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圣魔天子 >圣魔天子_第31节

圣魔天子_第31节

作者:龙人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0-31 20:10:59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5
论是有意还是无意。 

您阅读的.小说.来至ωωω.3uww,còm

第十四章 宿命之恋 
落日相信宿命,正如他相信海市蜃楼中出现的那个女子的背影,他确信那女子一定在现实生活中存在,而且决定一定要找到她一样。他相信,有些敌人是天生的,是上苍早已安排好的,无须仇恨名誉之争,需要的仅仅只是一个相遇的机会。 

既然上苍安排他们相遇了,就必须有落日与朝阳之战。 

但落日还是笑了,他道:“看来,幻魔大陆等待这样的一场决战等了很久,所以才安排了你我的相遇,我们应该珍惜。” 

“是的,我们应该珍惜。”影子道。 

空气突然变得有些肃杀的味道了,空荡的武道馆内回荡着静寂。 

这时,法诗蔺说话了,她以与她的美貌一样不能令人拒绝的语气道:“你们不要急着开始这场决战可以吗?” 

影子与落日皆没有说话。 

法诗蔺接着道:“我只是希望你们彼此有一次相互认识的机会,所以我准备了酒。” 

法诗蔺的手中果然有着一壶酒,她知道这是一场宿敌之战,还知道也许仅有一个人能走出离开武道馆,所以她预先准备了酒。 

是她为两个男人准备了这场战事,她相信能够来的,都是真正的男人,这酒是为男人所准备的。 

落日与影子走在了一起,两人席地而坐,法诗蔺在两只白净的酒杯上为两人斟满了酒。 

月光洒在酒水中,荡漾着一种醉人的芬芳,惟美至极。 

第一杯酒,两人都没有说话,一干而净。 

待法诗蔺再度为两人的杯子斟满,落日端起酒杯,看着夜空,道:“朝阳兄喜欢这夜么?” 

影子也抬头看着夜空,道:“有人跟我说,每一个人都有他的守护之星,而她告诉我,在这夜空下没有属于我的守护之星。所以,我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喜欢它。” 

法诗蔺看了影子一眼,眼中有一丝诧异。 

落日道:“我很喜欢这夜,因为它可以让我静下心来思考。在我游历幻魔大陆时,一天之中感到最惬意的事情就是躺在树枝上,在夜色的沐浴中,静静想着自己的心事,然后甜蜜地睡去。如此一来,第二天一定拥有一份不错的心情。” 

影子道:“我没有落日兄这般豁达,夜虽然很美,但它也极容易让人过多的想些什么,把尘封在记忆深处的,不愿见到阳光的事情,无情地翻起,让人不得不去面对它,这有些残忍。相比而言,在天空中有太阳的时候,我就能够明确地知道自己要做些什么。” 

落日道:“这就正如你我的名字,落日是黄昏,更趋向于夜;而朝阳则是趋避于夜,是一天的开始。” 

影子一笑,不置可否,此刻在他心中出现的则是那个坐在孤峰之上看着漫天霞彩的少年。 

他不知道一个人是不是非要喜欢点什么不可,他只知道,在白天他清楚地知道自己要做点什么;在夜晚则是属于梦,而在梦里面,他总是分不清自己是谁。如果说,一个人非要喜欢一点什么不可的话,那他就喜欢在没有睡去的时候。这样,他才能够真正地感到自己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落日看了影子一眼,道:“朝阳兄在想心事?” 

影子道:“是落日兄的话让我想起了一些什么,我总觉得人不是喜欢什么,而是在等待什么,或者说,是因为等待而喜欢。我认识一个人,他很小,却每天喜欢在黄昏的时候坐在孤峰之上看着漫天的霞彩,别人说他是因为喜欢这霞彩的绚丽多姿、幻化无穷,才会十年如一日地观看漫天霞彩,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是在等些什么,可到底在等些什么呢?他不知道,他只知道内心深处有一个声音叫他这样等着,等待着可能出现的什么,也许永远都不可能出现什么,但他仍在等待着。”说完,影子端杯一饮而尽。 

落日与法诗蔺却有些愕住了。 

落日思忖着:自己是真的喜欢夜么?其实他每天等待夜的来临,是为了有时间可以想“她”,告诉自己不要忘记,第二天便可以继续着自己的游历,寻找着她,等待着她的再度出现。 

法诗蔺的眼前出现的则是母亲所讲的圣魔大帝小时候的故事,他在等待着霞之女神。 

法诗蔺收回了自己的思绪,道:“朝阳兄也是在等待着什么吗?” 

