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圣魔天子 >圣魔天子_第29节

圣魔天子_第29节

作者:龙人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0-31 20:10:51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5
,你不会给我带来什么好消息。” 

斯维特也不拐弯抹角,直截了当地道:“确实不是什么好消息,艾娜已经从关着的地牢中跑了,其原因是一名狱卒企图玷污她,结果未遂,反而被艾娜所利用,以魔法逃脱。” 

莫西多看也不看斯维特一眼,继续品了一口香茗,淡淡地道:“是么?” 

斯维特道:“殿下不信我?” 

“我说过这样的话吗?”莫西多反问道。 

斯维特道:“殿下虽没有说,但你的语气已经说明了这一点。” 

莫西多一笑,道:“那可是你误会了,既然艾娜跑了,就让她跑吧,留着她也没有多大用处,反而会招惹一个强敌,这件事你不用太放在心上。” 

斯维特感到十分奇怪,这不应该是自己心中预想到的莫西多会有的反应,他道:“可是万一……” 

“没有什么万一,天衣明知道你抓了艾娜,杀了她的妻子,不是也没有什么行动么?这说明他并没有将此事放在心上,或者说,为了一些更重大的事情的原因,他暂时不会计较这些。他有这个耐性,我们更不能自己乱了阵脚。”莫西多打断了斯维特的话道。 

斯维特一时倒忘了这次来见莫西多的真正目的,道:“那殿下认为我们目前应该怎么做?” 

莫西多淡淡一笑,道:“该怎么做便怎么做。” 

“该怎么做便怎么做?”斯维特显得有些不解。 

莫西多道:“你不用担心什么,就静待事情的发展吧。如果有什么事情,我会吩咐你去做的,你要记住的一点便是:我们是互利的,谁也不能将谁抛开!” 

斯维特心中一震,忖道:“难道三皇子已经知道‘他’回来了?” 

莫西多看着斯维特道:“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斯维特有些恍惚地道:“没……没有。” 

“既然没有就退下吧,本皇子还有一些重要的事情需要处理,不能奉陪。”莫西多道。 

斯维特看着莫西多,道:“我……”可他终究什么都没有说,满怀着矛盾的心情退了下去。 

待斯维特退下后,陨星图却从帷幕后走了出来,站在了莫西多的面前。 

陨星图道:“殿下是不是觉得斯维特有什么不对劲?” 

莫西多一声冷笑,道:“我们这位朋友遇到麻烦了,他想退出这场‘游戏’。” 

陨星图略感诧异地道:“殿下怎么知道这些?” 

莫西多笑而不答,自顾道:“我还知道,艾娜是他故意放走的,所谓的‘狱卒企图玷污艾娜’,只是他导演的用来欺骗我的一幕戏而已。” 

陨星图由衷地道:“殿下果非常人,那殿下打算拿暗云剑派怎么办?” 

莫西多的眼睛看着前方,眼神显得有些悠远,道:“这是一个游戏,它的惟一规则是:永远没有退出者,除非死亡。”顿了一顿,他又将目光收了回来,投在陨星图脸上,接道:“不过,这个朋友现在还很矛盾,他不知道是否应该退出。他之所以心生退出的念头,也是因为背后的一个‘他’,是‘他’让斯维特退出的!” 

“那这个‘他’又是谁?”陨星图问道。 

“如果不出我所料,这个‘他’便是一直游历在外的暗云剑派派主——残空!也是斯维特的大哥,他现在已经回来了。”莫西多道。 

陨星图略为皱起眉头道:“这些年来一直都没有他的消息,怎么突然之间就回来了呢?难道他这次归来也是为了圣器?” 

莫西多道:“不排除这个可能。两件圣器是每一个人都想得到的,因为它们可以给人带来强大无匹的力量,也可以给人带来毁灭性的灾难。有人说,圣魔大帝之所以消失,就是因为黑白战袍与圣魔剑的缘故。当然,这只是一种传说而已,谁也不敢确认。” 

陨星图道:“残空的出现会否给我们的计划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莫西多道:“谅他一人之力,也翻不了天,事情不正按照我们的计划一步步进行么?如果说我们整个计划是一盘棋局的话,那暗云剑派只不过是一颗混淆别人视听的棋子。虽然表面看来举足轻重,但它的实际作用微不足道,只要大局明朗,随时都可以将之抛弃。” 

