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圣魔天子 >圣魔天子_第38节

圣魔天子_第38节

作者:龙人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0-31 20:11:29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5
有天堂了。 

第六天,先知说:要有智慧,女人就完美了。 

她们说,先知第六天说的话是可怕的,不是说女人不能拥有智慧,而是说,女人天生不是完美的,完美是一种痛苦,是对人精神的一种束缚,是一种窒息的美。 

所以,褒姒道:“我不要第六天。” 

法诗蔺道:“我也不要第六天。” 

这是否证明第六天先知所说的话是错误的呢?两人没有答案。 

也许,先知在第六天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他所说的话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因为先知比天底下每一个人都清楚:人,没有完美! 

于是两人都笑了,是放声的大笑。 

那些听着两人说话的游剑士也笑了,他们是为两人的话而笑,也是为两人的笑而笑,更是为两个女人的智慧而敬佩地笑,他们有幸认识到了最美的女人不光是用眼睛看到的。 

接着,法诗蔺讲了一个故事,是一个关于飞鸟与鱼的故事。 

一只飞鸟爱上了一只鱼,飞鸟只能在空中飞,鱼只能在水里游,这个爱情刚开始便注定没有结果,但它们还是相爱了。飞鸟说,我只要每天能够看到你一眼就够了。鱼感动得流下了眼泪,是透明的眼泪,融于水里,什么也看不见。鱼说,我也是,我们是在不同的两个世界产生的同一个爱情,超越了空间的限制。飞鸟说,这样的爱情是永恒的,它没有任何承诺,它只是心的相通。鱼说,这样的爱情也是最美的,我们彼此触摸不到对方,但在我们的心里,对方都是最完美的……飞鸟与鱼深深地陷入了爱的海洋,每天坚持着看对方一眼,无论刮风下雨,矢志不移。直到有一天,它们实在忍受不了日月积累的相思之苦,都希望能够触摸到对方,哪怕只是百分之一秒的接触,它们也心满意足。于是它们相互约定,在飞鸟掠过海面时,鱼奋力跃起,完成它们百分之一秒接触的宿愿。 

飞鸟满怀着激动的心情,平滑着美丽的翅膀贴着海面飞行,就在鱼看到飞鸟与自己最接近的一刹那,它使尽浑身的力量,奋力弹起。 

鱼终于冲出了水面,它的头与飞鸟美丽的头碰在了一起,也就是那么一刹那间,百分之一秒的时间,但一个悲剧就这样发生了,飞鸟的头流出了血,是鱼奋力跃出水面所撞出的血。 

飞鸟死了,死的时候它脸上有着笑,因为它终于体会到触摸最心爱之人的感觉,那就是死亡,生命的飞翔。 

这种结局对它们来说,不知是不是一种完美? 

剑士驿馆内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那是许多人同时发出的一声叹息,不知是为飞鸟还是为鱼而叹息,或者都不是,只是为法诗蔺的诉说而已。 

褒姒也讲了一个故事,她的故事与法诗蔺不同。 

她说,一个男人要寻找一个女人,他打算花一辈子的时间去寻找那个女人,女人也要寻找属于她生命中的男人。于是他们从同一起点出发了,但走的却是相反的方向。 

男人和女人在路上遇到了他们从未想象到的困难,洪水、山崩、酷热、极寒……等等,但他们各自在路上始终坚持着心中的信念,从没有因为困难而放弃,每天踏着太阳而行,枕着月亮而憩,始终如一。 

除此之外,在路上他们还各自看到了美丽的风景,遇到了许多难以割舍的人。有时,他们发现自己爱上了那些人,但当每天的太阳升起的那一刻的到来,他们知道无法停下各自的脚步,那些人和风景并不是他们真正希望得到的。 

于是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时间在无情地流逝,他们的脸上都刻上了岁月的痕迹。他们开始想着一些问题,突然发现不知道自己要寻找的人是什么模样,他们开始搜寻在记忆中出现的每一个人,将那些人与心里模糊的概念相吻合时,他们不知道自己要寻找的人在这个世界上到底存不存在,但他们还是没有停下各自的脚步,因为这种寻找已经是他们生命的支柱,他们怕万一停下来,生命也就离他们而去了。于是,他们依然一如既往地走着,不仅仅是为了寻找各自心目中的人而走着,也是为了生命的意义。 

终于,他们再也走不动了,倒在了地上。当他们抬头四处张望时,两人惊讶地发现,他们竟然回到了年轻时最初的起点。他们,男人和女人从自己的眼睛里看到了对方,也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 

这一刻,他们恍然大悟,原来他们一直在寻找的都是最初所拥有的,只是绕了一个大圈,从起点到终点,再从终点回到了起点。 

于是男人和女人笑了,他们拥在了一起,看着夕阳西去,欣赏着漫天绚丽的晚霞。 

听完褒姒的故事,驿馆内很静,每一个游剑士脸上和眼中荡漾着一种幸福感,他们仿佛看到了那令人憧憬的一幕。 

讲完故事,法诗蔺与褒姒相视一笑,然后离开了各自的座位。两人正欲走出剑士驿馆的大门时,一个人挡住了她们的去路。 

他道:“我想两位来此是为了找人吧?” 

