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圣魔天子 >圣魔天子_第156节

圣魔天子_第156节

作者:龙人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1-07 20:27:16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7:03
终于有声音在这一片杀伐之中响起。 

朝阳停了下来,泫澈从众战士中间向他走来,平静地道:“你不过是想见我而已,何必杀那么多人?” 

朝阳道:“因为我不习惯别人问我问题,我也不喜欢回答别人的问题。” 

泫澈没有再说什么,她望向朝阳背后的艾娜,道:“她是谁?” 

艾娜这时自觉地从朝阳背上下来,显得仍有些惊魂未定,没有出声。 

朝阳道:“她叫艾娜,是云霓古国魔法神院大执事的女儿。” 

泫澈将目光从艾娜脸上转移到朝阳身上,道:“你这一切不过是想做给她看而已,你觉得这样值得么?” 

朝阳自然知道泫澈口中的“她”指的是谁,他道:“我自己的事情自然知道该如何处理,我只是不解,为何你们会来到妖人部落联盟,你与她又是什么关系?” 

泫澈道:“你会知道的,但不是现在。”说完,她转过身去,道:“跟我来。”径直向前走去。 

层层将朝阳包围的战士让开了一条通道。 

艾娜拉着朝阳的手,她看到了两旁的战士充满了愤怒的眼神,这种眼神让她感到自己是天下间最为丑陋的女人…… 

第十七章 联盟禁地 
在妖人部落联盟有三座最高的建筑,分别是人族部落、神族部落及魔族部落的祭天台,三座祭天台高达九十九米,以犄角之势而建。三座祭天台之间相距皆为一千米,分毫不差。 

祭天台,顾名思义,是用来祭天乞福之用,位于三大部族中间的一块禁地,石砌而成,但建成至今,三大部族从来没有人在祭天台祭过天,乞过福。或许是妖人部落联盟的三大部族皆为异类之故,不相信天命,因此没有人在祭天台祭天乞福。令人费解的是,当初建造它们,并取名“祭天台”又是何故?而且从一开始到现在,祭天台一直被列为禁地。三部族的子民没有人可以随意进入,其四周长期有手持兵器的三族将士护守,而且这些将士是三大部族的精锐之师。 

对于奇怪的事情,时间长了,人们也就见怪不怪,就像吃饭一样。因此,久而久之,三座从没有用来祭天的祭天台便成为众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习以为常。 

此时,高空之月,已有西垂之势,在神族部落的祭天台上,一道人影拉得很长,夜风吹动她的衣衫,如同天上的仙子,超然出尘。 

朝阳跟着泫澈来到了这片禁地的外围,他第一眼便看到了祭天台上站立的身影,那紫色的衣衫让他一眼便认出了此人是紫霞! 

泫澈三人的到来立即引起了守护将士的注意,当他们看到来者有泫澈在其中之时,便又自行离去。显然,以泫澈在神族部落族长的身分是可以来到此地的,但泫澈只是站在禁地界线一百米之外,并没有进一步深入,似乎连泫澈也是不可随意进入里面的。 

月光之下,三角禁地圈内,枯黄的荒草很深。 

“看,那上面有人。”艾娜望着祭天台道,由于远离了刚才血腥杀伐带来的刺激,她的情绪看来已经稳定了许多,言语显得有几分雀跃,但又似乎没有以前那种发自内心的欢欣。 

朝阳没有出声,只是望着祭天台上的身影。 

泫澈道:“她在等你。” 

朝阳望向艾娜,道:“我带你上去。” 

还没待艾娜回答,泫澈便道:“不,只有你一个人才可以上到祭天台。” 

朝阳冷冷的眼神望向泫澈。 

艾娜看到朝阳的样子,生怕他又会做出什么事来,忙道:“不,我不上去,我在这里等你。” 

朝阳道:“那你就在这里等我。” 

说完,一步步向祭天台方向走去。 

艾娜望着朝阳渐渐远去的身影,向泫澈问道:“他会有事吗?”言语间含有无限的担忧。 

泫澈同样望着朝阳的身影,意味深长地道:“只有他自己知道。” 

艾娜道:“你是说他今晚会有事?” 

泫澈望向艾娜,一笑,道:“你喜欢他对吧?” 

艾娜毫不犹豫地道:“是的,我和大皇子从小一起长大,我从小就喜欢他,他也喜欢我。” 

泫澈道:“你以为他是你认识的大皇子古斯特?” 

“难道不是?”艾娜不解地反问道:“别人都说,大皇子是圣魔大帝的转世之身,当然他现在就只是大皇子,他会成为幻魔大陆最伟大的王者,就像千年前的圣魔大帝一样!” 

