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圣魔天子 >圣魔天子_第23节

圣魔天子_第23节

作者:龙人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0-31 20:10:25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5
。 

“砰……”失神间,罗霞一不小心撞在了一棵树上,惹得一旁的路人大笑不止。 

△△△△△△△△△ 

影子再一次见到了莫西多,与他在一起的还有一个女人,一个漂亮骄傲的女人——西罗帝国的褒姒公主。在褒姒公主的背后,则是那个沉默不语的持剑之人。 

褒姒公主骄傲地道:“听说你一剑杀死了落日?” 

影子一笑,迎着这个骄傲的女人的目光,道:“也许吧,别人都这么说,连我自己都有些相信了。” 

褒姒公主道:“你不觉得你杀的可能只是一个自称落日之人,而并非真正的落日?” 

影子道:“真正的落日也好,自称落日也好,这只能是属于别人去猜测的问题,而并非我应该关注的事。对我来说,我只是杀了一个人,与杀死一条狗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 

“那你觉得,你现在能够站在三皇子府是因为你杀了一条狗吗?”褒姒公主步步相逼道。 

坐在一旁的可瑞斯汀不由得为影子而紧张,依他这些天对影子的了解,影子很可能说出令人十分难看的话,甚至可能祸及生命。 

果然,正如可瑞斯汀担心的那样,影子轻描淡写地道:“如此理解也未尝不可。” 

此言一出,只听“啪……”地一声,正欲给影子上茶的侍女手中的杯子应声落地,碎片与茶水四处飞溅。在她的理解中,三皇子是请了一位杀狗的屠夫为坐上佳宾,可想而知这对三皇子是何其的不敬! 

莫西多的脸上出现了阴郁之色,道:“朝阳兄如此说,是否觉得本皇子是与屠夫为伍之辈?” 

褒姒公主傲慢地看着影子,大有看影子出丑之意。 

影子在众目睽睽之下,却突然上上下下将自己打量了一遍,深深地叹息了一声道:“唉,要是当初知道自己能够成为一名出色的屠夫,也不用在幻魔大陆到处游荡了,害得衣服破了没人补,一二个月都没有洗澡。” 

众人先是一愕,随即哈哈大笑,无不为影子的幽默机智而喝彩,连刚才摔破杯子、正不知如何是好的侍女也暂时忘记了刚才的失手将可能带来的惩罚,展颜一笑。 

影子的眼睛看到,骄傲的褒姒公主在笑的同时,美眸中泛动着一丝神采。 

大厅内惟一没有反应的便是那站在褒姒公主身边之人。在他的生命里,也许没有任何事情是可以让他感兴趣的。 

褒姒公主见影子在看她,道:“朝阳大英雄是不是责怪本公主的刻意刁难?” 

影子不知褒姒身分,在他的印象里,云霓古国没有这样一位公主,道:“既然是公主,刁难一下别人是理所当然之事,反而会让我感到荣幸,若是公主对我不理不睬,那倒是我的一大失败。” 

褒姒公主直言不讳地道:“我发现,我开始有些喜欢上你了。” 

三皇子莫西多这时介绍道:“这位是西罗帝国的褒姒公主,本皇子昔日寄居西罗帝国之时,多番得到公主的照顾,此次也是游历至此。”莫西多并没有打算真正地向影子介绍这位向自己求婚的公主。 

影子极为客气地道:“能够得到褒姒公主的垂爱,朝阳实是荣幸之至。” 

闲聊片刻,吃罢款待宾客的盛宴,莫西多借着几分醉意道:“不知朝阳兄对何事比较感兴趣?不妨说来,今日我们姑且放纵一乐。” 

影子道:“我一个游历之人,谈不上对何事有兴趣,只是每天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今天重复着明天的事情而已,不像殿下及公主精通各种才艺。” 

“让我来为你们唱支歌吧。”这时候,西罗帝国最富才情的公主道。 

莫西多的脸上泛起了欣喜之情,他知道,能够欣赏到褒姒公主美妙的歌声,是幻魔大陆男人最值得骄傲的事情之一,传说她的歌声不是人在唱,而是她在替天而唱,是天界所存在的韵律,通过她的口传出。 

褒姒公主看了影子一眼,背对着众人走了出去。在她的面前所出现的是三皇子府美丽的花园,各种奇花竞相斗艳。 

褒姒公主侧着身子,倚窗望着园中的花草,便唱了起来。 

她的歌声悠长清远,袅袅飘扬在白云与蓝天之间,让人感到,她是在对着整个大地唱歌。 

影子的脑海中刷地换过一面景象,他的眼前所看到的不再是褒姒公主,而是歌盈,是歌盈在唱歌:古老的陶罐上,早有关于我们的传说,可是你还在不停地问:这是否值得?当然,火会在风中熄灭,山峰也会在黎明倒塌,融进殡葬夜色的河;爱的苦果,将在成熟时坠落。此时此地,只要有落日为我们加冕,随之而来的一切,又算得了什么?——那漫长的夜,辗转而沉默的时刻…… 

