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圣魔天子 >圣魔天子_第52节

圣魔天子_第52节

作者:龙人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0-31 20:12:29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5
来,传音之人已经被推出去斩首了。 

莫西多心里在冷笑。 

△△△△△△△△△ 

一间偏僻的小茶楼。 

朝阳坐在楼上靠窗口的地方。 

窗外是一条小街,很静,只是零星地有人走过。 

靠窗边,有一只竹编的鸟笼,圆圆长长的形状。鸟笼内有一只在幻魔大陆很常见的小鸟,叫“拉姆”,意思是会唱歌的意思。 

拉姆有一身黑中带彩的羽毛,很好看,阳光穿过鸟笼的网眼,投在羽毛上,很炫目,有着七彩的颜色。 

此时的拉姆没有唱歌。 

鸟笼在微风中不断转动着,拉姆在鸟笼内上下跳动,不知疲惫,朝阳则只是望着那上下跳动的拉姆。 

“不唱歌的拉姆。”朝阳说道。 

他的声音很轻,仿佛是在说给自己听的。 

“世界上有一种鸟是没有脚的,它只能够一直在天上飞呀飞,飞到累了就睡在风里,这种鸟一辈子才下地一次,那就是死亡的时候。”朝阳记得这是一部电影里的一段台词,此时他想起了。 

用他自己的话说,这种鸟是用行动代替思考。眼前的这只拉姆似乎也是,它总是上下跳动着,没有唱歌。 

茶楼很冷清,只有朝阳一个人,就连茶楼的主人也没见露面。 

惟有朝阳面前的那壶热茶冒出的热气,才让人感到这里的生气。 

朝阳来到这里是要杀天衣,而他知道天衣今天会在这里出现。 

这是他从小蓝的房间里找到的一条信息。 

他缓缓举起茶杯,凑近嘴边喝了一小口,眼睛仍是望着鸟笼内上下跳动、没有唱歌的拉姆。 

脚步声,这时从楼下传来。 

“踏踏踏踏……”二十四级木制楼梯一下一下发出响声,整整二十四下,不多不少。 

天衣出现在了朝阳所在的那间茶楼,两人之间的距离相差不过十米。 

天衣看到了朝阳,他的脚步停了下来。 

“请坐!”朝阳望着鸟笼中的拉姆,淡淡地道。 

天衣稍稍犹豫片刻,便在朝阳对面的空位上坐了下来。 

朝阳为他倒了一杯茶。 

天衣望着微微荡漾,冒着热气的茶水,道:“昨晚是你。” 

“请喝茶再说。” 

天衣轻喝了一口,放下茶杯,望向朝阳。 

朝阳仍只是望着风中转动的鸟笼。 

片刻后,他道:“昨晚,我杀了小蓝,砍下了她的头颅。” 

“所以你今天来杀我。”天衣道。 

“不错。” 

“你知道你是谁吗?” 

“我不知道。” 

“你是云霓古国的大皇子古斯特。” 

“听说他已经被圣摩特五世陛下赐死了。” 

“那是一个骗局。” 

“我想,我也是被骗的人之一。” 

天衣冷冷一笑,道:“能给我一个理由吗?” 

朝阳淡淡地道:“我也需要你给我一个理由。” 

天衣于是说了一个故事,一个关于江山社稷的故事,故事里透着一种无奈和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决心,被杀只是一种策略。 

朝阳也讲了一个故事,故事说一只鸟儿很自由地在天空遨翔,结果被人抓住,关在笼子里,鸟说,这不是他想要的生活。 

天衣道:“你应该知道你是云霓古国的大皇子,是云霓古国未来的继承人。” 

朝阳道:“可没有人把我当作云霓古国的继承人。” 

天衣无话可说了。 

良久,天衣才道:“你现在是不是受制于三皇子莫西多之手?” 

朝阳第一次抬眼望向天衣,微微一笑,道:“天衣大人觉得我是受制于三皇子之手吗?说不定这是我真实的意愿。” 

天衣一震,良久回不过神来。 

最后,天衣离开座位,站了起来,脸上回复不苟言笑的严谨肃穆之情,道:“如果你觉得有能力杀我,就不妨动手。今天早朝,我看到了一个与你一模一样的死人。” 

朝阳摇了摇头,叹息道:“一早看见死人,看来天衣大人今天的运气不太好。” 

