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圣魔天子 > 圣魔天子_第71节

圣魔天子_第71节

作者:龙人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1-04 09:27:00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2:31
是有一件事情与诸位商量一下,而且是与诸位有益的事情,并无任何恶意。” 

四人哪还听不出莫西多话中的意思?无非是想让他们背叛天衣,站在他那一边。昨天五名督察之死,还不都是拜莫西多所赐! 

西区督察矢一冷声道:“如果三皇子是为了让我们背叛天衣大人,我看三皇子殿下是找错了对象,我们与天衣大人出生入死,情同手足,况且天衣大人对我们有知遇之恩,我们是绝对不会背叛天衣大人的!” 

说话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莫西多忽然想起什么似地道:“对了,矢一督察,听说你老父染疾在床多年,我已经请了帝都最好的医生去看他。我来之前,他还托我传言给你,叫你不用担心,好好当差。” 

“你……”矢一气得跳了起来,一拳击在桌面上,将整张桌子的一半击得粉碎。 

莫西多拍了拍手道:“脾气好,功夫也好,真是难得的猛将,天衣有你们相助,真是有福了。不过,若是你们跟了我,将会得到从天衣那里永远都得不到的权力与财富。”顿了一顿,接着又道:“顺便转告南区督察欧待和北区督察冰河,你们的家人都托本皇子向你们问好,让你们不用担心他们。现在你们都好好考虑一下,本皇子需要你们在极短的时间内给我答复!” 

四人都无语,一边是至亲的亲人,一边是有知遇之恩的天衣和军人的职责道义,两边都很重要,都不能轻易舍弃。 

为何人总是要面对着这种难以取舍的抉择呢? 

莫西多满含笑意,很悠然地为自己斟茶,喝了一口,赞道:“没想到军营里的茶水竟是如此美味,看来今后要多来几趟了。” 

这时,西区督察矢一大喝一声道:“你们还考虑什么,就算舍弃了亲人又怎样?难道我们要一辈子都背上背信弃义的罪名?天衣大人的知遇之恩我们姑且不说,身为云霓古国的军人,早就应该做好为云霓古国牺牲的准备,就算是自己的亲人也是一样,就算他们因此而死,也是光荣的,死而无憾!” 

其他三名督察低着无语的头,这时也都抬了起来,是的,他们绝对不能做出背叛国家之事,就算家人牺牲也是光荣的!昨天死去的五名督察也都是有罪的吗?他们不都毫无怨言地自刎了吗?天衣手下之人,绝对没有贪生怕死之辈! 

四人同时站了起来,八道坚毅的目光同时射向莫西多,矢一道:“三皇子如果想拿我们的家人作要挟,我想你是打错了算盘,我们绝对是不会为了自己和家人的性命而向你屈服的!” 

莫西多将手中的那杯茶喝完,然后道:“好,很好,我给了你们一次机会,但你们却不懂得珍惜,我也算是做到仁至义尽了。现在,你们就用你们手中的刀来跟本皇子说话吧!” 

说完,莫西多手中的杯子飞了出去。 

西区督察矢一拔刀疾砍! 

茶杯破碎,白瓷飞溅。 

而莫西多却从他们眼前消失,待他们再转眼寻找莫西多的身形时,他们的心脏部位出现了一个很大的黑洞,没有终点……却看到了一对诡异的闪着幽蓝之光的眼睛…… 

第七章 人魔异化 
三皇子府的刀光剑影已经耀满了夜空,双方的纠缠从刀光剑影和金铁交鸣之声、惨叫之声发出的颤栗来看,似乎已经发展到了白热化的阶段。 

残空回头看了月战一眼,道:“时机似乎已经到了。” 

月战点了点头,飞身掠向三皇子府。 

残空随后而至。 

月战双脚甫一落地,便如风般从交战者中间穿过,待那些人明白过来,他却已经消失。 

可当他们再次开战的时候,残空又一闪而过,再次将他们的交战错开。 

当月战的脚步最终停下来的时候,他已经来到预先探知好的、关押褒姒的房间门前。 

门,就在眼前,但他并没有去推。 

杀气已经侵满他所在的每一寸空间,极为浓烈,似水般化不开。 

似乎有人早已算计好,在等待着他的到来。 

果然,房间传来灵空的声音,道:“你终于来了,我已经等你很久了。” 

残空这时亦站在了房门前。 

月战依然用那木然的声音对残空道:“这个人交给你!” 

