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圣魔天子 >圣魔天子_第154节

圣魔天子_第154节

作者:龙人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1-07 20:27:11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7:03
本没有机会改变这一既成的事实。他是神族的叛徒,那是他必走的路!” 

影子亦冷笑道:“是么?我知道我无法战胜你,但你却不能阻止我继续战斗下去。漠是我的朋友,我决不会看着朋友被关进无间炼狱,直到我流尽最后一滴血!” 

“但那是我们之间的赌约,我已经输了。”空悟至空的手放在了影子肩上,脸上露出笑意:“我知道你把我当朋友,但朋友更应该尊重我选择的权力。我和她之间有了赌约,我必须履行,就算你能战胜她,我也一样。否则,我一辈子都不会感到快乐。况且,关进无间炼狱又能怎样?那里能拘束的仅是我的肉体,思想决不会消亡。只要有人想知道,‘这个世界为什么会这样存在着,有没有第二种可能’便够了。” 

说完,拍了拍影子的肩,又望向咒星神道:“既然我已经败了,当然愿赌服输!先前发生的事只是一个玩笑而已,在不好的事情到来之前,人总是有意识地抗挣着一些什么,不是吗?走吧,我想去无间炼狱。” 

咒星神似乎早料到空悟至空会有此举,对空悟至空的话并不感到诧异,她道:“在你去之前,你还有什么话要说么?” 

空悟至空道:“没有什么可说的了,我已说得太多,想得太多,天地不容我,却灭不了我的意志,人生在世不就是这样一段苦旅么?我离开神族,历经几世,不是一样每次都回来么?” 

咒星神道:“也许这一次并不一样,你会忘了曾经,忘了过去,甚至忘记你自己!” 

空悟至空一笑,道:“真的有这么多可忘的么?”他转向影子道:“我相信你一定能够做到的,没有什么能阻挡你,只要你相信自己!” 

影子想说些什么,但他的嘴只是动了动,却没有发出声音。 

“那你就去吧。” 

咒星神的手一挥,空悟至空的面前出现了一道门。 

空悟至空对着影子笑了笑,便义无反顾地朝门内走去。 

门合上,虚空中不留一丝痕迹。 

影子望着空悟至空消失的地方,他终究什么都没有说。是的,面对空悟至空,他还有什么可说的呢?该想到的空悟至空都已经想到,该明白的空悟至空也都已经明白,这个世界没有谁比空悟至空更大彻大悟。空悟至空明白自己所走的是一条什么路,在这条路上他会遇上什么,从离开死亡地殿的那一刻就已经明白,已经想到最后的结局。对空悟至空而言,也许只是觉得必须有这样一个人去走这样一条路。 

影子对着空悟至空消失的所在道:“我会记住你的话。”他相信,空悟至空一定能够听到。 

这时,一道旋风卷向了影子…… 

△△△ △△△ △△△ 

云霓古国北方边界。 

辽城。 

明月当空,皓月如洗。 

大将军府花苑八角亭上,朝阳与无语对月缓酌轻啜,两人的身影长长地倒映在亭边水面上。 

整个大将军府一片静寂,两人亦相对无声。 

这十几天来,朝阳与无语闲来便是浅酌对饮,从未离开过大将军府一步,军中一切事务自是有惊天及樱释二位魔主处理。 

朝阳似乎也忘了泫澈让安心所转告之话,忘了大军要过妖人部落联盟。 

而在今天,又有消息说,西罗帝国已有百万大军调往与妖人部落联盟的交界之处,而且已知,率领大军的正是阴魔宗黑风魔使、西罗帝国军部首席大臣轨风,那个曾被褒姒与月战连手杀死的轨风。 

“圣主还不去么?”无语抬头望向朝阳。 

朝阳喝着酒道:“大师认为我该去?” 

“是已经到了去的时候了。”无语道。 

朝阳望着高空的明月,道:“大师认为我面对的会是她么?” 

无语道:“既然圣主已经知道了,又何必再问无语呢?这不像圣主的性格。” 

朝阳道:“是的,这不像我,也不应该是我,我应该什么都可以放下。” 

无语道:“但圣主从未放下过她。” 

朝阳没有出声,眼睛望着天上的明月一动不动。 

无语喝完杯中之酒,走出了八角亭,步态蹒跚地离去。 

朝阳终于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将石桌上的酒壶所剩之酒一杯接一杯地饮尽,然后起身往后院方向走去。 

当朝阳停下脚步之时,他站在了法诗蔺的房门前。 

朝阳敲了敲门,里面传来法诗蔺的声音。 

法诗蔺道:“是圣主吗?请进!” 