“如果关键时刻他反咬一口怎么办?现在天衣及圣摩特五世都在关注着我们,而且已然知道暗云剑派与殿下的关系。”陨星图不无担心地道。 

“知道了又怎样?他们抓不住任何证据,就好像古斯特神秘消失那几天一样,他们同样怀疑是我所为,但终究不敢拿我怎么样。况且,他们若是真的找上门来,暗云剑派则是用来牺牲的一颗最好棋子,一切皆是他们所为,没有丝毫证据证明本皇子与这些事情有关!”莫西多胸有成竹地道。 

“如此一来,那我就可以放心地向怒哈将军禀报了。只是还有一件事,大将军比较担心:大皇子是否真的已经被圣摩特五世赐死?”陨星图疑惑地道。 

莫西多眼神中明显有着一丝忧虑,但稍纵即逝,他道:“这件事皇叔不用担心,我自然会处理妥当,就算这当中存在着怎样的阴谋,只要我们把握住局势,逼陛下就犯,一切便不攻自破了。况且,我还有最后一招!” 

陨星图一笑,道:“既然殿下胸有成竹,那我便放心了,只要时机一到,北方的妖人部落联盟就会攻打北方边界,我们便会溃散,到时就会需要帝都的支持。” 

莫西多也笑了。 

忽然,莫西多似乎又想起了什么,收敛起笑容道:“对于朝阳这个人,你们有没有帮我查到什么资料?” 

“我已经查遍幻魔大陆所有游剑士,根本没有朝阳这么一个人,更不知其底细。” 

莫西多沉默着,看来他惟有走一步他极为不愿走的棋了…… 

△△△△△△△△△ 

“你这些天很怪。”可瑞斯汀望着影子关切地说道。此时,影子正躺在剑士驿馆的屋顶上晒太阳,可瑞斯汀跃上屋顶走近了他。 

影子闭着眼睛,淡然道:“是吗?我很怪吗?我自己倒不觉得。” 

“不然,你绝不会一个人躺在屋顶上晒太阳。” 

“我只是在想一些问题而已,想问题需要一个绝对安静的环境,你没见到驿馆内很吵吗?” 

“那你可想清楚了?”可瑞斯汀道。 

“想清楚了,现在是在等人。”影子道。 

“等人?”可瑞斯汀有些意外地道:“我可听说整个帝都之人都在找你,他们说你杀的只是一个假的落日,而真的落日会在今日黄昏时分在皇城的武道馆等你。” 

“这与我有关吗?我并没有答应过谁要去什么武道馆。”影子有些厌烦地说道:“或许,就算我去,所见到的也可能又是一个假的。” 

“可整个皇城之人都知道了这一件事,朝阳兄若是不去,会被人看不起的。”可瑞斯汀道。 

“也会被你看不起吗?”影子睁开了一只眼睛,看着可瑞斯汀道。 

“当然不是。”可瑞斯汀断然道。 

“那就行了,我不是为别人而活着,而是为自己,还有身边的朋友。既然朋友没有什么话说,那也就够了。”影子无所谓地道。 

可瑞斯汀无奈,他知道自己说什么都不会有用,也就不再说什么,与影子并排躺在一起,晒着天上的太阳。 

“你真的决定不去武道馆见落日?”可瑞斯汀终究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 

影子道:“晒太阳吧,晒太阳就不要说任何话。” 

可瑞斯汀却没有影子这种好心境,他又道:“既然你不回答我这个问题,那好,那你该告诉我,你到底是在等什么人吧?” 

影子不语。 

可瑞斯汀道:“既然你不说,你就没有把我当作朋友。”样子像有些赌气。 

影子睁开眼睛,侧着身子,以不可再近的距离看着可瑞斯汀的脸,道:“你怎么这么像个女人?婆婆妈妈的。” 

可瑞斯汀闻着影子身上所散发的气息,脸上红霞满飞,随即一把将影子推开,整了整的衣服,不敢再看影子,支支吾吾地道:“谁……谁像女人?我看你才像……女人!” 

影子恢复原先的模样,继续平躺着晒太阳,道:“是的,我像女人,老喜欢脸红。” 

可瑞斯汀咬了咬自己的嘴唇,突然一本正经地道:“朝阳兄是不是真的认为我像一个女人?” 

影子瞄了可瑞斯汀一眼,漫不经心地道:“我只是开玩笑而已。” 

可瑞斯汀道:“如果说,万一我是个女人呢?” 

影子闭着眼睛道:“男人便是男人,女人便是女人,那有什么万一不万一的,要是可能,我倒宁愿自己是一个女人。” 

可瑞斯汀显得有些悻悻然,他道:“每次跟你说正经的,你总是把话题岔开,如果……” 

影子突然睁开眼睛,打断可瑞斯汀的话道:“我今晚带你去一个地方,你想不想去?” 