△△△△△△△△△ 

当影子感到自己身上有温度的时候,他的神志也清醒了过来。 

此时,他正紧紧抱着可瑞斯汀,嘴巴对着嘴巴,缓缓不断地度气给她。有了水之精灵在影子体内,两人之间形成了一个有效的内在循环,只是可瑞斯汀仍是昏迷不醒,气息微弱。 

从跳下寒潭的那一刻起,他就不断地让自己下潜,他知道若是不能够通过寒潭找到出口,就惟有死路一条。面对惊天,他千分之一的胜算都没有。凭他对地理知识的理解,断定这种寒潭必定有一条与之相通的地下河床,通过地下河床找到另一个出口,是他惟一的希望。 

但他没有料到寒潭之水竟是如此之侵肤刺骨,刚跳下去,整个身体便失去了知觉,只是凭着不能落在惊天之手的意念迫使着自己不断下潜,但越往下潜,他的神志也开始变得模糊。当他一口气用完,正处于彻底崩溃之际,他的体内却及时地生出一股气来,将他从死亡的边界拉了回来,当然,他不知道这是来自于体内被束缚的水之精灵作出的反应。水之精灵当然明白,若是影子死掉,自己也没有生存下来的可能。 

您阅读的.小说.来至ωωω.3uww,còm

第二十章 魔气之引 
影子缓过气来,凭着尚未被极寒冻得完全消失的神志,将自己的嘴巴对上了可瑞斯汀的嘴巴,他知道可瑞斯汀此时比他更为危险。 

于是在两人体内形成了一个有效的内在循环,而他的神志却不可思议地因此而清醒,身体四肢也产生了一股热量,抗拒着极寒之气的入侵,所以也让他恢复了活动功能,得以继续下潜。 

原来,除了水之精灵在最关键的时候度气给影子,让他能够生存下来之外,更重要的是,在这接近死亡的关键时刻,激发了他体内天脉及时产生自救,释放出一部分能量,而给可瑞斯汀度气,两人之间产生有效的内在循环,却给这部分能量产生了导引的方向。 

可瑞斯汀本为魔族的圣女,这从远古时期遗传下来的这一职位,其最根本就是为了相助魔族的圣主在转世之期重新回归认识自己。她体内有着最原始最纯正的“魔气之引”,是魔族得以延续的根本之气,其作用便是为了导引出魔族圣主的强大魔气,重新让圣主的转世之身认识自我。简单地说,“魔气之引”便是完成上古给魔族圣主所订契约的导引之道。没有“魔气之引”,就无法解开上古时期、天地初开之时给魔族圣主所订下的契约。 

可瑞斯汀与影子嘴唇相对,由于影子体内那释放出来的能量,很自然地引起了圣女体内的“魔气之引”作出反应,与那部分能量相结合,产生出了抗寒之力,也让影子体内有了一股可以供自己支配的巨大能量。 

但这并不表明已经解开了上古时期所订下的契约,让影子得以认识自己乃魔族的圣主,事情的完成并没有如此简单,这只不过是完成了最初的胚胎孕育。 

花之女神当初想以“万花之精魂”唤醒影子的记忆,却没有成功,就是因为没有一个类似在娘胎里的胚胎孕育过程。而影子此刻与可瑞斯汀处于极寒的寒潭内,就好比是在完成娘胎里的胚胎孕育,与外隔绝。 

对于影子体内的天脉而言,其寄宿在内的并不仅仅是魔族的圣主。 

影子抱着可瑞斯汀不断地下潜,终于到了寒潭底,也就是说,他找到了自己要找的与寒潭相连的地下河床。 

沿着地下河床,影子快速游动着。他惊讶地发现,在黑暗的河床底下,其视觉距离可以达到十米,体内的那股能量让他感不到一丝疲惫。以往,总是在受到外来某种因素刺激的时候,体内会莫名地产生一股力量,待刺激对他大脑的影响过去,又恢复成了平常。而现在体内的那股能量,是实实在在地感觉到存在的,可以随自己的意念需要而支配。这让他感到百思不得其解,又感到莫名地兴奋。 

