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圣魔天子 >圣魔天子_第17节

圣魔天子_第17节

作者:龙人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0-31 17:51:03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3
殿下,你的伤口这样包扎不行,会发炎的。” 

影子何尝不知道这样包扎不行?他已经整整找了半个晚上,也没有找到可以止血消炎的草药。影子道:“你跟了我一天,想必不是为了说这句话吧?” 

小蓝走近影子的身边,道:“殿下,我这里有些药,可以帮助你的伤口迅速愈合。”说完,便从那只挎着的小竹篮里拿出一只漂亮的小陶罐。 

影子看了一下小蓝手中的东西,道:“既然有药,为什么不早说?” 

小蓝看着影子的脸色,道:“我是有些怕殿下,所以不敢说。” 

“怕我?为什么?”影子道。 

“因为殿下变了,变得好可怕,让人不敢接近。”小蓝如实道。 

影子看着小蓝,道:“是么?” 

小蓝又道:“而且殿下身上有着一股冷气,我一接近你,就想打冷战。” 

影子一笑,道:“冷气?”此时,他想起了空调。 

“殿下笑了,殿下终于笑了。”小蓝高兴地道,脸上如沐春风。 

“难道你从未见我笑过吗?”影子道。 

“虽然只是一两天没有见过你笑,但感觉中你好像数十年都没有笑过了,所以很希望见到你笑,而且你笑过后,身上的那股冷气就没有了。”小蓝道。 

影子望着小蓝高兴的样子,道:“你不恨我么?” 

小蓝不解地道:“我为什么要恨殿下?” 

“因为我把姐姐害死了。” 

小蓝神色有些黯然,但随即又露出笑意,道:“姐姐说过,一切皆是宿命中早有安排的,她这样做只不过是完成上苍所付予她的使命罢了。” 

影子道:“难道你很相信宿命?” 

小蓝道:“我不知道,但姐姐说,她这样做没有丝毫的后悔之意。” 

“没有丝毫的后悔之意?”影子重复着这句话,又道:“姐姐还说了什么?” 

小蓝道:“姐姐要我照顾你,这些药都是她先前准备好的。另外,她还叫我告诉殿下,你的身分是云霓古国的大皇子古斯特,你不会是其他人,也不再是其他人,你只能是大皇子殿下。而且姐姐还说,她知道你不愿意去当大皇子殿下,所以,她说,这是对你的最后一个请求。” 

影子嘴角露出一丝高深莫测的笑意,极目远视,道:“她错了,我会是云霓古国的大皇子古斯特,云霓古国的大皇子也只能是我。” 

小蓝看着影子的样子,愣了一下,随后道:“殿下躺着不要说话,小蓝现在给你上药。” 

△△△△△△△△△ 

斯维特出现了。 

天衣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便知道他的伤已痊愈,相比于以前而言,他的精神力似乎更为强大了,其气势已如空气般渗透进天衣三人所处的空间,虽然无形,但给人的压迫感却犹如实物。 

“真没想到,一个到处被人追杀之人,竟然敢在此处大声喧哗,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在这里一般。”斯维特在他们三人面前站了下来,而三人的四周早已被众多黑衣剑士围住。 

天衣还注意到,在斯维特的身侧,有一名怀抱长剑、闭目假寐的老者,在老者身上,他什么都没有感到,也就是说,老者的修为已经让他的气势不着于痕。 

天衣思量着这名老者,他知道暗云剑派有两位异人,他们是昔日向暗云剑派挑战,败于昔日剑主不败天之手,成为暗云剑派的守剑之人。其二人,一人无剑,一人有剑,却都深窥剑道,殊途同归。又因其真实姓名不得而知,故一人名为无剑,一人名为有剑。天衣此刻见此人怀抱古剑,气势尽敛,心想必为有剑。 

天衣没有理睬斯维特之话,对着老者道:“想必这位便是有剑前辈了。”昔日不败天在幻魔大陆倍受众人推崇,被喻为古今第一剑士,故而,天衣对这位与不败天同时代之人略为敬重。 

老者一声不吭,仿佛没有听见天衣所说之话,只是独守着属于自己的世界。 

斯维特道:“天衣,你不用拉任何客套,有剑来此,就是为了取你性命!” 

天衣苦笑着叹息一声,道:“可惜了,暗云剑派。” 

“你少在此装蒜,受死吧!” 

