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圣魔天子 > 圣魔天子_第147节

圣魔天子_第147节

作者:龙人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1-07 20:26:55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4:48
迟疑地道:“一千年前,我们曾经是一个人,而现在是两个人。她在那棵樱花树下等待着你的重新回来,而我却选择了另一条路,我们看谁最终能够征服你,结果是我赢了。” 

朝阳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 

随即,他的身子便倒了下去,倒在路上一动不动,在他身旁,是一簇一簇枯黄的草。 

楼夜雨脸上的表情一点点在收敛,然后失去了所有的表情。片刻,一丝笑意由她唇角牵动,迅速扩展到整个脸部。 

“哈哈哈……”大笑声中,楼夜雨转过身,往辽城方向走去。脚步走在平坦的路上踉踉跄跄,笑声却一声高过一声,阳光将她的影子拖得很长。 

“站住!”一个不响,却是绝对充满力量的声音在楼夜雨背后响起。 

楼夜雨的脚步和笑声同时停止。 

她缓缓回过头来,看到朝阳重新站在了她的面前,圣魔剑持在手中。 

楼夜雨的脸色在变,她不相信一个被圣魔剑刺穿心脏的人还能够活过来,而在月石洞悉一切,甚至可以将封禁的记忆重新解禁的强大能量面前,这一点根本不存在丝毫欺骗成分,难道他死后又重新活了过来?她感到万分诧异,道:“你……你……” 

而朝阳突然挺起了圣魔剑,疾电一般向楼夜雨刺至。 

楼夜雨心念陡收,手中月石冰蓝色的光晕迅速荡开,整个辽城都在冰蓝色光晕的覆盖中,朝阳的速度顿时变得异常缓慢,整个辽城的时间以令人窒息的速度在向前推移着。 

一切都慢了下来,天上飞翔着的鸟,地上跑动着的兽,生活在辽城的子民都慢了下来,比蜗牛的爬行还要慢,还要让人难受。 

楼夜雨将月石延缓时间的能量发挥到了极限,她看着朝阳的剑每进一毫都十分困难的样子,不屑地冷笑道:“我以为你重新活过来有什么惊人的表现,原来……” 
您阅读的.小说来自ωωω,UМDtxt.còm
“嗤……”楼夜雨的话戛然而止,她感到自己的心一点点在被利器刺开,并且利器还在不断地向前推进,剧烈的疼痛感传遍全身。 

她低头望去,胸口出现了一个被剑刺伤的口子,血在不断地往外涌冒,但却看不到剑。 

“意念攻击,意念之剑!” 

楼夜雨终于明白,朝阳在举剑向她进行攻击之前,已经启用了意念攻击,她的心正在一寸一寸被意念之剑刺穿。 

楼夜雨全身的功力霎时溃散,月石发出的巨力能量也随着分解离析,笼罩在辽城上空的冰蓝色光晕消散,恢复了正常运转。飞翔于天上的鸟,跑在地上的兽,生活在辽城的子民都一切如常,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朝阳的剑也收了回来。 

楼夜雨的脸型因痛苦而变得扭曲,道:“为……什……么……你……没……死?” 

朝阳淡淡地道:“因为我已没有心。” 

“没有心?”楼夜雨不敢相信地道:“我分明在你刺穿自己的那一刻感到你心的痛苦?!” 

朝阳道:“早在一千年前,我的心已经送给了别人,你所利用的只是一千年前的我来杀自己,你所感到的只是我一千年前的痛苦,我的死去也是一千年前的死去。” 

楼夜雨一下子感到天旋地转:“原来他早已没有心,所谓的心魔岂不是故意败露给自己的?” 

她望着朝阳,苦笑着道:“无论我拥有多么强大的能量,看来都无法征服你,一千年前是这样,一千年后仍是这样。” 

朝阳只是看着楼夜雨,却不言语。 

“但你真的认为自己赢了么?我只是太强的欲望的化身。这个世界是别人设置的一个更大的幻境,你只是在这个幻境中与指定的对手作战,我生是因为欲望,死也只是又一次欲望的失败,你永远都无法成为胜利者的……哈哈哈……” 

大笑声中,月石自楼夜雨手中脱落,随即一束光自她体内爆炸,她的身体变成无数光的碎片,消散于虚空中。 

生是因为欲望太强,死也只是欲望的消散,剩下的是地上散发着淡淡冰蓝色光芒的月石。 

朝阳看着地上的月石,弯身将之拣了起来。 

望着手中的月石,眼睛凝视不动…… 

△△△ △△△ △△△ 

辽城大将军府。 

楼兰呆在房间里望着窗外。 

窗外是乐天知命的辽城子民,他们走在大街上,脸上永远挂着满足的表情。 

楼兰心里想:“做一个平凡的人真好。” 

这时,门被推开了。 

泫澈走了进来。 

泫澈道:“我要带你离开这里。” 

楼兰回过头来,道:“我为什么要离开?” 

