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圣魔天子 >圣魔天子_第60节

圣魔天子_第60节

作者:龙人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0-31 20:13:04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5
这句话我也不只听过一次了,再多一次也无所谓。”莫西多无所谓地道。 

褒姒竭力控制着心绪的波动,她知道这个时候绝对不能让自己乱了方寸,必须做到冷静。她道:“本公主不想与你计较这些,我今天必须离开这里,如果你要动手就快点!” 

莫西多悠然道:“公主怎开口就打打杀杀?我知道,就算公主是天生的‘阴女’,若没有得到明师的指点,是很难有如此高深的精神力修为的。据我所知,西罗帝国还没有这样的人物可以教公主达到如此修为,我只是想知道调教公主修炼精神力的这个人是谁?” 

褒姒这时倒显得自若了,道:“你很想知道吗?” 

“是的。”莫西多道。 

“为什么?” 

“因为这个人是我一直在寻找之人,我必须找到他。”莫西多道。 

“为什么?”褒姒又道。 

“因为我要凑齐三个人打开一个秘密,而他就是其中之一。”莫西多毫不掩饰地道。 

“什么秘密?”褒姒道。 

“现在不是告诉你的时候,我只是想知道他现在哪里?”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没有任何东西是可以轻易得到的,我想这一点三皇子应该很明白。” 

“如果你告诉我他现在哪儿,并且得到证实,我决不会强求公主与我结婚,并且将紫晶之心送给公主,没有任何附加条件。”莫西多道。 

褒姒感到有些奇怪,莫西多似乎已经确定自己有如此高深的精神力是源自于师父天下,师父曾对自己说过,不要向任何人提及他的消息。而自己现在也确实不知道师父的行踪,与空悟至空、无语大师一样,师父天下被称为幻魔大陆最为神秘的不世高人之一,而此刻莫西多的话隐约与这三人有关。听莫西多的话意,他似乎已经找到了空悟至空、无语大师,现在只剩下师父天下了,但这又似乎是不可能的,没有人可以轻易找到他们,更别说控制住他们了。 

褒姒不愿在这个问题上与莫西多纠缠下去,于是道:“就算我告诉你我师父的行踪,你也不一定能够很快得到证实,而离本月十五只不过三日,三日后也就是我与你结婚的日子了,师父远在天涯,试问这三天之内又岂能证实?最后让你得偿所愿,你休想骗我!况且,我也确实不知道师父他老人家的行踪。” 

莫西多转变了一下自己的口气,变得有些冷冷的,道:“看来公主是不愿告诉我了,不过没关系,我总有办法让你说的。从今以后,在我得到答案之前,你不能离开三皇子府半步,除非得到我的允许。” 

褒姒冷哼一声,道:“三皇子的话未免说得太早了。” 

“公主以为很早吗?我却并不这样认为。” 

莫西多拍了拍手,清脆的掌声在三皇子府的夜空下回荡开来,转瞬之间,在可以出现的每一寸空间都被一种无形的强大气机所锁定。虽然不见人,但这种感觉,比见到人更为可怕,而且它是如此强大,强大得连褒姒的心也在不断地收缩。 

而事先,褒姒却没有发现任何的征兆,此刻,她的心也无法锁定任何一个真实的人的存在,或者,四周根本就不存在任何一个人,那种气机只是保护着三皇子府的一种魔力,一种具有攻击效果的魔法结界。 

但又是谁拥有如此强大、强大得令人不敢想象的功力和精神力,来制造这样的一种魔法阵?是莫西多?虽然他深不可测,但似乎不可能,这需要一个人花去长时间,以强大的功力和精神力去维护,而莫西多似乎不可能这样做,也没有这种必要。 

莫西多道:“现在公主应该相信我了吧?” 

的确,褒姒有了一种置身龙潭虎穴之感,这里的防护甚至比西罗帝国的皇宫都要严密得多,这是褒姒事先没有想到的。 

一阵淡淡的夜风徐徐吹来,让褒姒的头脑清醒了不少,她轻轻撩了撩自己的长发,以一根在夜空下仍闪着紫色光彩的头巾束好。 

她没有说什么,但她的行动已经说明,她已经做好了一切最坏的打算,甚至是死。 

月战回头看了一眼褒姒,木然的脸上有一丝肌肉被牵动,他自然看到了褒姒义无反顾之心,声音依旧木然地道:“公主!” 

褒姒没有丝毫回应。 

月战收回了自己的目光,他受托于皇命,保护褒姒的安全,决不能让褒姒以身涉险,他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就在褒姒欲对莫西多发动进攻的一刹那,月战率先动了! 

