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圣魔天子 >圣魔天子_第11节

圣魔天子_第11节

作者:龙人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0-31 17:50:43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3
“你是否能够肯定你的眼睛所见和你直觉的判断?” 

“臣下只有八成把握,殿下失忆的这几天,不排除开启了他的心智,心性发生改变的可能。况且天下相貌长得如此相似之人,是很难找到的。”天衣道。 

“我现在已经不能考虑这个问题了,无论如何,事情已经按照计划进行,没有再停下来的可能,这是关乎云霓古国生死存亡的大事,现在我所能做的是祈求上苍的护佑!”圣摩特五世显得有些无奈地道。 

“陛下也不用过分担心,因为接下来的事情将会是在陛下的掌握之中,无论他是否是大皇子殿下,他最终所能属于的只是陛下。”天衣宽慰着圣摩特五世道。 

圣摩特五世的表情这才渐渐放松,若非事情已经迫在眉睫,他也不会仓促行事,这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事情,圣摩特五世道:“依你看,他们会有什么反应?” 

“他们不会轻易相信这件事,但他们不会错过这次难得的机会,肯定会有所行动,事情会按照陛下预先的设定而发展。”天衣肯定地预测道。 

圣摩特五世的眼神显得悠远,仿佛看到了那预先设定的未来,但不可否认,这种设定所要经历的凶险让他的心七上八下。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的心绪保持平静,然后对天衣道:“你现在就去办接下来该办的事情吧。” 

“是,陛下!”天衣躬身退下道。 

与此同时,殿外传来魔法神院大执事求见的声音,圣摩特五世挥了挥手,然后用手撑住了额头,眉宇紧锁。 

大执事步进殿内,躬身施礼道:“魔法神院大执事天音参见陛下!” 

圣摩特五世挥了挥手,道:“大执事不用多礼,快快请起。” 

天音直身站立,望向圣摩特五世道:“陛下是不是遇到了烦心之事?” 

圣摩特五世叹了一口气,道:“看来什么事都瞒不过大执事的法眼啊。” 

天音道:“不知陛下所遇之烦心事可让臣下替你分担一二?” 

“多谢爱卿美意,此事无人可以替我分担。”圣摩特五世极为痛苦地摇了摇头。 

大执事天音关切地道:“想必陛下是为了大皇子殿下之事吧?” 

圣摩特五世显得诧异地道:“大执事怎会知道此事?” 

天音如实道:“臣下是听小女所言,故而得知。” 

圣摩特五世也曾听说过古斯特与艾娜之间的关系,因此不觉奇怪,道:“看来大执事的消息倒是灵通得很,我实在不愿让更多的人知道此等丑事,有伤国体。” 

天音道:“陛下是否想过,殿下如此做可能另有原因?” 

圣摩特五世抬头望向天音,这才明白这个平时不太出声的魔法神院大执事这次来是为大皇子求情的,当下断然道:“大执事不用多说了,犯下此等大错,不管内中有何等原因,都不足以赦其所犯之错,此事实在让寡人感到痛心。” 

天音见圣摩特五世余怒未消,不好作更多的请求,只是道:“那陛下打算如何处置大皇子殿下?” 

“如此孽子留他何用?只会伤及皇家尊严,我已经派人将他处死了。”圣摩特五世恨恨地道。 

“什么?陛下已将大皇子处死?”天音十分惊诧,他想不到圣摩特五世的动作是如此之快。 

“他所犯下的过错,实在不容宽恕,若是传出,我云霓古国有何脸面立于这个世上?惟有杀之,方可解我心头之恨!”圣摩特五世的手重重地拍在龙椅上,龙椅上的扶手顿时成为木屑,四处飞溅。 

“陛下可知,殿下是中了邪异之术,被人控制,才做出这身不由己之事?”天音忙说道。 

“大执事不用替其辩解,他生性好色,有何事做不出来?况且我若不杀他,还不知他往后会做出怎样有违伦理之事来。”圣摩特五世忿忿地道。 

天音道:“近来云霓古国有众多族派趋至,其中不乏精通以元神控制别人躯体的种族,据殿下亲口对臣下之女所说,殿下正是不经意间被邪异的元神侵入身体,方身不由己地做出了冒犯迪芙儿皇妃之事,实非殿下的本性所愿。以殿下之性情,臣下也私自观察过,决不至于做出有违伦理之事。” 

圣摩特五世见天音说得有理有据,口气不由得放松道:“皇宫禁卫众多,更有无形魔法结界,任何非人族入侵,必有所觉,岂会让邪异族种深入皇宫,侵占大皇子的躯体?” 

