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圣魔天子 >圣魔天子_第74节

圣魔天子_第74节

作者:龙人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1-04 09:27:08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6:22
最漂亮的。今晚,我要将圣魔大帝用自己的心和九天的云霞炼化而成的紫晶之心亲自戴在你的脖子上,到那时,我要天下所有的女人都嫉妒你!” 

褒姒拿开了莫西多的手,骄傲地道:“是的,我要天下所有的女人都嫉妒我!” 

莫西多一笑,道:“而这些,只有我才能给你,离开了我,你什么都不是。” 

褒姒望着莫西多,似笑非笑地道:“是吗?” 

莫西多从怀中拿出一枚金币,道:“就像那个保护你的木头似的人,从赌约一开始就注定会输给我,我从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 

褒姒道:“他的确输给了你,但你真的要依靠他去杀你的父皇?你认为月战能够杀死圣摩特五世吗?” 

莫西多轻笑一声,毫不在意地道:“也许吧,谁知道呢?当时这句话也不过是我一时兴起,随便说说而已,他能不能帮我杀死我那亲爱的父皇,对我来说,并没有多大实际的意义。” 

褒姒道:“那你为什么要进行那个赌约?” 

莫西多道:“难道任何事情都要理由吗?我只知道我昨晚的心情很好,心情好的时候,往往会做出连自己都觉得没有理由的事情,你不觉得人有时候需要这样,生活才有意义吗?” 

褒姒道:“是的,你的话没有错,但那决不是你,依你的性格,决不会做没有来由、一时兴起之事!” 

莫西多望着褒姒的脸,伸手在她滑嫩的脸上轻轻滑过,道:“没想到公主竟是如此了解我,不过告诉你也无妨,月战一定可以杀死我那亲爱的父皇,因为我要你和西罗帝国永远地与我在一起!” 

褒姒听得一惊,原来莫西多是要造成月战杀死圣摩特五世的事实,让西罗帝国也搅入这件事情当中,脱离不了干系,从而不得不与莫西多站在一起。因为别人会认为,月战杀死圣摩特五世只是一个信号,正是有了西罗帝国在背后的支持,莫西多才可以如此肆无忌惮地篡夺皇位!此招可谓阴险之极。 

褒姒道:“原来你早已经设计好了。” 

莫西多道:“我是从不会放过从我身边走过的任何一次机会的,无论是谁!” 

褒姒冷笑一声,道:“你以为自己真的能够把握住每一件事情么?没有人可以说这样的话!” 

莫西多充满自信地道:“因为这是我导演的一幕戏,我是这幕戏的主宰,我可以决定每一件事的发展,我可以决定每一个人的生死。任何人和任何事都得听我的!” 

褒姒道:“这是我听到的世界上最大的笑话了,不过我相信,很快就有人会打自己的嘴巴,也许就在今晚!” 

莫西多毫不介意,道:“是吗?” 

褒姒看着莫西多充满自信的样子,心里显得忐忑不安。她知道,以莫西多这般性格谨慎之人,没有十足的把握,是不会说出这样的话的。 

△△△△△△△△△ 

云霓古国皇城外,暗暗潜回的两千铁甲骑士隐藏在离皇城三里处的树林里。 

怒哈大将军之子伊雷斯与陨星图望着天上即将西斜的太阳。 

伊雷斯道:“怎么今天的时间过得这么慢啊?” 

陨星图道:“是少帅的心太急了。” 

伊雷斯并不否认,道:“我的心是太急了些,从早晨到现在,我的心没有片刻的安宁过,总盼望天快些黑下来,然后冲进皇城,大喝一声,将那八千禁军杀他个片甲不留!那样岂不是大快人心?老呆在这个树林里,真让人难受死了。” 

陨星图一笑,并没有像以往那样责备伊雷斯,叹息道:“是啊,我的心也与少帅一样急,盼望着这太阳能够快些下山,然后杀进城去,为大将军攻下这举足轻重的帝都!” 