他导引着这股力量至自己的双脚,轻轻弹动,竟然似箭一般地在地下河床飞了起来,速度惊人至极。 

就在影子与可瑞斯汀双唇相对,在河床内快速畅游之时,从侧面一个方向突然冲来一股激荡的水流,他身不由己地随着这激流而改变了方向,进入了另一条地下河道。 

当激荡的地下水流变得平缓之时,影子看到自己所处的,是一条人工开凿的河道。 

影子感到十分诧异,人工开凿的地下河道显然是极为罕见的,但这也让影子感到了希望。既然这地底河床有人工施为的痕迹,那说明出口也就在望了,有了出口也便有了生还的希望。 

可瑞斯汀在昏迷中醒了过来,原来两人口嘴相对所形成的胚胎孕育,不但有益于影子,也将她因惊天一击而受的重创得以快速修复,实在是奇妙至极。 

当她发现自己正被影子紧紧抱住,肌肤相贴,口嘴相对的时候,她的心里陡然升起一股莫名的紧张,虽然在水里,但脸还是条件反射似地红了。 

从影子口里缓缓度过来的气,让她明白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心里倒也显得安详。 

作为魔族的圣女,她早有心里准备为圣主奉献一切,就连自己的身体也是其中的一部分。因为若想完成圣主转世的契约,便必须经历这样的一个过程。 

况且,在这一段时间的相处中,这个爱作怪的男人也让她内心产生了最原始的情愫。 

她的手竟有些不自觉地揽上了影子的腰。 

影子也感到了可瑞斯汀的醒转,但他只是眼睛望着前方,双脚不停地游动着。 

这种游动却让醒来后的可瑞斯汀感到生理上和精神上有种特别的愉悦感,因为两人紧紧抱在了一起,游动使影子的身体与可瑞斯汀的娇躯产生了磨擦,这种磨擦又刺激着可瑞斯汀娇躯某些很敏感的部位,酥而麻,触动着可瑞斯汀大脑中敏感的神经。 

对于第一次感受男人带来特别愉悦感的可瑞斯汀来说,这种刺激是要命的,虽然身在水里,却仍让她有一种口干舌燥的感觉,她的香舌不禁动了动,但霎时,又意识到此举的“可怕性”,不禁停了下来,不敢有任何反应。 

她偷偷地睁开眼睛看了一下影子,急速跳动的心才慢慢平静下来,她的这种“异常举动”似乎并没有引起影子的注意,影子仍只是专注地望着前方,游动着。 

可瑞斯汀克制着自己,不再胡思乱想,可从身体敏感处传来的刺激却是真切的,让人无法逃避。它就像是波浪,一次一次冲击着可瑞斯汀敏感的神经,让她感到一阵阵的眩晕。 

这种眩晕不但让她感到口干舌燥,而且让她的双手和娇躯感到了不自在,想着换一个姿势,换一个方向。 

于是,娇躯微微移动,不敢让影子有所觉察,可她没想到,这种移动是最要命的。 

娇躯敏感部位的刺激不减反增,不再是一下一下的波浪,而是连绵不绝的冲击波,让人不能够有丝毫的逃避。 

于是,娇躯不再是逃避性地移动,而是一种迎合,一种想获得更大快感的迎合,甚至是带着疯狂的扭动。小香舌早已经不是静止不动了,似着了魔般地伸进了影子的口内,四处寻找着可以生津止渴的“良药”。 

影子忍不住笑了,终于忍不住笑了,他岂会没有体会到可瑞斯汀微妙的反应?他只是在等待着有更大的反应,而现在时机终于来临了,可瑞斯汀的反应更引起了他的欲念。 

生命之根猛地顶住了可瑞斯汀的敏感部位。 

“嗯……”可瑞斯汀发出如梦呓般的嘤咛娇呼声,诱人至极。她知道自己的举动已经引起了这个男人的反应,但她没有平时害羞停下来的意思,这只会让她显得更加疯狂,恨不得与对方融成一体。 

影子的双脚不再游动了,此刻,等待着他的是更为重要的事情。 

他大口地吮吸着,双手已经不再局限于一个部位,而是充满了魔性,掀开衣衫,伸进软滑无比、吹弹可破的凝脂肌肤,从后背轻缓地游弋着,手指似弹琴般轻点到位,带着强烈目的性地刺激着可瑞斯汀的敏感部位。 

每轻点一下,总能让可瑞斯汀感到蚀骨般的销魂之感,仿佛那不是一只手在移动,而是电流恰如其分地刺激。 

先是从后背,再是玉颈,然后是耳垂,每一处都是敏感至极,令可瑞斯汀心旌摇荡,娇喘不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圣魔天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