那熟悉的歌词,那熟悉的旋律让一些模糊的、陌生的画面不断地在影子脑海中混杂出现,最后,他看到了影,看到了影在自己的怀中死去,不!又不是影,是另一个女人,是法诗蔺?是歌盈?是罗霞?是褒姒…… 

影子突然跟着唱了起来: 

“古老的陶罐上,早有关于我们的传说,可是你还在不停地问:这是否值得?当然,火会在风中熄灭,山峰也会在黎明倒塌,融进殡葬夜色的河;爱的苦果,将在成熟时坠落。此时此地,只要有落日为我们加冕,随之而来的一切,又算得了什么?——那漫长的夜,辗转而沉默的时刻……” 

褒姒公主早已停下了自己的歌唱,她看着影子,眼中浮动着泪花。 

莫西多也看着影子,可瑞斯汀同样看着影子,连那个站在褒姒公主身边的木头,他的心中也被一种很厚重的东西充盈着。 

良久,大厅内没有一个人说话。 

但终于,褒姒公主开口说话了,她颤动着声音问道:“你能告诉我,这首歌是在为谁而唱吗?” 

影子无奈地一笑,道:“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在不经意间听到这首歌而已。是公主美妙的歌声让我想起了它,情不自禁唱了起来,失礼之处,还请公主原谅。” 

褒姒公主有些凄然地道:“这是我听到的最美妙的歌,我以前总以为自己所唱的歌是这个世界上最好最动听的。” 

影子歉意地道:“朝阳引起公主伤感,实是抱歉。” 

“不。”褒姒公主道:“我应该感谢你才对,谢谢你让我听到了这个世界还有更好的歌,你能教我唱这首歌吗?” 

影子此时很是为自己的失态后悔。他这些天一直在让自己改变,他要塑造出一个全新的自我,他以为自己已经忘记了过去,可为何这歌声让他失去了理智呢?他绝对不能让这种情愫在自己的心里再延续下去!现在,他不是正在一步一步地往自己所要走的方向走么? 

影子道:“对不起,公主,这首歌是只能由一个女人唱的,这是属于她的歌。” 

褒姒公主擦了擦自己的眼睛,笑了笑道:“我明白了,这首歌只能是属于一个人的,就算是我唱了,结果也只能是破坏了这首歌的美。” 

莫西多这时插口道:“想不到朝阳兄不但剑好,而且歌唱的也好,实在是让本皇子大开眼界。” 

这时,一个侍卫走近,在莫西多耳边轻言两句,随即离开。 

莫西多对着影子道:“刚才,我府中一位门客听说朝阳兄剑术超群,刚好他也是一位十分热衷于剑之人,所以想向朝阳兄请教一二,不知朝阳兄意下如何?” 

影子似乎早已料到会有这种情况发生,淡淡一笑,道:“能够与三皇子殿下府上贵宾较量,实在是对朝阳的一种抬爱。” 

莫西多本以为影子会设法推辞,加以拒绝,没想到影子竟是如此爽快地答应,心中颇感意外。不过,这对他来说实在是一件好事,免得多费口舌,或是另行它计。在一个人为他所用之前,他必须确切地知道此人的实力,这是他所一惯遵守的宗旨。 

“传方夜羽在论剑场候见。”莫西多对外大声喧道。 

△△△△△△△△△ 

当莫西多领着影子、褒姒公主、可瑞斯汀及那紧跟褒姒公主其后、形如木头之人到达时,在论剑场上,早有一人静候以待。 

莫西多将影子引至那人面前,介绍道:“这位是我府上的门客方夜羽,与朝阳兄一样,昔日他也是一名游剑士,在幻魔大陆曾颇有一些名气。” 

影子不知,但可瑞斯汀及褒姒公主十分清楚,这方夜羽在十年前与落日、天衣等人一同被列为十名最有潜力的游剑士,只是与天衣一样,他突然间退出了游剑士的行列,不想现在却出现在三皇子府中,并成为其门客。 

影子对方夜羽笑了笑,以示招呼,方夜羽同样以笑相还。 

莫西多道:“现在两位已然相识,剩下的时间就交给两位自己支配。”说罢,便转身离开论剑场,与褒姒公主及可瑞斯汀同坐论剑场外的坐席上。 

方夜雨道:“听说你杀了落日?” 

