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圣魔天子 > 圣魔天子_第160节

圣魔天子_第160节

作者:龙人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1-07 20:27:25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4:48
不愧是一个强有力的对手,但与我相比,尚有一定的距离。” 

无语道:“不错,但我如果说,一个守护禁区的侍卫都不会比魔主的修为弱,不知魔主相不相信?” 

“什么?这不可能!”惊天又一次跳了起来,以他纵横幻魔大陆数千载的修为,一千年前已是罕逢对手,怎能相信一个侍卫可与他相提并论?这未免太不可思议了。 

安心与樱释也是听得心中一惊,同样以不敢相信的目光望向无语,但无语的表情却是不容置疑。以无语之性格,根本没有必要撒谎,也从不屑于说谎;以他的修为,与圣主相比也不会逊色多少,他也完全有资格说出这样一句话! 

第二十章 相信事实 
一阵风吹过,惊天、安心、樱释都感觉到了一种透入骨髓的寒意。他们不是不相信,而是这个事实太过可怕了,让他们不敢相信。 
您阅读的.小说来自ωωω,UМDtxt.còm
三人都望向无语,一时之间,小小的六角亭内,有着死一般的寂静。 

亭外小池中,红莲轻舞摇曳,姿态婆挲,群鱼追逐相戏,水花四溅。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惊天打破沉寂道:“那圣主现在岂不是危险之至?”话一说完,却忍不住自骂道:“他妈的,这不是废话吗?” 

安心这时道:“圣主既然已经知道此事,何以没有准备便独身前往?”转而一想,又道:“是了,怪不得在我得知泫澈之话后,圣主十几天后才动身去妖人部落联盟。” 

无语道:“然而,我想说的并不是这些,我要说的是,在妖人部落联盟以前,或者说在现在的妖人部落联盟以前,早已有一股神秘的人物,或是一个神秘的部族的存在,他们才是真正三族禁区祭天台的守护者。而我们现在看到的妖人部落联盟只是其外表,或说是为了掩人耳目而存在,所以才有可能连一个小小的禁卫都比一个部族的族长更为厉害。” 

惊天、安心、樱释经无语提醒,顿时恍然大悟,原来无语想说的正是这一点,无怪乎无语今日说话半遮半掩,吞吞吐吐,为的是让他们有足够的心理准备接受这一事实。而这个事实,显然是他们从未曾想到的。 

安心这时显得有些不解,道:“既然是这样,何以在千年前我们并未听大师提过这些神秘力量的存在?他们也并没有阻止我们通过妖人部落联盟,进入西罗帝国?” 

无语显然对安心所问的这个问题早有考虑,道:“一千年前,紫霞并没有出现在妖人部落联盟,而今天她却出现在了妖人部落联盟。” 

安心不解地道:“大师能否讲得详细些?” 

无语道:“自我探索三族禁区祭天台受阻之后,曾多次对这股神秘力量的存在做过观察。他们虽然早现在的妖人部落联盟而存在,但从不涉足妖人部落联盟之事,除非涉及到三族禁区祭天台之事。而紫霞这次在妖人部落联盟的出现,却打破了这种均衡。如果我所猜不错的话,圣主正是因为进入三族禁区祭天台,才会星象消失,让人感觉不到圣主的存在。” 

惊天这时道:“既然大师早已知道他们的存在,为何还让圣主独自前往?难道大师不知道圣主此行的危险吗?”话语中竟有了斥责之意。 

无语丝毫不愠,脸上却有了一丝惭愧之意,道:“我与三位魔主所说的结果只是昨晚到现在推测占卜所得出的,正是因为圣主星象的消失,才让我联想到圣主是进入了三族禁区祭天台,而惟紫霞才有可能让圣主进入祭天台禁区。” 

惊天本想再问:“为何大师早先没有占卜到这个结果,而到事后才有所发现?”但见到无语脸上有惭愧之意,便不再好出口。他并不是一个有勇无谋的武夫,只是性情直率而已。 

安心与樱释自是也想到了这一点,他们与惊天也有着同样的心事。 

安心见无语半晌未语,便道:“那大师叫我们三人前来,又有何事相议?” 

惊天道:“当然是杀入妖人部落联盟,救出圣主,难道还有其它办法不成?”其语气大有责怪无语在朝阳去妖人部落联盟之前,没有想到这一点,做好充足的准备。 

无语岂能无察?三人的心事他自是一清二楚。他看了三人一眼,脸色恢复正常,但他并没有对三人心中的疑问作出解释,只是道:“圣主说,天亮之后他若没有回来,就让三位魔主专心应付西罗帝国的一举一动,而不用担心他,更不要去妖人部落联盟救他!” 

