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圣魔天子 >圣魔天子_第54节

圣魔天子_第54节

作者:龙人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0-31 20:12:38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5
朋友杀死另一个朋友,而另一个必须杀死朋友的朋友,两人都必须恪守自己的原则,这又可以看成是有关于原则之战。 

天衣这时道:“不,这是我天衣与朝阳之事,我不想涉及到第三人。所以,落日不能够参进此事之中,你们也根本无须为了什么原则而战。” 

朝阳冷冷一笑,道:“如此甚好。” 

落日不知朝阳的真实身分,他望向重伤在身、脸色苍白的天衣,道:“你以为你还能战吗?凭一时意气而送死,可不是我认识的天衣。” 

天衣道:“我并非凭一时意气,有些事情必须自己解决,这也是我的原则。” 

落日笑道:“你的原则?你一个将死之人还有什么原则?我看你是嫌自己的命长。” 

“就算是嫌命长,也是我的事。如果你还把我当作朋友的话,就不要插手这件事。”天衣无比坚决地道。 

是的,天衣不想落日参入此事当中,一是不想落日为难,更重要的则是他不想落日知道朝阳的身分,无论结果怎样,将来只会对落日不利。 

“朋友?”落日看着天衣道:“朋友不是用来当的,而是用来打的。” 

说罢,一拳击在了天衣额头上,天衣当场昏了过去,倒在地上。 

落日拍了拍手,轻松地道:“说你像个女人,你还没完没了,啰嗦一大堆,不知有多烦,这下你总该安静了吧?” 

朝阳由衷地道:“你是一个不错的朋友,但你这样做不是一个聪明人之举。” 

落日无所谓地道:“你看天下称得上朋友的,又有几个是聪明人?” 

朝阳会意,是的,如果朋友之间显得太过聪明,这样也就不能称之为真正的朋友了。从这一点来看,落日可以称得上不是聪明人的真正的朋友。人一生中有这种朋友,是一种莫大的荣幸。 

朝阳道:“好,为了你这句话,若能赢我,我便让你带走天衣。上次我侥幸与你战成平手,而这次,我们可要各凭真正实力。”这对朝阳来说是一种莫大的让步,杀手只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而这次,他却有了杀手不该有的承诺。 

落日一笑,道:“我上次没有看错人,因而认识了一个朋友,我很高兴。” 

朝阳没有再说什么,他亮出了手中之剑,那柄很普通,却击败了天衣的剑。 

两人对话,虽然看似轻描淡写,神态平静,但两人心里都深深地知道,这是一场真正的,不决胜负誓不罢休之战,谁也不想败,谁也不能让自己败!落日若是败,那天衣就得死;朝阳若是败,不但违反了作为一个杀手应该恪守的原则,另外,他将无法向莫西多交代,而因此所导致的结果,朝阳很清楚,绝对不会比死好受。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一场比生死还要残酷的决战,注定了两人无所不用其极,无论从心智、武技来说。 

落日手中,也出现了那柄通体乌黑之剑,以往,这剑不知是他藏于身体的哪一个角落,而现在却出现在了落日手中,成四十五度角斜指地面。 

这是他——也是剑对对手的尊重。 

空气,似乎有些冷了。 

八阵图上空的阴云压得很低,冷风从细窄狭长的巷道吹过,夹杂着零星细雨,扑打在人脸上。 

所以,让人感到了冷。 

除了身体所感觉到的冷之外,有些冷是来自内心的,是来自一种感觉。 

比如现在的朝阳,他就感到了一种来自心灵上的冷,那是无形的风穿透身体,直达心坎的一种孤独的凄凉。 

这是瞬间所产生的莫名的情绪,是站在他对面的那个单薄的,几欲被冷风吹倒的落日带给他的。 

细窄狭长的巷道只有落日与朝阳对峙着,天衣倒在了地上。 

落日与天衣不一样,这在一早,朝阳就已经认识到了。天衣是一个一丝不苟,凡事都循规蹈矩,十分严谨之人;落日则不一样,他是一个性情中人,对任何微妙的感觉都很敏感,能抓住万物对人心理的影响。比如这低沉的阴云,这冷风,再加上他精神力的导引,影响着朝阳的心,让他感到了一种冷。就像季节,天气的变迁对人心绪的影响一样,只是这种经由精神力的导引,让这种感觉更加明显罢了。 