影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不!我应该做的是创造什么!等待是因为人喜欢什么,而我却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 

落日一笑,道:“一个没有等待的人是幸福的,但也有可能是最痛苦的,只是他自己不愿意看到自己是在等待,而选择了逃避。抑或,他恐惧着等待。”说完,落日也喝完了手中的那杯酒,他发现在大战之前竟然被对方搅乱了心神。 

影子心中一震,但他脸上看到的只是笑,道:“或许正如落日兄所言,等待本身就是一种恐惧,恐惧着随着岁月的逝去,终将是一场空。” 

“但人本身就应该恐惧点什么,难道不是吗?”落日道。 

“如果非要恐惧点什么不可的话,那我们今晚应该恐惧的是不能把这壶酒喝完。” 

影子和落日均大笑。 

法诗蔺见两人手中之杯是空的,俏脸一红,忙将两人之杯斟满酒。 

今晚的月色很柔和,柔和月光下的武道馆不时传来喝酒碰杯之声,谈笑之声,还有斟酒之声。 

酒,并不多,一人不过十来杯便完了,这样的酒是不能够让人醉的,不能够让人醉的酒总让人感到有些不足。 

所以,最后发出之声是两只酒杯摔在地上的粉碎之声,这样,才让人感到了一种畅快淋漓。 

这样,才是一件事的结束,另一件事的开始。 

酒喝完,法诗蔺也离开了,她的作用只是让两人有相遇的机会,再是相互认识的机会,剩下的只是两个男人自己的事了,与她无关。 

至多,也只需等待明天有一个消息。 

△△△ △△△ △△△ 

武道馆,建于两千年前,据说,当时是出于在幻魔大陆顶盛的武道世家——天问落星阁之手。它起源于人族为祭天、观天象之用,当时名为祭天神台,后经圣魔大帝一统幻魔大陆,废其旧址,重新扩建,命名为武道馆,成为剑士名家论武之所。 

而此刻,武道馆回归了“自我”,在柔和的月光映衬下,变成了单纯的一处建筑意义上的理解,不再与历史有关。 

是一个女人的离去,带走了这里的生机与曾经的故事;也是两个男人酝酿的决战冲淡了其它的一切,它只属于—— 

朝阳与落日! 

朝阳与落日静静伫立着,武道馆宽大的场地是两人之间的空间。他们站在两端,柔和的月光与昏暗的暮色笼罩着他们,斜斜的暗影拉得很长很长,投在寂静的地面上,显得有些夸张、空洞。 

虚空中没有风,空气在两人之间似乎静止了,没有流动,空气中也没有决战来临前那种肃杀的氛围,一切都显得很平和,似乎根本不存在一场有关于宿命之战。 

两人似乎都在等待着什么。 

是的,两人都在等待着,等待着失去后的一种充盈,等待着失去的杀念重新聚起。 

对于一名曾经的杀手,一名响誉幻魔大陆的游剑士,这种等待未免是可笑的。如果杀人不需要任何理由的话,那便只有他们了,可此刻的他们却也需要等待失去的杀念重新充盈心间。 

是什么带走了他们心中的杀念? 

是法诗蔺,也是他们彼此间的认识。 

人来到世间,本是孤独的,不认识任何人,也不认识任何事,包括各人的父母。 

就人的本质而言,除了生存的需要,他是拒绝认识任何人的,他有着自己的世界,不需要任何外物的惊扰,也拒绝任何外物的加入。所以,当一个人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他们选择的往往是一个人,就像一只临死的老猴子,孤独地向树林深处走去一样。 

可人来到世上,是注定要认识一些人和一些事的,并不随个人的本质意愿。 

有些人的认识可以忽略,因为他们对人本身根本就不能产生什么影响,他们的存在类同于不存在。可有些人却不同,虽然只是相遇一次,说过一句话,但在内心深处却不可忽视地为对方摆设了其他人不可能有的位置,似乎这个位置一直空着,一直在等待着这个人的占领。这是除了生存之外,另一种认识的需要,在某种方面更胜过生存认识之需求。 

这种认识会影响人的一生! 