“为什么?难道我们就这样看着圣主出事不管吗?”惊天睁大眼睛道。 

无语道:“三族禁区祭天台是天地阴阳倒转之地,所有武功、魔法、精神力都会失去作用,进入里面的人从来是没有出来的,或许,此时的圣主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 

惊天闻言大叫道:“既然圣主已经死了,我们还对付个屁!管它是西罗帝国还是妖人部落联盟,还有什么意义?” 

说罢,颓然地坐在了凳子上,一掌狠狠地击向面前的石桌,桌子顿时化为齑粉,弥漫于空气中。 

安心此时却冷静地道:“大师认为圣主现在真的已经死了么?” 

无语望向远方的天空,道:“我不知道,这种星象是我生平所仅见。” 

安心本有问题再问,可想了想,终究什么都没有说…… 

△△△ △△△ △△△ 

夜色斑斓,天高月远。 

无语的房间响起了敲门声。 

无语此时正手捧一本发了黄的书籍,也不抬头,便道:“安心魔主请进。” 

进来的果然是阴魔宗魔主安心! 

无语放下手中的书,指着旁边一张凳子道:“安心魔主请坐。” 

安心亦不多作客套,在无语对面坐了下来。 

没待安心开口,无语率先便道:“安心魔主今晚来此,一定是有什么事吧?” 

安心道:“诚如大师所料,安心来见大师,确是有事相询,希望没有打扰大师休息。” 

无语也不客气,道:“魔主有什么话便问吧,无语能够说的一定实言相告。” 

安心也不介意无语的“能够说”三字到底有多大范畴,对于一个洞悉天机之人来说,自是有些话能说,有些话不能说。他道:“我想知道大师对那股神秘力量的了解情况。” 

无语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望着安心道:“魔主有什么打算吗?” 

安心直言道:“我想,要想知道圣主现在情况如何,首先,一定要对那股神秘力量的存在有所了解,而且,我相信圣主现在一定没有死。” 

无语道:“魔主何以如此肯定?” 

安心道:“圣主说过,他这是与命运抗争,不会如此轻易便死去的。以圣主之威,也决不可能轻易涉险,我想大师一定有些话不方便告知我们,而我想知道的,是大师可以说的那些话。” 

无语道:“好吧,既然安心魔主深夜来此,无语便将小时候在占星家族中所听说的一个故事讲给魔主听听。” 

安心望着无语,静默以待。 

无语道:“相传,在神族有三个武技、魔法、精神力修为极高之人,他们是兄弟三人,分别为梵天、破天、冥天,乃创世之神的三个儿子,是创世之神为接替自己而创造的三人。创世之神原想让他们共同掌管人、神、魔三族,维持整个幻魔空间,因为创世之神在创造完人、神、魔三族以及天地万物之后,便要物化成山川河流,消散于幻魔空间各处。 

“梵天司职政权,破天司职军队,冥天司职命运。创世之神在创造他们三人的时候,便赋予了三人各自不同的性格:梵天性宽容,破天性狂傲,冥天性冷僻。三人本是掌管各自手中的职事,倒也融洽。但有一天,梵天忽然厌世,觉得如此这般,周而复始的生活甚是乏味、无聊,而且繁累,于是抛弃所司之职,不闻不问,突然消失。原来,创世之神在创造他性格之时,却多加了淡泊权势,就是为了防止他利用手中之权势,吞并其他兄弟二人,却不想因此埋下了他厌世遁逃之先兆。梵天消失,神族一片大乱,各大小事务无人裁决,于是派人四处寻找,却始终没有任何消息,仿佛从整个幻魔空间消失。不得已之下,众神族中人只好求助破天与冥天。破天掌管神族百万大军,为人狂傲自负,被称为神族的战神。梵天的离去无疑打破了原有的均衡局面,而对破天来说,则无形中激起了他对更大权力的向往。对于一个以战享誉神族的人而言,如果能够像创世之神一样权倾天下,无疑是对一个人的最大肯定,众族人的请求无疑正合他心意。而冥天性情冷僻,素喜安静,独来独往,对众人的请求不屑一顾。于是破天自然而然便成为统领神族军队与权势的第一人,拥有着神族至高无上的权威。 

“但一个人的欲望是永无止境的,除非他拥有着绝对的权力。而对于破天来说,整个神族惟一对他构成权力威胁的便是冥天,虽然冥天对权力不屑一顾,但身为命运之神,冥天所掌管的是人、神、魔三族所有人的命运,这其中自然包括战神破天。冥天的存在无疑让破天如坐针毡,作为权倾天下之人,岂能让自己的命运掌握在他人手中?于是有一天,破天借祭拜创世之神之际,向冥天寻问自己的后世命运。 