影子答道:“别人是这么说的,他自己是这么说的,我却不知道。” 

“听说你是一剑杀了他?” 

“如果可以用一招杀人,没有人愿意用两招。” 

“那你自信可以在几招内败我?” 

“一招。”影子淡淡地道。对他来说,只能一招将对方击败,其它别无选择。因为他已经一招杀死了落日,据他了解,没有一个游剑士的修为超过落日,他相信眼前这个曾经的游剑士也不会。所以,他必须一招之内败方夜羽,尽管在他看来,眼前的方夜羽比剑士驿馆内的“落日”修为远不止高出两倍,可他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他今天就是为此而来。 

方夜羽一笑,道:“相信你会让我心服口服。” 

影子将手中的那块“废铁”一丢,亮出一柄飞刀,道:“我就用这飞刀与夜羽兄比试。” 

方夜羽脸色一沉,道:“这等雕虫小技,你未免也太小看我方某了!” 

“在我看来只有用这飞刀才算是对夜羽兄的尊重。”影子道。 

方夜羽冷哼了一声。 

在幻魔大陆,一个成名的游剑士是绝对不屑于飞刀这类兵器的,只有不入流之人才会用这种下三滥的兵器,抑或对于一个人表示轻视时才会用这种东西。在他们的眼里,飞刀这类东西根本就伤不了人,更遑论杀人了。 

您阅读的.小说.来至ωωω.3uww,còm

第八章 化虚为实 
莫西多与褒姒公主也看到了影子手中的飞刀,他们拿不准这个男人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抑或是在他眼里,方夜羽实不足一提。如果真是这样,莫西多这些天来的一再忍让,是终于达到目的了,他所需要的就是这样的人。 

可瑞斯汀则只是担心,虽然他曾见过影子一招击杀“落日”,与落日相比,这方夜羽不会比他更为有名气,但他还是有些担心。 

方夜羽的兵器是一柄剑,但这柄剑与一般游剑士所用之剑不同,剑鞘及剑柄之上漆了一道火焰般的图案。虽然在阳光的映衬下,却仍透着一种诡异,让人感到剑鞘里面藏着的不是一柄剑,而是蜇伏着的一条火龙。 

影子与方夜羽的“友好”交谈到此结束,试剑场上,两人的距离正在拉开。 

拉开的距离中,让人感到的不仅仅是一种空间的变换,与每一场关系荣誉生死的战斗一样,在这段拉开的空间距离里有着某些令人喘不过气来的东西,或称之为“杀气”。 

如果杀气只是一种无形的存在,只是一种抽象的概念,那就代表着一个游剑士的修为还没有达到“练气成形”,或者“以气杀人”的境界。 

方夜羽身上的杀气给人的感觉,便是“化而成实”,以有形的杀气影响着人的思维。 

缓缓的气流绕着影子与方夜羽之间,形成一个圆形的气场,里面气流的流动恍如有形的水。 

可瑞斯汀有着喘不过气来的感觉,虽然他不在气场之内,但他能感受到身在气场中心的影子所面临的危机,这才认识到眼前的方夜羽只会比剑士驿馆内的“落日”强横十倍。 

这种差距是明眼可鉴的。 

气机锁定着影子,方夜羽冷酷至极的黑色双眸射出死神般的冰冷眼神,那漆着火焰图案的剑则如火山般蜇伏着,只等待爆发机会的到来。 

一切在静止中等待着。 

方夜羽无疑是聪明的,而且有着十足的应敌经验,这从他应付影子的作战策略便可看出,同时这也是他与那个所谓的“落日”的本质区别。 

他选择了等,也就是说,他选择了让对手首先出击。只要影子在气机被锁定的情况下有稍微的异动,他便可在第一时间内找出影子所存在的破绽,手中那柄蜇伏着的剑就必会给影子致命一击!就算不能一招将影子挫败,也可以捣碎影子所夸下的“一招制胜”的海口。 

时间在令人窒息的氛围中推移,而影子却一动也没有动,惟有手中的那柄小飞刀因为不停地转动、变换刀面而一闪一闪地反射着太阳的光芒。 

影子的脸上仍带着令人捉摸不定的微笑。 

突然,他动了,在谁也没有想到的时候动了,众人只看到他的笑容更盛,却没有想到他动了,从这段拉开的时间距离里,他又一步一步地向方夜羽移去。 

他的脚步很均匀,也很正常,就像平时走路一样,没有任何二致。 

方夜羽心神一怔,他根本不明白影子这种异类地移动脚步代表什么意思,其背后到底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圣魔天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