“陛下应该知道,大皇子殿下曾失踪七天,谁也不知道在这七天之中做过什么事,更不能保证没有邪异族类的元神侵入其体内。况且根据臣下所知,目前保护皇宫重地的魔法结界,尚不足以抵挡功力深厚族类的进入。”天音分析道。 

圣摩特五世面上顿现凝重之色,道:“如此说来,是我误会了皇儿?”渐渐地,凝重之色变成了悲痛:“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圣摩特五世的身子不停颤动,如同遭受着天大的打击,不能自制。 

天音不敢再言语,他开始有些后悔自己所说之话,关切地道:“陛下没事吧?”欲上前,却又不敢上前。(云霓古国的规定,任何朝臣不能近皇帝陛下二十步。) 

圣摩特五世的嘴里只是不停地喃喃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最后不能忍受这打击,竟然晕厥了过去。 

△△△ △△△ △△△ 

三皇子莫西多又走进了那间熟悉的石室,室内依旧幽暗迷离。 

石门缓缓关上,莫西多掩饰不住心底的兴奋之情,喊了一声:“主人!” 

那熟悉而威严的声音又自他体内传出,道:“你今日似乎遇到了值得庆贺之事!” 

“是的,主人,我刚刚得到了一个天大的好消息,我相信主人也已知道了吧?”三皇子莫西多激动地道。 

“我并不觉得此事有何值得高兴的,相反,对你来说应该是一个警惕。”那声音平静至极地道。 

莫西多的兴奋之情犹如遭到了一盆冷水当头泼下,不解地道:“警惕?我不知主人此话何意。” 

“有两句话你要记住:天下没有简单的事;天下没有无原因而单独存在的事。任何事情的发生都不是孤立的,等你弄清楚了它的始末、它藏在背后的原因时,你才有资格表示兴奋,或是激动。”那声音告诫道。 

莫西多的心情这才平静下来,道:“主人是要告诉我,古斯特大皇子之死与父皇之病有着不是表面所见到之原因?” 

“你还并不笨。是的,古斯特的所谓因玷污迪芙儿皇妃,被盛怒之下的圣摩特五世所处死,和圣摩特五世因弄清古斯特是身不由己被阴邪之术控制身体而病倒,表面看来有着因果关系,似乎理所当然。但你是否想到这可能是一个精心的安排,是一个骗局?”那声音问道。 

三皇子莫西多思索着道:“从古斯特进宫,继而发生企图玷污迪芙儿皇妃之事被打入天牢,接着被处死,再是父皇知道真像病倒,整件事情似乎显得仓促了些?” 

莫西多体内传出一声轻笑,道:“你终于看出了问题的症结所在。”顿了一下,接着又道:“不过,这并不是一件值得称赞的事,任何有点思维能力的人都可以想到这一点,这是一个十分拙劣的骗局。” 

“主人的意思是说,这是父皇所演的一场戏?那父皇如此做的目的到底何在?古斯特是否已经真的死去?”莫西多心中升起了许多疑问。 

“我尚不能确定圣摩特五世如此做法的真正目的,但有一点我可以肯定,那就是古斯特绝对没有被处死!” 

莫西多沉吟片刻,点了点头,道:“不知父皇如此做法是不是针对我们的?我们接下来又该采取怎样的应对策略?” 

“一切顺其自然,静观其变,无论什么样的骗局,最终揭穿谜底者终归是他自己,你所需要的只是足够的耐心,有了足够的耐心,就会得到你所要知道的一切。”那声音说道。 

莫西多有所顾虑地道:“我只是有些担心被二皇子卡西抢得先机,到时我们就会功亏一篑,什么也得不到,抑或等我们知道谜底的时候,事情已经结束了。” 

那声音轻笑一声,道:“那就让卡西去抢得先机吧。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游戏,或许我们也只是游戏的一部分,当看不清未来的时候,任何贸然的行动只会是自取灭亡!” 

莫西多没有再说什么,因为他知道,主人所说的一向都是正确的。 

△△△ △△△ △△△ 

罗霞回到了大皇子府,她实在想不通,她实在太想不通了,神情有些恍惚,恍惚得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惟一可以真切感受的是来自心底的落寞。 

她推开了自己的房门,随着“吱吖”的声音,她的右脚踏进了房间,可在半空中她的右脚却突然凝滞,与地面相持。 

五官以外的东西让她闻到了与这个房间不相协调的气息,而此时,她听到自己的心脏发出均匀有力、分外清晰的跳动之声。 

尚未等到罗霞有所反应,一个男人的声音已在她耳际响起。 

“既然回来了,就不要站在外面。”声音透着陌生的懒散。 

罗霞斥声问道:“你是何人?” 

