冷静。



    “你是用什么方法将安心与惊天收服的?”无语道。

水析先是一愣,随即冷静地道:“他们的心魔。”

无语道:“原来如此。”说完,一下子又沉沦到水析所设置的魔魇中,脸上显出困惑茫然之态,没有自我意识。

    

水析讶然,不明白其中的原因,但此刻的无语无疑已经沉沦到魔魇中,与自己的心魔在作战,但刚才为何突然间会醒来呢?

    是因为他超强的信念?

这是水析事先所没有预料到的,他的手向后一挥,整个军营立时被火燃了起来。

    

火光滔天,整个军营一片混乱,救火声、呼喊声、逃窜声……此起彼伏,连绵一片,所有精心准备的一切,毁于一旦。

    

水析携着无语,从燃烧的火焰中飞掠而去……

△△△△△△△△△

朝阳一路向前行去,可以他的速度,走了一个小时还没有看到辽城的城墙。

    

眼前是一条弯曲蜿蜒的山路,路两旁是层峦叠嶂的山峦,连绵千里。

    

朝阳停了下来,因为他知道这是一条没有尽头的路,无论如何走下去,都不会有什么结果。

    他已经踏入了别人所设置的幻境当中。

这时,一个人从他身旁擦肩而过,沿着山道,孤独地往前走去。

    

朝阳看清这人身着黑白战袍,手持圣魔剑,正是他自己。

朝阳没有说话,也没有动,他看着这个自己渐渐远去,直到消失。

    



    “你还记得我么?”一个声音从朝阳背后传来。

朝阳转过头,看到了紫霞,她的脸上满带深深的忧郁,千年不变,朝阳却没有说话。

    

紫霞黯然道:“看来你已经忘了我。”



    “锵……”朝阳手中的圣魔剑脱鞘而出,一道凄红划破虚空,将眼前的紫霞一劈为二。

    

血溅满了他一脸,而一分为二的紫霞落地之后,分开的两只眼睛以万分哀怨的眼神看着朝阳,仿佛在问:“为什么?”

朝阳一脚将一分为二的尸体踢了出去。

    

可尸体尚未落地,却被一个人飞身接住,正是刚才离去的另一个

    “朝阳”。

另一个

    “朝阳”接住紫霞,痛苦地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是谁杀了你?”

他的目光猛地抬了起来,看到了面无表情的朝阳,心中忖道:“怎会与自己长得如此相像?”于是厉声道:“你到底是谁?”

朝阳毫无回答之意。

    



    “是你杀了她?!”他一手抱着一分为二的紫霞的尸体,另一只手中的圣魔剑指向朝阳。

    

朝阳面无表情地望着他,仿佛根本没有听到他所说的话。



    “一定是你杀了我的紫霞,我要杀了你!”他放下那尸体,拔出圣魔剑,飞身凌空向朝阳一剑劈下。

    

凄红的光芒映入朝阳整个眼帘,强大的杀意如巨山压顶。

朝阳心中吃惊,他没有料到幻境中制造出来的人竟有如此强大的功力,而且四周的环境是如此逼真,一草一木尽皆有着生命的特性,可想而知这需要多大的功力支持才能够制造出这样的幻境,他脑海中闪电般闪过无语昨晚向他提及的月石。

    

此刻,杀势逼至,朝阳不得不有所反应,圣魔剑再度脱鞘而出,迎了上去。

    

两剑相交,空气震荡,整个天地都不由一阵摇晃,颤栗不已。

    

朝阳与那个用幻术制造出的自己同时被震开,同样倒退五大步才站稳,而且站立姿势、握剑的手法也全都一样。

    

朝阳没有料到用幻术制造出的人竟然可以与自己硬碰,而且丝毫不落下风。

    月石所拥有的能量真的可以强大到如斯地步?以他对楼夜雨的认识,楼夜雨与他相比,尚有不及,何况制造出的幻境中的人?

