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圣魔天子 >圣魔天子_第59节

圣魔天子_第59节

作者:龙人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0-31 20:12:59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5
肉分毫。就在剑刺中的一刹那,莫西多随着长发摆动,不能自主的身子却突然快了一点,正是这一点快,让褒姒的剑刺空。 

而莫西多却没有作出任何异动,仿佛这快的一点是褒姒自己的过错。而褒姒深深知道,自己用长发摆动莫西多的身形,正是自己借机以腿驭剑,以最有效的角度和方位,配合被制的莫西多的身形,防止他反击,发动的最有效的组合攻击。 

可这精心的组合却落空了。 

但褒姒并没有感到气馁,在她第一次对莫西多狙杀没有成功之时,已经对莫西多有了一些了解,是以,当这一击落空之时,第二波攻击又紧随而至。 

“啸……”褒姒的剑再次划过一道诡异的弧迹,自下斜掠而上,与她的长发牵动莫西多摆动的方向相反,成四十五度角拦腰而过,她不相信莫西多在完全被束缚之下还能够腾身转移。 

“砰……”褒姒的剑斜掠而上之时,倏觉脚踝处传来一股重劲,却是莫西多的左脚以比褒姒的右脚驭动之剑更快的速度出击,阻止了褒姒变招,不仅如此,莫西多的右脚更如锋寒之刀般斜扫而下。 

莫西多双脚的攻势奇诡之极,虽然双手被褒姒控制,身形受她的操控,但双脚的攻势却丝毫不受阻,更快得难以想象。 

褒姒不得不收势而退,腿剑斜带,险险避过莫西多的凛冽攻势,而她的背心却沁出许多冷汗。 

虽然莫西多的样子轻描淡写,但他双脚对时间的把握,腿与腿之时间差的计算达到了一个极致,但在关键的时候,莫西多的右脚似乎迟疑了一下。他并没有废掉褒姒秀足的意思,仿佛这不是一场决斗,而是一场游戏,一场与美人相娱的游戏,试问一个男人怎能对一个令人心动的美女痛下杀手呢? 

褒姒确实是美丽的,这一点勿庸置疑,也许这就是人美的幸事,但褒姒更为著名的是她的才情,拥有骄傲才情的女子肯定是一个极富智慧之人,一个极富智慧之人又怎受得了别人如此的愚弄?抑或,已经发生的一切只是一个前奏,一种试探,并不代表真正所拥有的实力。 

风声突起,褒姒乌黑的长发随风飘动,紧紧缠绕莫西多的万千发丝全都放松伸展开来。 

褒姒放弃了以头发对莫西多的制约,她微微扬起高傲的头,用自己超强的精神力引动周围空气气流的流动,使虚空中产生了风。 

现在,她要高傲地、正面地面对眼前的敌人,那颗高傲的心以前从未被人轻视,受到伤害!此刻,她决不能让莫西多瞧不起。她并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弱者。 

手中的剑缓缓抬起,遥指莫西多,傲然道:“全天下没有人可以不将我褒姒放在眼里,你也不例外!” 

说话之间,褒姒的精神力不断提升,虚空中的气机疯狂增长,空气的流速仿佛形成了一个有形的磁场,全部以剑锋为中心向莫西多侵进。 

莫西多轻迈的心微微紧缩,他感到以褒姒剑尖为中心的气流仿佛是一座有形的大山,朝他心中挤压而下,顿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当然,这只是一种感觉,但这种感觉以背后存在着的巨大精神力作为后盾,则让莫西多不得不重视起来,这与刚才褒姒所表现出来的武技的薄弱是不能够相提并论的。 

而且,这种以巨大精神力作为基础的气机还在不断疯涨,似乎没有停竭的迹象。 

按照武技修为与精神力修为相辅相成的原则规律,褒姒的精神力量是不应该如此强大的,莫西多竟有些摸不清何以在褒姒身上表现出如此的不同。 

而这一切,还仅仅是一种静态的增长,如若将无形的精神力通过褒姒手中之剑化为有形的攻击,其可怕性是不难想象的。 

事实上,褒姒正如莫西多所臆测的那样,她是可怕的。 

莫西多心头突然一阵警觉,大意之下竟然被褒姒的精神力扰乱了心神,产生了消极的心理。 

无形之中,褒姒竟然已经对他发起了精神力的攻击! 

莫西多连忙收摄心神,以意念驱动了自己的精神力,他发动了攻击! 