泫澈道:“因为楼夜雨已经死了,她的盟军已败。” 

楼兰怔了一下,喃喃道:“她死了?我早知道会是这个结果。”转而望向泫澈道:“那你呢?你也不是她的盟军么?” 

泫澈道:“我不是。” 

楼兰道:“那你是谁?” 

泫澈道:“这个问题现在还不是回答你的时候。” 

楼兰想了想,道:“你要带我去哪儿?” 

泫澈道:“神族部落。” 

楼兰显得幽怨地道:“现在也只有那里才是我该去的地方。好吧,我随你去。”说完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走到泫澈面前。 

泫澈道:“你不收拾点什么东西?” 

楼兰道:“我本无一物,又有什么可收拾的?” 

泫澈望向楼兰刚才所坐窗前的桌上,上面有一双小孩模样的鞋子,上面绣着樱花树,一朵一朵的樱花从树上飘下。 

泫澈道:“你不想带走它么?” 

楼兰摸向自己的腹部,道:“一切还是个未知数,只是闲着没事打发时间而已。” 

泫澈不再说什么,回身往外走去。 

楼兰跟在了后面。 

在房外,还有静候着两人的祭泽。 

楼兰看了一眼祭泽,道:“祭泽族长也逃出来了么?” 

祭泽显得有些尴尬,不知如何作答。 

而楼兰也不再相问,只是跟在泫澈身后…… 

△△△ △△△ △△△ 

辽城外,是一片千里沼泽之地,在这片沼泽的最深处,便是妖人部落联盟三大部族的所在。 

在通往妖人部落联盟的路上,三人三匹马在沼泽之地前行着。 

此时,日已西垂,暮色将至。 

走在最前面的泫澈突然勒住了缰绳,回头对着身后的楼兰道:“你先随祭泽族长回到部族,我有一点事情需要先办一下。” 

楼兰也不说什么,点了点头,随着祭泽先行往妖人部落联盟赶去。 

泫澈看着两人在视线中消失,而此时的天也完全黑了下来。 

泫澈此时道:“安心魔主还是出来吧,不用再隐藏了。” 

声音向四周散去。 

一阵劲风吹过,一个人站在了马前,正是安心。 

泫澈望着安心,道:“一定是朝阳让你跟着我的吧?” 

安心没有作答。 

泫澈道:“他一定是想知道我为什么要带他们离开,以及我的身分。你回去告诉他,要想知道这一切,就让他亲自来见我们,这也是你们大军通过这一片沼泽之地,到达西罗帝国的惟一途径。” 

安心却从泫澈的话中发现了什么,他道:“‘我们’?你是说‘我们’?” 

“是的,我们。”泫澈无比肯定地回答道。 

“还有谁?” 

“是你想知道,还是朝阳想知道?”泫澈却道。 

“这有什么区别吗?”安心问道。 

“若是你想知道,我会拒绝回答;若是朝阳想知道,让他自己来寻找答案。” 

安心固执的眼神冷冷地望着泫澈,道:“如果我一定想知道呢?” 

泫澈嘴角浮出笑意,却道:“听说你是一个很可爱的人,自从你妻子死后,你就再没有碰第二个女人,这样的男人现在已经很少了,我不想这种人在幻魔大陆消失。” 

说完,抖动缰绳,策马前行。 

马却嘶叫一声,前蹄扬起,寸进不得。 

安心站在原地没有动,只是强大的阴寒气息从他身上疯涌散出,令马不敢前行。 

泫澈一笑,道:“看来安心魔主是那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之人,也好,我也想见识你到底有多少令人敬畏的实力!” 

