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圣魔天子 >圣魔天子_第49节

圣魔天子_第49节

作者:龙人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0-31 20:12:16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5
到天上,此时天际碧空万里,无云,有太阳。 

她又轻合上美眸,似乎在回想着什么,搜寻着已经沉淀的记忆。 

倏地,她又睁开眼睛,显得有些哀怨地道:“你不该救我的。” 

“我不该救你?”影子看着法诗蔺,又道:“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杀了你?” 

“你已经杀了我。” 

影子突然冷笑着道:“你认为是我杀了你么?” 

“你和他有什么区别?” 

“你说是他杀了你?”影子想起法诗蔺的伤口,那正是飞刀所致。而这时,他又想起一句话:“有一个和你长得一模一样之人要杀她,你要保护她。” 

影子又道:“我没有救你,是你自己醒了过来,杀你的他与我是两个不同的人。不过,我答应你,我会替你杀了他。” 

“我并没有要杀他,我也不允许你杀他。” 

“为什么?别忘了他杀了你!” 

“那是我的事。”法诗蔺突然冷冷地望着影子道。 

影子突然感到自己的心很痛,他从地上站了起来,也冷冷地道:“同样,杀不杀他是我的事,如果他再次要杀你的话!” 

不知为什么,影子突然感到眼前的法诗蔺有些陌生,而她的神情竟有些像画卷中的女子。 

“你还是没有变。”法诗蔺道。 

“我为什么要变?我就是我,就像你仅仅只是你一样。”影子听到自己的声音说道,而这些话似乎并非他真正想说的。而法诗蔺也似乎并非是在与自己对话,或者说,她是在与潜意识中的自己对话。 

您阅读的.小说.来至ωωω.3uww,còm

第九章 霞之女神 
法诗蔺没有再接着说什么,她只是道:“知道么,这一刀在让我死去的时候,又让我活了过来,彻底地活了过来,我不只是你认识的法诗蔺。你还记得那幅画吗?法诗蔺的血将我的元神从禁锢的画卷中解脱了出来,我拥有了法诗蔺的身体,也救活了法诗蔺。” 

影子并不感到意外,他道:“原来他叫我保护的并非只是一幅画,看来我是真的有些傻,不知道画中有一个女人的元神,害得我以为毁了好好保护你的承诺。” 

法诗蔺道:“可你是否知道,他要你保护我的同时,又安排了另一个‘你’来杀我?” 

“你是在说笑吧?” 

“你看我的样子像是在说笑么?” 

影子不语。接着他道:“那你是何人?而他又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是霞之女神。” 

“霞之女神?”影子自然知道霞之女神与圣魔大帝的故事,却不想魔族圣主要自己保护的是她,而他为何又要安排另一个“自己”来杀她呢? 

他感到不解。 

法诗蔺似乎知道影子的心里所想,道:“你可知道圣魔大帝是两个人?” 

“圣魔大帝是两个人?”影子十分讶然。 

“是的,一个是魔族的圣主,一个是神族的神王,是两人才造就了千年前的帝业。” 

“你将这一切说与我听又是为何?”影子不得不显得谨慎,因为这其中的关系实在太微妙了。 

“因为你是他们选定的天脉继承者,待你体内的天脉完全得以开发,你便是他们。而现在,他们要你认识到有两个自己的存在,而且这两个自己又是相互对立的。千年前,他们没有分出胜负,于是他们选定了这辈子,选定了你。” 

影子冷笑一声:“那我岂不是成了两人的傀儡,完全没有自我?” 

“这是上天注定的。” 

“又是这一句。”影子不屑地道:“我的生命由我自己掌握,而不是上天注定!没有人可以主宰我!你现在占据了法诗蔺的身体,难道也是上天注定?” 

“法诗蔺死了,但我让她活了过来,我们已经是一体。” 

影子又冷冷一笑,道:“你休想骗我,你不是法诗蔺,也不是什么霞之女神,你是惊天,别在我面前故弄玄虚!” 

“哈哈哈……”果然是惊天的笑声,惊天道:“没想到这样也给你识破了。” 

影子道:“你制造了又一个和你一模一样之人,这是为何?而且你又为何占据着法诗蔺的身体?” 

惊天道:“原来你什么都知道。” 

“凭你的伎俩还骗不了我!” 

“你又是怎么看出来的?” 

