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圣魔天子 >圣魔天子_第46节

圣魔天子_第46节

作者:龙人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0-31 20:12:03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5
是进来的影子首先一笑,道:“不好意思,打扰诸位,我只是走错了门而已。” 

说完,拉着罗霞又往门外走去。 

法诗蔺首先醒过神来,道:“你是谁?” 

影子回过头来,反问道:“姑娘,我们相识吗?” 

法诗蔺一时之间不知怎么回答,她确实不能肯定自己是否认识这个贸然闯进之人。 

褒姒自语道:“怎会突然出现两个一模一样的人?” 

傻剑搔了搔自己的头,道:“像,实在是太像了,连说话的口气都一样。” 

落日的眉头轻皱,对凡事都轻描淡写,无所谓的他,这次也不得不慎重地看着这闯进之人,他知道事情决不是走错门这么简单。 

坐在宴席上的“影子”显得释然,他道:“兄台既然来了,就不妨坐下浅酌几杯,人生能够相识是很难得的一件事情,何况你我长得又是如此相像。” 

进来的影子点头赞同道:“那倒也是,这个世上,就算是同胞兄弟也不能够长得像你我这般一模一样。”于是又回转身来,在宴席的一个空位上坐下。 

罗霞也一并坐下,她的眼睛始终不离另一个“影子”,在心里问着自己:“这是自己从幽域幻谷救出来的‘影子’吗?” 

“请问兄台怎样称呼?”朝阳——亦即先来的“影子”问道。(为了方便区分,下文中称假影子为朝阳。) 

“影子。”影子道出了自己的真实名字,他似乎不想当场揭穿这个假冒之人。 

“在下朝阳。” 

“幸会。” 

朝阳又转而对罗霞道:“不知这位兄台怎样称呼?” 

罗霞清了清自己的嗓音,道:“罗天涯。”她编了一个名字。 

“幸会。”朝阳道。 

法诗蔺不敢相信地道:“你真的叫影子?” 

影子道:“那姑娘倒说说,我应该叫什么名字?难道也叫朝阳不成?这样一来,这世上岂不有了两个朝阳?哈哈哈哈……”说完大笑。 

傻剑又搔了搔头,呵呵笑道:“影子兄真爱开玩笑。” 

影子望向傻剑,道:“这位想必就是闻名幻魔大陆的游剑士傻剑吧?” 

“正是傻剑。”傻剑毫不在意地道。 

影子又望向落日道:“这位一定是落日兄。”转而又将目光投到褒姒脸上,道:“这位美女一定是褒姒公主。”最后他的目光落到了法诗蔺脸上,道:“久闻法诗蔺小姐大名,今日有幸得以相见,真是人生的一大幸事,刚才冒犯之处,还请法诗蔺小姐见谅!” 

法诗蔺的美眸看着影子,她没有说话,也不知是没话说,还是不想说话。 

她的眼睛望着影子,里面有一种很能够打动人心的东西。 

这就不得不让影子把自己的目光偏移了,不知为什么,他总是不敢看她的眼睛,上次是一样,这样也是一样,每一次都是在他不敢面对真实自我的时候,每一次都是在他有所隐瞒的时候。 

影子将自己的目光投向朝阳,道:“朝阳兄不想说些什么吗?” 

“那影子兄觉得我应该说些什么呢?” 

“比如说你我,比如说你我为何会长得如此相像,追根溯源,说不定我们有可能是亲兄弟,我从小便是一个孤儿。” 

朝阳道:“是吗?真是太巧了,我也是。” 

影子显得十分兴奋地道:“真的吗?那实在是太好了,我们也就有话说了,若你是我的哥哥,或是弟弟,那我可就了不得了,我就会成为大名鼎鼎的游剑士朝阳的亲人了,也不用每天辛辛苦苦,风里来雨里去。” 

朝阳道:“我也是这样想的,也不知你从小是在哪里长大的,我可是从小便在孤儿院里长大,总希望能够有一个什么亲人。” 

“咦?”影子又显得十分惊讶,道:“怎么这么巧,我也是在孤儿院里长大的,每天我也总是盼望能够有一个什么亲人,就算是有一只小狗也不错。我从小便盼望有一只小狗,可以逗着它玩,一个人孤单的时候可以与它说说话,晚上害怕打雷下雨的时候就抱着它一起睡觉……” 

“还有可以与它一起玩捉迷藏,可以和它一起跳进河里洗澡,每次被院长抓到的时候就一起受罚……总之有着它和自己一起分担任何事,不管快乐的还是不快乐的。”朝阳接着影子的话说道。 

说完,影子与朝阳同时畅快的大笑起来。 

众人只是看着两人。在座的每一个人都是聪明人,他们知道两人绝对有着某种关系,但他们确实又摸不透这种关系。 

就算是罗霞,她现在也不能够完全确定哪一个是真的影子,谁又能够说自己救回的一定是假的?而今晚找自己的又是真的? 

