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圣魔天子 >圣魔天子_第149节

圣魔天子_第149节

作者:龙人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1-07 20:27:00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7:03
殿。 

幻雪殿内燃起了檀香,在褒姒面前正摆放着一张古琴,她没有理会走进的轨风,伸出双手,十指在琴弦上款款而动,浑厚的琴声便荡漾开来,萦绕在轨风耳际。直到一曲终了,褒姒方抬起头来,道:“轨风大人认为朕的琴艺如何?” 

轨风道:“陛下被称为西罗帝国最富才情之人,琴艺自是卓绝不凡。” 

褒姒道:“但轨风大人对我的琴艺并无所动。” 

轨风直言道:“听琴须有知音,而我却并不是陛下的知音,亦无听琴之心境。” 

褒姒轻轻一笑,道:“因为你心中有事。但轨风大人可知为何朕让你等如此长的时间么?” 

轨风道:“因为臣冒犯了陛下的威严,这是陛下对臣的惩罚。” 

褒姒道:“不,这并不是惩罚,而只是告戒!” 

“对臣都是一样。” 

“可对朕却并不一样!”褒姒威严的目光注视着轨风,眼睛一动不动。 

轨风没有再说什么。 

片刻,褒姒道:“好了,此事算已过去,朕不会再计较,也不希望再有下次。你有什么事就说吧,待会儿朕还要上早朝。” 

轨风道:“臣要见一个人。” 

褒姒仿佛早有所料,道:“你想见哥哥?” 

轨风点了点头。 

“为什么?”褒姒道。 

轨风道:“因为他会告诉我该怎么做。” 

褒姒道:“这就是你要见朕的目的?” 

轨风道:“这只是其中之一,另外我想知道陛下的态度。” 

褒姒望着轨风道:“你想知道我的态度?” 

“是的。”轨风答道。 

褒姒道:“想知道这一点并不难,谁能够给朕向西罗帝国所有子民交代的理由,取得所有子民的信任和支持,朕便会支持他。这是朕对你所说的话,也是对其他文武百官所说的话。” 

轨风道:“臣所能够说的理由已经在昨天说过,陛下也已经听到。” 

褒姒道:“但这些并不够,没有谁比你更清楚,你的军队是否能够阻止朝阳大军的挺进!” 

轨风不说话了,褒姒所言没错,单以千年前的经验和现在西罗帝国的军力来看,是无法与朝阳相抗衡的。当然,这里的军力并不单指军队所拥有的人数,而是起着决定作用的领导者之能力,能够独支一方的大将之材,比如朝阳手下的惊天、安心,还有无语,还有……他们随便哪一人便可抵上百万的军队。 

半晌,轨风才道:“所以我才要见漓渚殿下。” 

褒姒无奈地道:“你认为哥哥能够帮你?” 

“一定能够!”轨风无比肯定地道。 

褒姒道:“可他连离开玄武冰层都不能够,又如何能帮你?他并不是你想象中的那般强大。” 

“不,他比我想象中还要强大,当初他能够告诉我如何烤乳猪给漠吃,就一定有办法对付魔族的其他人,包括朝阳!”轨风无比自信地道。 

褒姒道:“你认为这话是哥哥对你说的么?” 

轨风感到诧异,道:“难道不是?” 

褒姒道:“当然不是,是朕假借哥哥之口,让人转告你的。” 

“是陛下?”轨风感到十分意外,道:“陛下又是如何知道这些的?” 

褒姒道:“这是朕的事。” 

轨风仿若恍然大悟般道:“难道陛下心中已有了应对之策?” 

褒姒心中不由得一阵苦笑,其实让人把这些话说给轨风知道的是师父天下,而并不是她,现在师父已经死去,又有何对策可言?当然,褒姒是不会将这些说给轨风知道的。但她心中确实已经有了应对策略,道:“我说过,若没有一个可以给西罗帝国子民交代的理由,无论是降还是战,朕都不会同意。如轨风大人愿意,朕倒可以让你去做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轨风对褒姒似乎已经开始刮目相看了,这是一个比安德烈三世更富智慧和治理天下能力之人。 

褒姒道:“朕让你亲自去南方边界一趟,但仅仅代表的是你个人,而并非西罗帝国的军部首席大臣。” 

轨风道:“陛下想要臣如何做?” 

褒姒道:“去杀朝阳。” 

轨风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重复道:“陛下是让我去杀朝阳?” 

褒姒道:“是的,朕的确是欲让你去杀朝阳,只要朝阳一死,一切问题便会迎刃而解,也不用考虑是战还是降。” 

轨风道:“但陛下认为属下能够做到么?” 