这是凌驾于武技、魔法、心理战之上的一种感觉之战,让人陷于一种无法自拔的氛围。 

两人虽静立不动,但无形之中,落日的进攻已经开始了,他所营造的这种清冷感觉已经影响到朝阳的心,还有他的思维。 

朝阳身上的毛孔不知不觉中竟在收缩,这是心冷的感觉导致外在的一种表现。 

空气越来越冷,温度也似乎在不断地下降,虚空中甚至有颗粒状的东西在坠落,那是空气中的水分因骤然变冷的温度而凝结成的冰粒。 

朝阳的眉毛和头发之上也缀满了这种细小的冰粒。 

这仅仅是一种感觉吗?不,这也是事实。 

朝阳的心在冷的同时,空气中的温度也在同步下降。这种温度的骤然下降,不是来自天气本身,而是来自于落日手中那柄通体乌黑之剑。 

剑正在若隐若现地散发着寒气,似轻烟般缕缕不断地向朝阳飘来,悄无声息。 

孤立的心灵之冷是薄弱的,只有通过心灵与外界的结合,才能让人体验到什么叫做真正的冷——可以杀人的“冷”! 

来自落日剑意的“冷心诀”。 

是的,冷已经通过心,通过外在环境影响着朝阳的思维,而真正的冷则是来自剑上的冷——剑意“冷心诀”。 

剑破空! 

剑意凝为巨剑,冰冷的剑锋顿时绽出万丈寒芒,耀亮天地。 

暴喝声中,落日单薄的身形陡地变得无比强大,剑意化为的乌黑巨剑疾劈而下,虚空被一分为二! 

同时,天空压得很低的乌云亦被剑狠狠劈开。 

虚空破碎,乌云翻腾。 

撕天裂地的一剑! 

更可怕的还不是这剑造成的骇人气势,而是朝阳顿时感觉到自己不能动了,四周的空气如同冰封般被凝固了。 

如此变化,竟让他事先没有丝毫的觉察,眼睁睁地看着如光似电的巨剑朝他脑门劈下。 

这就是落日剑意“冷心诀”的精要所在。 

眼看朝阳就要束手待毙之时,他被“冷”所冰冻的心猛地裂开了,冰破碎! 

心动的同时,他的思维顿时活了过来,手中之剑也有了生命。 

意念之中,他手中的剑挥了出去,赫然见一道寒光迎上了落日劈至脑门之剑。 

那是一柄剑?不!那只是一道无形的剑意,而朝阳手中之剑尚未迎上落日之剑。 

意念之剑与真实之剑分离,竟然先半拍迎上落日之剑。 

“锵……”剑意与落日之剑相撞,顿时爆出金铁交鸣之声,紧接着,朝阳手中真实的剑也撞上了落日那柄乌黑之剑,两人乍然分离。 

落日惊! 

朝阳更惊! 

落日惊是因为他曾听说过意念之剑,而今,他却在朝阳身上看到了,只是没有传说中那种强大的攻击能力,其作用也只是阻滞自己疾劈而下的剑。 

朝阳惊则是他的思维发出的指令竟然与剑发生了分离,先一步迎上落日之剑,也正因为如此,才让落日之剑滞缓了一下,从而救了他的命。形势万分紧急之下激发的潜能,让他认识到并不需要真正的剑,仅凭剑意就可以杀人,更无须动手,只须思维发出指令,以浑厚的功力和强大的精神力作为依托,但他发现自己的功力与精神力并不够,刚才情急之下所发出的剑意已经让他有种虚脱之感。 

但这种发现又让他兴奋的,若是仅凭意念便可杀人,那实在是超越自然的一种能力。 

两人落地站定,强大的劲气冲撞着巷道两边的墙壁。 

劲风横溢。 

落日道:“我现在才明白,何以天衣会败于你手,你竟然会魔族的‘意念之剑’!” 

朝阳道:“我亦明白,若非你上次暗中相让,我绝对不可能与你战成平手。不过,我很高兴有你这样的对手,我可以更加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实力,激发自身的潜能。” 

“多少年了,能够遇到你这样的对手,实在是对我达到极限剑道的一种全新的挑战,这样的一场战斗,我已经期待多年了。”落日的话语竟然显得无比感慨。 

“那好,就让我们轰轰烈烈地大战一场吧!”朝阳满怀豪情地道。 

的确,自从魔族圣主将武技魔法传于他后,每一次决战,他都有着新的发现,新的收获。 

豪情声中,朝阳飞身跃起,暴喝道:“冷心诀!” 

