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圣魔天子 > 圣魔天子_第144节

圣魔天子_第144节

作者:龙人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1-07 20:26:48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4:47
楼夜雨道:“你以为自己还有与我对抗的能力么?你现在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何况,你现在已经失去了一切,只剩下孤家寡人一个,凭什么与我斗?” 

朝阳道:“是么?你真的以为我已经输定了么?” 

“难道你觉得自己还有机会?”楼夜雨不屑地道。 

朝阳道:“当然,因为你是我的手下败将!而且你永远都没有可能胜我!” 

“大言不惭!你刚才功力已经消耗殆尽,我看你还有何实力说这样的话!” 

楼夜雨说完刚欲向朝阳动手,可她却又停了下来,大笑道:“我差点忘了,就算你拥有十成的功力,又能怎样?你连一个幻象都无法战胜,凭什么说这样的话?我今天要看的是你怎样像条狗一样挣扎,像狗一样求我饶了你!” 

“你永远都等不到那一天!” 

天地之间,陡然狂风大振,尘埃弥漫天地,太阳的光线尽数隐去,天地一片混沌。 

一道赤红的轨迹划破这片混沌,以一往无回之势劈了下来…… 

△△△△△△△△△ 

一道沉重的铁门缓缓开启,微弱的灯光从开启的缝隙中投在了水析的脸上,而站在他身旁的无语则仍是一副沉沦于魔魇中不能自拔的样子,口中喃喃自语地重复着:“我要回星咒神殿,我要回星咒神殿……” 

当铁门完全开启时,水析携着无语走了进去。 

在一个偌大的房间里,安心、惊天,风、火、金、光四大精灵都在里面。 

看到他们,无语仿佛一下子醒了过来。他听到惊天一遍又一遍地朝着那盏灯喊:“我要成为幻魔大陆最强的人!我要成为幻魔大陆最强的人!我要成为幻魔大陆最强的人……”在喊的同时,他的脸上现出强忍着的痛苦之情,身子不停地颤抖着,仿佛被一个人在用鞭子抽打一般。 

安心则是一遍又一遍地回头,神情十分镇定地对着眼前道:“你不是惊天,你不是惊天,你不是惊天……” 

而在他的身前和身后根本没有一个人,他是在对着空气说话。突然,他的眼睛怔怔地盯着前方:“是你?!”然后半天不说话了。 

四大精灵则是一遍又一遍痛苦地喊着:“解开我的封禁,还给我力量!解开我的封禁,还给我力量!解开我的封禁,还给我力量……” 

无语走到安心面前,问道:“是谁?” 

“是我的妻子。” 

“你的妻子?她在哪儿?”无语好奇地问道。 

“她就在我的面前,你没看到么?”安心一指空空的前面道。接着,便脸现万分的悲痛之色:“幽若,你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你不能死!孩子刚刚出生,你怎么能死?”他上前一把抱着空空的空气,痛苦地喊叫着…… 

“幽若是谁?”无语道。 

“是他的妻子。”水析回答道。 

“他怎么会变成这样?”无语望向水析。 

“因为他一生最爱的是他的妻子,而他的妻子在生下天衣之后,便难产而死,这是他心中一直深藏着的痛,也是他的心魔所在。”水析道。 

已经更新至-第九卷 第十章 创世之力 , 请喜欢本文的读者购买天异币阅读更多更新章节,支持本站的发展! 

第七章 驱意成魔 
无语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他们仍深陷于心魔中不能自拔。” 

“是的,但我却解除了你的魔魇。”水析微笑着道。 

“为什么?”无语不解。 

“因为你与他们不同,心魔困不住你,你的自我意念太强,沉沦在我设置的魔魇中你还不忘问出心中想知道的问题。” 

“那你打算将我怎么样?” 

“废去你占卜星象的灵力,没有了灵力,就算你再怎么清醒也形同于一个废人。” 

“但你不觉得现在这样做太迟了么?”无语很平静地道。 

水析不屑地一笑,道:“我让你醒来之时已经封禁了你所有的功力,你以为自己还有与我相抗衡的能力?” 

无语道:“我没有,但她有。” 

水析心中一惊,这才感到早有一个人站在了他的身后,但他尚没有来得及有所反应—— 

“嗤……”一只手自他背后穿入,从胸前穿出,而他的心已经被一分为二。 

水析低头看着从胸前穿出的这只手,脸上那充满自信的笑意不见,转而是难以置信的痛苦表情:“魔咒手刀!” 