“能在此等候你的人当然是想见你之人,罗侍卫长似乎不应该有此一问。” 

“你到底是谁?” 

来人叹了一口气,道:“罗侍卫长实在是被云霓古国的生活磨砺得失去了原有的闲淡和自然之性,更失去了心境的从容。警觉性太高,精神过度紧张是会让女人容易变老的。” 

罗霞看着房间深处分不清的轮廓,片刻,那只停在半空中的右脚终于落在地面上,走进了房间,这个答非所问的男人身上并没有潜藏着的危险。 

她反手将房门关上,放松地道:“你来此到底有何贵干?” 

来人轻轻一笑,道:“这才是我心目中应该出现的罗霞。”顿了一下,接着又道:“罗侍卫长就不要客气了,这是你的房间,请随意。” 

罗霞这才在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 

来人又释然道:“这样面对面地说话才会让人感到轻松。” 

两人在幽暗的房间里默默静坐,大概过了一炷香的时间,来人深深吸了一口气道:“这种感觉真好,早就希望能有朝一日与罗侍卫长默然静坐,细细体味从罗侍卫长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息和幽香,今日总算得偿所愿了,实在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罗霞似乎已经摸清来人的脾性,并没有为来人话中的唐突之意而有所反应,只是淡淡地道:“现在阁下应该说出来见罗霞的目的了吧?” 

来人又是一笑,道:“罗侍卫长真是性情中人,快人快语!好,既然罗侍卫长不想啰嗦,那我又岂可婆婆妈妈?那样就让人见笑了。我叫欧,此次来见罗侍卫长是奉了一位与罗侍卫长同样令人心醉的女人所托,代传一句话。” 

“欧?” 

“是的,在下叫欧。” 

罗霞很熟悉这个名字,可谓是在幻魔大陆每个女人皆知的名字,没有人见过他,但每一个被他见过的女人绝对是国色天香,或是才艺出众。此人有一怪癖,就是以遍寻天下美女为乐,喜欢与女人在幽暗的环境中静静相恃,体味着每个女人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独特却又各不相同的气息。而一个女人最精彩的便是这独特的气息,这气息是每一个女子集天地精华之所在。 

罗霞不知这样一个人怎会找上自己,她道:“请问欧先生是受何人所托?代传的又是一句什么话?” 

欧怅然若失地道:“令在下遗憾的是,在下也不知受何人所托,只是偶然的一次机会让我遇上了她,而且让我体味到她身上绝对与众不同的气息,那种感觉似甘露,似琼浆,似万物之精华……仿佛集天地间一切最美好的东西于一身,但又显得十分神秘,飘忽不定,不可把握,更不可捉摸,是我所体味到的最美妙的女人,至今回想起来,那种感觉仍是韵味无穷……” 

欧说着,仿佛又陷入了体味那个女人时的情形,如痴如醉。 

罗霞尚未见过一个男人对女人如此形容过,令她感到奇怪的是欧竟然不知这女人是何人而代为传话,罗霞道:“那她叫欧先生代为相传的又是一句什么话?” 

“黑色的丁香死在黎明前。”欧显得有些不解地道,感觉就像是一句魔咒。 

“黑色的丁香死在黎明前?”罗霞失声地重复着欧口中所念之话,她的心中响起了另一句话:“黑色的丁香开在黎明前。” 

这时,欧在黑暗中站了起来,道:“今日有幸体味罗侍卫长身上的美妙气息,令在下神醉不已,希望他日再能幸会罗侍卫长身上的独特气息。话已代为传到,在下就此告退!”于是开门,向房外走去,风吹过,掀起那洁白衣衫的衣角,有着一种超然的洒脱。 

罗霞静坐在椅子上,眼神显得悠远,在追寻着遥远的记忆,仿佛她一直就在等待着这样一句话,而现在这样一句话终于到来了。 

第十章 黑翼魔使 
法诗蔺从昏迷中醒了过来,她睁开眼便看到了漠。 

此时,他们置身的不是石头山上的神庙,而是位于城西山谷里湖中间的小亭上,与岸隔绝。 

正值深夜,四周的山黑沉沉地将湖围住,湖面上映照着白色的月光。 

“我怎么会是在这里?”法诗蔺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圣魔天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