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圣魔天子 >圣魔天子_第63节

圣魔天子_第63节

作者:龙人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0-31 20:13:17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5
是谁在操控着我们,我们的命运是绝对不能落在别人手里的!”影子眼中充满了坚毅决然之色,双手关节咯吱作响。 

朝阳也一脸肃穆,道:“你这话是真的吗?” 

“你以为我现在还会说假话?”影子反问道。 

“你信任我?” 

“除了我自己,我不知道还能够信任谁,所以就只好找你了。”影子道。 

“看来你并非真心想与我合作,而只是无奈之举。”朝阳一笑,说道。 

“也可以这么说,因为我不能肯定你与我之间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微妙关系,这种关系是建立在怎样的一种基础上,值不值得信赖。抑或,你我本就是天生的死敌。”影子道。 

“‘天生的死敌’?”朝阳体味着这句话,然后道:“说得好,我很喜欢这句话,也喜欢‘天生死敌’这种关系。我相信,最好的敌人,也是最佳的合作伙伴,我答应与你合作。” 

影子淡淡一笑,拍了拍朝阳的肩膀,道:“看来我们还是有着足够的默契的,而且目标一致!” 

朝阳道:“不过,有一件事情我还是觉得不太明白。” 

“什么事?” 

“为什么你死了之后,又活了过来?我亲眼看到你的心脏已经脱出体内!” 

“你很想知道吗?” 

“是的,你必须表示你的诚意。”朝阳道。 

“那好,那我就告诉你,这是歌盈与圣摩特五世共同设下的一个计谋,其目的是让莫西多相信我死了,然后好暗中行动。”影子道。 

朝阳想了想,道:“看来圣摩特五世也不是什么好鸟。”眼中却透出一种恨意。 

“不错,他不是什么好鸟,但整个幻魔大陆有谁是好鸟?没有!包括影都一直在骗我们,把我们骗到了这里!”影子道。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把所有人都杀死!”朝阳眼中充满杀意地道。 

影子听得心中一怔,刚才只不过是自己无意中的一句话,却引起了这个复制的“自己”如此的反应,第一次感到了两人之间的不同,似乎自己身上一直压抑、隐藏的恨意,在复制的“自己”身上却明显地表露出来。 

朝阳看着影子怔怔出神的样子,奇问道:“你怎么啦?” 

影子回过神来,忙道:“没……没什么,只是想起了别的事情而已。” 

朝阳看了影子一眼,也不介意,只是随便地道:“看来你又不老实了,别忘了,你心里有着什么样的想法我是知道的。” 

影子讪然一笑,片刻,他道:“有一件事情想从你这里得到证实。” 

“什么事情?”朝阳看着影子一本正经的样子,不由得特别留了心。 

影子话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转而道:“对了,你还没告诉我有关你与莫西多这些天所发生的事情呢?” 

朝阳狐疑地看着影子半天,道:“看来我们的合作是进行不下去了,事情还没开始,你就不能够坦诚相待,叫我怎能相信你?” 

影子道:“我只是觉得若说出来了,怕不好意思。” 

“是吗?”朝阳冷冷一笑。 

影子看着朝阳的模样,道:“好吧,既然你一定想要我说,那我就不妨说出来,其实我是想问你有没有杀死过法诗蔺?” 

朝阳听得一怔,道:“难道不是你杀的么?你怎么怀疑到我头上了?”样子看上去十分慎重,他记得是自己那晚与法诗蔺谈完话后,又回来,却发现法诗蔺倒在血泊中,奄奄一息。然后,他便抱着法诗蔺狂奔到了城外。还记得遇到了惊天,把自己的心交给了歌盈。最后,他不明白自己怎么又完好无损地回到了皇城中,直到看到法诗蔺完好无恙才安心。 

影子觉得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蹊跷,于是将自己同样的经历讲给朝阳听,只是其中少了两个环节:一是他事先没有与法诗蔺有过谈话,当他出现时,法诗蔺已经倒在了血泊中;二是他没有出现在皇城内,当他醒过来的时候,则是出现在皇宫中,而且是今晚之事。 

而问题就应该出现在这两个环节当中,有人在这当中做了手脚。可以肯定的是,只有一个人经历过这件事,而另一个有的,则是经历之人同样的记忆,是谁把记忆从一个人的脑海中同样转移到另一个人的脑袋中呢? 