褒姒道:“只要你愿意,你一定能够做到!” 

轨风这才发现褒姒话中有话,他道:“陛下这话是什么意思?”语气重又变得冷傲。 

褒姒道:“难道轨风大人要朕说得更明白些么?你乃魔族中人,是阴魔宗魔主安心最得力的助手隐风魔使,要是你去刺杀朝阳,当然比任何人都更为合适。” 

轨风不由得内心一震,却仍强作镇定道:“臣不明白陛下所说之话是什么意思,也没听说过什么隐风魔使。” 

褒姒道:“你又何必再装呢?二十年前,哥哥夜有一梦,梦见自己骑着战马率领大军驰骋于幻魔大陆,为西罗帝国开拓疆土。每当他遇到绝境之时,总有一个人救他脱离危险,那人自称轨风,身着火焰般燃烧的红色斗篷,他说他是一个可以帮助哥哥完成理想之人。哥哥醒来后,便固执地寻找这样一个在梦中出现之人,而恰在这时,你出现在了阿斯腓亚,当哥哥见到你时,便发现你正是他梦中所见之人,于是将你推荐给父皇,供职军部,直到今天你成为军部的首席大臣。” 

轨风道:“这并不是什么天大的秘密,知道的人并不少。” 

褒姒道:“但没有人知道哥哥为什么会做那样一个梦,更没有人知道梦是可以由人控制的。而可以控制梦的这个人正是阴魔宗魔主安心,他的‘精神遥感入梦术’便可控制别人的梦,连哥哥都不知,他之所以做这个梦正是因为安心对他施以‘精神遥感入梦术’。安心就是想通过哥哥将你安插在西罗帝国,为将来做准备,而没有人会怀疑哥哥所举荐之人。” 

轨风也不再强作辩解,他的眼睛射出逼人的神芒,道:“那你又是如何知晓的?” 

杀气已经开始弥漫。 

褒姒似乎并没有感觉到,若无其事地道:“因为我是天下的惟一弟子,世上所有权术伎俩之事,没有什么可以瞒过我。” 

轨风道:“我是说你什么时候知道我的身分的?” 

褒姒道:“在我回到西罗帝国之时,在天衣出现帮助你之时,而天衣是阴魔宗魔主安心惟一的儿子。” 

轨风道:“那你为何直到现在才道出我身分的真相?” 

褒姒道:“因为你以前还有利用的价值,有些事情需要你替我们去做。” 

轨风道:“你说的是对付影子?” 

褒姒并不否认,道:“不错,而你现在却没有任何存在的价值了。” 

轨风道:“这就是你不作任何决定的原因?其实你心中早已知道,无论是降还是战,只会有利于圣主。因为西罗帝国若降,那圣主便可以不费一兵一卒而赢得西罗帝国,乃至天下;战也是一样,西罗帝国的军队掌握在我的手中,只要我率领大军到达南方边界,圣主过得妖人部落联盟,西罗帝国的军队便会纷纷投向于圣主的旗下,这与降没有任何区别。” 

褒姒道:“在你的计谋还没有得逞之前,我必须除去你。” 

“但你以为凭你的实力可以做得到么?”轨风如火焰般燃起的斗篷被风鼓动着,而更有以意念驱动魔咒召唤出的无数风刃贴着褒姒身周旋动着。只要褒姒有任何异动,这些无形的风刃便会刺穿她的身体。 

而褒姒的样子看上去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般。她微微一笑,道:“轨风大人认为朕会打无准备之仗?这也是朕最后一次称你为轨风大人了。” 

轨风心念一紧,褒姒的攻势突然变得猛烈。 

这不是任何有形的攻击,而是强大的精神力进攻,当轨风心念一动,其强大的精神力便侵入了轨风的大脑。 

其实轨风早已用意念驱动魔咒召唤出无形风刃,对褒姒发动了攻势。不过,褒姒的精神力比他更早形成,只是她正等待轨风心念出现空隙之际入侵其大脑。所以,轨风还未来得及有所反应,便被褒姒的精神力入侵大脑。 

轨风只得强力抗衡着褒姒精神力的入侵,面对着褒姒强大的精神力,他不能占到丝毫的便宜,尽管单以精神力的修练程度来讲,轨风甚至有可能比褒姒更深厚一些,但在利用精神力的进攻上,他显然不如褒姒这单修精神力之人。更重要的是,他还得集中一部分精神力感应着四周的变化,以防其他人的突然袭击。是以,一时之间,轨风与褒姒的抗衡不占任何优势。 