说话之时,真气透过缰绳已达马身,受劲驱使,马的四蹄向前纵跃,欲从安心头顶腾飞而过。 

安心站立不动,待马儿跃上头顶,左手突然探出。 

手,如花间穿舞的蝴蝶,前后来回交错幻动。倏忽之间,四只马蹄竟被安心收拢一处,向前纵跃的马被安心一下子举在了头顶。 

马一阵嘶鸣。 

马上传来泫澈“咯咯”的笑声,她道:“没想到安心魔主真是一个可爱至极之人,喜欢单手擎马,我想当初你妻子定是被你这英伟之姿所打动,最后才嫁给你的。” 

说话之时,安心将四蹄并在一处的马绕头转动起来,泫澈与马便不停地绕着安心的头顶在旋动,并且速度不断加快,形成了一道旋风。 

第十章 妖魔比法 
泫澈一时之间似乎并没有反抗的意思,只是发出畅快的“咯咯……”的笑声,而与笑声相映成趣的是马不断的嘶鸣。 

就在旋转着的马已经不再能够分清其形体,变成一团白影之时(泫澈所骑之马是一匹纯白的战马),安心突然将马抛了出去。 

一团白影在虚空中迅速向前滑行,就像是一条白色的抛物线。 

而就在马即将落地之时,并在一起的马蹄突然张开,平稳地落在地面,丝毫不受影响地向前驰骋。 

安心心里清楚,刚才在旋动马之时,他已经将马的全部骨骼捏散,按理说,马根本就没有站起来的可能,而它却便在安心的眼前奔驰。 

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可以将马的骨骼全部续接好,这并不比一匹死马活过来容易。 

安心的脸色显得有些凝重,他知道,这个女人并不比楼夜雨好对付,更重要的是自己对她的身分和目的一无所知,还有她口中的“我们”。 

安心看着泫澈和马在眼前消失,尚未消失的是泫澈留在夜空中的一串笑声…… 

△△△ △△△ △△△ 

雪,大片大片地自空中飘落。 

白茫茫的天地间,一辆马车在独自前行。 

这里是位于幻魔大陆极北的苦寒之地,谁都不曾想过,在这样一个暴风雪肆虐的极寒之地会有马车行驶。而马车所行驶的方向是极寒之地的纵深处,被誉为“死亡寒区”的极境。 

早有人说过,极北之地是一个天象反复无常的地方,会连续半个月是白天,连续半个月是夜晚,白天与夜晚的概念在这里变得很模糊。 

而此时,这里是连续十几个夜晚的某一个时段,只是漫天的雪光让这里的夜晚不像别处那么明显。 

赶马车的是铭剑,他的身上穿着厚厚的御寒风衣,是用啸雪兽的皮毛所织成的,他已经赶着这辆马车进入极北之地十天了。 

其实,这辆马车称为马车并不十分准确,因为拉着这辆马车前进的并不是马,而是一头在幻魔大陆被誉为最凶狠动物之一的啸雪兽,也只有啸雪兽才能拉着马车在这极北之地前行,也不知铭剑是怎样弄到它的,车轮也并非轮子,而是两条很宽的金属条,两头向上翘起,磨得很光滑。 

啸雪兽的样子看上去很忠恳憨厚,从它的样子来看,显然难以让人将之与“凶狠”两个字联系起来,但它确实是幻魔大陆最凶残的动物之一。它一声长啸可以召唤出暴风雪,看似笨重的身子动起来迅如疾风,看似很小的嘴,张大却可以一口将人吞没。 

但眼前的这只啸雪兽显然已经疲惫不堪了,它移动的步伐不似当初那么敏捷,缓缓踏行,一付随时倒地不起的样子,这是连续十天前行不停歇的结果。 

终于,它还是倒了下去。 

铭剑下车踢了啸雪兽一脚,啸雪兽一动不动,毫无声息。 

铭剑知道,即使它没死,也不可能再站起来了。他伸手接过一片雪花,放至口中,雪花入口便融,没有一点味道,铭剑知道此地离他所要到达的目的地还很远,因为他所要去的地方,雪不会入口即融,还有一个四至五秒的过程,而且略带甘甜的味道。 

铭剑回到车上,掀开厚厚的抵御风雪的帘子,里面影子正被厚厚的皮毛紧裹着,脸上没有一点表情。 

他已经死去。 

铭剑将裹在影子身上厚厚的皮毛掀开,将影子抱出了车厢,接着用一件啸雪兽的皮毛把他裹住,缚在了背上,然后似疾风一般从雪地里飞掠而去…… 

△△△ △△△ △△△ 

西罗帝国帝都阿斯腓亚。 

所谓国不可一日无君,褒姒成了西罗帝国新一任君王,君临天下。 

对于西罗帝国所有子民来说,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举国为新君王的登基欢庆十天,而且褒姒也是西罗帝国有史以来第一位女君王,更具有另一番意义。 

可对于褒姒而言,她的脸上并没有半丝欣喜之色。影子死了,师父天下死了,所有计划都发生了改变,这是她从未曾想到过的事情,这种打击对她不可谓不大。 

而在今天,又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影响了她的心情:当她走进那间放置空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圣魔天子】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