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圣魔天子 >圣魔天子_第20节

圣魔天子_第20节

作者:龙人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0-31 17:51:13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3
手,道:“走,喝酒去。” 

影子看着会脸红的游剑士拉着自己的手,道:“外面太嘈杂,不妨就在房间里对饮一两杯。” 

会脸红的游剑士循着影子的目光看到自己的手与他的手交叠在一起,脸又一次红了,道:“那……那好吧,就如朝阳兄之意。”头也低了下来。 

酒菜很快吩咐了下去。 

影子看着会脸红的游剑士道:“还不知道怎样称呼兄台呢。” 

会脸红的游剑士忙道:“可瑞斯汀。” 

影子道:“好名字。”随后便自顾自地喝着茶。 

气氛出现了冷场,会脸红的可瑞斯汀在影子对面坐立不安,不知找何话说才好,影子则只是对茶感兴趣,一杯接着一杯地喝着。 

幸好要的酒菜已经来了,小蓝也跟着走了进来,她陌生地看着可瑞斯汀。 

影子介绍道:“这位是家妹,这位是我刚认识的朋友可瑞斯汀。” 

相互寒暄认识后,三人面对着酒菜坐定。 

影子看着可瑞斯汀的脸,忽然道:“可瑞斯汀的这身装束,并非你的真实面目吧?” 

可瑞斯汀一愣,随即脸又红了,道:“朝阳……兄看……看出来了?” 

“是的。”影子道。 

“朝阳兄是何时看出来的?”可瑞斯汀低着头道。 

“从看到你的第一眼。”影子又补充道:“你不是一个真正的游剑士,你只是装扮成游剑士而已。” 

“装扮成游剑士?”可瑞斯汀抬起了头,随即他轻松地笑了,道:“朝阳兄的眼睛真是厉害,这样也给你看出来了,来!小弟敬朝阳兄一杯!”一口将整杯酒饮尽。 

影子看着可瑞斯汀满脸短须,又白里透红的脸蛋,心里想笑,也不点破,道:“可瑞斯汀这次来帝都不知所为何事?” 

可瑞斯汀惊诧地道:“难道朝阳兄不知道?” 

影子见他神色,道:“在下确不知晓,只是恰巧游历至此而已。” 

“哦,原来如此,那就难怪朝阳兄不知道了。” 

影子问道:“难道帝都最近发生了什么事不成?” 

可瑞斯汀于是将云霓古国皇城一个月前被一神秘人送来圣魔大帝两件圣器之事说与影子听,随后又补充道:“现在来帝都之人都是为了这两件圣器而来,我也是想来开开眼界的。” 

影子却道:“不知可瑞斯汀有没有听说过‘紫晶之心’这个东西?” 

“‘紫晶之心’?当然听说过,那可是每个女孩子心里梦寐以求的东西。”可瑞斯汀眼里放着异彩道。 

“看你的样子似乎比女孩子还喜欢啰。”影子说完哈哈大笑起来。 

您阅读的.小说.来至ωωω.3uww,còm

第五章 魔使往事 
有人说,寂寞是一种境界。 

真正守得住这份寂寞的却没有几个人,更多人是在拥有寂寞的时候拼命地逃避寂寞,他们的心害怕孤独,害怕面对真实的自我。他们拼命地寻找着各种方式,让自己显得不再寂寞,在喧哗浮躁中麻痹着自己,可最后是否寂寞连他们自己都无法分清。只是在每一个清晨醒来的时候,他们找不到自己,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漠,是在淡漠,他让自己学会的是忘记,只有不断地忘记昨天,不断地忘记记忆,他才能静下心来,面对着神像默想。 

他看起来是寂寞的,也是守得住寂寞的,因为他从不和自己的心说话。 

神庙外的风一阵急过一阵,他的呼吸一下比一下深长,就像两个完全不同世界的正反对奕,空洞且毫无意义可言。 

“噗……”一口乌黑的血从漠的嘴里吐了出来,那斑驳的神像在暗夜里更显得有些暗了。 

漠久久地看着鲜血,没有言语。 

他看到的仿佛不是鲜血,而是上千年的历史的沉淀。他以为自己已经学会了遗忘,已经忘记了一切,可不想,它们是沉淀在自己不愿去视见的角落,只等待有一天重新爆发。 

漠仰天长叹:“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苍天无语,却有着一个女人冷淡的声音响起。 

“因为你想忘记你是谁!” 