泫澈道:“或许他不是你所认识的云霓古国大皇子古斯特。” 

艾娜道:“我知道,他要成为幻魔大陆最强的王者,统一幻魔大陆,必定要比一般人更冷酷无情一些。”似乎在为朝阳刚才的所作所为辩解。 

泫澈一笑,道:“看来你是真的喜欢他。” 

艾娜望着泫澈道:“你也曾经喜欢过人对吗?喜欢一个人就可以包容他的一切。我早已经是大皇子的女人,虽然他现在已经是云霓古国的君王,但我还是喜欢叫他大皇子。” 

泫澈道:“你想不想知道你父亲——魔法神院的大执事是怎么死的?” 

艾娜顿时来了精神,道:“你知道?快点告诉我!” 

泫澈道:“难道他没有向你提到过吗?” 

艾娜道:“我曾经问过大皇子,但他却没有告诉我,他只是告诉我父亲在那晚天坛太庙死了,那晚天坛太庙发生了爆炸,我想父亲是被炸死的,难道事实不是这样?” 

艾娜渴望的眼神期待着泫澈的回答。 

泫澈道:“当然不是。” 

“那事实到底是怎样?父亲是怎么死的?快点告诉我!”艾娜有些急切地道。 

泫澈望向祭天台的方向,道:“这个问题你去问他。” 

△△△ △△△ △△△ 

朝阳沿着蜿蜒而上的台阶登上了祭天台。 

祭天台上,紫霞背对着朝阳,清冷的夜风将她紫色的衣衫扬得很高。 

祭天台为正方形,约有四十平方,四周石制的护栏因岁月风雨的侵蚀,上面已经剥落了一层。 

朝阳与紫霞相距约二丈左右站定,风吹来,黑白战袍发出猎猎的响声。 

紫霞道:“知道我为何让你来到这三部族禁地么?” 

朝阳道:“因为你想将我困在这里,这里是天地阴阳倒转之地,任何武技、魔法、精神力在这里都不能发挥作用,还原成最本真的人,如婴儿初生。听说神族有一位最能战的战神就被困在此地,再也没有离开过,不知是否确有其事?” 

“但你却来了。”紫霞道。 

“是的,我来了。这个世上,已没有什么是不可以让我面对的。”朝阳傲然道。 

“也包括我?” 

“是的,也包括你。” 

紫霞始终没有回过头来,她沉吟着,也没有说话。 

清冷的夜风在两人之间吹过。 

半晌,紫霞道:“你今晚来此是为了什么?” 

朝阳道:“无语曾占卜过星象,星象中说,这次我会遇到生命中最强的对手,他说这个对手是我自己,而我却认为不是。” 

紫霞道:“这与你今晚来此有什么关系?” 

朝阳轻淡地一笑,道:“当一个人的对手是自己之时,他首先应该除去让自己成为自己对手之人,也就是这个让我成为自己对手之人——你!所以,今晚我们两人的目的都是一样。”顿了一顿,又接道:“对了,差点忘了告诉你,在来此之前,我看到了法诗蔺,也就是你的另一个分身,她已自喝毒药死去。” 

紫霞的声音依然很平静,道:“无语大师有没有说谁会赢?” 

朝阳道:“无语说,他还想活着回到星咒神殿,他不想死得太早,所以天机不可泄露。” 

紫霞道:“看来大师是一个聪明人,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朝阳道:“而对我来说,结果是早已注定的,不存在第二种可能。” 

紫霞道:“既然如此,你应该早就到来,为何直到今天才至?你在为自己营造着足够的理由:你看着法诗蔺死去,你带来艾娜,杀死那么多神族部落的将士,都是因为你在害怕着你自己,你需要足够多的借口支撑,借以说明你可以淡忘,放弃一切!” 

朝阳冷笑道:“你什么时候言辞变得如此犀利了?这不像我所认识的你。” 

紫霞道:“因为我已经不再是千年前的我,千年前的我没有选择,而现在我却有了选择,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哦?”朝阳颇感意外,道:“我倒想听听你所谓的选择是什么?” 

“我选择了影子,而不是你。”紫霞道。 

无论朝阳想怎样克制自己,他的心仍不由得一震,脸色迅速变了,变成了铁青色。 

“我必须帮助影子战胜你,这是我今天在此等你的原因所在。”紫霞接着道。 

朝阳扭曲着脸上的肌肉,一字一顿地道:“你会为你这个选择后悔的!” 

