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圣魔天子 >圣魔天子_第61节

圣魔天子_第61节

作者:龙人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0-31 20:13:08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5
看到这种情况,只要能够为他所用已经够了,他从未有过奢求这个人会真心实意地为他做事,他只需要能够控制朝阳。正如他创造了朝阳,而从未担心不能够了解朝阳一样,他需要的就是与真实的没有一点点区别的朝阳,没有一点点区别的大皇子古斯特。 

他也知道自己是不可能了解朝阳的。 

朝阳看着月战,看着月战抱着的褒姒,这一切迟早是要发生的,一个最富才情的女子来到一个陌生的国度,这样的决定是以生命来找寻的追求。他还记得在剑士驿馆的那个晚上,在有着月光的屋顶,褒姒看到了两个月亮。 

月战也看了朝阳一眼,很短暂的一眼,仿佛是为了这个人的存在。他的眼睛依旧木然,举起了手中的剑,那象征他生命的剑,他要用自己的剑来杀出一条血路。 

剑,在夜里没有华彩,融入了黑夜中。 

他突然跃了起来,一道电光撕开了他前进的路,所有的一切告诉他,所有的一切只能够靠剑来解释,绝对没有第二种方法。 

剑撕裂了虚空,又像烟花一样碎开了,它没有烟花般的绚丽,有的,只是烟花般瞬间的惨烈,因为那碎开的是剑气,是剑花,是一种可以杀人的手段,更是一种霸烈得让人防不胜防的招式,一个无路可走之人决断的毅然之举。 

惨叫声传了出来,但更多的却是无数黑色的身影奔向了那剑光最盛处,那最能让人死去的地方,多得如蝗虫般铺天盖地。 

这是莫西多养的一群门客,谁也没有想到竟是如此之多,而且是如此地不顾惜自己的生命。 

人们说,惟有爱情与政治最能让人狂热,而这些门客,所为的又是那般另类。 

金铁交鸣的声音十分刺耳,惨烈的血雨十分呛鼻,头与身体的分离、手与臂的分离、上身与下身的分离、剑与剑的分离……演驿着地狱般的晦暗狂杀。 

月战抱着褒姒,以剑撕开着前进的道路,以身子挡着攻向褒姒的杀机,鲜血模糊了他的视线,但他的眼睛还是显得木然,屠杀与被杀并不能改变他看这个世界的心态。 

他的前进是缓慢的,每进一步,至少要挥出十剑,使十柄剑碎断,使十只手分离,但谁也不能否认莫西多养的这些门客的厉害,他们的剑碎了还有手,他们的手断了还有脚,他们的脚断了还有躯体,可以撞,还有他们的嘴可以咬……总之,他们在尽着各自的最后一份力,以阻止月战的前进。 

莫西多则站在一旁,还有朝阳,还有那两个在月战看来“极为普通”之人,他们只是看着,让人想到的是事不关己的观赏。 

莫西多只是想知道这个人到底有多大的潜能,他心里对自己下了一个赌注,如果此人能将这所有人都杀死,他将放这个人离去!他已经与这个人有了一场对决,他已经知道了这个人的实力。现在,他给这个人一次机会,把机会交到这个人自己的手上。莫西多不明白自己突然间为何有这种想法,他曾想自己亲自征服这个人,亲自将月战打败,但他看到了月战誓死保护褒姒的决心,他想这样的人应该给他一次机会,而他自己已经对月战不感兴趣了,因为他已经不再将月战视为对手!这种微妙的心理变化是奇怪的。 

而朝阳,还有那两个“平凡至极”的男子,他们之所以没动,则是因为还没有得到命令,莫西多的命令。 

月战并没有让莫西多失望,也没有让在场的每一个人失望,他的剑既快且狠,那温热的鲜血滑过剑锋,在深深的夜空中此起彼伏。 

人,一个个倒下,一个个死去,分解的尸体堆积在月战前进的脚下,而他身上的伤口也已经是纵横交错。 

但灵魂是不死的,不死的灵魂注定着脚下的步子永远不会停歇。 

当最后一道黑影在他眼前晃过,他用剑刺穿那人的胸膛时,他真的已经累了。 

“锵……”剑拄在了地面,鲜血沿着剑刃滑落,他的人也单膝跪地,支撑着身躯的不倒,而他抱着的褒姒,除了全身溅满了鲜血外,丝毫未损。 

这是怎样的一种意志? 

朝阳看着他,心中有的只是一种悲哀,他的努力是不会有结果的。 

莫西多看着他,轻轻一笑,道:“你够顽强,我敬佩有着顽强意志的人,我给你一次机会,现在还剩下三个人,如果你能够将这剩下的三人打败,我就放你与褒姒公主离开,并且将紫晶之心送予你们,决不反悔!” 

