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圣魔天子 >圣魔天子_第58节

圣魔天子_第58节

作者:龙人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0-31 20:12:55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5
西多床头的那只锦盒已经触手可及了,褒姒正欲伸手去将那只锦盒抓起时,莫西多的身子突然动了! 

是的,就在褒姒的手指接触到锦盒的一刹那,莫西多的身子突然毫无征兆地动了。 

褒姒的玉手不由自主闪电般地收了回来,她的心突然间由于过度的紧张而停止了跳动,连呼吸也已停止。 

然而,莫西多只是动了一下,他翻了一下身,并没有如褒姒想象的那般突然间醒了。 

褒姒自己吓了自己一跳,虚惊一场,身上的香汗已经湿透了她贴身的内衣。 

她暗骂了自己一句“没用”,这岂是她西罗帝国的公主——褒姒应该有的表现?她应该对任何事都处变不惊才是。 

但褒姒又清楚地知道,她这不是害怕,她从来都没有害怕过一件事,这是遇到与自己命运相牵连事物的一种紧张,“紫晶之心”就是她的命运,她是遇到了自己的命运。 

褒姒的玉手再度伸了出去,将那只锦盒拿在了掌心,她打开了锦盒,顿时整个房间都被紫霞之气萦绕。 

是的,里面装着的正是褒姒朝思暮想的“紫晶之心”,是她即将到来的命运。它此刻犹如一颗真正的心般正跳动着,仿佛它就是褒姒的心,与褒姒的心发出同一频率的跳动。 

褒姒不知不觉间,已经泪流满面,浑然忘我,她的眼中只有“紫晶之心”。 

而这时,她却不知,一个等待着的恶梦已经向她扑近。 

在她毫无挣扎的情况下,在她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她的身子突然被人压在了下面,她蒙住脸的面巾被人一把撕掉,身上的衣服被人粗暴地撕裂。 

还未等她有所反应,一只大嘴已经印上了她的香唇,疯狂、贪婪地吮吸着,两只魔爪更是透过她的贴身内衣,伸进了她柔软可滑的香肌玉肤。 

褒姒浑身一阵震颤,头脑顿时清醒,刚欲有所反应,一只手便按在了她浑身数处穴位上,所有的力量顿时瓦解。 

此时,她惟一可以做的是通过眼睛怒视着那个压在她身上之人——莫西多。 

到此时,她也明白了,其实莫西多早已知道她的到来,他只是在等待着,等待着她自动送上床来。 

褒姒突然笑了,她在笑自己的愚蠢,什么西罗帝国最富才情的公主,被别人引上床却浑然不知。 

在褒姒身上“忙得不可开交”的莫西多被这突如其来、莫名其妙的笑声给怔住了,他停下了双手和嘴巴的疯狂举动,望着褒姒。他实在不解,为何在这个时候,褒姒还有心情笑,以他的理解,所有的女人在这个时候应该愤怒、挣扎、反抗、哭闹才是,而褒姒却笑了。 

“你笑什么?”莫西多道。 

褒姒很平静地道:“我笑三皇子似是从来没见过女人一般,趁人不备,做起了只有市井之徒才有的好色勾当。” 

莫西多望了望自己的睡衣,望着躺在眼前的褒姒道:“我还没有问公主为何深夜至我的房间?倒先数落起我来了。” 

褒姒冷冷一笑,道:“三皇子不是已经看到了么?何必要多此一问?” 

您阅读的.小说.来至ωωω.3uww,còm

第十七章 紫晶之心  
莫西多微微一笑,他从床上拿起自褒姒手中跌落的紫晶之心,道:“每一个女人都希望拥有紫晶之心,没想到褒姒公主也落不了俗套,更没想到的是,以公主的高贵,竟然会深夜潜入别人的房间……” 

莫西多没有将剩下的话说完。 

褒姒当然知道莫西多接下来要说的是怎样难听的话,堂堂西罗帝国的公主竟然是一个窃贼,这样的话不说,褒姒也能够知道。 

她很平静地一笑,道:“三皇子不是说每一个女人都希望拥有紫晶之心么?褒姒是一个女人,又岂能例外?就算是偷,也是一个女人最本真的对美好东西的追求。我并不感到有丝毫的有辱身分,这也是对我自己心中真实本欲的一种尊重。” 

莫西多意味深长地道:“没想到褒姒公主对‘偷东西’竟有如此深的心得体会,西罗帝国最富才情的公主果然名符其实。” 

褒姒并不介意莫西多话语中的讽刺,道:“三皇子过奖了。” 

莫西多望着褒姒的脸道:“其实,若是公主开口向我要,我自然是双手奉上。公主应该知道,我们都已经快成为夫妻了。我只是不解,公主为何会选择这样的做法?难道背后有着什么样的原因?抑或是公主并不是真心想嫁于我?” 