这也是首次,有人扰乱他的心神,让他主动发出攻击。 

虚空,顿时沉闷得骇人,一种如死寂般的压力以排山倒海之势向褒姒攻来。 

空气突然发出不安的暴动,如被煮沸的开水,毫无规律可寻,杂乱无章。 

那是一只拳头,是的,是一只拳头,不过,它并非是有形的、肉眼可以视见的拳头,那是以精神力驱导的无形的拳头,但不过否认,这样的拳头有着极强的杀伤力,甚至不比有形的拳头弱。它与有形拳头的不同之处是,一个是伤的肉身,而另一个则是毁灭人的意志。 

拳头由小变大,充满了褒姒整个心灵空间。 

褒姒早已有了心理准备,她似乎早已在等待着莫西多的攻击。但不可否认,莫西多这以意念驱动的拳头让她感到了一种极为严峻的压力,也是她所遇到的最为可怕的一次来自精神方面的进攻。 

“啸……”褒姒手中之剑未动,虚空中竟然发出了利刃划破虚空的锐啸。褒姒手中之剑似乎脱离了有形的质地,转而化为无形,以剑的灵魂所存在的利刃! 

无形之剑幻出千万道光影,而最为核心的攻击则是来自于剑的灵魂那道无形无影的剑魂当中,竟然透出一种奇异的红色,其它的光影仿佛只是一种陪衬,就像绿叶相对于红花。 

无形之剑发出一种炽热的气焰,早已撞向那只遮掩了半边天空的拳头。 

就在褒姒以精神力驱动的灵魂之剑与莫西多以精神力驱动的拳头相撞击的一刹那,另一柄剑,那一柄真实的剑竟然脱手射向了莫西多,就像强弩射出的利箭,快若惊鸿。 

莫西多根本就未曾想到,褒姒在与自己进行精神力对抗的同时,竟然还有多余的意志驱动手中之剑,这绝对不可能!但此时,却是如此真实地发生了,莫西多突然之间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是却已经迟了。 

您阅读的.小说.来至ωωω.3uww,còm

第十八章 孪生双杀  
“轰……”两人以超强精神力驱导的攻击,顿使虚空发出爆裂,两人的意志心神顿时出现短暂的空白,也就在这时,那柄有形的剑刺中了莫西多。 

“公主快走!”一个黑影突地出现在褒姒身边,他木然的语气使人想起了那个常随褒姒身边的抱剑之人,而此时出现的这黑影也确实是他。刚才趁两人精神力攻击相接触的一刹那,驱动褒姒手中之剑的也是他,这样的配合也正是褒姒事先设计好的杀局。 

这人携起思维出现短暂空白的褒姒,从莫西多手中夺过紫晶之心,快速自窗外飞掠而出。 

就在这人携着褒姒破窗而出的一刹那,此人疾逝的身影陡然间又停了下来。他不得不停下来,因为两柄仿佛是自天际刺出的剑划破夜幕,封锁了他所有的去路,并且毫无保留地直取他周身要害部位。 

木然不语之人竟然挥手去挡这射来的两柄剑! 

“锵……”两柄剑同时刺中这木然之人的手腕,却发出金铁交击之声,原来在他的手腕中横着的是一柄未出鞘的剑。 

木然之人倒退五大步才站稳脚跟,但脸色却依然木然平静。刚才这两柄仿佛来自天际急冲而下之剑至少不下于千钧之力,而他却脸不红、气不喘,只是倒退了五步。 

两柄剑的主人飘然落地,眼露惊骇之色,他们死死地盯着守护褒姒公主的木然之人,以他们的身分修为,简直不敢相信这是事实。 

这时,思维出现短暂空白的褒姒已经恢复正常。木然之人将她放下,褒姒望着眼前手持长剑、阻住他们去路的两人,对着身旁木然之人道:“月战,杀了他们!” 

“是,公主!”被褒姒称为月战之人应道,将从莫西多手中夺过的紫晶之心交给褒姒,脚步一下一下、不疾不徐地向前迈进,木然的眼睛中,燃烧起杀意,森寒地盯住挡住他们去路的两人。 

挡住褒姒去路的两人竟然长得一模一样,仿佛是上苍在造就他们时心情厌烦,以图省事,于是就造了两个一模一样之人。而事实上,这两人是双胞孪生兄弟,一人名为杀绝,另一人称作绝杀,仿佛全世界都欠他们什么一般,所以名字才取得如此凶残。 

事实上,这两个名字也确实常与凶残的恶梦联系在一起。十三年前西罗帝国显赫一时的流风家族的灭门;九年前西罗帝国东部边营被洗,死伤七百之众;五年前云霓古国旦晨将军遇害……这些幻魔大陆掷地有声的事件无不与他们两人有关。 