一阵疾风吹过,鸟笼飞快转动,笼中的拉姆四处乱窜,发出惊恐的尖叫声。 

茶楼内,一道幽光破空而出。 

那是一柄剑,毫无花巧,清爽利落却又玄乎其玄的一剑。 

剑,碎空,裂气,划弧,生出一往无回的信心,夹着不死不休的霸杀之气。 

剑,有形却又无形,凝聚着一种力量,一种精神,一个远古的期望和杀伐,然后深深地嵌入虚空之中,成为虚空的一部分。 

那是朝阳的剑,朝阳今天特意带了一柄剑,他要看看烙印在脑海中那些变幻莫测、玄之又玄的剑式是否真的如魔族圣主所言。 

而剑出,陡地将他的心带入一个极高的、从来不敢想的境界,看到了以往看不到的契机,感到了全身细胞都被这一剑调动起来,激发了许多沉睡在体内的因子。 

这普普通通的一剑竟让他有一种不可驾驭之感,但这一剑还是神鬼莫测地击出了。 

天衣惊,是的,他不得不惊,他也同样是用剑,却没有想到剑可以使到这种地步。 

他曾经听说过,一个高超的剑手可以赋予剑强大的生命,而反过来,剑又可以成全着主人,激发着剑手生命的潜能。 

而现在,他似乎看到了这样一柄剑,一柄既抽象又具体的剑。 

朝阳感到自己的气势在疯涨,似乎这柄剑每推进一寸,他的气势便要增强一分,而且剑势快得惊人,又让他感到自己手中不是一柄剑的错觉,因为手中的剑竟随空气中微妙变化的契机而变化。 

而这一切又源于天衣还没有出手,仅仅是天衣思维的变化而引至周遭虚空微弱的变化的情况下。朝阳不敢想象,若是天衣出手,自己手中的剑会是怎样的变化,把握着怎样的契机。 

但天衣毕竟是天衣,他有今天的地位,是靠手中的剑一点点积累起来。 

所以,无论遇到什么样的情况,他首先要做的是让自己保持冷静。 

他的眼睛压缩成一条缝隙,瞳孔之中出现了一个光点,最后,他将眼睛闭上了。 

天啊,在此危急时刻,他竟然将眼睛闭上了! 

是的,天衣将眼睛闭上了,他相信自己的眼睛,更相信自己的感觉,眼睛有时候可以骗人,但感觉不会。 

他必须找出朝阳剑在推进的过程中所有的变化规律,他必须找出破绽! 

是的,面对如此可怕的一剑,他应该学会等待破绽。 

剑一寸一寸地在虚空中推进,这种等待的过程是漫长的,其每进一寸都有着千万种变化,千万种可能,更让等待成为比光速还要快捷的思维变化。如若思维跟不上剑在推进时的变化,惟一的结果便只有死。 

这就是朝阳第一次出剑给天衣所造成的压力。 

剑,仍在推进。 

……两尺,一尺,半尺……三寸……两寸……突然,虚空中出现了另一道电光,然后便是剑出鞘时的磨擦锐啸。 

天衣出剑的速度竟然比声音的速度还要快! 

天衣的剑居然触上了朝阳的剑尖,随即一滑,竟贴着朝阳的剑锋滑进。 

四溅的火星伴随着刺耳的锐啸,使空气中的因子在爆炸分裂。 

而与此同时,天衣的眼睛陡地睁开,凛冽的神芒在四溅的火星背后迎上朝阳的双目。 

两人的眼睛神情达到一种极至的凝重,心绪成为绷至极限的丝弦,随时都会崩裂。 

天衣根本就没有找到朝阳剑势中的破绽,或者说,朝阳剑势中似乎没有破绽,他惟一可以利用的是自己的直觉,而事实上他的直觉并没有欺骗自己。 

两柄剑同时控制了对方剑势的进一步变化,就在两柄剑沿着剑刃滑至彼此的剑柄时,两人剑势竟然同时急转,而这时进攻的是脚。 

是朝阳与天衣的脚,两人同时出脚! 

您阅读的.小说.来至ωωω.3uww.còm

第十二章 传承千年  
两人似乎都洞悉了对方的进一步变化,而抢先出脚,但他们没有想到,在出脚的速度、方位、角度,任何一方都没有占得先机。 

他们的思维从分析、判断,到发出指令,竟有着惊人的一致。 

“砰……”两只脚尖踢在了一起,强烈的爆发力使两人的脚尖成为一个核心,强大的气劲使空气四射震荡。 

整个茶楼的桌椅全部掀翻,门窗被强烈的气劲撞碎,断木飞溅。 

鸟笼中的拉姆发出痛苦、凄惨的厉号。 

两人同时倒退八大步才止住身形。 

又是一个完全相同的姿势! 