他竟然学起了落日刚才使出的剑意。 

虽然剑意相同,朝阳使出,却有着截然不同的效果,根本就不需要事先的精神力的导引,营造一种氛围。 

剑意一挥,犹如极北之冬夜,万物冰封,寒气侵神。 

与落日使出时的悄然入侵相比,有着的却是无限的霸烈和凶猛,强行入侵。 

冷,本是一种无形的感觉,朝阳以剑意催动的“冷心诀”,则使冷化为一种有形的存在,如万千剑影,将落日困在其中,形同牢笼。 

落日被剑意围困得密不透风,他没有想到朝阳将他的“冷心诀”通过另一种形式表达出来,与他所使出的效果却如同两种极端,内心亦感到霸烈冷意的不断入侵,他从未有过将“冷心诀”使出这样的效果。 

但他显得极为平静,不浮不躁,万变不惊。 

没有谁比他更懂得“冷心诀”的精义所在,还有缺点之所在。 

剑意所形成的剑球不断收缩,顷刻间就连吸气亦感困难,而落日却没有丝毫的反应,他静待以发,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而他的身形已被霸烈的寒气所冰封。 

您阅读的.小说.来至ωωω.3uww,còm

第十四章 五情剑意  
这时,朝阳手中之剑触及他身体四周被冰封凝固的空气。 

“砰……”一声轻微声响。 

冰碎! 

落日之剑动,人又随剑动,当下却朝剑意最浓之处直撞。 

落日人剑合一,化作一道森寒锋利的幽光,当下撕开剑意最盛之位,直没虚空之中。 

他消失了! 

不,他并没有消失,他只是视觉上的不见,而在朝阳心中,突然又感到笼罩了另一种极端的剑意,与先前的“冷心诀”的冷意相比,现在是一种愁意。是的,是一种属于深秋的极浓的愁意。 

——愁心锁! 

它与“冷心诀”一样,是落日从人类情绪演绎提炼出的“痴”、“狂”、“冷”、“愁”、“怒”五式剑意之一。 

愁势剑意无形渗透而出,先前极为霸烈的寒冷之意转瞬变成了一种愁肠百结,愁意难断。 

感怀伤逝人生遭遇的不济,万物消灭的无奈悲哀,心绪无法自拔。 

剑意无形,愁意却无所不在。 

朝阳的心亦被这愁意锁住,愁肠寸断! 

眉头紧紧蹙起。 

刚才充满霸意的剑却无力低垂。 

朝阳愁什么呢? 

是的,他愁什么呢?他不知道,他真的不知道自己为何物而愁,愁什么,他只是感到愁,正如有些事情是没有理由的一样。 

无愁之愁实在是一种最大之愁,他感到自己的心在低落地跳动着,了无生气,只觉世事无常,人生际遇难定。 

从另一个世界来到这里,从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环境里强行挣扎着,所为到底是何物? 

难道这是自己人生所必须经历的际遇?难道这是上帝与自己开的一个小小玩笑,搭错了车?抑或是上天对自己身为杀手的一种捉弄?一种惩罚? 

他感到自己无法释怀…… 

他的心绪越是郁结,就越到了无生趣,甚至忘记了自己是在与落日进行一场超越生死的决战。 

“锵……”他手中的剑竟然落地了。 

而这时,无形的愁意却在瞬间化为有形的一柄剑,是那柄乌黑之剑。 

朝阳抬起了头,一片落叶自他眼前飘落。 

剑气已经刺穿了他的身体,乌黑之剑紧随而至。 

落叶飘于剑气之上,陡然在朝阳眼前化为乌有。 

朝阳的心陡然受到了一种极大的撼动,一种抗逆之情瞬间传遍全身。 

“不——!” 

他暴喝一声,声震九霄,久久不绝…… 

△△△△△△△△△ 

可瑞斯汀回到了城西石头山神庙,她恢复了圣女的打扮,脸上透着一种冷艳。 

此种神情,根本就让人无法想到她是个爱脸红,且甚为害羞之人。 

突然间,凭空出现另一个影子,接着又莫名其妙地死了,然后又是小蓝莫名其妙被人砍去头颅,现在又是朝阳的消失,她真的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虽然她早已有了心理准备。 

现在,她才认识到,作为一个圣女,她所背负的职责是多么沉重,而没有一个人能够为她分担。 

她是来找漠的,她需要漠的帮助。 

漠在神庙内,他仍是面对神像静默,做着一个比一个更深长的呼吸。 

可瑞斯汀面对着那斑驳的神像,直言道:“我需要你的帮助。” 

漠连眼睛都没有睁开一下,仿佛没有听到可瑞斯汀的话。 

可瑞斯汀对着神像又说了一遍,道:“我需要你的帮助,族人也需要你的帮助。” 

漠仍是没有反应。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圣魔天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