朝阳似乎有些明白了,这两个多余的环节都与他有关,一定是莫西多在这两个环节中对他做了手脚,让他失去了自己的意志。他记得当晚在与法诗蔺谈话,却又不知不觉地看到了法诗蔺倒在血泊中,这中间有一段是记忆的空白,这个空白很可能是莫西多所为。照此说来,自己所拥有的这些记忆也是被移植过来的。 

无怪乎自己的心会无缘无故地被莫西多控制,不能自已。 

想到此处,朝阳可怕意识到事情的可怕,此事有极大的可能是自己在无意识的时候杀死法诗蔺的! 

朝阳不由得身体一阵震颤,这得出的结果是如此让他感到害怕,他竟然会亲手杀死自己所爱之人! 

影子能够明白朝阳心中所想,他解开了朝阳被制的穴道,安慰道:“我知道,这不是你所愿的。为了使你不再受控于莫西多,所以我才要与你换一个身分,这样对你对我都有好处。” 

朝阳自嘲地一笑,然后仿若没事般地道:“没想到你替我想得如此周到。说吧,我们现在该怎样做?” 

影子道:“你首先得告诉我,莫西多是怎样对你进行控制的?” 

朝阳道:“其实我也不太清楚,上次当我对他进行进攻的时候,我感到自己的心‘砰……’地一声,像爆炸般地碎裂,浑身没有一点力气……” 

△△△△△△△△△ 

影子带着昏迷不醒的褒姒回到了三皇子府。 

连他们自己都无法区分彼此,莫西多自然也无法知道站在面前的影子是他送给圣摩特五世的“礼物”,而并非是他用影子的灵魂复制出来的朝阳。 

莫西多看了一眼褒姒,复又望向影子,道:“月战呢?” 

影子道:“你要我带回的只是褒姒公主。” 

莫西多一声冷笑,道:“皇兄的性格还是这般硬冷,那你可知那人是谁?” 

影子道:“我并不认识他,我看到的只是一张陌生的面孔。” 

“你在骗我!”莫西多利目逼视着影子的眼睛。 

影子心中一阵冷笑,这等伎俩根本就不能奈他何。他道:“既然你以为我在骗你,那我就在骗你好了。我无须向你解释什么,也没有必要向你作任何解释,我所要做的只是将褒姒公主带回。” 

莫西多冷哼道:“一个人若太自以为是了,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别忘了,你现在只是替我办事的一条狗!” 

影子道:“狗也有权选择什么时候叫,什么时候不叫,并不一定时时刻刻都要摇尾乞怜!” 

莫西多知道从嘴上根本就占不到什么便宜,再问下去也是白问,只得强忍下这口怒气,然后道:“灵空不是紧随之后么?怎么不见他与你一起回来?” 

影子道:“在找到褒姒公主之前,我碰到过他,但我并没有与他一起寻找,所以他的下落我并不知晓。” 

“那你又是怎么找到褒姒的?”莫西多问道。 

影子在回来之前早已想好了应对策略,道:“当我在追赶那救走褒姒公主之人的时候,他突然在我眼前消失了,我还以为有人接应,已经逃脱,当我仔细回头寻找的时候,却在一座破旧废弃的老宅里找到了那人。” 

“于是你们战了起来?”莫西多道。 

“是的。” 

“你赢了?” 

“我只知道我应该带回褒姒公主,并没有与他纠缠下去。”影子道。 

莫西多无法肯定影子所说的到底有多少是真话,他没有再问下去,只是走近褒姒,蹲下身子,将褒姒宁死都不肯放弃的左手掰开,取出了装着紫晶之心的锦盒,掀开了盒盖。 

整间房屋顿时弥漫着一片紫霞之光,他望着紫晶之心道:“我想你是没有看这颗紫晶之心的。” 

影子没有出声。 

莫西多转而望向影子,道:“你知道褒姒盗取这颗紫晶之心是为了谁吗?” 

影子道:“我想不至于是为了我吧?” 

莫西多又回望着紫晶之心,淡淡地道:“你说的没错,褒姒之所以答应嫁于我,其目的就是为了得到紫晶之心。然后,她便会成为你的妻子,圣魔大帝转世之身的妻子。而你就是拥有天脉的圣魔大帝转世之身!” 