其实,朝阳目前的功力与精神力,与天衣根本就不相上下,故而有着这种情况发生。 

但从剑势的变幻莫测来讲,朝阳传承千年前魔族圣主的剑势则是旷古铄今的,尽管天衣的剑法也得自名家异人之传,所以天衣才对朝阳刚才的出剑感到无比震骇,莫测其变化。 

但朝阳似乎并非完全得心应手于脑海中所存在的剑势,看来任何东西的适应,都必须有一个过程。 

而这,并不能妨碍朝阳今天的必杀之心,刚才的出剑本就让他感到一种莫名的兴奋,让他充满一种“战”的欲望,有着天衣这样的对手,又岂能错过? 

于是,就在朝阳双脚刚一站稳之时,他手中之剑又出击了。 

这次出剑竟然完全不同于刚才,在虚空中演绎出万千变化,纷繁复杂。 

朝阳发现竟然不是剑在舞,而是自己的思维在动,思维锁定着天衣的契机,想到天衣可能会有什么样的变化,而手中之剑就这样将可能的变化一点点封锁。 

天衣又一次陷入了一种困境! 

朝阳手中舞动的剑明确地告诉了他,这是一柄可以任意改变方向和角度的利剑。他的直觉告诉自己:朝阳的剑正在以一种超越视觉的速度震动着,这种震动导致的结果是万千道剑气。 

剑气在割破着天衣身体周围的虚空,只等待着他的反应。 

这是一种由意念形成的剑气,是一股强大的精神力对周围空气所产生的气劲牵扯,以精神力牵动虚空而发生变化。 

剑可以随风而动,应风而舞,因此以精神力牵动的剑,可以任意改变方向,不受剑势本身变化的牵制。 

这种剑法,天衣只曾听到他的师父提及过。 

对于天衣的剑术师承何人,一直是一个谜,天衣从不向人提起。这种不提起,当然不是羞于提起,而是他的师父太有名了,有名得让人容易产生嫉妒。 

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师父是一个飘逸归隐之人,对任何事都看得极淡,已经淡至虚无,对世间万物的领悟已经达到了“空”、“破”的境界。 

而这样的人,幻魔大陆只有一个,那便是神族的异类——空悟至空。 

他一生下来便冷眼看世界,看透世事,认为世间一切本是虚空,只是精神的罡意不肯破,所以他一生主修虚空。 

一次偶然的机会让天衣遇到了空悟至空,他见天衣颇有悟性,便传天衣一些剑术。他认为天衣最大的缺陷便在于一个“恋”字,有了“恋”便看不破,就不能达到虚空。他说,如果天衣一生中能够遇到让天衣看到“空”之人,那天衣就圆满了,可以达至“虚”境。 

而这样的人必定来自于剑,因为天衣一生沉迷剑道,是剑成就了他,必须是剑让他看到“破”,这样的剑只有——意剑,意念之剑,来自于传承上古的魔族之剑。 

现在,天衣似乎看到了这样的一柄剑。 

“飘忽轻灵,虚实莫测,变幻无穷,随风而动,一切全凭意念催发。”这便是空悟至空的描述。 

而“意剑”在朝阳身上出现,天衣感到了害怕,来自骨髓的害怕。 

他怕自己的臆测成为现实,朝阳如若真的习了魔族的“意念之剑”,只怕会走上一条不归路,这是他与圣摩特五世最不愿见到的…… 

而空悟至空所说的“空”,他已经忘了,他所要做的是制止这种情况的延续发展,哪怕打破制定好的计划。这个计划的最终目的是绝对不能让朝阳成为新一代的魔族圣主! 

所以,天衣的气势霎时如烈焰般高涨,须臾之间便盈满整间茶楼。 

茶楼的空气顿时如被灌了水银,沉重得令人无法释怀。 

而这微妙的变化,让朝阳全凭意念催动的剑有了一丝滞缓,其变幻因为滞缓有了可寻的轨迹,而这就为天衣营造了出手的机会。 

天衣将全身的功力和精神力汇聚于剑上,伴随多年的长剑发出太阳般炽烈的光芒,使茶楼的空气陡然升温,而且气温越来越热,他所孕育的是毁灭性的一剑! 

是的,他必须立即击溃朝阳强大的精神力,他不能让朝阳在这一条路上再走下去。 

朝阳也感到了天衣这瞬间的变化,他的心间有了一种无形的压力,这来自于天衣手中之剑所散发出的强大精神力的压迫。 

思维变化是复杂漫长的,但真实时间的变化却只是转瞬之间。 

晴朗的天空下,突然劈下一道惊电,直穿这普通的茶楼,接上天衣手中高举之剑。 

整个茶楼的虚空中顿时耀起无数银蛇般的小小惊电。 

天衣竟然以自身强大的精神力和功力接通了天地间的力量! 

此举若是不能击出,导致的结果定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圣魔天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