“嗤……”手从水析的背后拔了出来,鲜血激喷。 

水析的身子禁不住摇晃了两下,他回过头,看到的是一张冷若冰霜的脸,鲜血正从她修长的手指尖滴落。 

“你是谁?”水析强忍着疼痛问道。 

此时,他的体内,手刀的魔咒正在起作用,一点点地分解着他的肌体。 

“黑魔宗魔主樱释。”那女子一字一顿地道。 

“黑魔宗魔主?”水析只知漠以前是黑魔宗魔主,后来被贬为黑翼魔使,之后便从未听说过黑魔宗有过魔主,难道这是朝阳故意隐藏着的一股力量?为的就是对付自己? 

水析一下子感到了害怕,如果事实真如他所猜测的这般,那这股力量就从来都没有被他估算在内,且这股力量更有可能不只樱释一个人,而是代表着整个黑魔宗的力量。而朝阳一而再的败很有可能是故意装出来的,现在正在趁势追杀朝阳大军的怒哈及三族族长的军队很有可能正面对这股力量设下的埋伏。因为水析知道,驻扎在隘口外的军队只有三十万,另外更有七十万大军丝毫没有动静,这些大军若是事先安排好,那此时,怒哈及三族的军队正中埋伏,惨遭不测…… 

水析不敢再继续想下去,自以为胜券在握的他们其实是愚不可及,从一开始便被朝阳玩弄于股掌之中。 

但事实又怎会这样?所有的结果不是早已通过占卜星象,得到显示了么?这怎么会有错? 

水析百思不得其解,又回过头来望向无语,伤口处的血不可抑制地在往外涌出,伤口也不断地在分解扩大,魔咒手刀的魔咒正在起着作用。 

无语看着水析的眼神,道:“你一定想知道事情的结果为何与星象的显现大相径庭吧?” 

“是……的。”水析艰难地道。 

无语平静地道:“因为你们所占卜的星象早就被我改变过,显现出来的自然是另一种结果。” 

水析的身子一阵摇晃,口中强忍着的一口鲜血终于喷了出来。他记起了一句话:“幻魔大陆,只有无语才是惟一可以改变星轨的人。”而他却把这句话给忘了,但无语占卜星象的灵力怎么可能在占星杖的压制下发挥作用?即使这样,那无语在改变星象的轨迹时他们怎会连一点察觉都没有? 

水析又一次望向了无语。 

而无语也仿佛知道水析心中的疑问,他道:“早在从云霓古国帝都来此之前,星象所显现出来的结果就已被改变过。圣主说过,我们要置之死地而后生。” 

水析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差距,他们的智慧与朝阳相隔太远,同样是彼此迷惑对方,而朝阳在战争开始之前已经想好了最后一步,有什么理由他不赢? 

水析苦笑着道:“原以为一切尽在我们的掌握之中,到头来,结果却恰好相反,但你们为何选择现在才动手?” 

无语道:“现在才是最佳的时机。” 

水析自嘲般道:“对了,因为我身上已没有月石,樱释才能够杀死我,你们可以借机彻底将我们打败。我这一次才明白什么叫做置之死地而后生,可你们有没有想过朝阳?楼夜雨拥有月石,他是不可能战胜她的!” 

说完,水析的体内就像有一束强光自中四散射出,肉身随着强光被分解得支离破碎。 

樱释走近无语身前,望着惊天、安心道:“大师,他们该怎么办?” 

无语道:“放心,他们只是困在自己的心魔中,水析一死,他们的心魔很快就会得到解除。” 

果然,安心、惊天,风、火、金、光四大精灵相继从自己的心魔中解脱出来。 

见到无语与樱释,他们一时之间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但仿佛又明白了些什么…… 

△△△△△△△△△ 

远远的山谷里战火在燃起。 

这原本是一条寂静的山谷,但鲜血和杀伐已经赋予了它在这个世间中存在的另一种意义。 

怒哈、魔族部落族长渊域、人族部落族长祭泽,还有神族部落族长泫澈四人的力量,三十万大军,将朝阳驻扎在隘口外的大军赶到了这个山谷,形成了合围之势。他们脸上,浮现出胜利即将到来的喜悦。 

一切皆按照楼夜雨的安排行事,胜利的到来实在是太容易了,有种置身梦中的感觉,但眼前看到的却是再真实不过。 

惟有泫澈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仿佛眼前发生的一切与她无关。 

渊域看着朝阳的大军已经退守到了一起,负隅顽抗,而神族部落的军队已守好一切出口,自己魔族部落与人族部落,及怒哈的军队正从三面将他们往死路上逼,心中大爽,不由得哈哈大笑。 

