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圣魔天子 > 圣魔天子_第157节

圣魔天子_第157节

作者:龙人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1-07 20:27:18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4:48
在夜空中扩散开来,淡淡的,似有似无,就像一个落寞的人在低缓地诉说着自己的心事,其中的旋律却是杂乱无章,跳跃性极强。 

茫然的艾娜循着琴声飘来的方向抬起了头,茫然之情变成了无法抑制的凄楚,眼泪犹如泛滥的河水,汹涌流下。 

影子持着酒壶倚在窗前,眼睛迷离恍惚,酒杯凑着嘴唇,而酒却沿着脖子打湿了衣衫。他傻傻地一笑,含糊地道:“这琴是专门为我弹奏的么?我倒要去看看她是谁。” 

说完,执着酒壶自窗口向外飞掠而下。 

循着琴音,影子晃动着身子,高一脚低一脚地走着,在星罗棋布的草舍及木舍之间穿行,他终于找到了琴音所传之处,那是一间极为普通的草舍。 

他显得有些傻地笑了一下,正欲推门而进,里面的琴音突然发出一声刺耳的“铮”鸣,接着便是一声厉斥:“不要让我见到你!” 

是泫澈的声音。 

影子醉意朦胧地道:“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听过如此真实的琴音,比你上次弹奏的好听多了。” 

泫澈道:“你想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影子道:“上次不是你弹的,这次却是有感而发。” 

泫澈发出凄楚的笑声,道:“有感而发?是的,是有感而发。我从来就讨厌这些狗屁音律,却被人逼着弹琴,现在终于没有人再逼我了,却是有感而发?真是可笑之至!” 

影子对着酒壶喝了一口酒,道:“须知这个世界真实的东西实在是太少了,有感而发是属于内心的东西,自是十分美的。” 

泫澈的声音显得气极,大声道:“你马上给我滚!我不想看到你,也不想听到你的声音!” 

影子又喝了一口酒,道:“为什么?你的琴音引我来到了这里,我们应该有话说才对,却为何要赶我走?” 

“你马上给我滚!”泫澈再一次厉声喝道,同时听到草舍里面有重物摔在地上的声音,接着铮鸣声不断。 

泫澈将琴摔在地上,断成了两截。 

影子醉意朦胧的眼睛睁了睁,道:“你为何如此生气?这应该不是你的性格才对。在我的印象中,你应该很爱笑。” 

“滚!!”泫澈第三次道。 

影子自顾笑了笑,道:“我知道应该滚,这里本不是我呆的地方,连我自己都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呆在这里。我还要去救月魔,去救漠,他们现在不知是冷还是热,他们还能够忍受吗?是的,我早应该离去了,我早应该去想办法救出他们,何以还在这里?” 

“砰……”酒壶落地,影子转了一下方向,跌跌撞撞地起步离去。 

“嗖……”草舍内,一道白色的身影闪电般射了出来。 

“啪……”影子感到自己的脸重重地被人扇了一记耳光。 

他反应迟顿地摸了摸被打的脸,然后缓缓抬起了头,看到了一身白衣的泫澈站在了他的面前,双眸充满极度的仇恨之意。 

影子道:“你为什么打我?不是你让我走的么?现在却又来打我。” 

泫澈极冷地道:“你以为你可以轻松地一走了之?你可知道紫霞为了你所作的牺牲?为了你,她宁愿与朝阳一起被困在三族禁区、天地阴阳倒转之地,与朝阳一起同归于尽!” 

影子微微抬起眼睛,道:“你说什么?我没听清。什么朝阳?什么三族禁区、天地阴阳倒转之地?” 

“你别给我装傻了!”泫澈又在影子另一边脸上扇了重重一记耳光。 

影子又摸了摸被打的另一边脸,他的眼神陡然变得十分犀利,望着泫澈道:“这与我又有何干?” 

“她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千年前的一幕必定又重演,你与朝阳不是同时毁灭,便是只能生存一人。因为幻魔大陆只能拥有一位最强的人,只有他才可以面对四大神殿,面对命运之神!而这个人,便是你们两人中的一个!不是你,就是朝阳,只要朝阳死去,幻魔大陆便是属于你的。你才可以面对四大神殿,面对命运之神,救出月魔及空悟至空!紫霞选择了你,她在为她的选择,牺牲自己!”泫澈大声道。 

影子站着没有动,夜风撩动着他的头发及衣衫,他想起了紫霞所说之话,“难道她所说的是真的?”忽然,他望着泫澈笑了,道:“这与我又有何干?这只是她的选择,并不是我的。” 

第十八章 无法选择 
泫澈再一次准备扇影子耳光,但她的手却被影子给抓住了。 

影子道:“你真的以为我的脸是任何人可以打的么?”说罢,一把将泫澈的手甩开。 

泫澈道:“难道紫霞所做的这一切,在你眼中真的一文不值?” 