两人根本就无从区别! 

影子又道:“你记不记得小时候最喜欢做的事情是什么?” 

“当然是去偷院长的酒喝。”影子与朝阳同声道。 

“记得有一次我在院长的房间里喝得太多了,竟然醉倒在他的房间里,睡了过去……”朝阳道。 

影子接着道:“后来院长回来了,他没有发现我,只是习惯性地拿起那瓶酒往自己嘴里倒,你猜结果怎样?” 

“他当场吐了,因为我喝完了酒,又怕给院长发现,就把自己的尿撒在酒瓶里,所以他喝的是我的尿。”朝阳道。 

两人又同声大笑。 

“结果我可就惨了,当着全院的小朋友面检讨,并且被罚清扫一个月的厕所,你说倒霉不倒霉?”影子道。 

“还有更倒霉的。记得有一次,训导女老师在房间里洗澡,她的窗户忘记关上,我刚好在她窗户下路过,看到了她全身一丝不挂的样子,结果被她当场发现……”朝阳道。 

“结果可想而知,她说我年纪轻轻,却思想品格败坏,罚我抄了一千遍‘思想品德大全’,足足有十万多字,连夜完成,中途不能够有任何的休息时间。”影子接着说道。 

两人又接着讲,都是两个人讲同一个故事,都是一些有趣的故事,都是小时候的故事,听来就是一个人在讲,讲自己小时候的经历。 

如果不是亲眼目睹,任谁也难以相信眼前的事实。 

时间长了,落日、傻剑、褒姒、罗霞、法诗蔺似乎都不能够再分辨出谁是影子,谁是朝阳,抑或两人本就是一个人,是他们喝多了,眼睛看花了所出现的幻影而已。 

最后,两人都不再讲了,也许是累了,也许是故事不再好笑了。 

两人都望着对方,从对方的眼睛看到自己,又从自己的眼睛里看到对方,连他们自己都无法分辨出彼此。 

这实在是具有戏剧性的场面。 

时间在不断流逝,两人就这样相互对视着,落日等又都望着两人。 

菜也凉了,酒也冷了,天也亮了,只是故事还没有讲完,它在沉默中进行着。 

所有人都在等待着最后高潮的来临…… 

但结果往往是出乎人意料之外的,这不是一个故事,自然不会出现众人所意料中的高潮了。 

影子突然站了起来,将面前的一杯酒一口饮尽,道:“感谢这个晚上的盛情款待,就此别过。” 

说完,大步走出了这间包厢的大门,从众人的眼中消失。 

罗霞一时没有回过神来,待想起是随影子一道来的时,也急忙别过。 

落日、傻剑、法诗蔺、褒姒见影子已走,又将目光投向朝阳。 

朝阳毫不介意地一笑,道:“连我自己都分辨不出我是他,还是他是我。” 

与此同时,罗霞追上了影子,道:“你为什么不当场揭穿他,表明你的身分?” 

影子停下来,道:“那你有没有找到我与他之间的区别?” 

罗霞摇了摇头。 

影子道:“这就对了,连我自己都分辨不出我是他,还是他是我。” 

△△△△△△△△△ 

就在落日、朝阳、傻剑、法诗蔺、褒姒相聚于天香阁的那晚,云霓古国皇城发生了一件大事。 

有一个神秘人夜闯天坛太庙,死伤三百八十名一级禁卫,三十二名魔剑士,最后,是魔法神院的四大执事合力一击,才将神秘人逼退。 

而就在将这神秘人逼退的时候,四大执事发现太庙正东边的龙头上挂着一幅字:“到此一游。”而太庙里面的圣魔剑及黑白战袍却丝毫无损。 

没有人知道神秘人是谁,这对于魔法神院的四大执事而言实是一种耻辱。 

他们不明白,这个神秘人如此做的目的到底何在?难道是一种警告? 

也就在这一天,圣摩特五世的病好了,天衣去见了他。 

待天衣回来,他去找一个人,是圣摩特五世让他去找的。 

天衣穿的是一身便装,身后也不见了那常随不离的一级带刀禁卫。 

天衣要见的人是小蓝。 

此时,他们相聚的地方是一间普通而不惹眼的小茶楼。 

天衣喝了一口茶,道:“你能够告诉我到底哪一个是真的,哪一个是假的吗?” 