一绺乱发垂在月战低垂的眼前,他缓缓地抬起了头,望向莫西多。 

莫西多明白他眼神的意思,再次道:“是的,只要你能够将这剩下的三人打败,一切悉听尊便!” 

月战再一次低下了头,闭上了自己的眼睛。他在积蓄着将已耗尽的气力,以便能够让自己再次站起来。 

终于,他站了起来,怀中仍抱着褒姒,面向朝阳及那两个看上去“极为普通”之人。 

莫西多道:“你可以将褒姒公主放下,本皇子决不会趁人之危!” 

月战低缓地道:“不用。” 

莫西多一笑,道:“随你的便。不过,剩下的这三位有必要让你认识一下,朝阳我就不用多介绍,我相信你已经知晓,剩下的这两位,一名为灵空,一名曰易星。” 

莫西多报完这两人的名字后便不再多说什么了,因为凭借“灵空”与“易星”这两个名字,已经足够代表一切了,每一个幻魔大陆的武者,无论是人、神、魔三族,都应该知道这两个名字,两个近乎被魔异化了的名字。 

月战木然的眼睛里果然露出了一丝难得的异色,他自是听过灵空与易星这两人的名字,一百年前以他们魔异化的超然能力,横扫整个幻魔大陆。最后,听说是遇到了幻魔大陆三大奇人之一的天下,在“天宇”(幻魔大陆最奇、最高峰之名)有一场“对话”,然后两人便销声匿迹。相传天下问了他们三个问题,“何为强者?”“何为武者?”“何为智者?”而两人皆不能够回答,于是便隐迹消失。不说他们是败了,单是他们与天下有资格对话,就足以说明他们有足够强悍的实力。谁都知道,天下与空悟至宝、无语大师都是脱离生命极限的飘然之人,连当年的圣魔大帝想要见他们一面都是一件难事。 

而此刻,灵空与易星却奇迹般地出现在了月战的面前。 

朝阳也曾经隐约听到罗霞提到过此二人的名讳,虽然他并不知道两人以前的“事迹”,但他已经感到两人足够强的气息,令人联想到死亡的魔异化气息,而且是在两人极力收敛的情况下,可见这两人身上有着太强的、被压抑的杀欲。 

莫西多又是微微一笑,他似乎很满意灵空与易星的出现对月战所带来的压力。 

他道:“不知你喜欢的是三人一起上,还是一个一个地上?” 

月战知道无论三人一起上,还是一个一个地上,对他都不会有丝毫的裨益。但他知道,以他所剩的体力,不足以支撑过长的时间,何况他怀中的褒姒急需救治,于是低沉地道:“那就三人一起上吧!” 

这时,身材修长、面目清瘦、有着几绺白须的灵空却道:“三皇子,依老朽之见,他也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人物,如果他能够胜过老朽二人,那就放他一马。”显然,他是不屑与朝阳一起联手对付月战。 

莫西多当然明白他的意思,问道:“你们有足够的自信?” 

灵空道:“三皇子应该相信老朽二人才是。”言语之间并没有主仆之间的区别。 

莫西多并不介意,似乎也早已习以为常,道:“本皇子当然相信两位的实力,但是我不明白朝阳的意思又是如何?”他将眼睛望向了朝阳。 

朝阳道:“既然两位老人家已经有所决定,我一个无名小卒又怎能拂逆两位老人家之意?能够看到两位老人家的‘表演’已是荣幸之至,又怎能碍手碍脚?” 

易星与灵空并不在意朝阳的冷嘲热讽,连看也不看朝阳一眼。 

莫西多思忖了一下,心中有所衡量,道:“好吧,既然如此,就如灵空先生之意。”转而又望向月战,接道:“如果你能够击败灵空与易星两位先生,本皇子就放你与褒姒公主离开。” 

虽然如此,但月战心中并没有丝毫轻松之意。且不说现在他力量不济,怀中有褒姒公主,就算是平时功力圆满,也并无把握能够胜此两人。 

他解下了自己的外衣,将昏迷不醒的褒姒缚在了背上,然后用手拭去凝在剑上的血迹,剑锋立时重现慑人的寒光。 

他凝视着手中之剑片刻,重新将剑拄地,闭上了眼睛,大喝一声道:“来吧!” 