伊雷斯望着陨星图问道:“如果我们成功攻下皇城,杀死圣摩特五世,但还有莫西多的存在,我们所做的一切岂不是都便宜了他?” 

陨星图含笑道:“不会的,大将军这些年励精图治,为的就是今天的到来,又岂会将胜利的果实轻易送给别人?我们这两千铁甲骑兵只不过是一队先锋军,边塞的五十万大军已经向皇城这边进发了。到时候,大将军打着‘叛逆篡位’的旗号对莫西多进行讨伐,我们里应外合,整个江山便是大将军的了!” 

伊雷斯兴奋地道:“这件事我怎么没有听到父帅提到过?父帅真的已经率兵前来了吗?” 

陨星图点了点头。 

伊雷斯道:“那太好了,云霓古国的江山终于轮到父帅了。《幻魔战记》那本书真的是没有说错,我们北方边境是一条蛰伏的蛇,随时都有吞象的可能!看来,事情真的如他所预料的那般,我们接着将会拥有整个幻魔大陆!” 

伊雷斯大声地喊着,显得豪情万丈。 

陨星图含笑不语,在他心中却已经出现了坐拥天下那令人激动的一幕。不过,他很快让自己平静了下来,那只不过是尚待时间证实的事情,现在最重要的是眼前,眼前之事将会是今后云霓古国,乃至幻魔大陆历史命运的转折点。 

陨星图道:“现在,我们就等待天黑,莫西多发出信号,大开城门,然后我们率两千铁甲骑兵杀进去!” 

伊雷斯道:“一切胜利都会属于我们,哈哈哈……” 

△△△△△△△△△ 

云霓古国帝都外。 

云峰山孤峰之上,白云缭绕,雾气浮动,归去的夕阳将紫色的余辉遍洒云海。 

这不是那个经常出现于影子梦中的情景,而是他眼睛看到的实景。 

他站在那梦中少年坐着的地方,望着漫天的晚霞。 

“世界是这个样子的么?极目之处,无边无界,却不能再前进一步。”影子轻轻念道。 

在影子的身后,站着法诗蔺,是法诗蔺将他带到此处的。此时,他那孤独、失落、茫然、无助、无所依傍的心静了下来,不再迷失。 

他知道,失去的那一半是不可能再找回的。 

连他自己都感到奇怪的是,他以为自己的心真的已经失去了一半。 

他望着眼前的情景,却想起了那个梦中的少年,那个每天望着晚霞才能够睡去的少年,他感到自己便是那少年。 

“家?”影子又轻轻念道。 

一直以来,影子都没有属于自己的家,小时候的孤儿院不是,后来租的公寓也不是,来到这个空间,他更是什么都没有。 

法诗蔺说要带他回家,回到他们自己的家,难道这里就是他们的家么?而他知道那个梦中少年心灵的家是这绝壁上的晚霞,是晚霞让少年找到了心灵的家。 

法诗蔺走近影子身边,影子轻搂着她的腰身,法诗蔺将自己的头靠在他的肩上,眼睛望着影子所注视的方向,道:“我曾经死去,在死去的时候我听到了你对我说的那些话。在这里,你用你的心将我救了回来,我是属于你的,这里便是我们共同的家。无论今后遇到什么样的事情,谁也不能够将我们分开。” 

影子的心融化了,温暖浸溢着他身体的每一处。他的心失去了一半,他以为自己从此便会迷失,而他却找到了生命的另一半,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家,在他最脆弱的时候有了自己的家。 

影子将法诗蔺紧紧的抱在自己的怀里,恨不得与法诗蔺融在一起。眼中更是涌动着感动的泪光,他知道自己的心从此有了新的依靠,道:“我们永远在一起,谁也不能将我们分开!” 