“可我终究什么都不能忘。”漠痛苦地道。 

“当一个人想忘记一些东西的时候,他往往会让自己记得更清楚,因为他总在提醒着自己要忘记,你以为你忘得了么?你总是不断地欺骗自己,不敢面对而已。” 

“不,我没有欺骗自己,我时时刻刻都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应该做什么。你看,他的面目已经残驳不堪,那是岁月带给他的,也是我给他的!你以为我这些年来真的是在学会忘记么?我是在让自己学会仇恨,我在积蓄着自己的恨意,让我有一个杀他的理由!”漠发了疯似地怒指着神像道,形貌极度恐怖。 

那声音冷笑一声,道:“你有了杀他的理由么?” 

“杀他的理由?”漠的身子不由得摇晃了一下,站立不稳。他想起了刺杀影子的那一幕,他曾经有一次绝好的机会,但他没有下手。按常理,以他的剑是绝不会让影子有偏过去的机会的,可他给了影子这次机会,连他自己都不明白当时为何会这样,难道只是身不由己?是真的知道自己刺不死他,还是这千年来尚没有让他找到一个足够的理由? 

…… 

千年前,圣灵大殿。(圣魔大帝消失的前一天。) 

圣魔大帝高高在上地坐在神座之上,侧着身子望着下面的黑魔宗魔主,道:“黑魔主,你可知道在这个世界上作为一个男人最幸福的事是什么?” 

黑魔宗魔主道:“属下不知,还请圣主明示。” 

圣魔大帝微微一笑,目光从黑魔宗魔主身上转到大殿顶部有着碧天苍穹的图案上,摇着头悠悠道:“那就是被一个女人所爱!” 

黑魔宗魔主愕然,他不知圣主为何对自己讲这些话,而且是单独一人,心中隐隐有着从未有过的不安。 

圣魔大帝凝视着大殿顶部的碧天苍穹图案半晌,接着道:“有一个女人,在我来圣灵大殿之前告诉我,她喜欢黑魔宗魔主,也就是你。”说完转头微笑看着黑魔宗魔主。 

黑魔宗魔主心中不安更甚,他从未见过圣魔大帝以这种口吻和神态对自己说话,特别是圣魔大帝的笑,其中所包含的东西,只有在面对最强的敌手时才会出现的。 

“恭喜你,黑魔主。”圣魔大帝道。 

黑魔宗魔主连忙单膝跪地,道:“圣主,属下实在不知圣主之意,如果属下犯何过错,请圣主明言责罚,属下决无二言!” 

圣魔大帝道:“不,你没有犯下任何过错,我只不过是想告诉你一件喜事而已,况且你为幻魔大陆的一统立下的赫赫战功是有目共睹的,天下谁人不知?” 

黑魔宗魔主抬起了头,他从圣魔大帝的脸上看到的确是由衷之言,因此显得更为不解,。 

圣魔大帝问道:“黑魔主想知道这个对我明言喜欢你的人是谁吗?” 

黑魔宗魔主没有任何反应,他不知道自己是该点头,还是该摇头,也不知是该说想,还是该说不想。 

圣魔大帝突然哈哈大笑,震得圣灵大殿的壁顶发出颤动之音。 

从笑声里,黑魔宗魔主终于捕捉到了一点真实的东西,那就是凄苦。 

“一个男人最大的幸事是得到一个女人的爱,一个男子最大的不幸莫过于失去一个女人的爱。对我说喜欢你的人是我的爱妃安吉古丽,也是你从小青梅竹马的知己。”圣魔大帝颤动着声音道。 

黑魔宗魔主差点失去了支持身体的平衡,他从未想到圣魔大帝突然会提到安吉古丽,更未想到安吉古丽会喜欢他,虽然在他自己的心里一直存在着这样一个梦,一个遥远得连他自己都不敢去想的梦。他震惊了,惶然道:“圣主千万不要开玩笑,属下万死也不敢有亵渎皇妃之意!” 

圣魔大帝摇了摇手,悲痛地道:“这不关你的事,是她亲口对我说的。我曾经答应过她,要给她幸福,但我给她带来的只是痛苦,所以我希望你能给她幸福。” 

这时安吉古丽缓缓地从大殿后面的帷幕中步出,她的风姿总是那样绰约,让人想起夜中的百合花。 

安吉古丽在黑魔宗魔主身边跪下,道:“谢圣主成全之恩,安吉古丽来世必定以死相报!” 

言毕,起身,拉着黑魔宗魔主的手往圣灵大殿外走去。 

圣魔大帝突然暴喝道:“站住!” 

两人背对着圣魔大帝停了下来。 

圣魔大帝从神座上一步一步走下,来到黑魔宗魔主面前,整理了一下黑魔宗魔主有些零乱的头发,又正了正黑魔宗魔主身披的战甲,郑重地道:“我祝你们幸福!” 