在幻魔大陆常流传着一种说法,无论是谁得罪了他们,只要你在见到这两人时,那么世间的一切烦恼担心之事便会迎刃而解。 

而现在,他们消失了五年,却同时出现在了三皇子莫西多的府上。 

莫西多应该不会不知道,旦晨将军乃是云霓古国最有威望的军人,圣摩特五世曾悬赏一千紫晶石缉拿这两人。 

杀绝与绝杀两人已从刚才交手之中知道月战的可怕,他们的心不敢有丝毫的怠慢,手中之剑相互依倚,封锁着月战可能进攻的路线。同时,将精神力与功力提至最高境界,以防月战的突然进攻。 

而月战,则是很平静地一步一步向前走着,他眼中的森寒之光又渐渐变成了有着地狱色彩的阴森幽芒,其诡异令人心绪不宁。 

“锵……”突然,月战手中之剑发出一声嗡鸣。 

绝杀与杀绝感到耳鼓一阵刺痛,同时,他们的视觉被一道炽烈至极的白光所侵占,心神一紧,立刻明白对方已经出手进攻!他们手中之剑在第一时间作出反应,虽然眼睛不能视物,但仅凭杀人时所积累的丰富的潜意识,他们也已找到了进攻点的所在!在护住自身要害的同时,他们以同胞兄弟之间任何外人无法比拟的心灵感应,组成令任何对手都心寒的杀势,同时对月战发动进攻!这样的杀势不知多少次帮他们转危为安,甚至杀死武功高出他们甚多的对手。 

没有人可以怀疑他们的准确判断,就算是他们自己也深信不疑。 

但是,这次他们却判断失误了。 

在他们心里计算着要击中目标之时,手中之剑仍然什么都没有接触到,除了与空气的磨擦外,其它空空如也。 

他们的心顿时跌入了万丈深渊,而就在这时,他们几乎同时感到了自己的咽喉处凉凉的,那是他们所熟悉的感觉,也只有锋刃划过颈部时,才能给人这种感觉,他们知道死亡已经离自己不远了…… 

也就在这时,他们的思维戛然而止,只是他们大睁的眼睛让人感到死不瞑目。以他们多年的搏斗经验,怎么会判断失误呢?就算是判断失误,他们的防守也是密不透风! 

其实,他们两人的判断并没有失误,他们的防守也确实密不透风,只是他们还没有认识到,一个真正的剑手是不单单凭剑来杀人的。 

月战的剑只出鞘三分之一,他的剑并未曾出过鞘,没有出过鞘的剑同样可以杀人!比如以超强功力驱动的剑光,真正的强者是可以用剑光杀人的,甚至是空气。杀绝与绝杀正是被月战出鞘的剑光所杀,任何密不透风的防守都不可能防住剑光的渗进,所以他们惟有死。 

这就是差距给弱者带来的悲哀。 

裸露的那段剑刃回鞘,月战的眼神恢复了平常的木然,他回过头来,对褒姒道:“公主,我们还是快走,我看他也已恢复神智了。” 

褒姒应声道:“好,我们走!”正欲腾身跃起,一个声音却又在她耳边响起:“你以为走得了吗?” 

莫西多平安无事地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看上去似乎毫发无损,被剑刺中的地方连道疤痕也没有,惟一证明他所受过剑伤的,则是胸前衣衫上的破洞。 

莫西多望了一眼死去的杀绝和绝杀,看着月战道:“能够一招杀死他们两人,足见你的剑术已至天人之境,在我脑海中有着这种修为的,整个大陆不出三人,你到底是谁?” 

月战的脸容显得很木然,一言不发。 

褒姒这时道:“你不用管他是谁,有本事你就将我留下,不用这么多废话!” 

莫西多冷冷一笑,想起刚才所中褒姒设下的杀局,道:“公主真不愧是西罗帝国最富才情之人,竟连我也被你欺骗了!我只是不解,以公主的武技修为,怎会有如此浑厚的精神力?我曾经听说,只有一种人可以不修武技,单修精神力,那就是天生‘阴女’,孤阴不长,不通情感,难道公主是天生‘阴女’?” 

褒姒冷喝道:“我为何有如此浑厚的精神力不足为你道知,难道有谁规定过只有你才可拥有超强的精神力不成?败给人家却总要找千般借口,我实是为三皇子感到可悲!” 

莫西多仿佛没有听到褒姒的话,继续道:“可我一想又不对,因为公主对我说过,是为了一个男人,一个非他不嫁的男人找紫晶之心……‘阴女’怎会有着这样至深的感情?是公主在骗我,还是‘阴女’的传言有误?” 

“你……”褒姒终于忍不住,气得嘴唇发紫。她确实是天生的“阴女”,从她知道自己是“阴女”的那一天起,从来没有人可以当作她的面提起这两个字,这是她一直隐藏在心底的痛。此时,被莫西多当面揭开伤疤,叫褒姒怎能不气急败坏?“你要是再说,我立马就杀了你!”褒姒喝道。 

“公主想杀就来吧,反正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圣魔天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