影子心中听得一惊,他早已料到莫西多知道他体内藏有天脉之事,却没想到褒姒用心良苦,不畏涉险舍身,竟然是为了他。但影子的脸看上去依然很平静,他淡淡地道:“你不是在开玩笑吧?你的话只能让我觉得是在听一个美好的童话故事。” 

莫西多淡淡一笑,道:“是否童话故事,你自己心里应该很清楚。也许,我真的只是说说玩玩而已。” 

“既然如此,那我就当作没有听到你刚才所说的这些话。我从不习惯被人强抓硬扯地与女人联系在一起!”影子冷冷地道。 

确实,因为他体内所谓的天脉,已经有太多莫名其妙的事情发生在他身上,他实在不愿意因为莫西多的这些话,又将褒姒牵扯到自己身上来。 

莫西多似乎明白影子的心里所想,道:“有些事情来了,躲是躲不掉的。只是,我想对你说的是,无论是你,还是在你身上发生的任何事,都无法逃脱出我的视线!” 

影子冷冷一笑道:“我现在不是正受你控制么?你似乎总是在提防着我,这只是让我看到不自信的你!” 

莫西多顿时感到被影子扇了一记耳光,的确,每每在面对影子的时候,他的心里是没有充足的自信的。他总是用言语强调着影子被自己控制,提醒着影子的处境,其实,他的内心深处总是隐隐担心着什么。 

影子又道:“如果你没有什么事的话,我还是先行退下,不耽误你的时间。” 

这时,灵空两手空空地赶了回来,他的双眼含着无处发泄的愤怒之火,刚好与转身欲走的影子撞个满怀。 

影子是故意撞灵空的,他冷嘲热讽道:“灵空先生似乎什么事情都风风火火,难道是掉了什么东西,而在急于寻找么?” 

灵空当然看出影子是在故意撞他,本欲发作,但看到躺在一张座位上、失去知觉的褒姒,转而厉目逼视着影子,道:“你找到了他们?” 

影子一笑,道:“灵空先生不是已经看到了么?” 

“那么他呢?”灵空急忙问道。 

“你说的是那个杀死易星先生之人吧?”影子不疾不徐地道。 

“对,就是他!”灵空应道,也顾不得影子话中带着的讽刺之意。 

影子又是一笑,道:“灵空先生不是自视甚高么?何来问我这一末流晚辈?” 

说完,绕过灵空,洒脱离去。 

灵空何曾受过这等侮辱?又加同伴易星被杀无处报仇,胸中压抑的怒火顷刻间如火山般爆发出来,他的手猛地探出,空气顿时发出无数“噼啪……”的爆炸之声。 

一股魔异化的力量顿使整个虚空中的因子发生质化的裂变,而被质化裂变的因子竟然产生了一种有异于自然界平时所存在的力量。这种力量并非由灵空将出之手直接产生,而是由于他手的魔异化力量使空气产生力量,间接攻向影子。这种攻击的可怕之处就在于是空气在对影子发动攻击,而并非施功的人。 

影子全身每一处肌肤都置身于“空气”的攻击之中,无迹可寻。影子心中顿时产生一种束手无策的悲哀,没有方向感。 

这,就是灵空为何被称为魔异化人的真正意义所在。 

“砰砰砰……”无以计数的、充满毁灭性力量的拳头击在了影子身上。 

影子重重地跌在了地上,以他为中心方圆三丈内的青石地板悉数碎裂。 

硝烟弥漫,乱石飞溅。 

灵空冷哼一声,道:“如此不济,竟敢在老夫面前出言不逊!” 

莫西多也颇感诧异影子为何如此不济,在他的想象中,面对魔异化力量的攻击,影子的修为也不至于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片刻,硝烟散尽,影子却以手撑地,踉踉跄跄地站了起来。他拭去嘴角溢出的血丝,面对着灵空冷冷一笑,道:“刚才灵空先生总共击出了一百二十八拳,拳拳致命,而我却没有死,是不是令灵空先生很失望?”说完,连头也不回地离去了。 

《圣魔天子》卷三终 

您阅读的.小说.来至ωωω.3uww,còm

第一章 赢得先机 
灵空心中感到极大的震惊,刚才那一轮攻击是含愤而发,其破坏力比攻向月战时整整提升了一倍,而对方却没有死,并且可以站立离开。 

灵空不由得目瞪口呆,眼看着影子离去,他实在有些无法相信这是事实。 

莫西多想的则是影子为何故意逼灵空出手?而且没有还手,他想了各种解释,却找不到一个可以让自己相信的答案。 

影子故意逼灵空出手是为了完全了解灵空所拥有的实力,更为了震慑灵空。 

诚然,灵空的修为要比影子高出一筹,影子既然想从莫西多这里得到自己想知道的东西,自然免不了要与灵空发生冲突,故而,他必须先在灵空心里种下不可揣测的一种感觉,为今后两人之间所不可避免发生的冲突赢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圣魔天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