    一定是她在利用月石的能量制造出这个幻境,以困住自己。

朝阳知道,要突破这幻境,就必须破除所出现的一切企图影响人的幻象,到时幻境便不攻自破。

    

而不断出现的幻象就像是为了抓住人心里最脆弱的地方,引出心魔。

    

朝阳暴喝一声:“去死吧!”身形飞跃而起,圣魔剑凌空劈下,赤红的光芒瞬间盈满每一寸空间,他必须尽快将之除去……

很快,两人便战了上千回合,但朝阳却连对方的衣襟都没有沾到,每一次攻击仿佛都在对方的预料中一般,被对方轻易化解,而他也没有被对方伤到分毫。

    

因为两人的出手,方位的变化,招式、力道的把握几乎全都一模一样,根本没有什么区别。

    

朝阳在帝都剑士驿馆做的一次梦有过这样的经历,这一次又出现了。

    

而当他每一次要击中对方之时,也是对方可以击中自己之时。

    两剑相交,力量互抵,彼此又有着相同的反应。

朝阳知道,楼夜雨这是按照自己的思想变化制造出来的人,自己的每一次所思所想,每一次出击,也都是对方的选择。

    

这样下去,战斗永远都不可能分出胜负,而到自己疲惫不堪、无以为继之时,也是代表着

    “失败”的到来。而对于朝阳来说,他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失败的。

圣魔剑奇光四射,整个空间都是圣魔剑的影子,他的攻势一瞬间变幻着数十个方位,攻出上百招,剑影飘飘,凛冽至极。

    

可对方的变化也都是相应的。

这样的作战方式是可怕的,没有人知道它会什么时候停下来,如果选择舍身冒死除去对方,而自己也同时会被对方除去。

    朝阳只得继续选择这样虚耗下去,等待着奇迹的出现,但奇迹又怎会在一个由人设置的幻境中出现?

    

朝阳不得不佩服楼夜雨这一招的厉害,简直可以用够狠、够毒来形容。

    同时也让朝阳认识到,若自己连一个被制造的幻象都无法取胜,又何以面对楼夜雨本人?

    

当朝阳最后一丝力气快用尽之时,他放弃了继续进攻。他可不想连楼夜雨的面都未见到,就已被自己给活活累死。

    

而这时,楼夜雨却出现了。

她摇了摇头,满怀可怜地看着像狗一样喘气的朝阳,道:“这是曾经的圣魔大帝么?怎会变成如今这一副可怜的模样?真是让人不敢相信。”

这时,所有的幻象尽皆消失,朝阳的所在之地是位于辽城外的那一片密林。

    

另一个

    “朝阳”也随着幻象的消失而消失。

朝阳没有说话,他根本找不到可以说的话。

    此刻,他确实是以一个连他自己都无法容忍的失败形象出现在楼夜雨面前。

    

看到朝阳的样子,楼夜雨得意地仰头大笑,这正是她一千年来希望看到的。

    

笑过后,楼夜雨得意地道:“你想不想知道你的军队和无语现在怎么样了?”

朝阳心中一震,忙抬眼望向楼夜雨,从楼夜雨的眼神中他已经猜到了十之八九。

    

楼夜雨看着朝阳面部表情的变化,道:“不错,正如你所猜,你的军队已经溃不成军,现在正受到三位族长及怒哈所率领部队的全力追击,而无语则被水析所收服。此时,正和安心、惊天等呆在一起。你已经彻底地败了,我没想到你竟然是如此不堪一击,真是让我太失望了。”



    “水析?!”影子感到诧异,正是由于水析的离开,他才只身来见楼夜雨,而此刻楼夜雨又提到了水析,他感到自己中了计。

    

楼夜雨冷笑道:“你一定以为我真的与水析闹翻了,水析一气之下离去。其实你又何曾知晓,我们之间的所谓感情矛盾都是表演给你看的,你真的以为我对你还存在着感情么?所有的感情随着一千年的时间已经逝去,我发誓一定要彻底征服你,让你在我面前摇尾乞怜,以报千年前之仇恨!”

朝阳冷笑一声,道:“你对我是否存在感情与我又有何干?想征服我更是痴心妄想!”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圣魔天子】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