“你说话的眼神。无论是你占据了可瑞斯汀的身体之时,还是此刻占据着法诗蔺的身体,你的眼神都会无意识地流露出轻蔑之情。”影子道。 

“没想到你的观察竟是如此细致,看来是我的眼神出卖了自己。”惊天道。 

“我以为你离开了,没想到你的元神一直藏在这幅画当中,时时刻刻跟随着我,还胡谄出什么圣魔大帝与霞之女神,你的想象力倒是令我佩服。” 

“你以为我刚才之言都是在骗你?” 

“难道你刚才所言全都是事实?”影子不屑地反问道。 

惊天道:“当然,你有自己相信的权力,但画中之人是霞之女神乃千真万确。当我第一眼看到这幅画时便认出,只是当时我并未道破而已。” 

“这与我又有什么关系?我只不过是拥有这幅画而已,画中之人是谁并不重要。” 

“你也许不知道,当初霞之女神正是被圣魔大帝杀死,你的这幅画卷是圣魔大帝亲手所绘,我一直感到很奇怪,你为什么会找到这幅画卷?” 

影子笑了,道:“我们之间只是有一个关于两件圣器的赌约,并没有义务告诉你我怎么会找到这幅画卷。看来这幅画卷在你眼中很重要。” 

惊天道:“我只是觉得应该重新考虑你我之间的协议,我发现你已经获得了圣主的部位能量,并且得到了圣主关于武技的指点。” 

影子道:“如果你想反悔的话不妨直说,没有必要找这些理由,理由多了,越发让人怀疑你的真正动机所在。” 

“哼!”惊天冷哼一声,道:“你把我惊天当成什么人了?我岂会反悔!我只是想警告你,在没有决出胜负之前,你不能够私自开启天脉!” 

“你可以继续暗中跟踪我,看我怎样开启天脉,获得里面的能量。”影子笑着道。 

“既然被你识破了,我惊天还没有厚颜无耻到那种地步,继续跟踪于你。” 

影子无语,只是笑。 

“你笑什么?”惊天很不喜欢影子这莫名其妙的笑,因为他发现一个人在笑的时候,不是因为开心,就是有着不可告人的动机。 

影子道:“我只是觉得,我们如果不是敌人的话,倒可以成为朋友。” 

惊天一愕,他没想到影子会说出这种话,随即又冷哼一声,道:“你还没有资格成为我惊天的朋友,你现在连自己是谁都分不清,又岂能成为别人的朋友?” 

影子毫不掩饰地道:“我确实分不清我自己到底是谁,如果惊天魔主要利用这个分不清的‘我’来获得两件圣器,那你就错了。你最主要的对手不是我,而是看守太庙的四大执事,还有潜藏在黑暗中的敌人,无论怎么排,我最多也只算是一个‘第二’对手而已。” 

“你想以逸待劳?” 

“不错,既然有这么多人想获得两件圣器,我干嘛要去趟第一趟混水?而对于惊天魔主就不同了,如果你得不到圣器,那我们之间的协议就永远没效;如果让我得到你就输了,你惟一应该做的就是尽快得到圣器,这是最为明智之举,其它的只是画蛇添足而已。” 

惊天冷笑一声,道:“是么,我倒不觉得怎样画蛇添足,我要是能够控制你,最起码已经赢了一半,至于我该怎么做,那是我自己的事。” 

影子笑道:“看来惊天魔主倒是不笨嘛。” 

“你少用言语相激,待你分清了哪一个是你,再来跟我谈谁笨谁聪明的问题。现在,‘另一个你’已杀死了法诗蔺,我看你如何将她救活,哈哈哈……”这时从法诗蔺的气海穴窜出一道白光,很快消失。 

影子看着法诗蔺,他脸上的笑先是僵硬,随即便收敛。 

法诗蔺因惊天的元神离去,站立的身形陡地倒下,影子扶住了她。 

冷,从法诗蔺的身体传来。 

冰冻了影子的手,更冰冻了影子的心。 

他又笑了笑,这是一种无限凄苦的笑。 

他不知自己做了些什么。 

此处,竟然是云峰山的巅峰,他不知为何要将法诗蔺抱至此处。他是第一次来到这里,却发现有些熟悉。 

四周云海飘浮,冷风阵阵,三面居然是悬崖峭壁。 

影子忽然想起,这是在梦中见过的场景,那个坐在悬崖边的少年却不见了。 

“究竟为什么要来到这里呢?”影子问着自己,他发现自己现在总是想不清一些问题,有时候连自己做什么都不知道。 

“难道来到这里可以救活法诗蔺?” 