影子冷冷地道:“这是她的选择,没有人逼她这样做。” 

“可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泫澈道。 

“为了我?”影子冷笑道:“恐怕并非如此吧?” 

“她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以换取你的胜利,你难道还在怀疑她?怀疑她这样做的目的?”泫澈近似竭斯底里地道。 

“谁又知道呢?”影子冷然道:“这个世界,我相信的只有自己!” 

说完,影子绕过面前的泫澈,径直离去,步伐强而有力。 

泫澈呆了一下,自语般道:“紫霞,看来你所做的这一切没人领情,你的牺牲毫无价值。” 

顿了一下,转而又自语道:“既然如此,我也不能让他如此安然地存活于这个世上,那就让他也一起去死吧!” 

无形肃杀之气由泫澈周身狂暴涌出,瞬息之间,席卷大地。 

一柄雪亮短剑倏然出现在泫澈手中。 

剑起,剑芒标射而出! 

泫澈双足点地,如怒矢般刺向影子移动的背影。 

人与剑移动的同时,已合二为一,成为精美绝伦、肃杀无比的绝世极光,地上枯草竞相折断,尘沙走石飞舞弥漫。刹那间,形成了空前强大的气旋,遮天蔽月,泫澈的身形俨然已经消失。 

而影子却只是向前走着,脚步平缓从容,似乎根本未感到背后绝世杀意的迫至。 

剑,层层推进,无形剑气纵横狂啸,方圆数十丈的空气被剑所牵,以惊人之势向影子聚拢,以层层无形却有实的劲气将影子包裹住,但影子仍是不紧不慢地向前移动着脚步。 

他的眼神平和笃定,望向前方的路,身形在狂暴劲气下孤独落寞。他的眼前只有路,脚下也只有路。 

但他的心中也只有眼前的这一条路么? 

剑气越来越凛冽,刺空所发出的锐啸之声足以让人的骨头都为之开裂,剑势与杀意更是到了无以复加的巅峰,整个天地仿佛回到了鸿蒙未开的混沌之中,而影子与剑之间也已经到了再近不过的地步了。 

就在剑即将及体的一刹那,影子突然回过头来,道:“你何必表演呢?你不会杀我的。” 

剑滞了一滞,狂暴的剑势轰然溃散。剑刺穿了影子的衣衫,刺破肌肤,停在了他的胸前,没有再进一寸! 

泫澈不敢相信地道:“你怎么知道我不会杀你?”周身杀意全消。 

影子轻淡地道:“要死我早就死了,而不会等到今时今日面对你。况且,你刚才的杀势是因恨而起,并非真正的杀意。” 

泫澈冷哼一声,道:“你以为我真的不会杀你么?” 

影子道:“如果可以的话,我倒是宁愿死在你手里。” 

“为什么?”泫澈有些纳闷。 

“至少你是一个让我感到比较真实的人。” 

影子将泫澈手中的短剑从自己胸前移开,重又转身离去。 

泫澈呆呆看着影子离去的背影,心中自问道:“我真的不会杀他么?”猛然,她又想起了紫霞,厉声道:“不,你不可以就这样离开!” 

剑再度刺出,迅如疾电地从后背刺向影子。 

影子突然转身,迎着剑,右手探出。 

“哧……”剑刺穿了影子的手掌,而影子五指箕张,将泫澈的玉手抓住,往外一拉。 

“咔嚓……”泫澈手臂发出脱臼的声音,剑把握不住,被影子夺了去。 

这一着大出泫澈意料之外,她没想到影子竟然会牺牲自己的手掌来夺剑。 

泫澈以左手托着右手,道:“你不是说宁愿死在我手上么?何以又要还手?” 

影子道:“但我更对自己说过,我必须要救出月魔及漠。”说着,将刺穿手掌的短剑拔了出来,立时鲜血激射。 

剑随手掷出,没入地面。 

随即,影子又转身离去。 

泫澈望着影子离去的背影,这一次再也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她之所以要将紫霞牺牲自己的消息告诉影子,是想看看他有什么反应,可影子的反应实在太让她失望了,根本没有什么反应!如此她硬将影子留下来,又有什么意义?难道他会救紫霞出来么?这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的美好愿望罢了。 

泫澈苦笑一声,她不知什么时候自己变得如此之傻。 

“紫霞,现在已经没有人与他争了,但你的牺牲到底值不值?你让我不要告诉他,但我告诉了他又如何?千年前的没有选择是一次错误,千年后的今天,你的选择一定是对的么?” 