朝阳略感有些意外,这是法诗蔺第一次称他为“圣主”,他迟疑一下便推门走进了房间。 

房间内水晶灯带着朦胧的红光,给人一种柔和温馨之感。法诗蔺一袭宽松的红衫,套在身上显得雍容华贵,且有一种妩媚动人之态,在她的面前则摆着精致的酒菜。 

朝阳望着法诗蔺略显红润的脸,道:“你今晚很漂亮。” 

法诗蔺略为欠身道:“谢圣主夸奖。圣主请坐!”略为拉开一张凳子。 

朝阳也不犹豫,便在凳子上坐了下来。 

法诗蔺为朝阳面前的酒杯斟满酒,又为自己倒上一杯,然后在朝阳旁边坐下。 

朝阳看着面前的几盘小菜,各吃了一些,然后道:“味道不错。” 

法诗蔺道:“这是我亲自为圣主准备的。” 

朝阳又吃了一些菜,将杯中之酒一口饮尽,然后道:“你知道我今晚会来?” 

法诗蔺道:“这十数天,我每晚都准备了这样一桌酒菜。小时候妈妈曾告诉我,做一个好女人,首先应该留住男人的胃。” 

朝阳望向法诗蔺,道:“你妈妈是一个很有见识的女人。” 

“是的,所有认识她的人都这样说,可惜她死得早。”法诗蔺说着,神情显得有些黯然。 

朝阳道:“对不起,勾起了你的伤心事。” 

法诗蔺忽而一笑,道:“没关系,妈妈小时候教过我很多。她还说过,只有宽容的女人才会获得男人真心的爱,她说男人有时候像小孩一样,是需要女人去呵护的。” 

朝阳道:“拥有你妈妈这样的女人,你父亲一定很幸福。” 

“是的,父亲一辈子最骄傲的事情不是生在暗云剑派,成为暗云剑派的派主,而是娶了妈妈,他说妈妈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女人,只是可惜他们都死得很早。”法诗蔺道。 

这是朝阳今晚听到法诗蔺第二次提到“死”字,他道:“你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吧?” 

法诗蔺神情略为一滞,随后又笑道:“没有什么话要说,只是从现在起,我想成为像妈妈一样的好女人。我为你斟酒。”说着,便又重新将朝阳的酒杯倒满酒。 

朝阳知道法诗蔺一定是有什么事,她并不是一个善于笑的人,而她的脸上今晚却堆满了笑,而且这种笑,显然不是发自内心的,但朝阳并不想点破。 

法诗蔺举起自己的酒杯,道:“法诗蔺敬圣主一杯!”说完,举杯与朝阳的酒杯一碰,随即便一饮而尽,脸上顿时红霞漫飞,显然不胜酒力。 

朝阳看着法诗蔺,也将杯中的酒喝尽。 

法诗蔺忙又持起酒壶,重又为两人的杯子加满,随后又碰杯道:“法诗蔺又敬圣主一杯!” 

同样一口饮尽。 

朝阳陪着又将杯中之酒喝干…… 

这样下来,很快一壶酒便喝完了。 

法诗蔺执起酒壶又给朝阳倒酒,可倒了半天,却一滴也没有倒出来。法诗蔺自语道:“怎么这么……快……就……没有了呢?圣……圣主稍……等,待法诗蔺再……去取……取酒。” 

说园,便欲起身再去取酒。 

朝阳抓住了法诗蔺的手,让法诗蔺重又坐下。 

法诗蔺却仍道:“我要去取酒,你放……开我。”挣扎着又要站起。 

朝阳托起法诗蔺的下巴,道:“看着我。” 

法诗蔺星目迷离地看着朝阳。 

朝阳道:“你不是一个善于掩饰自己的人,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法诗蔺道:“不,法诗蔺没……没什么……可说的,法诗蔺只……想做……一个好女……人。” 

朝阳抚摸着法诗蔺的脸庞,道:“我知道你是一个很好的女人,是我杀了斯维特,让你失去了亲人。我不会给你任何承诺,如果你愿意,可以做我的女人,如果你想离开,我现在便可以放你走。” 

法诗蔺却一下子跪了下来,颤声道:“求你别再杀我哥哥,你让我做什么都行,只要你不再杀我哥哥,我什么都答应你。” 

朝阳道:“你喝醉了。” 

“不,我没有喝醉,我只剩下一个哥哥了,我求你别再杀他。”法诗蔺哀求的目光望着朝阳,让人不禁升起无限怜悯之情。 

朝阳冷声道:“可我已经杀了他,他不可能再活过来,你求我也没用!” 

