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圣魔天子 >圣魔天子_第62节

圣魔天子_第62节

作者:龙人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0-31 20:13:12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5
朝阳眉头微皱,看着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月战,似乎感到有些不明白。 

灵空踢了月战一脚,月战身形高高飞起,又重重跌落,连褒姒从他身上落下也没有一点反应。 

他回头对易星道:“看来他已经死了。” 

易星有些不相信月战就这么容易便死去了,他走近月战,将月战的身子踢动,把仆地的身子翻了过来,他蹲下身形,将手指伸至月战的鼻端,已经没有一点气息呼出,随即他又一剑刺进月战的胸前,还是没有一点反应。 

他回头对灵空道:“看来我们是高估了他,他真的已经死了。” 

就在易星心神出现懈怠时,情况突变! 

“死去”的月战双眼突然睁开,左手以猝不及防之势,一下子掐住了易星的咽喉。 

与此同时,月战片刻不曾离开右手之剑从地面弹射而出,以开天劈地之势,卷起滚滚气浪,若怒矢般射向灵空。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剧变,谁都没有回过神来,谁都不敢相信,中了灵空六十八掌的月战应该是绝对不可能还有活着的机会的。 

灵空的六十八掌已经让月战五脏六腑移位,筋骨脱离,经脉震动,怎么还有活着的可能? 

但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此刻却偏偏发生了。 

连莫西多也大吃一惊! 

月战的剑此刻已经刺穿了灵空的胸膛,将其钉在墙上。与此同时,他的手已经掐断了易星的咽喉,带出了气管,鲜血喷得月战一头一脸。 

虽然易星不太相信月战这么容易死去,但他还是被骗了,这直接导致的结果便是失去了自己的生命。 

就在月战掐断易星咽喉的时候,他也似乎用尽了仅剩的一点力气,双膝颓然跪地。 

是的,月战在一开战之前就明白自己完全没有机会赢灵空与易星,故而他一直都在寻找着、等待着机会,他也知道这种机会惟一只会出现在灵空与易星大意、心神懈怠之时。他连受灵空的攻击,但却没有让灵空伤到致命的地方,诚然,那六十八掌已经震伤了他五脏六腑,致使他关节脱位,但他始终积蓄着最后一口真气,守护着自己的心脉,并且在关键的时候给予对手致命一击! 

当易星以为他死去,心神出现懈怠之时,月战知道自己所等待的机会终于到来了,在掐断易星咽喉的时候,他的剑也射向了灵空! 

但此刻的月战,也已经只有出的气,没有再进的气了。 

莫西多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出现这种结果,到底是灵空、易星的大意,还是他自己的大意? 

他看着跪在地上、已经不能够再动弹的月战,在佩服对方意志的同时,也不得不佩服他所拥有的足够的忍耐力与智慧。 

莫西多也不管月战能否听见他的话,心服口服地道:“我输……” 

正当莫西多准备认输的时候,突见一柄剑自墙上倒射向月战。 

那是月战的剑,是月战将灵空钉在墙上之剑。此时,它从墙上反射而出,射向了月战。 

那一剑并没有要灵空的命! 

而此时的月战一动不动,真的已经没有半丝力量可以避过倒射而至的剑。 

剑在咫尺,就在要将月战之命终结的一刹那—— 

“锵……”一片枯叶击中飞射之剑,并发出金铁交鸣之声,同时,有无以数计的树叶已从四面八方纷如雨下地射向莫西多、朝阳与灵空。 

而在这可以杀人的、漫天纷飞的树叶中间,一道人影飞驰而至,月战与褒姒也同时消失。 

莫西多挥掌劈出,将疾飞而至的树叶悉数震散,朝阳与灵空亦化去这万千树叶对两人的攻击。 

莫西多看着人影消失的方向,对着朝阳道:“现在该轮到你了,如果不能将褒姒带回,你就不要再回来见我!” 

朝阳也不答理,向人影消失的方向飞掠而去,眨眼即逝。 

灵空看了莫西多一眼,道:“老朽要替易星报仇,不杀死他,誓不罢休!” 