褒姒道:“三皇子这是在问我么?可我并不习惯衣衫不整、不能动弹地与人说话。” 

莫西多一笑,伸手解开了褒姒的穴道,道:“公主现在可以告诉我,这样做到底是为什么了吧?” 

褒姒从床上坐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被莫西多撕破的衣衫,道:“难道三皇子不怕我跑掉?” 

莫西多道:“公主似乎忘了这是在谁的府上,还没有人在没经本皇子的允许下,潇洒自如地进出三皇子府,就算是当今的圣摩特五世恐怕也不能例外!” 

褒姒知道莫西多的话并不是虚言,三皇子府的安全措施并不比她西罗帝国的皇宫逊色,她也是迫不得已,才如此贸然行动。 

褒姒道:“这一点我相信。” 

莫西多却又道:“公主还没有解答我心中的疑问呢,我实在是对公主这样做的动机感到好奇。” 

褒姒道:“看来三皇子是急于想知道为什么,如果我说,只是觉得好玩,不知三皇子信不信?” 

莫西多反问道:“公主认为以自己的性格会这样做吗?” 

褒姒道:“我看三皇子还并不怎么了解我。” 

“哦?”莫西多期待着褒姒的进一步解释。 

褒姒接着道:“如果我看到大街上某个妇人骂人的技术好,心血来潮,我也会与她对骂三天三夜,不知三皇子相不相信?” 

莫西多淡淡地道:“我曾听说过,但这显然不是我想要的答案。” 

褒姒道:“不知三皇子想要怎样的答案?” 

“这就得看公主的意愿了。”莫西多答道。 

褒姒咯咯一笑,道:“好吧,那我就不妨告诉三皇子,我来云霓古国找你并非无语大师所说的所谓命相,煞相之说更是谬论,与你结婚只是一个借口,我所要得到的就是紫晶之心!一切只是为紫晶之心而来,而紫晶之心真正地牵扯到我的命运,我发过誓,一定要得到它!” 

说完这些话的时候,褒姒的眼中透出万分的刚毅和不屈,不是一个风情万种的女子所应有的眼神。 

莫西多从褒姒的眼中看到了所说之话的真实性,他道:“你为什么一定要得到紫晶之心?”其实他也早已知道褒姒的所谓煞相之说纯属谬论,只是他一直没有揭穿,他倒要看看她到底是为什么而来。 

褒姒高傲地抬起了自己的头,字字千钧地道:“因为无语大师曾对我说过,我的命运是与一个人联系在一起的,而只有紫晶之心才可以真正将我与他联在一起,否则我这一辈子就会注定孤苦一生。如今他已经出现了,所以,我一定要得到紫晶之心!” 

“此人是谁?”莫西多忙问道。 

褒姒显得幸福地一笑,道:“这是属于我的秘密,你不必知道。” 

莫西多也笑了,道:“那就让我来告诉你,那个人是圣魔大帝的转世之身!” 

褒姒吃惊万分,道:“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莫西多当然不会说自己会“观心术”,观测到褒姒心中所想,他道:“我还知道那个人是谁!” 

褒姒冷冷地看着莫西多道:“你在骗我!” 

莫西多微微一笑,道:“那公主就当我是在骗你吧。” 

褒姒却又道:“那人是谁?他现在哪里?” 

莫西多道:“公主急于想知道?” 

“是!”褒姒毫不否认。 

莫西多的样子显得有些可惜地道:“可我却不能告诉你。”仿佛不是他不愿说,而实在是不能说,这种不能是如此地让他不忍。 

褒姒的自尊心感到一种强烈的被戏弄,她掩藏着自己所受的伤,灿烂一笑,笑靥如花,道:“谢谢三皇子殿下的‘不能告诉你’,我深深地体验到了殿下的‘关心’。” 

莫西多装着很意外的样子,道:“是吗?” 

“是!”褒姒道。 

“是就好。” 

“可是……”褒姒停了一下。 

莫西多看着褒姒的样子,感到意外,道:“可是什么?” 

“可是你已经不能够再给我‘关心’了!” 