他的动是如此狂野,就像突然降至的暴雨,没有丝毫征兆。 

三丈空间的距离,瞬间突破。 

黑暗的长空出现的,则是一道寒光拖着长长的曳尾,疾泻而过,奔向莫西多,根本就没有看到月战,他的人似乎已经与这道寒光融为了一体。 

莫西多冷冷地道:“我倒要亲自试探一下你到底有多厉害!”在他心中似乎从来就没有忽视过月战的存在。 

就在这道寒芒突破莫西多的生命防护之气时,莫西多的手如魔爪般挥了出去,直取寒光的最亮点。 

天啊,他竟以血肉之躯去对抗森寒狂野至极的利剑,只有足够自信的人才敢有如此胆色。 

剑与手相接,磨擦出四射的火星,如烟火般照亮了周遭夜空。 

月战与莫西多交手的速度无疑是对人眼睛辨别能力的一种挑战,就在两人手与剑相接后不到两秒的时间,虚空中已经连续出现了七十二道变幻未消的身影,如果以两人相同的速度变化来看,在两秒钟的时间内,每人都转换了三十六个方位,而这仅仅是冰山一角,更为可怕的是,在这两秒的时间内,虚空中竟然留下了上万道剑影,上万只手划过的痕迹。 

完整的夜空被剑与手分解得支离破碎,澎湃的气劲冲击着三皇子府的每一寸空间,瓦片、断枝、花草、尘埃到处乱飞,弥漫着疯狂的嚣鸣。 

褒姒冷静地看着这一切,看着月战与莫西多的身形不断地在虚空中变换角度,看着一道道剑与手擦拭而出的电光在眼球中消逝。 

突然,她也飞跃而起,划过虚空,向屋顶上掠去。她知道,月战替自己迎战莫西多,就是为了让自己逃离三皇子府,她必须尽快离开这里,时间的推移只会予她不利。 

“砰……”褒姒飞掠而起的身形撞在了透明的介质上,那是一处结界。 

虚空中,褒姒跌落而下,幸好她早有心理准备,及时稳住了身形,并无大碍。 

但她同时也感到,就在她与结界相接触的一刹那,有一股魔力扰乱着她的心神,让她心绪感到极为烦燥。幸好她有着强大的精神力保护着大脑的意识层,否则真不知会发生什么事,而且就在她双脚落地,重新站定之时,一股比先前强大十倍的气机牢牢将她的身形锁定,仿佛有千万柄飞刀在她身体四周飞旋,只要她稍有异动,这些“飞刀”将会将她化为粉碎。 

褒姒这才认识到了何谓攻击性的魔法结界。 

莫西多与月战的对决越来越快,以两人相当的修为,是很难在极短的时间内分出胜负的。 

月战一招击杀杀绝与绝杀,莫西多早已对他有过估计,但莫西多怎么也没有想到,月战竟是强悍如斯,他的脑海中不断搜寻着,却怎么也找不到可以证明眼前之人真实身分的线索。这样一个人的存在,其本身就是一种极大的威胁,也让莫西多心中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征服欲望。这是一个欲得天下的王者应有的气度,若是不能征服月战,对莫西多接下来应做之事的信心,将是一种巨大的打击。 

而月战的使命则是保护褒姒的安全,是以,他绝对不能让褒姒发生任何事!上苍赋予每个人一种性格,而沉默与冷静是属于月战的,他木然的表情不能让人感到什么,而一个沉默者冷静的背后所深藏的东西,对此刻的月战来说,则不仅仅是用“生命来捍卫自己的使命”可以概括的。沉默的人往往是最有思想的,它的可怕之处是没有人可以通过外表来判断他的所思所想。 

所以,月战是可怕的。 

莫西多遇到了有生以来第一个强敌。 

褒姒没有动,她真的没有动,甚至连眼睫毛也没有颤动一下。 

她以自己强大的精神力,透过意念去感知是什么在操控着这个魔法结界。她坚信,任何有目的的发出攻击的行为,其背后必定有一个操控之人,要想破除眼前这个具有攻击性的魔法结界,她必须首先找到这操控之人的存在,惟有如此,才能破除这个魔法结界。 