残空点了点头。 

月战将门推开,一道惊电从黑暗的房间内标射而出。 

月战侧身闪避,而残空却首先跃入房中。 

“锵……”一声刺耳的金铁交鸣之声震碎虚空。 

残空从房间里又退了出来。 

门,重新关上,门口站着的是灵空。 

灵空颇为讶然地道:“你是谁?” 

从刚才的仓促交手之中,灵空已经试探出了残空决非一般人的修为,而就残空的年龄来看,他又很难相信刚才与自己交手的是残空。 

残空冷笑一声道:“你是不是怕了?” 

“怕?”灵空冷哼一声道:“我的对手不是你,而是他!”他的剑直指月战。 

残空道:“要想成为他的对手,你必须先成为我的对手。” 

灵空不屑地道:“老夫对你并不感兴趣,他杀了易星,老夫必须用他的头颅,以祭老夫之友在天之灵!” 

残空道:“连你的朋友都不是他的对手,我想你也好不到哪里去。一个人最重要的是有自知之明,否则连怎么死的也可能并不清楚。” 

“哈哈哈……”灵空狂笑道:“还用你一个黄口小儿来教训老夫么?你也不问问老夫是谁,老夫何曾怕过什么人?” 

残空道:“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但我知道你并不是一个聪明人,就算再虚活百岁,恐怕也只是枉然。这样的人,人人可以教训。” 

“好一个人人可以教训,如此狂妄,就让老夫先看看你到底有多少斤两,再为易星报仇!”灵空实在是气得厉害,哇哇大叫道。 

残空微微一笑,道:“说你不够聪明,你还真是笨,三言两语就把你气成这样,看来你已不配成为我的对手!” 

灵空知道自己中了残空的激将之计,但事已至此,他必须先解决残空再说。出道至今,一百多年的阅历,他还没有受过如此羞辱。 

中了一个人的激将之法,引发心绪不能冷静并非一件好事,但也没有绝对的说是一件坏事,世界万物都是因人因事而变的。 

灵空是一个人,一个魔异化的人,这种人往往需要的并不是冷静,魔异化的形成需要一个人心绪产生极大的波动,甚至是怒海狂涛,绝对不能容忍的是冷静。 

残空的激将之法是灵空心中正热切盼望的。 

隐隐的黑气从灵空的身上散发,他的嘴角露出阴邪的笑意,手中之剑更是如在炼炉中煅烧的黑铁,黑中带着诡异的红。 

残空心中隐隐感到了一种不妥,他心中的剑似乎有些躁动。 

而就在这时,灵空的剑完全占据了残空视线所及的全部,如同一个燃烧着红黑烈焰的光团,在残空眼中不断扩大,刹那之间已经将残空完全包裹其中。 

整个被包裹的空间炽热无比,更有一种所有空气被燃烧殆尽之感,与外界形成隔绝的真空地带。 

谁也没有想到灵空刚出剑竟是如此狂野,仿佛就是他遭受刺激所产生的狂暴波动的情绪。这一剑又仿佛是这狂暴情绪的一种变异,透着一种让人晕眩的魔力,让人感到心灵的迷失。 

谁也不曾想到一剑竟会有这种效果。 

然而,当这不断扩张的红黑光团将这魔异化的力量演绎得如火如荼之时,一道寒芒从气团中间闪过,光团顿时被撕裂成两半,残空从光团中飞窜而出,同时自左手食指内射出一道冰蓝色的剑脉,迅如夜空中的流星奔向灵空。 

灵空大骇,手腕急转,剑锋回收。 

“锵……”冰蓝色的剑脉射在了灵空急时回收的剑刃上。 

灵空身形不自然地倒退了两大步,骇然道:“你与不败天是什么关系?” 

残空飘然落地,冷笑一声道:“你怕了?” 

“你是不败天的后人?”灵空陡然间似乎明白了过来。 

残空道:“既然你知道了,看来我们今天只能有一个人能够生存下来了!” 

残空说完,身上的杀气陡然暴长!他绝对不能让灵空认识到自己的身分而连累暗云剑派。是以,无名指一伸,又一道黑色的剑脉破空射出。其破空之势,如同将虚空燃烧。 

灵空不敢有丝毫怠慢,手中之剑飞速舞动,旋成一道气流漩涡,欲抵挡残空射出的第二道黑色剑脉。 

但黑色剑脉撞到灵空舞成的气流漩涡时折射变势,从地面弹射向灵空,其速竟然丝毫不受方向改变的影响。 

“嗤……”灵空左手臂被黑色剑脉射中,散发出皮肉烧焦后难闻的气味。 

残空出手,灵空接连受挫,完全打乱了他的心神。 

原来昔日灵空、易星叱咤幻魔大陆时,曾与不败天有过一战。虽然两方最终没有分出胜负,但灵空与易星却不敢再犯云霓古国,原因就是不败天使出的“五指剑脉”让他们防不胜防,无从捉摸。现在残空使出“五指剑脉”,又仿佛让灵空眼前重现昔日受挫于不败天的一幕,总能让他不惊? 