影子问自己问出了声,他是无意的。 

“是的。”有一个声音回答着。 

影子回头一看,发现了歌盈。 

“你能救她吗?”影子毫不意外地看着歌盈道。 

歌盈道:“如果你肯牺牲自己的性命,就可以救她。” 

“我的性命?” 

“我想你是没有勇气这么做的。”歌盈看也不看影子一眼,望着远处的云海道。 

“如果我愿意呢?”影子想也不想,便接着歌盈的话道。 

歌盈淡漠地道:“那你就把自己的心剖开,让我看看你是不是真的愿意。” 

“这很重要吗?” 

“不重要,我只是想看看你的心。”歌盈道。 

“这是代价?” 

歌盈不语。 

影子又道:“你唱那首歌好吗?我想听那首古老的歌。” 

“我的歌是绝对不会唱给你听的。”歌盈断然道。 

“我想,如果我死了,就再也听不到这首歌了。” 

歌盈转目望向影子,厉声道:“本就不存在这首歌,你何须听到?” 

影子低头撕开胸前的衣服,他的右手出现了一柄银白的飞刀。 

他凝视着心脏跳动的地方一两秒,然后就用飞刀从上至下,斜斜地划破了胸膛。 

血,顺着一条直线,快速滑落。 

影子的表情很平静,没有看到一线痛苦,他抬头望向歌盈,道:“这样可以了吗?” 

歌盈道:“我还没有看到你的心。” 

影子将伤口再划长了些,然后把胸膛掰开。 

鲜血如注,热气不断从伤口冒出,整颗心就这样暴露在了眼前,一下一下,发出均匀的律动。 

歌盈冷冷地看着影子暴露在外的心脏,道:“你的心也和普通人一模一样。” 

“我想是的。” 

“你真的不怕死?” 

“怕,但我想救她。” 

“那好,把你的心掏出来,我就替你救她。” 

影子毫不犹豫地将手伸进身体内,抓住律动的心,用手使劲一扯。 

鲜血激射,所有一切都停止了…… 

△△△△△△△△△ 

皇城内。 

朝阳看了看自己的胸口,却发现没事,甚至连一道疤痕也没有,但他刚才做了一个梦,发现自己掏出了自己的心。 

歌盈带走了法诗蔺,也带走了那幅画卷。 

正当他在大街上走着的时候,一个人走近朝阳,恭敬地道:“请问你是朝阳,还是朝阳?” 

“我不知道。” 

“没关系,三皇子殿下有请。” 

“我已经拒绝他了。” 

“但这次是三皇子殿下诚心相邀,相信您也在等待着这样一次邀请。” 

朝阳一笑,道:“没想到他知道我的心事。” 

…… 

三皇子府,会客厅内。 

“请问三皇子殿下找我有何事?”朝阳问道。 

“你觉得我现在是不是你值得效忠之人?”莫西多微笑着看向朝阳,意味深长地道。 

“应该是吧,三皇子做的有些事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一个能够做出出人意料之事的人,一定是一个不简单的人!”朝阳淡淡地道。 

“你知道我做了什么?”莫西多颇感意外。 

“殿下在我上次离开贵府的两三天内没有来及时找我,这就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莫西多似乎能够懂朝阳话中的意思,他道:“但我要说的并不是这件事。” 

“那我就不知道了。” 

莫西多露出笑意,道:“本皇子帮你杀了一个人。” 

“谁?”朝阳感到意外,但他又隐隐意识到什么。 

“另一个你,一个假冒你的人,我知道只有你才是真正的朝阳。”莫西多道。 

“殿下是怎样杀的他?”朝阳虽然想到,但还是感到骇然。 

莫西多笑而不答,只是挥了挥手。 

那个和朝阳长得一模一样之人就被抬了进来,放在朝阳眼前。 

掀开遮住尸体的白布,朝阳看到另一个自己胸口有一条长长的口子,里面的心脏已经不见了。 

朝阳想起了自己为救法诗蔺,歌盈要自己掏出心脏,却不知为何发生在另一个自己身上?自己活着,而他却死了。 

朝阳感到有些眩晕。 

莫西多看了看朝阳的样子,道:“你想不想知道是谁杀的他?” 

朝阳没有说话。 

莫西多接着道:“是本皇子亲手杀了他,并且掏出他的心脏吃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圣魔天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