也不等莫西多答复,紧随朝阳而去…… 

您阅读的.小说.来至ωωω.3uww,còm

第二十章 交换身份  
朝阳离那道掳走褒姒与月战的人越来越近,显然,那人负着褒姒与月战,速度不可能有朝阳快。 

长长的街道很黑,没有一个人。 

随着离那人的越来越近,朝阳却有种奇怪的感觉,仿佛他追赶的人是自己,刚才那万千树叶也好像是他所为。 

他不知为何会有这种奇怪的感觉,但此时却不及细想。 

就在朝阳追近那人时,那人却突然改变了方向,朝一条巷道奔去。 

朝阳紧随而至。 

突然,那人停了下来,并回过头来,原来是经过改头换面的影子。 

朝阳也不由得停了下来,他心中又有些奇怪,虽然此人面孔陌生,却有种熟悉的感觉。而且,他发现自己是与对方同时停下来的,也就是说,对方的大脑发出“停”的指令时,自己与对方的身体就同时停了下来。 

影子朝朝阳一笑,道:“想要人么?” 

“是。”朝阳毫不犹豫地应道,接着又道:“你到底是谁?” 

“想知道我是谁么?问你自己好了。”影子道。 

“问我自己?”朝阳不解。 

“对,问你自己。” 

朝阳有些明白了,惊讶地道:“你就是我?”却又有些不明白影子的模样为何会变成这样,而且他还亲眼看到影子已经死去…… 

正当朝阳不解,暗自思忖之时,影子突然闪电般地出手,攻向朝阳。 

朝阳心神一怔,感到自己正攻向自己。 

也就在这时,影子封住了朝阳的穴位。 

朝阳道:“你想对我干什么?” 

影子一笑,道:“想要自己对‘自己’动手,这种感觉还真是让人感到怪怪的。” 

朝阳恍然大悟,道:“原来你刚才暴露自己的身分就是为了趁我注意力不集中之时对我动手,你好阴险!” 

影子毫不介意地道:“你这是骂我,还是骂你自己?没有谁比自己更明白自己心里想要做些什么,我只是知道‘自己’刚才心神不集中。” 

朝阳会意地一笑,似能明白影子刚才心中的体会,道:“我现在不想知道你怎么没有死,只是想问你为何将我引至此处,到底想干什么?” 

影子诡秘地道:“你猜呢?” 

朝阳想了想,然后道:“原来你是想与我交换身分。” 

影子指了一下朝阳的头,道:“看来你的脑袋还不笨嘛,全答对。” 

朝阳一笑道:“你这是骂我,还是骂你自己?” 

影子道:“看来你一点都不想吃亏,刚才说给你的,你现在又送给我。” 

“彼此彼此。”朝阳毫不谦让地道。 

这时,影子放下月战与褒姒,走近朝阳,便开始脱他的衣服。 

朝阳感到十分的不自在,道:“你不要脱我的衣服行不行?我怎么感觉到自己像个同性恋!” 

“你少废话,不脱你的衣服,我怎么可以变成你?”影子没好气地道。 

“那你解开我的穴道,让我自己脱。”朝阳道。 

“你以为我像你那么笨?若替你解开穴道,你还会让我换成你的身分?对了,你现在不要妄图冲开穴道,否则,我要给你苦头吃。”影子边脱边说道,很快便脱下了朝阳的外套,接着便要去脱朝阳的裤子。 

朝阳道:“这都给你看出来了,看来我是没法逃出你的手掌心了。” 

“那自是当然。”影子边脱朝阳的裤子边道。 

朝阳看着影子的脸,道:“你怎么把自己变成了这付德性?难看死了!” 

“你以为我愿意啊?都是别人弄的。” 

“谁?”朝阳问道。 

“说你聪明,你又变笨了,我会回答你这个问题吗?”影子骂道。 

“只不过问问,用得着这么骂我么?”朝阳道。 

“你不用动什么歪脑筋,你心里想什么,我一清二楚。你总想趁我不注意时说漏嘴,告诉你,趁早别做这个梦!”影子道。 

“那也是,换成是我也不会发生这种事。”这时,朝阳的耳根动了一下,他听到了破空之声越来越近,知道是灵空来了,道:“你快些行不行?别人看到了还真以为我们是同性恋。” 

影子自然也听到了破空之声,匆忙将从朝阳身上脱下的衣服裤子换上,然后将朝阳、褒姒与月战抱到一个黑暗的角落,并用旁边刚好有的一堆柴盖住。万事大吉,影子正欲走出这条巷道时,朝阳提醒道:“别忘了你自己的德性,那灵空可不曾记得我长得这么丑。” 

影子笑道:“差一点还给忘了。” 

他记得圣摩特五世给他施魔法时的咒语和手法,而且自从魔族圣主传给他魔法武技后,这些小小的魔法当然不在他的话下,当下便把自己变回原来的模样。 

当影子佯装飞掠出这条巷道时,正好撞上随后赶至的灵空。 

灵空由于被月战的剑刺穿胸膛,故而动作有些慢了,单以影子或是朝阳现在所拥有的修为,并不比灵空差多少,故而拉开了如此长的距离。 

况且,来自魔族圣主的武技魔法,自是比一般的功夫在同等修为的基础上发挥更能自如。 

灵空冷冷地道:“有没有追到?” 