“破天指着祭祀神殿创世之神的牌位道:‘创世之父创造了人、神、魔三族,又创造了天地万物,却不想物化为幻魔空间的山川河流。梵天本身为神族、天下大事之掌管定夺者,却不想突然弃下一切于不顾,从此消失。可叹世事难料,造化弄人,命运际遇之变幻莫测。’冥天自是听出了破天的话外之音,冷冷地道:‘每一个人的命运从他存在的那一刻起,便已有定数,没有人可以改变。就算我司职命运之神,掌管天下生灵的命运,也只是徒挂其名而已,并非由我说了算。 

“破天道:‘是啊,命运之数皆由天定,非人力可以擅自改变。我身为掌管天下的大神,自是深明其理,也不想让自己千秋永世,永坐神位。我只是请求三弟能够告知我后世之运数,也好让我更心安理得一些,不知三弟可否指点愚兄一二?’冥天道:‘二哥既然深明其理,自然也知道天机不可泄露,何以问出此等愚蠢的问题来?’破天道:‘二哥自是知道这个问题不该向三弟问及,可二哥人在神位,却总免不了去想这个问题,既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神族和整个幻魔大陆着想,我不想像大哥一样,突然在某一天消失不见,让整个神族陷于一片瘫痪状态,所以才有这样一个不情之请。’冥天见破天执意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便断然道:‘恕小弟不能向二哥表明,命运自有天定,自然是由天说了算。无论大哥突然消失,还是其它什么事,也都是天意,天意不可违,不可改,也同样不可知。’说罢,冥天便欲转身离去。 

“就在冥天走出祭祀神殿的一刹那,却听到破天在背后狂笑道:‘你以为你今天可以离开这里么?’冥天回过头来,冷冷地道:‘二哥难道非要走这样一条路不成?’显然在来此之前,冥天已经知道破天今日会对他有所行动。破天厉声斥道:‘你问我为何要走这样一条路,我还要问你为何要走这样一条路!’冥天不解,道:‘我不知你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破天狂笑,然后怒指冥天道:‘你自己做的事,自己心知肚明,还要我说出来么?今天是创世之父的祭日,你最好老老实实地交代你的罪行!为何你要杀害大哥梵天?’此时,陪同祭祀的还有四大神殿的主神,四人听得此言,皆惊得目瞪口呆,不知所以,他们只知梵天突然消失,却不知其因。 

“冥天听得此言,冷冷一笑道:‘你想诬蔑我?’破天道:‘我为何要诬蔑你?自我掌管神族以来,一直都在寻找大哥何以突然消失的原因,后来被我发现,原来是你设计杀害了大哥。’四大主神听得此言,面面相觑,他们本就怀疑梵天消失的原因,破天的话更是让他们把这个疑虑重新摆在了面前。他们不敢断然相信破天的话,但他们已经在静待事情的进一步发展,期待真相的水落石出。 

“冥天冷笑道:‘你虽然主管着神族,但任何人都要为自己所说之话负责!’破天狂傲地道:‘你想需要证据是吗?好,我现在就给你!’说罢,对着祭祀神殿门外道:‘带上来!’ 

“人带了上来,冥天看到,带上来的人是他身边惟一的侍婢——那个平时乖巧无比、无微不至的澜蝶。澜蝶告诉众人,在梵天消失的前一天,她看到梵天与冥天在一起,而且发生了争吵,吵得很厉害。她回忆道:‘我从来没有见到过冥天神如此生气过,亲耳听他说:既然你作出如此选择,就休怪我无情。当天晚上,冥天神没有回神殿,第二天,我就听到众人说梵天神突然消失不见了,整个神族一片大乱。’说完,澜蝶怯怯地望向冥天。 

“破天望向四大神殿主神,道:‘你们大家都听到了,这是澜蝶亲眼所见,亲耳所闻,梵天消失之前是与冥天在一起的。’转而厉目望向冥天,道:‘你还有什么话可说?’冥天冷笑不已,道:‘难道你就凭这些么?一个侍婢之言何足为信?’破天道:‘好,既然你不死心,我就让你看看另外一个证据!’ 

“破天拿出了一个水晶球,道:‘那我就让四大神殿的主神看看你那天晚上到底做了什么!’晶球闪亮,四大主神便看到梵天与冥天战在了一起,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圣魔天子】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