但他又知道,必须尽快摆脱褒姒的精神力纠缠,取得胜利,长时间拖下去只会对他不利。 

就在轨风感应不到四周有任何危险的存在之时,他集中了所有精神力对褒姒施以最凛冽的反击。 

而就在这时,一柄冷剑从轨风背后疾射而至,一瞬间便刺进了他的身体,剑尖自胸前透出。 

轨风还未来得及转身,瞪着大大的眼睛倒在了地上,在他身后出现的是月战以及月战的剑。 

褒姒看着倒地而亡的轨风,目无表情,良久,才转向月战道:“你为何要一剑杀死他?”言语中带有责备之意。 

月战木然地道:“因为他该死,这是师父曾经说过的话。” 

褒姒显然不愿意看到轨风就这样死去,但此时,这已经成了不可改变的事实。她看着轨风的尸体,眼中带着一丝歉疚。之所以知道轨风是阴魔宗的黑风魔使,这也是师父告诉她的。 

褒姒深吸了一口气,望向月战,道:“师父还说了什么?” 

月战道:“师父还说,必须战!” 

褒姒不由得苦笑一声,道:“看来师父死前什么都想到了,也什么都安排好了,但——何以为战?难道让西罗帝国的军队去送死吗?” 

月战道:“师父只说过必须战!” 

褒姒转过头去,望向院中的樱花树,不再说什么。她不知自己是否应该按照一个已死之人的意愿去行事,但这,似乎又是不可抗拒的。她心中不禁问自己:“难道自己就没有意愿吗?而自己的意愿又是什么?” 

褒姒心中感到茫然。 

良久,她对着身后的月战道:“你去吧,我知道该怎么做。” 

月战携起地上轨风的尸体,从幻雪殿飞掠而出。 

褒姒看着月战携着轨风的尸体从风雪中消逝,忽然想起了漓渚。无论漓渚是不是她哥哥,他都是一个可怜的人,轨风的死有必要让他知晓。 

于是,褒姒来到了皇宫最底层的玄武冰岩层。当她站在螺旋形的石阶上,快要到的时候,她看到了那堵将漓渚隔离开的石壁已经破碎。褒姒清楚地记得十几天前,漓渚帮她解开冰封离开这里时,他已将那堵墙重新修复完整,可现在却又破碎了,里面的寒气肆无忌惮地从破碎之处向她迎面扑来,让她的心都感到了寒冷。 

褒姒立即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她运功在体外形成一层保护墙,以抗寒气,口中喊道:“哥哥,褒姒来看你了。” 

里面无人应答。 

褒姒再一次喊道:“哥哥,褒姒来看你了。” 

里面依然没有声音传出。 

褒姒想冲进去看个究竟,但上次被寒气冰封不能动弹的情形仍清晰地记得,不能贸然而为,只得以精神力的延伸进入漓渚的冰封之地探个究竟。结果里面没有任何生物存在的气息,更别说一个活人。 

“难道漓渚已经死了?”褒姒心中禁不住思忖道:“但他又怎么会死呢?难道漓焰去而复返,杀了漓渚?” 

想到此处,褒姒心中不由得一震…… 

△△△ △△△ △△△ 

极北寒区。 

铭剑的脚步终于停了下来,在他面前矗立着一座高达万仞的雪山。 

铭剑抬头望去,雪山四面陡峭如刀削,虽然山的四周下着大雪,但山之巅却碧空如洗,星芒灿烂,形成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铭剑面露神圣的表情,自语般道:“终于到了,二十年都没有回到星咒神殿了!”言语之中难掩唏嘘、感慨、激动之情。 

这里正是位于极北寒区的星咒神殿所在地——星咒神山。相传,星咒神殿位于幻魔大陆最东方,可谁会想到是在极北寒区?无语曾耗尽一生的心血在寻找,他做梦都想不到东的极限之地便是北了。 

铭剑放下背上已死去的影子,脱去身上以啸雪兽皮毛做成的御寒风衣,取出一件华丽、洁白、镶着金边的占星袍穿在身上,背后绣有一只展翅欲飞的凤凰。腰间佩剑持在手中,白芒闪过,变回成了占星杖。 

现在,他是星咒神殿的凤凰护法,带着使命,回到了阔别了二十载的星咒神殿。 

他的左手拇指扣起食指,占星杖的灵力叠加,银光大盛,一缕奇光射向星咒神山上空。 

“伟大的主神,您的子民将回到您的身边,请您开启隔世之门。”铭剑口中咒语念完,单膝跪地。 

星咒神山上空一颗星星发出极度耀眼的星芒,随即,一座气势恢宏、金碧辉煌的宫殿在星咒神山上空悬浮而起。 

宫殿在虚空中纵横数十里,城墙高愈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圣魔天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