五指剑脉是以人的五指经脉练气而形成的剑脉,每道剑脉有着不同的颜色,分别为赤红、幽黑、冰蓝、乳白及紫艳。五道剑指虽然有不同的颜色,但随着修为的深浅,相互之间却可相融,若是两道剑脉象融,其杀伤力则远远胜于一道纯粹的剑脉,达到两倍有余,以此类推,若是五道剑脉象融,则能幻化出完全不受空间限制的“六脉破天”,其杀伤力完全可以用“毁天灭地”来形容。当然,这只是不败天晚年提出的一个概念,并没有人亲眼看到不败天使出“六脉破天”,就算是在面对最强悍的敌人时,不败天也只是做到四脉象融。当他使出“四脉象融”的时候已经是天地变色,杀人无形!这也许就是不败天晚年又为何留给暗云剑派“大败”两个字的原因。 

现在,残空仅仅使出两道纯粹的剑脉就已让灵空没有还手之力,这便说明了“五指剑脉”的可怕之处。 

就在灵空震动的心神还未回复过来之时,残空第三道赤红剑脉已经如疾电般射出! 

而这时,月战推开了房门,走进了褒姒所在的房间。 

与外面的激战喧闹相比,房间里显得很静,很黑,仿佛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借着外面偶尔透过窗户闪进的剑光,月战看到床上正安静地躺着一个人。 

月战一步一步地向床上靠近,他的脚步很均匀缓慢。 

房间里除了安静之外,似乎并没有什么异样,这与月战当初估计的似乎有所出入,这种悄无声息的静,在他看来似乎是不应该的。莫西多绝对不会对褒姒公主的防守如此松懈,因为褒姒公主关系到莫西多整个事情的成败! 

但此刻,房间里偏偏是如此的寂静。 

月战的心很紧张,以他的修为竟然感觉不到任何潜藏的危机,这不能不说是一件极为不可思议的事,连莫西多在他面前,他也不曾有过丝毫的紧张之感。这潜藏在房间内的人到底是谁呢?这人竟然比莫西多还要可怕? 

虽然月战什么都没有感觉到,但他坚信有着这样一个人的存在,这是直觉告诉他的。 

月战离床上躺着的褒姒越来越近,而潜藏着的人还是没有一点反应。 

月战的脚步丝毫都没有停下来,他仍在向床上的人靠近。 您阅读的.小说来自ωωω,UМDtxt.còm

终于,他看到了褒姒安静的脸,伸出了手,欲将床上的褒姒抱起。 

而出乎意料的是,竟然没有任何事情发生,与外面激战的喧闹相比,房间里还是那般安静。 

月战虽然感到十分不解,但此刻的他并没有多想,他必须带着褒姒尽快离开这里,离开这个充满诡异的房间,他也没有心思再去理睬紫晶之心。 

他抱着褒姒,如飞一般向房间外冲去。 

此时,灵空已经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以他百余年的修为,他绝对不相信不能奈何残空。况且,今日的他已经不再是昔日对阵不败天的灵空,就算此刻面对不败天本人,他也不见得一定会输。是以,调整心态后的灵空在闪过残空一道乳白色剑脉的袭击之后,瞧准时机,手中之剑化巧为拙,长剑挥出。 

天地之间陡地一片肃杀,长剑撕破层层气浪,疾如流星,又如决堤而泄的洪水,一片白芒完全将残空掩盖,剑气透体而过。 

残空抽身而退,却已毫无退路。 

而在这时,灵空的右手已猛地挥出,空气顿时发出无数“噼啪……”的爆炸之声。 

一股魔异化的力量顿使整个虚空中的因子发生质化的裂变,被质化裂变的因子又产生了一种有异于自然界中所存在的力量。 

发生质变的空气融入到那挥出的霸绝无伦的剑势之中,使剑势又产生了不可捉摸、神鬼莫测的变化,剑势遍及虚空中的每一寸空间。 

天地倒转,如同变成了两个世界。 

灵空将自己充满魔异化的力量与他挥出的剑势进行了彻底的融合,这是比灵空对影子挥出的拳势更要霸烈、更要凶猛、更不能揣测的攻击! 

灵空此击意在将残空一举击灭,所以才有这令人惊骇万分的攻击。 

残空感到自己已经动弹不得,但他的心却被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圣魔天子】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