落日感到了这种认识,影子也感到了这种认识,所以他们在等待着失去的杀念重新聚起。他们知道,这场决战也是相互认识的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一阵疾风吹来,不!是两阵疾风同时从两个相反的方向吹来,相会于武道馆最中央。 

疾风相撞回卷,整个武道馆刹那间便被肃杀之气充斥着。 

空气回旋流动,显得异常沉重。 

柔和的月光被隔绝在武道馆之外的夜空,不得寸进。 

落日一声长啸,跃身而起,单薄瘦小的身形在虚空中陡然变得伟岸高大,那柄隐藏在身体某处的乌黑之剑破空射出。 

层层气浪翻滚,一道长逾十丈的黑芒射向影子。 

影子伫立当场,劲风狂吹衣袂,猎猎作响。 

一股力量被这强攻而至的杀势所激发,影子双眸之中陡然闪过无限幽冷肃杀的寒芒,浑身犹如燃烧着一层无形的魔火,气势疯狂暴长。 

掌心飞刀更如飞轮般快速旋转,带动气流,瞬间变成银月般的圆盘。 

黑芒突破百米之距,迫在眉睫,银月般的圆盘飞旋而出。 

黑白交汇,发出一声刺入骨髓的“锵”鸣,无数银星火光散落虚空。 

而落日之剑竟然毫不受阻,继续挺进。 

影子幽冷的目光被压缩成一条直线,身子疾如迅风般倒退。 

而落日之剑却以更快的速度逼进。 

突然,影子停了下来,身后已是死地,退无可退,而这时,影子嘴角却露出一丝笑意,极为冷酷的笑意。 

手中飞刀再度射出。 

刀如雪芒,贴着落日那柄散发幽暗剑芒的剑面疾速飞掠。 

落日心中一紧,他感到的并非是眼前飞刀的存在,在他身后有着一柄来势更为迅猛的飞刀。 

不,不仅仅是身后,身体四周皆有凛冽的刀气侵逼入体,是他刚才所击落的飞刀所形成的刀气,不是一柄,而是十柄,抑或是二十柄! 

那银月般的圆盘是由多柄飞刀所组成,此时,它们竟有着生命一般从地面弹射而起,极为不可能,但又明明发生地从四面八方对他形成合围的攻势。 

这一切似乎都是经过精心计算的。 

落日也笑了,是那种极为爽快的狂笑,因为他看到了一个真正对手的存在,这对他来说是一种兴奋。这并非完全因为对方的刀,而是对方缜密如水的思维。 

狂笑声中,落日消失在一片黑色的幻影中,化成了一阵风,一阵旋转的风,那如流星般对落日形成合围之势的飞刀刺中的只是虚无的空气。 

影子竟然不知道对方是怎样避开的,他只是叹道:“好快的反应!好快的速度!” 

而这时,那一阵旋转的风开始变得疯狂起来,仿佛将四周的空气都吸纳其中。 

影子见得此景,体内被激发而出的那股力量更如决堤洪水爆发了。 

他竟然毫不顾及,以人化刀,迅步如飞般冲进了那团疾速旋转的风中。 

寒芒闪过,旋转的风球被一分为二。 

那些射空的飞刀重新焕发灵动性,接触地面再度弹射而至,射入裂开的风球当中。 

“叮叮叮……”十几柄飞刀纷纷坠地,风球消失。 

影子与落日相对而立,一柄飞刀插进了落日的胸口,而那柄乌黑之剑也刺穿了影子的腹部。 

落日惊讶地看着影子道:“你竟然根本就不会导气之法,甚至连武技也不会?!” 

影子道:“不错。” 

“你会的仅仅是飞刀之技?”落日显得有些不可思议地道。 

影子没有出声。 

“而你却可以用你的刀伤我。”落日摇了摇头道:“你是一个可怕的对手。” 

落日拔出了影子腹中之剑,影子也拔出了手中的飞刀。 

落日从怀中掏出一瓶药粉涂在了伤口上,血立刻止住,他又把那瓶药递给了影子。 

两人坐了下来。 

落日看着影子道:“你不会是一名游剑士,你到底是谁?” 

影子也看着落日道:“我必须回答你这个问题吗?” 

“当然,你有自己的权力。”落日道。 

影子一笑,道:“其实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今天有了这样一场比试。” 

落日由衷地道:“我怎么也没有料到你竟然连导气之法也不会,却可以伤我,这是我游遍幻魔大陆感到最不可思议的事情。” 

影子道:“我会的只是杀人的方法。” 

落日想了想,点了点头,道:“你知道凭武技根本不可能胜过我,所以你选择了以杀代杀!以身涉险,用你的飞刀分散我的注意力,再以你的身体控制住我的剑,最后用你的飞刀插进我的身体。你完全有机会杀我,但你并没有用你的刀插进我的心脏,而是偏离了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圣魔天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