△△△ △△△ △△△ 

五个月以前。 

漫天的云雾,白色的,充满整个世界,可渐渐地,被紫色的云霞所代替,那颜色,鲜艳得令人心悸。也许,自从开天辟地以来,神族天宫就从来没有这么纯正的颜色,在这个离太阳最近、离月最近、离星最近、离大地最远的地方,处处充满神奇,处处又都是冰冷的。 

“姐姐,我们终于又回来了。” 

歌盈望望四周熟悉而又陌生的场景,又望着怀中没有知觉的法诗蔺的尸体,神情复杂地道。她的怀中还同时带着一颗心,是影子的心——影子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恳求她能够将法诗蔺救活。阔别了一千年,她又重新回到了这里,一千年的游荡,她所等待的,也正是这样一天的到来。 

此时,在歌盈面前的,是无限向上延伸的九千九百九十九级玉阶,每一级玉阶都宽不着边。在九千九百九十九级玉阶的最上面,便是祥云瑞气萦绕的命运之神的神殿,那主宰着整个幻魔空间、至高无上的象征。 

歌盈抱着法诗蔺跪了下来,一级一级地磕着玉阶,往上攀去。 

一千年前为了紫霞而离开这里,就注定一千年后的今天,她必须一级一级地磕着玉阶往上攀,这是她惟一进见命运之神的途径。 

月亮落了又升,升了又落,那九千九百九十九级玉阶仿佛没有尽头,还是那么遥远,可歌盈却是已经磕破了头,细股的血沿着两颊不规则地流下,两处膝盖早已磨破,鲜红的血浸满白色的裙衫。但为了姐姐的复活,她就必须坚持着往上磕移。 

也许,她从未想过平时转瞬间的距离,对于此时的她来说,却是如此难以企及。 

从歌盈磕上第一级玉阶开始,就有一个人远远地看着她的举动。现在,已经离歌盈很近了,歪着头,以天真疑惑的眼光看着她。 

这人是泫澈,还很年轻,不到一千岁。以往,泫澈曾听人说过,每一个离开神族天宫又重新回来求见命运之神者都要一级一级地磕着玉阶,否则,就算到了,神殿的门也不会开启。那时,她在想,肯定是那些人在把她当作小孩哄她骗她。可今天,她却亲眼看到了这一幕。她忘了回家,忘了族中人告诫她不要来玉阶上玩耍,就这样看着歌盈,陪着歌盈一级一级往上磕移。 

在她小小的心灵中,特别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事情竟让人不顾头破血流的疼痛,也要抱着一个已死去的人一级一级地磕着玉阶。她记得自己有一次不小心摔跤,擦破了皮,流了血,那种感觉很痛。难道这个人不怕痛么? 

此时,在泫澈的手中,还提着一个花篮,里面鲜艳的花已经全部蔫了。她也忘了,自己是来给命运之神送花的。 

终于,泫澈忍不住弯下身子,问道:“你痛吗?” 

歌盈没有回答,只是一级一级地往上磕移。 

泫澈毫不介意,又道:“我知道你一定很痛,要不要我帮你包扎一下?我上次手上擦破了皮,还是自己给自己包扎的。我先用玫瑰、紫罗兰,还有百合、水仙敷住伤口,再用绢帕包扎,很快就不痛了,你要不要试一试?” 

没有回答,只有头与玉阶碰磕的声音。 

“你不相信我吗?我叫泫澈,是给命运之神送花的,偶尔也唱唱歌给他听。本来,这些事是有人做的,可听族人说,一千年前,花之女神、歌之女神离开了神族,离开了这里,于是这些事就没有人做了,直到五百年前我开始做这些事情……” 

泫澈把头低到贴着玉阶,看着歌盈的脸,而歌盈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反应。 

泫澈又道:“你要不要我唱首歌给你听?是命运之神经常让我唱的那首歌。虽然我没有见到命运之神长得什么模样,但他在寂寞的时候总是让我唱那首歌。后来我才知道,这首歌是以前的歌之女神专门为他唱的,我现在就唱给你听…… 

“古老的陶罐上,早有我们传说,可是你还在不停地问,这是否值得……喂,喂,你怎么了……?” 

△△△ △△△ △△△ 

歌盈醒了过来,正欲继续磕着玉阶往上攀移,却发现已经到了尽头。眼前,是那森然冷硬的铁铸的门。 

“你醒了?”旁边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圣魔天子】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