胜利已经是唾手可得,一路追杀,这剩下不到十万的军队又如何与三十万盟军相抗衡?单魔族部落这次派出的军队就有八万,这八万精锐之师相对这些军心大乱、失去阵脚的朝阳的军队,要想打败他们,已经是绰绰有余。 

渊域狂心大起,从坐骑上一飞冲天,背上一柄金光闪闪的大刀脱鞘而出。 

他要从这负隅顽抗的军队中劈开一条血路,以帮助他魔族部落的军队取得这场战争的最大胜利,向所有人证实,魔族部落的军队才是盟军中最强的。 

大刀在阳光照射下金光刺眼。 

渊域伸手接刀,真气暗运,金光射穿整个山谷的上空,刀芒长出数十丈之长。 

渊域暴喝一声:“去死吧!” 

凛冽的刀芒借势斩落而下,金光更盛,犹如九天之雷。 

谁也不会怀疑渊域这一刀有开天辟地之威,刀势所指,至少可以将负隅顽抗的朝阳的军队劈开二十丈长的血路。 

正当所有人等待渊域这一刀劈下,尸首横飞之时,而刀却突然凝在了半空。 

那是因为一只手,更是因为一个人——惊天! 

就在渊域的刀劈下之时,惊天的手接住了渊域这开天辟地的一刀! 

谁也不曾料到已被水析收服的惊天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并接住了渊域这一刀。 

没有人比怒哈更清楚渊域这一刀的厉害,他曾亲身体会过渊域的手随意地拍在他的肩头所拥有的力道,眼前渊域用尽全力劈出的一刀的力道是怒哈不敢想象的,而惊天却用手硬将这一刀接住。 

刚才厮杀之声冲天的山谷一下子变得很静,连在作战的双方军队也忘记了厮杀,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所看到的。 

“是惊天将军?” 

“是惊天将军?!” 

“是惊天将军!” 

“是惊天将军!!” 

“惊天将军又回来了!!!” 

刚才处于绝望边缘的败军,此刻心中的希望之火重新点燃,呼喊声震天。 

而盟军将士则心中油然升起了一种恐惧。 

渊域没有料到接住自己这开天辟地一刀的竟然是魔族暗魔宗魔主惊天,他惊呼道:“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惊天狂傲地大笑,然后冷然道:“因为你必须死在我的手上!” 

话音落下,一脚重重地踢在了渊域胸腹。 

渊域的身子顿时像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往后倒飞。 

惊天不待渊域身子停下,双脚凌空虚渡,向倒飞的渊域疾追而去。 

而惊天的这一脚正好也点燃了被围困军队的反攻之势。 

“兄弟们,杀啊!” 

朝阳的军队响起了震越天地的喊杀声,密如雨集的兵器交接之声骤然响起。刚才处于绝望之境的军队似猛虎般向围攻的盟军扑去。 

围攻的盟军一时措手不及,形势一瞬间倒转了过来。 

怒哈、祭泽感到了形势不对,他们心中已经意识到惊天的出现只是一个开始,真正的战争现在才正式到来。 

此时,山谷的入口处突然火光冲天,镇守谷口的神族部落将士一时大乱,而这时席卷天地的狂风自谷口处劲吹而至。 

风借火势,火助风威,其中更夹杂着飞沙走石,整个谷口已被狂风劲吹着的烈焰所占据。烈焰所过之处,镇守谷口之人尽被燃着,更有甚者,被烈焰夹杂着的狂风吹到了半空中,浑身燃烧着火焰,发出凄惨的悲鸣。 

怒哈与祭泽大惊失色,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他们望向泫澈,而泫澈仿若没事人一般,脸上仍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 

祭泽不解泫澈此时何以还能保持镇定自若,他道:“难道泫澈族长不担心自己的军队吗?” 

泫澈道:“一切早已注定,祭泽族长以为担心有用吗?” 

祭泽不解地道:“泫澈族长此话是什么意思?”尽管祭泽一直以沉稳自居,可此时,他再也无法保持从容自若了。 

泫澈道:“我是说,你们来此是为了送死的。” 

“你们?”祭泽惊诧道:“难道不包括你么?” 

“当然不包括,从你们与楼夜雨结盟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你们会走上这一条路。”泫澈道。 

祭泽听得茫然,他道:“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你们神族部落不是也已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圣魔天子】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