刚才死气沉沉、精疲力竭的身躯,奇迹般暴涨出疯狂的肃杀之气。 

莫西多、朝阳、灵空、易星皆不由为之一惊。 

破空之声骤响,灵空与易星陡然从朝阳身旁消失,其速快得不可思议。 

与此同时,月战感到他所形成的气场如风暴般的波动,转瞬间,他所形成感应对方变化的气场竟然被更强大的肃杀之气冲击的支离破碎。 

月战的心不由得收缩成了一点,他的气场已经不能够感应到易星与灵空的所在,惟一感应到的是天翻天覆般方位的不断变换,分不清东南西北,而他现在所依靠的只是直觉。 

他的手不自觉地将拄地之剑握得更紧,但他的身形却没有丝毫的动弹,所剩下的机会是不动则已,一动必是致命一击。 

“啸……”一道张狂无比的剑光划破长空,一往无回地刺向月战。 

月战的衣袂头发被狂风吹得猎猎作响,更有一种无形的力量透过肌肤,渗入了月战的体内。可怕的是,这种无形的力量在剑光推进的过程中,疯狂地侵蚀,分解着月战的功力和精神力,如同千万支劲箭企图射进他心脏的保护层,而且同时在侵占着他大脑的思维,企图扰乱他大脑对外界的判断能力。 

月战此时有些明白为何人们称灵空与易星拥有“魔异化的力量”,这是源于精神力,却又不同于精神力,融入了魔族摄魂术的精神力。 

月战不得不面对着这种魔异化力量的侵扰和外来利剑的逼进。 

更为可怕的是,这仅仅是一个人所为,而另一个人的存在却没有露出一点点的端倪,另一个人似乎在等待着对手出手之后伺机而动。而月战所仅剩的功力绝对不足以应付一方面来自精神的侵扰,另一方面来自利剑的逼进,还有第三种不知道的攻击,他现在所能保证的仅仅是心神不被那“魔异化力量”的侵扰。他并不知道,褒姒之所以精神力被耗尽,那个具有攻击力的魔法结界也正是灵空与易星所为。 

剑光已经逼近眼前,而月战仍没有动。 

朝阳与莫西多也在注意着月战会有怎样的反应,他们理解月战目前的感受和采取的以逸待劳、攻击必杀的战略,但他们却不能够肯定月战会在何时做出拼死一击。 

突然,月战的眼睛睁开了。 

两道极为凛冽、隐含无限杀气的寒芒射向了背后,疾速逼近的杀势不由得滞了一滞。 

而就在这电光石火的一刹间,月战竟然迎身冲上了近在眼前之剑! 

朝阳与莫西多同时惊愕,但同时也明白了月战所采取的策略,也是朝阳曾经采用对付漠及落日的策略。 

那就是利用对方惊愕之机,以自己的身体控制住眼前的杀势,再伺机作出下一步的反应。 

剑刺中了月战的左胸心脏右边,剑光大暗,露出了易星惊愕之脸。 

而这时,月战手中之剑也挥了出去,目标不是易星,而是自身后攻来的灵空。 

灵空就在月战身形移动的一刹那已经杀至。 

“锵……”金铁交鸣之声震碎虚空,月战化解了身后之击。 

“砰……”一脚重重地踢在了月战的小腹上,身形如大石般摔在了地上。 

这一脚是惊愕过来的易星所踢。 

月战虽然躲过了两人的第一轮攻击,但却没有占到丝毫便宜,那一剑、那一脚让他目前面临的形势更加严峻。 

灵空与易星并没有趁机对月战进行狙杀,他们只是冷冷地看着倒在地上的月战,面露嘲讽之意。 

灵空道:“老朽以为你有多厉害,原来只不过尔尔。” 

月战没有说话,以剑拄地,挣扎着从地上站了起来,脸上没有一点表情,只有惨淡的白色。他道:“少废话,来吧,直到你们杀死我的那一刻为止!” 

灵空冷冷一笑,道:“你既然想死,那老朽就送你一程,让你走得安息!” 

说话之间,他手中之剑脱手飞了出去,化作一道惊芒刺向月战。同时,他的身形化作一道幻影从原地消失,不知所踪。 

月战已经没有力气移身闪避,剑至眼前,只得侧身而闪,却不想这柄脱离灵空之手的利剑,突然转变运行的轨迹,转向从侧面横刺月战,似乎早已料到月战会有此反应。 

剑从月战左臂刺过,再次将月战刺伤,同时,灵空幻化的身影劈出一掌,重重击在了他的胸口。 

“噗……”月战倒退十数步,喷出了一口鲜血。 

灵空停了下来,冷冷地笑道:“老朽看你还能撑多久!”说罢,整个身形又化为一道虚影冲向月战,连续劈出了六十八掌,掌掌都劈在月战周身要害部位。 

月战重重摔在地上,连青石铺就的地面都撞出了一个大坑,一动不动,仿佛已经死去。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圣魔天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