影子并不买账,同样冷冷地道:“如果追到,还用在此跟你废话么?” 

灵空怒视着影子,道:“你竟然敢与老夫如此说话?” 

影子毫不示弱地道:“那请问灵空先生觉得我应该如何说话?还烦你指教在下一二。” 

灵空冷哼一声,道:“老夫现在可没有功夫理会你。” 

说罢,便欲施展身法朝前追去,刚刚向前掠去不到一米,却又停了下来,道:“你可别忘了三皇子所说之话,若是不能找到他们,恐怕你就不能见到明天的太阳了。” 

影子道:“你放心,我决不会像某些人一样,连同伴都被人给杀了,而他自己也差点丢了命!” 

“你……”灵空气得满脸通红,却又不得不忍下,以目前的形势,绝对不是解决这种私人恩怨的时候,“哼!”灵空又冷哼了一声,道:“老夫今天不与你计较!” 

说罢,展开身法,疾追而去,只在夜空留下一串虚影。 

在追赶出来这么短的时间内,灵空的伤似乎已经完好如初了,影子不得不佩服这个人的修为。 

不过,影子知道,灵空是不会再回转来的,刚才自己以言语相激,他还不拼了老命要找到那个救走褒姒与月战之人?事实上他又怎么会知道自己便是那个救走他们的人呢? 

想到此处,影子不由得笑了,如此一个捉迷藏的游戏,确实有趣。 

△△△△△△△△△ 

影子将朝阳与褒姒、月战带到了一座破旧的老宅,这老宅到处都是蛛网,灰尘堆满桌面,老鼠四处乱蹿。 

朝阳道:“喂,你将我带到这个鬼地方干嘛?这里哪是人住的地方?” 

影子道:“你就知足吧,好不容易找到这样一个落脚的地方,没有把你送到猪圈里去已经是对你十分客气了。” 

“你不用如此刻薄吧?”朝阳夸张地道。 

“刻薄?这也叫刻薄?谁叫你冒充我,我没有将你杀了已经够给你面子了!”影子道。 

“说到这里,还不知到底是谁在冒充谁呢,你要杀我,我还要杀你呢!”朝阳有些气忿地道,好好的一个人,却莫名其妙地变成了两个人,叫他怎能不生气? 

当然,朝阳并不知道自己是那被魔法复制的灵魂,是一个复制品。 

影子并不想点破,道:“好了,现在这个问题再怎么说也是说不清楚。” 

朝阳道:“那你说,你现在到底想干什么?你别想骗我,我知道今晚你早就出现在了三皇子府,肯定有什么目的!” 

“当然是有目的的,你以为我是凉快、好玩啊?我去三皇子府就是为了找你,没想到却发现褒姒潜进了莫西多的房子……后来的事情你全清楚。”影子道。 

“你找我有什么目的?”朝阳道。 

“你不要戒备心如此重好不好?一开口就是‘什么目的’的,让人受不了。”影子抱怨道。 

“那好,你找我有什么事情?”朝阳换了一种说法。 

影子不回答他的问题,也不再与之计较,他走近月战和褒姒,探了探两人的脉象,褒姒精神涣散,除需要一段时间调养外,其它一切还好,只是月战脉象的跳动已经是若有若无,微弱得几乎不可察,情况十分严重。 

影子赶紧用手抵住月战的背心,渡了一口真气,护住他的心脉不死,却没有办法救他。 

朝阳见影子如此,也没有再缠着问下去,只是道:“此刻要是艾娜在就好了,她一定有办法将月战救活。” 

影子道:“跟我想的一模一样,可现在不是时候,只有等待明天回复了莫西多之后再去找艾娜,希望他能够撑到那个时候。” 

说完,影子调头走向朝阳道:“你不是想知道我找你干什么吗?” 

“如果你不愿意说就算了,我不会强求你的。”朝阳说道。 

“你不用装乖了,你心里怎么想的我怎会不知道?我只是想说,我们现在只是别人游戏里的两颗棋子,任人控制。惟一可以依靠的只有我们自己,我只是希望我们两人能够合力一起,找出背后到底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圣魔天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