小蓝道:“我不能够确定,他们两人完全一模一样,无论是长相、语气,还是神态,两人也都清晰地记得是谁,有着怎样的经历。” 

天衣有些不解地道:“怎么会出现这种事?” 

小蓝于是将那张纸条所引起的一系列事情讲给天衣听。 

天衣听后良久不语。 

小蓝见状又道:“罗霞似乎也知道此事,而且第一个回来之人正是她所救的,这件事,她应该比任何人更清楚,天衣大人不妨去找她了解一下情况。” 

天衣道:“我找过她,从她那里得来的结果和你所说一模一样。” 

“那陛下有何指示?”小蓝道。 

“陛下只是说,这世上只能够有一个大皇子古斯特!”天衣道。 

小蓝不语,她知道,这个重任无形中已经落到了她的肩上,她的责任原本就是“照顾”影子,而现在却出现了两个完全一模一样之人,不管怎么说,她都有着一定的责任。 

天衣也没有说话,他又喝了一口茶,便走出了这间小茶楼。 

他知道,如果只是两个完全一模一样之人,事情倒还简单,怕就怕背后的人和背后的事,昨晚天坛太庙之事他是清楚的。 

如果说先前之事尚在他的控制之中的话,那现在却有些让他摸不着方向了。 

但他又知道,这种事迟早是会来的,迟早是会发生的,无论是他,还是圣摩特五世,抑或整个云霓古国,都有这种心理准备。只是事情突然间发展得有些快了,这种突然变化,要是不能够赶上,很可能便是这场“地下”战事的失败者。 

原来,他告诉自己要有足够的耐心,现在这种应对策略看来要调整一下了。 

您阅读的.小说.来至ωωω.3uww,còm

第七章 上古魔法 
影子觉得自己无事可干。 

现在,既然剑士驿馆里有了一个朝阳,那他回去就没有任何意义了,更没有必要见那些人,包括罗霞。 

没事可干的人是幸福的,也是轻松的,他可以不考虑任何事情,他可以让自己的大脑完全处于放松状态,他可以想一些自己喜欢想的事情,做一些自己爱做的事情……总之,他可以随心所欲。 

此时,他走在街上,没有再穿上那身破烂的游剑士装束,这些天穿着这种没有变化、缺乏新意的服装真是没趣透顶,而且,他不想被人指为冒充那个“朝阳”,总之,他要刻意将自己与那个“朝阳”区分开。 

不过,这种区分有没有什么目的,他却不能够说清楚,总之,他喜欢这样做,便这样做了,随心所欲嘛。 

需要说明的一点就是,他没有游剑士的装束,并不是说他已经又恢复了古斯特的模样,他的脸上仍有短须,脸型削瘦,头发有些自然的微乱,没有游剑士时的那种刻意弄得乱七八糟,最大的变化就是衣服,手中也不再时时地抱着一块“废铁”,双手环抱,一副装酷的模样。 

他现在的样子完全是一副对任何事都无所谓,又对任何事感到很新奇的模样,比如说,看看街上的人斗斗鸡,看看别人斗斗狗,看一二眼便又走掉。说实在话,他现在这个样子,倒比当游剑士的时候更显得有型,更有个性,更自然,更洒脱……总之,够帅。要不然,大街上的女孩也不会常常对他投以含情脉脉的眼光,真让他心里得意不已。 

就在他游手好闲,无所事事的在大街上瞎逛的时候,一个颇有几分姿色的女孩跑到了他面前,有些激动地道:“你是游剑士朝阳吗?”接着说了一大堆崇拜他的话,弄得他十分难为情,大街上好多人把他围成一团,指指点点,说东说西,眼睛都闪着激动的神情,害得他不知说什么好,想溜又溜不掉。结果他只有大声地喊了一句:“你们认错人了,我不是朝阳。” 

看看,连他自己都承认自己不是朝阳,还有谁能够证明他是朝阳呢? 

真是有够烦心。 

最后,还是天衣手下的一队禁军帮他解了围,理由是妨碍公共场所的道路畅通。 

正当他心情大畅,连声道谢之时,一名禁军忍不住问道:“你真的不是朝阳?我昨晚见过你。” 

弄得影子哭笑不得。 

他现在才明白,做为一个名人,可也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于是,影子拣了一条比较偏僻的小道走,待没有人注意的时候,他纵上了屋顶。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圣魔天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