两人离开圣灵大殿,狂暴的笑声透过圣灵大殿直冲九天云霄。 

黑魔宗魔主在安吉古丽的牵引下如灵魂出窍般快步向前走去…… 

是夜。 

黑魔宗魔主府邸。 

黑魔宗魔主终于让自己出窍的灵魂找到该安息的地方了,他冷静地望着安吉古丽,道:“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安吉古丽却道:“我好冷,你可以抱抱我么?” 

黑魔宗魔主道:“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我实在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只是想你抱抱我,我好冷。”安吉古丽哀求地望着黑魔宗魔主。 

黑魔宗魔主没有言语,面对着这样楚楚可怜的目光,他没有勇气拒绝,缓缓向安吉古丽走去。 

安吉古丽一下子投入黑魔宗魔主的怀中,紧紧地抱着他道:“好温暖,我已经好长时间没有感受过这种温暖了。” 

黑魔宗魔主站立着不敢动,他的手也不知该放向何处。 

“抱着我,用你的手抱着我,就像当年你从黑城里将我救出一样。”安吉古丽又道。 

黑魔宗魔主的手不可抗拒地抱着了安吉古丽,在她的面前,他总是显得那么脆弱。 

两人久久地这样相互拥抱着,黑魔宗魔主发现自己的手不自觉地将安吉古丽抱得很紧,恨不得与她相融在一起。他意识到自己正在犯一个天大的错误,但他并不想去改正这个错误,也忘了去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呼……”一阵狂暴的风突然将安吉古丽从黑魔宗魔主的怀中卷走。 

当黑魔宗魔主醒悟过来时,他看到了圣魔大帝被痛苦所扭曲变形的脸容。 

圣魔大帝狠狠地盯着安吉古丽道:“你以为我真的会让你离开我么?不,没有人可以离开我,只有我遗弃别人!” 

安吉古丽平静地道:“我知道你会来的,我已经做好了一切心理准备,你动手吧。” 

圣魔大帝冷冷一笑道:“你倒是很了解我。” 

安吉古丽道:“我不是了解你,没有人可以了解你,我是了解我自己,我早知道会有今天的。” 

“难道你不怕我杀了你?” 

安吉古丽笑了,她的笑很灿烂,就像怒放在阳光下的百合花,道:“我早就期待着死,因为死总比痛苦的活着好。” 

圣魔大帝仰天大笑,道:“好一个死比痛苦的活着好!难道我没有给你一点点温暖?没有给你一点点幸福?” 

安吉古丽道:“我也曾经这样想过,我认为你会给我幸福的,我也期待着有一天会得到你的幸福。可这一等,就是五十年,五十年不是很长,但对我来说,比一千年还漫长!每一天,我期盼着,从日出东方到月上西楼,从黄昏到黎明,我等到的永远是没有灵魂的躯体。直到今天,我才知道,原来我是在做一场梦,在期待着一个永远没有结果的结果,你永远都不可能真正属于我,哪怕一点点,都是奢望!” 

泪,从安吉古丽的双颊滑落,一颗接着一颗,如同连成串的珍珠。 

圣魔大帝道:“跟我回去吧,我会给你所要的,我会给你幸福的。” 

“不!”安吉古丽道:“你不要再欺骗自己了,你的心已经被一个人所充满,再也不可能容下其他任何人。我的离去让你痛苦,并非因为你对我的爱,而是这有损你圣魔大帝在人、神、魔三族众人心目中的地位,故而做出伤心欲绝的样子。” 

圣魔大帝笑了,他看着安吉古丽,道:“看来爱妃是真的理解我,既然你生不如死,那我就成全你!正如你所说,我是不能因为你而有损我在人、神、魔三族众人面前的形象的!”他望着天,自我憧憬道:“我要给她一个好印象,我要让她知道我是天下最优秀、最了不起的男人,整个幻魔大陆没有我做不到的事!哈哈哈……” 

圣魔大帝的手突然抓住了安吉古丽。 

安吉古丽扭头笑对着黑魔宗魔主,道:“不要为我伤……” 

黑魔宗魔主疾呼道:“不要!” 

但是那闪电般的一击,万钧的力量落在了安吉古丽的身上,瞬间,那怒放的百合在空气中化为乌有。 

黑魔宗魔主静静地看着圣魔大帝。 

圣魔大帝若无其事地望着他道:“对了,从今天起,你不再是黑魔宗魔主,就赐予你黑翼魔使的身分吧。” 

说完,圣魔大帝狂笑着离开了黑魔宗魔主的府邸。 

黑魔宗魔主,不!应该是黑翼魔使在虚空中寻找着,寻找着消散在空气中的百合,而他的手抓到的只是虚无…… 

…… 

漠在虚空中抓着,他仍旧什么也没有抓到,他的身子一个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圣魔天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