斯维特的剑刺出,空气突然裂开,向两边狂涌,一道耀亮的剑光破空而进,快如疾电。 

天衣欲动,但他的手被落日按住了。 

落日轻轻一笑,道:“让我来。” 

天衣没有再动,落日的眼睛看着逼来的利剑,剑光在他眼眸深处,变成一个渐渐逼近的光点。剑与人的距离在缩短,五米、四米、三米、二米、一米、五十公分、三十公分、十公分…… 

落日紧缩的瞳孔陡然放大,他眼眸中的那个光点在百分之一秒的时间突然消失。 

斯维特疾射而至的剑停止,下坠,掉在了地上。 

斯维特惶然,他不知自己的剑为什么会掉,他还以为自己的剑已经刺中了目标,但结果是剑莫名其妙地掉了下来,没有遇到任何阻力。 

有剑倏地睁开了眼睛,道:“好快的剑!” 

天衣也震惊,他没有想到短短十年不见,落日的剑已经快到如斯地步。虽然落日的手中无剑,但他的剑仿佛存在于身体的任何一个部位,化为气而存在。刚才击中斯维特的正是从他的右手指所射出的一缕剑气,断了斯维特的手脉,所以斯维特在瞬间感觉不到痛的时候,连剑掉了也不知道。 

斯维特终于感到手脉被剑气切断的疼痛感传来,他惊骇地道:“不,这不可能!” 

“少主人,他的剑在心中,而你的剑在手中,所以你败了。”有剑淡淡地道。 

落日道:“老人家对剑的悟解实在令人敬佩,仅出一剑,便知道剑在何处。” 

有剑道:“我还知道你的剑已经到了一种死角,无法再突破。你的剑虽然充满‘杀’,但你的剑是一柄死剑,只有通过‘杀’才能掩饰你剑的死!” 

落日一笑,道:“好精辟的分析,至于是不是一柄死剑,只有试过才知道!” 

有剑再度闭上了眼睛,道:“老夫不会与一柄死剑相比试的。” 

落日又笑道:“也许并不是剑的死,而是人的死!” 

有剑的眼睛放出亮光,仿佛他重新看到了一柄充满生机的剑,但他的眼光又很快黯然了,道:“人死之后岂有可能再有生的剑?” 

“也许这个世间确实存在一些不可能之事。”落日继续笑对着有剑道。 

有剑道:“看来今天我们非得有一场比试了。” 

落日道:“不是比试,是斯维特生存下去的问题。” 

“哈哈哈……”有剑大笑道:“好狂妄的人,好狂妄的剑,我的剑是该见见鲜血的时候了,时间久了,它也许也饿了。” 

落日看了天衣一眼,然后又面对有剑,道:“老人家请!” 

艾娜此时才深信眼前这个单薄的、瘦瘦的男人的确是闻名于幻魔大陆的游剑士落日,只有落日才有面对敌人时如此优雅自若,只有落日才能面对强敌谈笑风生。 

斯维特对落日十分恼火,道:“有剑,杀了他!”他实在无法忍受一招败于落日的奇耻大辱。 

有剑出剑! 

而谁都没有想到,他的剑并无剑刃,惟有的只是一只剑柄。 

这是何剑?没有人可以认得出,连斯维特也不知这是何故,他也从未见过有剑出剑,难道有剑有的仅仅是剑柄? 

谜,笼罩着众人的心头,但现在已经无暇让人去想这样的一件事情了。 

无剑刃的剑如同一道宇外极光,刹那间化成无数丝丝缕缕的剑气,狂风顿时席卷着大地,野草、树叶纷纷脱离它们生命本身的束缚,被一种全新的生机付予全新的生命的力量。 

它们像刀?它们像剑?不!它们已经是刀,它们已经是剑,谁都不可否认它们已是可以杀人的武器。 

它们全都奔向了落日。 

落日不动,他似乎是在等待,也似乎在寻找,寻找着破绽,寻找着有剑的剑心所在。 

有刃的剑,无论怎样变化,其心在剑刃上,那无刃的剑心又在哪里?因为没有剑心,根本就找不到剑的杀势所在,剑心就是一柄剑的灵魂。 

就像人一样,其心在身躯之内,若是没有身躯,其心又怎能存在?那只能算是已经消亡的灵魂,是一种不死的意念,它由欲望而成。 

对,欲望,杀人的欲望! 