“不,我是说哥哥残空,我求你别再杀他,你让我做什么都行。”法诗蔺的眼泪如成串的珍珠,不停地往下滴落。 

朝阳这才明白法诗蔺所指的是残空,而并非斯维特,但他却对法诗蔺的话感到茫然,道:“我为什么要杀残空?你到底在说些什么?” 

法诗蔺却又道:“我知道你会杀哥哥的,她是我惟一的亲人,也是最疼爱我的人,我求你别再杀他,你要我做什么都行。” 

朝阳见法诗蔺语无伦次,道:“你喝多了。”说罢,便欲起身离开。 

而法诗蔺却抱住朝阳的脚,哀求着道:“我求你别杀我哥哥,我做什么都行……” 

朝阳欲离去,却又不忍伤了法诗蔺,虽然他对法诗蔺没有多少感情,但这个有着紫霞容貌的女人常常能够让他看到自己的内心。他迟疑了一下,蹲下身子,把法诗蔺扶起,将其有些零乱的发丝理了理,然后又将法诗蔺的眼泪轻轻拭去,道:“你必须告诉我为什么,你为什么认为我会杀你哥哥?” 

朝阳知道法诗蔺并没有醉,更是一个充满傲气之人,不会随意向人下跪哀求,其背后一定有着什么原因。 

法诗蔺道:“因为我昨晚做了一个梦,我梦到你杀了哥哥残空。” 

“梦?”朝阳道。 

“虽然只是一个梦,但我有预感,这件事迟早会发生的,所以,我求你不要杀我哥哥,他是我惟一的亲人,我不想孤独地活在这世上,就算是你可怜我也好。” 

朝阳不明白法诗蔺为什么会做这样一个梦,但他知道有些事情不会毫无缘由地在梦中出现。他曾经做过的梦,已多次验证了这样一个事实,但就算法诗蔺的梦是真的又怎样?难道他会答应她到时不杀残空吗?不!他不会答应任何人任何事,也不会给任何人任何承诺。他所要做的事情是不会受任何人影响的,包括法诗蔺。如果有一天遇到残空,他觉得该杀,照样会义无反顾地杀了残空! 

朝阳道:“我是不会答应你的,如果有一天你梦中之事真的发生了,我想是你哥哥该死。” 

法诗蔺不再哀求了,她凄然一笑,然后将朝阳的手拿开,道:“我早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却果真如此。既然这样,我也没有什么好牵挂的了,这个世界也不再有什么值得我留恋。” 

“你在酒里下了毒?” 

法诗蔺灿烂地一笑,然后便唱起了歌,那首歌盈曾经唱过的歌:古老的陶罐上,早有我们传说,可是你还在不停地问,这是否值得?当然,火会在风中熄灭,山峰也会在黎明倒塌,融进殡葬夜色的河…… 

朝阳陡然间明白,原来法诗蔺早已为自己安排了一场葬礼,只是在等待着他的到来,等待着一个观礼者。 

法诗蔺满面灿烂的笑意,荡气回肠地唱着,血从她嘴角如溪流般流淌着,没有一丝痛苦之色。 

朝阳只是看着法诗蔺,没有任何行动,无论什么样的毒,对他没有任何影响,他也有能力帮法诗蔺将毒逼出,但他并没有这样做。既然法诗蔺一心求死,那是因为她活着比死更痛苦。这是她的选择,也是她要走的路,没有人可以救她。 

朝阳最后看了一眼法诗蔺,走出了房间,并将门关好。他来见法诗蔺,本是想带她一起去妖人部落联盟,看来现在已经没有这个必要了。 

他向前走去,背后是法诗蔺满脸笑颜与她那凄凉的歌声…… 

第十六章 生存方式 
朝阳走出了大将军府,法诗蔺的歌声已在他耳边消失。 

辽城一片静谧,幽暗的街道在他眼前向前延伸。朝阳没有像以往那样从空中飞掠过辽城,在这个夜晚,他想静静地走一下路。 

一个人的生与死也许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只是从一种生存方式转换成另一种生存方式;但生与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总是要失去一些什么东西,特别对于今晚,朝阳要去见的人,与法诗蔺有着同样的容貌。 

朝阳所走的路是通往妖人部落联盟的大道,大道的尽头是城门,城门外便是妖人部落联盟的地界。 

在白天,这条大道是辽城最繁华的地方,此时,惟有大道两旁的几间客栈门前亮着灯。 

对于饱尝战火的辽城子民,他们的夜生活自然不像帝都的子民一样丰富,天一黑,他们便会陆续睡去。夜间的生活不属于他们,那是属于梦想的。 

前面的一家客栈有吵闹声传来,接着一个人被推了出来,跌跌撞撞地倒在了以青石铺设的寒冷的路面上。 

“我警告你,下次若是再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圣魔天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