“去一个地方?什么地方?”可瑞斯汀显得有些莫名其妙地道。 

“妓院。”影子道。 

可瑞斯汀一愕,随即明白影子是在捉弄他,没好气地“骂”影子一顿。而这时,他想从影子那里得到的回答也给忘了。 

突然,影子从屋顶上站了起来,他道:“我等的人已经来了。”说完从屋顶上一跃而下。 

是的,影子所等的人已经来了,他不是影子所认识的任何人,但影子知道,在今天,一定会有这样一个人来找自己,而且影子还知道,这个人是来杀自己的,而影子也是在等着杀他。因为在早晨醒来的梦中,他见到了一团模糊不清的东西迎面撞来,他的心差点从身体内跳了出来。 

如果有宿命之说的话,影子相信,这个人与他前世便是对手。 

这是逃避不了的宿命之战! 

△△△△△△△△△ 

法诗蔺来到了武道馆。 

她的大哥——残空答应过她,落日一定会在日落之前来武道馆,而她也相信,朝阳也一定会在武道馆出现。不知为什么,她对这个人充满了信任。 

是他不敢看自己的眼神吗?还是他一脚让方圆百米内发生地震般的震动?又有可能是他自骂时凄然的模样,摇晃离去时的背影。 

总之,她相信了这样一个人会在武道馆出现,而且深信不疑。 

就在法诗蔺出现在武道馆的时候,武道馆内外已被围得水泄不通。 

仅仅一天的时间,似乎整个皇城都知道了朝阳所杀的只是一个假冒的落日,而真正的落日会在武道馆内与朝阳一战。 

朝阳战落日,这肯定是一个非常好的噱头,甚至被人渲染成为世纪性的生死决战。 

法诗蔺没有料到事情会弄成这样,这并不是她心里所想,她所想到的只是一场纯粹的剑术切磋,而现在的情况似乎演变成了一场表演,甚至她还见到一些人以此场比试作为一场赌博。大大的字牌上显示着:朝阳战落日,七比一。大多数人还是看好落日。 

法诗蔺知道,这定然是她的二哥斯维特所为。她阻止了斯维特追杀朝阳,但斯维特却要让朝阳在整个皇城的人面前丢脸,她知道二哥是为了维护暗云剑派的地位,虽然自己阻止了他杀朝阳,但他必定不会轻易放过朝阳。 

法诗蔺心中不觉隐隐有些担心了,她担心朝阳会在这样一场比试中失败。另外,她又担心如此场景,真的落日会不会出现? 

时间悄然而过,很快已至黄昏,太阳的晚霞之光映满天际,而太阳本身却透出血的颜色。 

朝阳与落日都没有出现。 

您阅读的.小说.来至ωωω.3uww,còm

第十三章 现实梦境 
影子走进了剑士驿馆的大门,奇怪的是平时的游剑士一个都不见了,连店伙计也不见了踪影。有的,只是空荡荡的店堂,冷清的桌椅,还有空中的两只吊篮在轻轻摇晃着。 

再多的,便只是一个人了,一个背对着影子的白衣人。 

影子的脚步在大门处停了下来。 

剑士驿馆两扇沉重的黑色木门自动地关上了,声音低沉回响。 

门外的可瑞斯汀想敲门,却被一股无形气劲注入穴道,顿时昏在了地上。 

驿馆内静如死寂。 

白衣人转过身来,道:“你是朝阳。” 

“不错。”影子回答道。 

“你不是朝阳。”白衣人又道。 

“正确。”影子又回答道。 

白衣人一笑,道:“你是古斯特。” 

“不错。” 

“你不是古斯特。” 

“错!”影子断然道。 

白衣人颇感意外:“是么?” 

“你说是吗?”影子也道。 

“哈哈哈……”两人同时大笑起来。 

白衣人突然道:“我见过你。” 

“我也见过你。” 

“是在梦中。” 

“我也是在梦中。” 

“就在今天早晨的梦中。” 

“我也是。” 

“我是睡在太阳底下做的梦,在梦中,你穿的是黑衣,与你现在不一样。” 

“我也是睡在太阳底下做的梦,在梦中,你穿的是白衣,与现在一模一样。” 

“你长得很像我,如果去掉脸上那些东西。” 

“你也长得像我,如果我脸上没有这些东西。” 

“所以,我要杀你,这世上不能存在两个一模一样的人!”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圣魔天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