所以,她目前惟一可以做的便是一动不动,让意念感知的触角向虚无的空间中延伸,透过有形的实体墙,透过地面,深入地底……让一切有形的存在在意念感知的世界里变得不存在。 

而此刻,对于将全部精神力转化为意念感知的褒姒来说,则是极为危险的。用夸张一点的说法,此刻如有一只蚂蚁攻击她,也都可以让她死去。 

突然,褒姒不断延伸的意念感知进入了一个无底的不断旋转的黑洞中。 

您阅读的.小说.来至ωωω.3uww,còm

第十九章 无法控制  
褒姒心中一惊,忙以精神力控制意念感知的延伸,却惊讶地发现完全无法控制,仿佛有一股强大至极的力量在不断地吸扯着她的精神力。 

褒姒惊骇万分,照此下去,她的精神力完全会被这股力量吸耗无遗。到时,便会神游体外,永远消亡。褒姒来不及细想,思维便渐渐有些模糊不清了…… 

这是一件可怕至极的事情。 

褒姒的身体也仿佛被渐渐耗空,四肢虚软乏力,如失去灵魂般,没有支撑的意志。紧接着,她便软弱地倒在了地上。 

与莫西多激战正酣的月战感到了褒姒所存在气息的渐渐衰弱,知道褒姒出了事,却不明白到底原因何在,更无暇有腾出手来的机会,但他心中有一个念意,那就是“绝对不能让公主出事”。 

月战的剑找到一个瞬间“喘息”的机会,他挥剑借势斜劈了下去。 

这不是简单的一劈,这一劈仿佛汇聚了月战全身所有的精神力与功力,四下一片黑暗,而他整个人和剑竟然发出比太阳还要强十倍的烈芒,万千道光影射穿虚空中的每一寸空间,而剑所牵发而起的澎湃气劲,使整个虚空都沸腾了,却又似狂涛般层层涌向莫西多。 

这一剑的气势,足有排山倒海之势,连夜空都仿佛被这一剑的气势所震撼,变得忽明忽暗。 

莫西多极为震惊,面对如此霸烈的剑势,他没有十足的勇气与之对抗,不得不采取妥协的方式,暂避锋芒。 

莫西多退了,疾退!让人的眼睛都跟不上他的速度,一瞬间他的人就不见了,仿佛从这个空间中消失,遁入了另一个世界。 

剑直劈而下,竟然将整整一面屋墙一分为二,轰然倒塌。 

霎时,尘埃盈满夜空,四散飞舞。 

月战迅速奔向褒姒,以自己的精神力维持着褒姒元神的消散,保护着她仅存的一点意志不至于溃散。幸好,他赶来及时,若是再迟片刻,褒姒可能将香消玉殒,永远都不可能再活过来了。 

因为对于一个专修精神力的人来说,失去了精神力,也就等于失去了生命。 

月战不明白,到底是因为什么让褒姒的精神力消耗殆尽,他当然不知道这其中的原因。 

但此刻,也不由他多想,既然公主暂时没事,他必须带着她尽快离开这里。 

趁着飞起的尘埃,月战抱着褒姒,向那刚才被他一剑劈塌的屋墙方向掠去,顺利地通过了结界所包围的区域。而他却不知,正是由于他刚才开天劈地般的一剑,将魔法结界撕开了一道口子,因此才能顺利通过。 

但这并不意味着月战已经逃了出去,出现在他眼前的是宽大的演武场,演武场上早已静候着许多人,这其中,包括那被他一剑所逼退的莫西多。 

莫西多道:“你放弃吧,你是不可能逃出三皇子府的。我尊重你是一个难得的对手,给你一次机会。” 

月战的眼睛扫视着演武场内众人,每一个人都非弱者,每一个人所散发出来的气息都炽烈逼人,从原则上,他根本不可能将这些人全数击败,逃离三皇子府。 

况且,他还要保护褒姒公主。 

除了这些,除了莫西多之外,还有着两人,让他的心有着异常的警觉。 

这两人穿着粗布衣衫,其貌不扬,可谓平凡至极,放在人堆里,一般人都找不到。但一个高手的存在是根本不需要通过外表表现的,那是一种无形气机对环境的影响,对人思维的影响,特别是对月战这样的高手,更是能够敏感地捕捉到。仅凭这两人,他就很难脱身。 

就在月战分析着眼下所面临的形势时,又有一个人来到了演武场。 

是朝阳,准确地说,是影子被复制的灵魂,是一个复制品。 

朝阳在莫西多身旁站住了,他的脸上没有表情,没有表情的意思是没有人可以从他脸上找出一些什么,就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就像他没有想过要杀莫西多。 

莫西多很认真地看着朝阳的脸,他想从这张脸背后找出一些什么,但却没有如愿,正如他每次想得到的结果一样。但这一次,他又是明白的,他明白,此刻的朝阳已经澄清了,叛逆、暴劲、浮躁已经退出了朝阳的心,至少已将之蛰伏在心很深很深的地方。对莫西多而言,他就是希望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圣魔天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