落日又笑了。 

那些随着肃杀的剑气而至的断草、树叶在接触落日那瘦弱身体的一刹那间旋了起来,接着,它们转变了方向,竟然回头射向了有剑。 

有剑劲气暗运,剑气扩散,那些有着生命般的断草树叶悉数化为齑粉。 

而这时,落日的剑又到了。 

这是一柄真正的剑,通体乌黑,长不足一米,暗敛之中有着欲爆的魔意。 

魔意扩散,方圆二十米内竟然有着浓重的血腥味和凶戾的杀意。 

有剑面目不惊,手在虚空中幻动,一股强大的强流竟然随着那柄乌黑之剑而动,仿佛要将这无尽扩散的魔意束缚。 

这时,天衣的剑也动了,早在落日看他一眼的时候,他就知道又是他们之间发挥默契的时候了。 

天衣的剑如水,不!如倾洒的月光,无孔不入地渗透入周围的每一寸空间。 

他的目标不是有剑,也不是断了手脉的斯维特,而是那些将三人团团包围的黑衣剑士。 

要想走,就必须先解决他们! 

“锵……”第一声金铁交鸣之声响起,紧接着便发出鲜血喷射的声音,就像风吹过缝隙时的声音一样。 

一声、两声、三声……声音连成了一片,每一声都是一剑,每一剑便是一个生命的终结。剑够狠,更辣,就像他当初游历幻魔大陆时一样,已经好多年没有这么痛快了,是落日又一次让他找到了这种感觉。 

斯维特惊,他的手已经不能再握剑了,在这一刻他成了一个废人,一个彻底的废人,他帮不上忙,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天衣在无情地屠杀着那些黑衣剑士,他也第一次见到天衣的骨子里竟是如此疯狂。他又一次错估了天衣。 

落日疯了,不!是他的剑疯了。那通体乌黑的剑已经成了幻影,在有剑周身不断变幻,有时像风,有时像雨,有时像电……它在最佳的时候出现各种可能,目的惟有杀,不给有剑任何机会。 

因为他已经找到了有剑的剑心,他知道这剑心的可怕,绝对不能给这剑心自由伸展的空间,他要让这无刃之剑窒息,至少是争取足够的时间,这就是他最初的策略。所以,他先在等,再借势取得了先机,就算有剑以无形气劲束缚他的剑,也被他强行突破。 

有剑似乎看穿了落日的心事,他冷冷一笑,那把剑柄突然爆射出有形剑刃。 

夺目的寒光,犹如天际疾逝的流星,有着生命中最为灿烂的光辉,也是最为肃杀、最为霸烈的毁灭。 

落日猝不及防,寒光刺穿了他的肋骨,鲜血从落日的身体倒逆而行,寒光变成了赤红之光。 

您阅读的.小说.来至ωωω.3uww,còm

第三章 最佳组合 
落日极为凶残地一笑,身子往前一挺,赤红之光透体而过,他的身体接触了剑柄。 

有剑吃惊,但似乎已经晚了,因为那柄通体乌黑之剑已经逼近了他的生命! 

不,不晚,他的左手已经先一步击中了落日,在落日的剑刺进他的身体要他的命之前。 

也许两者之间的时间差距只有百分之一秒的时间,但这已经够了。 

可这真的已经够了么?有剑已经没有再多余的手了,也就是说,他不可能再对敌人的进攻予以还击,可这时,偏偏又有另一柄剑从他背后刺到,那是天衣的剑! 

在落日看天衣一眼的时候,天衣就知道怎么做。不仅仅是分头杀敌,更重要的是在最关键的时候,联手击杀最强大的敌人。 

有剑无疑是最为强大的,从落日刚开始撼动有剑的镇静,继而逼他出剑,这就已经为他们的这场胜利奠定了基础。因为这样,有剑将不能轻易地控制局面,与落日的对决本身便是一种失策,而天衣毫不留情的狙杀黑衣剑士就是为了争取时间最后击杀有剑。 

这是多年前默契的一种重现,十年的时间并没有让他们彼此忘掉。 

天衣的剑从有剑的背后刺穿了他的心脏。 

有剑的表情刹那间凝固了,那不是因为痛苦,也不是因为他的生命已经停止,他只是显得有些茫然,他只是有些不解。 

他在心里问自己应不应该输,他在心里问自己应不应该死,可是并没有声音回答。 

所以,他笑了,凝滞的表情刹那间笑了。 

“轰……”强大的剑气从有剑身上膨胀发出,天衣和落日以及他们手中的剑都被逼得倒飞而出。 

各自退出二十多米,他们才止住身形,抬眼看时,却发现有剑已经消失了,化为乌有。 

他们再看时,发现斯维特也已不见了,而且,他们也没有找到艾娜的身影。 

艾娜消失了,与有剑、斯维特一起消失了。 

天衣感到自己的心里突然间失去了什么。 

这时,十名一级带刀禁卫赶到了,其中一人对着天衣道:“大人,一切皆已准备妥当。” 

寂静的风,在城外悄悄穿行。 

△△△△△△△△△ 

法诗蔺回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圣魔天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