紫霞道:“一千年前,我为了不让自己后悔,什么都没有选择。我曾认为,这是最好的选择,可结果我们三人都从幻魔大陆消失。今天,如果事实说明我的选择是错误的,那就让我后悔一次,后悔我也无憾。” 

朝阳不能够再保持内心的镇定:“为什么?为什么你选择的是他而不是我?!” 

紫霞道:“没有为什么,这只是一种选择,不是你就是他。其实在千年前,我早应该选择他,如此一来,也许事情就不会变成今天一样,悲剧又一次重演。” 

朝阳冷笑道:“看来早在一千年前,你的心已经是属于他了。” 

紫霞没有出声。 

“但既然你已经作出了选择,为何不敢回头面对我?难道你也在害怕着什么?还是你已经知道自己的选择是错误的?抑或是你的选择是‘他’所不允许的?!你没有面对的勇气!”朝阳放肆地大笑。 

紫霞仍没有出声,只是她的背影被西斜的月光拉得越来越长,从祭天台一直延绵到地上。 

突然,朝阳一下子向紫霞冲了过去,这是一种用生命作为能量迸发的速度。紫霞还未来得及有所反应,就被朝阳抱在了怀里,从祭天台向禁区外飞掠而去。 

而这时,明净的夜空一下子变暗,整个夜空迅疾塌了下来,形成重逾亿钧的铺天盖地的力量,三座祭天台形成的三角禁区飞速旋转,大地向上升起。 

天地交合,阴阳互转。 

朝阳顿感自身被一股强大得无法抗拒的魔力所牵引,身体内所拥有的力量一下子被吸扯完,从半空中直往下坠。眼前近在咫尺的禁区边界像永远不可到达的彼岸,在下塌的天和升起的地之间开始慢慢消失,最后天与地融为了一体,形成了一个混沌不停飞旋的世界。人随着整个世界旋转,但朝阳紧抱着紫霞的手却越抱越紧。 

明知会有这种结果,他仍是义无反顾地作出了这样的选择——他不相信自己的力量不可改变这一切…… 

△△△ △△△ △△△ 

“看啊,大皇子怎么不见了?”艾娜惊呼道。 

泫澈自是已经看到了这个结果,也看到了紫霞的消失。她们眼前看到的夜空仍是那般平静,仿佛根本没有发生任何事,三座祭天台耸立于夜空之下,大地之上,月亮将三座祭天台的背影托得很长、很长。 

泫澈幽幽地道:“这是她的选择,她在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作出这样的选择。” 

艾娜不明白泫澈在说些什么,也根本没有听进泫澈所说的话,她抓住泫澈的手臂,急切地道:“告诉我,大皇子去了哪里?告诉我!”眼睛却不停地在三座祭天台所形成的世界来回地寻找着。 

泫澈道:“你不用再找了,你不可能找到他,他也永远不会再回来。” 

“你告诉我,大皇子到底去了哪里?”艾娜哭了,眼泪直往下流:“你告诉我啊!”根本不理睬泫澈的话。 

泫澈却突然笑了笑,望向艾娜,道:“他真的值得你这样对他么?” 

“是的,我不能没有大皇子。”艾娜说着,放开泫澈的手,就欲向三角禁区闯。 

这时,三角禁区内的三座祭天台之间闪起了几道闪电,而艾娜却不管不顾。泫澈一把将之抓住,道:“你真的要去找他么?” 

“是的,我不能看着大皇子有事却不管不顾。”艾娜泪流满面地道。 

泫澈道:“你可知是他杀了你父亲?” 

艾娜一下子愣住了,她望着泫澈,不敢相信地道:“你刚才说什么?我没有听清。” 

泫澈再一次道:“我说是他杀死了你父亲,魔法神院的大执事。” 

艾娜僵怔的脸忽然一笑,道:“你在骗我!你为什么要骗我?你知道我是一个很单纯的人,你为什么要骗我?”眼泪汹涌地流出。 

泫澈突然大声地道:“我不知为什么要对你说这些,这话本不应该是我说的,我的心里很烦!”就完,弃下艾娜,独自离去。 

艾娜看着泫澈离去的背影,又看了看三角禁区内的三座祭天台,自言自语地道:“不会的,她在骗我,不会的,她在骗我……” 

△△△ △△△ △△△ 

这是一个漫长的夜,漫长的夜总是给人无穷无尽的感觉,仿佛黎明永远不会到来。 

此刻,在妖人部落联盟的神族部落里面,这样想着的是艾娜?是泫澈?还是影子?或许,他们都是。 

凄迷的琴声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圣魔天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