褒姒说着,突然满头的千万发丝变成支支利箭,凛冽无比地射向莫西多。 

发丝与发丝之间所穿过的气流也同样变成了丝条状,疾速而动。 

刹那间,莫西多整个人犹如被万千发丝所包裹,淹没不再见其形。 

此时,褒姒怒目圆睁,她的手中不知何时竟然出现了一柄剑,夹杂在万千发丝之中,刺向了那看不见、完全被万千发丝所包裹的目标。 

层层推进当中,剑所拥有的寒光完全消失在乌黑的长发当中,而就在这时,那被万千发丝所包裹的核心所在处,突然伸出了一只手。 

手,看似极为缓慢,轻描淡写,如随意抚琴般,将包围着它的乌黑长发分开。 

那有着极强杀伤力的根根秀发,陡然间仿佛被人夺去了生命,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灵动性,毫无生趣地出现在了一只手中,莫西多的手中。 

而且莫西多的手中还握着一柄剑的剑刃,而剑的另一端,剑柄则握在褒姒的手中。 

褒姒心中惊骇不已,自己蓄势而发、志在必得的一击,竟然如此轻描淡写地被莫西多所化解,而且根本不知道他是怎样做到的。莫西多的修为顿时让褒姒产生了一种不可揣度之感,也在一瞬间击溃了褒姒再连续发动进攻的意图。 

莫西多微笑着,轻轻掰开褒姒的玉手,夺过褒姒手中之剑,丢往一边,道:“女人天生是让人用来怜爱的,舞刀弄枪岂不大煞风景?” 

褒姒一下子还没有从刚才的惊骇中回过神来,仿佛也没有听见莫西多所说之话。 

莫西多磨擦着手中褒姒的乌黑长发,叹惜道:“多么漂亮的秀发,要是有所损伤,真不知让我的心有多痛,幸好我手下有分寸,要是不小心失了手……唉!” 

随即莫西多又深深地叹了一声,似乎这不是褒姒的头发,而是他的。 

褒姒终于定下了自己的心神,她看到自己的秀发在莫西多手中磨擦着,感觉似乎是在抚摸着自己的身躯,心中顿起十足的厌恶感,比之先前莫西多直接抚摸她的娇躯更甚,这是人性中一种不可捉摸的情感。 

她狠狠地道:“三皇子让我感到了呕心!” 

这时,莫西多手中褒姒的长发陡然又重新暴动,如若灵蛇般缠住莫西多的双手及脖颈,紧紧缠绕,深入莫西多的皮肉内。 

莫西多运功挣扎了一下,却不能动弹分毫,但他脸上并没有惊恐,望着褒姒的眼睛道:“公主真的那么讨厌我,以至想杀我么?” 

褒姒冷冷地道:“我只是想得到紫晶之心,如果三皇子阻止我得到它的话,我惟一可以做的便是杀了你!” 

莫西多道:“但是你已答应嫁给我的!” 

褒姒道:“那只是一种策略。” 

莫西多道:“策略?”他顿了一下,想了想,又道:“曾经在某些时候,我发现自己喜欢上了公主,虽然我曾怀疑公主与我结婚带有某种目的,但我并没有完全放在心上。也就是说,如果公主现在放弃自己原先的想法,我会当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也会把紫晶之心送给公主当作结婚的礼物。” 

褒姒心中一动,道:“此话当真?” 

“千真万确,绝无虚言。”莫西多真诚地道。 

褒姒却又自嘲地一笑,道:“可是我的心中已经有了所爱,有了自己的信念,我是绝对不可以嫁给你的。我的灵魂已经不再属于我自己,是属于他的,紫晶之心予我的意义也完全是属于他。所以,我绝对不可能属于第二个男人,除非我的心已经死去。” 

莫西多道:“难道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 

“是的!”褒姒断然道,眼中露出坚毅之色:“所以,今天我非得到紫晶之心不可!” 

莫西多叹息了一声,道:“恐怕只会让你失望了,以公主的修为绝无可能从我手中夺走紫晶之心,我劝公主还是三思而后行。” 

褒姒冷声道:“不用假惺惺了,三皇子与我结婚无非想借我国的势力取得云霓古国的帝位,我是绝对不会让你计谋得逞的。” 

莫西多不屑地一笑,道:“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公主以为还由得你自己作主吗?” 

褒姒道:“那就不用废话!” 

褒姒长发一摆,竟然将莫西多整个人扯动了起来。与此同时,褒姒的秀足以千钧之势往扯动的莫西多的身体踢去,速度极快,招式亦狠辣之极。 

而就在踢中莫西多之时,褒姒的脚下却出现了一柄剑,正是莫西多从褒姒手中夺过,扔掉的那柄剑,此时却无端地出现在褒姒脚下,以脚驭剑! 

莫西多被褒姒的长发束缚住双手和脖颈,随着长发而摆动,似乎身不由己,但他从容的脸上却让人感到一种自信,绝对的自信! 

剑刺中,却只是虚影,剑刃贴着的是莫西多的手臂,刚好划破衣衫,却没有伤到皮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圣魔天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