法诗蔺同样感动地道:“这一天我等了很久,我们都已经等了很久。” 

良久,两人都不语,只是沉浸在幸福之中。 

当太阳的最后一缕霞光在天际淡去的时候,影子抚摸着法诗蔺的脸庞,在她额头上深深地亲了一口,道:“还有一些事情等着我们去办。” 

法诗蔺望着影子满含柔情的眼睛,幸福地点了点头。 

两人手牵着手,飞掠下山,向皇城赶去。 

△△△△△△△△△ 

太阳西沉,幕色上升,月亮出现在了夜空。 

云霓古国的文武百官和受到邀请之人都陆续出现在了天坛太庙,所来之人,皆被井然有序地引至预先安排好的位置。 

宽阔的天坛广场上,已经是座无虚席,只是圣摩特五世、雅菲尔皇后及莫西多、褒姒四位最重要的人物还没有到来。 

负责安全保卫的魔法神院四大执事也没有出现在人群中,但所有魔法神院的魔剑士等都按部就班地执行着四大执事事先的安排布置。 

每一个进入天坛之人皆通过重重审核与身分的确认,以保证今晚婚典及祭祀活动的顺利进行,不能有丝毫差错出现的可能。 

今晚的安全措施,除了眼睛所能看到的这些保卫安全的魔剑士外,更有隐藏在某个角落不为人所知的人。最为重要的是,以四大执事强大的元神感应所缔结的结界,足以确保最为核心的安全问题,以及两大圣器的无恙。 

按照预先的安排,先是举行婚典,再是举行云霓古国、每年一度的祭祀先祖的仪式。 

落日、傻剑、斯维特,还有那个被复制而成的法诗蔺出现在了被邀请之人的行列,并且是在第一排。在他们每人面前,皆有一张长形桌子,雕刻精美,上面放置着水果、茶水等物,一应俱全。 

在他们身后,同样的桌子有二三十排,每一排不少于三十张,也就是说,今晚被邀请的幻魔大陆著名人物,不少于六七百人。 

而在落日等人的左边,则是一张长长的、以红地毯铺设的大道,从天坛入口处一直延伸到举行婚典和祭祀仪式的太庙门口,其宽至少有五米。 

而在大道的另一边,则座满的是满朝文武百官、皇亲国戚及各国使节,其人数并不比落日这一边的人少。 

此时的天坛太庙被火光映照得明如白昼,太庙正门口的那只苍龙在众人面前越发显得威武而不可侵犯。 

一面面旌旗在夜风中猎猪作响。 

所有人都在等待着圣摩特五世及莫西多的到来,他们才是今晚的主角,而在座的所有人都知道,今晚必定有不平凡的事情发生,尽管此刻每个人都显得很安静。 

当二十四只古老的号角在夜空中回响时,所有人的心都定了定,他们知道,重要的人物已经该出场了。 

终于,从大道的另一端,天坛的入口处,传来了身穿银色战甲、腰佩长剑的禁卫整齐划一的脚步声。这些禁卫目光沉凝,神情肃穆,所有人都不怀疑,他们有以一敌百的修为,因为他们不是一般的禁卫,而是属于圣摩特五世直接指挥的死士兵团的禁卫,负责保证圣摩特五世的绝对安全。 

圣摩特五世及雅菲尔皇后来了,是的,从这些死士兵团的禁卫来看,众人都知道是圣摩特五世来了。 

所有人都从自己的座位上站了起来,面向大道,以注目礼迎接圣摩特五世的到来。 

圣摩特五世身着代表云霓古国最高权力的皇袍,手携雅菲尔皇后,面带微笑,向众人点头致意。 

从其神情,众人并不能看到圣摩特五世是在通往怎样危险的一条路上,因为众人知道,既然三皇子莫西多敢杀死二皇子卡西,就有在今晚击杀圣摩特五世的可能。这样,莫西多就不用再费更多的手脚,直接登上皇位,抑或,莫西多会在今晚逼圣摩特五世传位给他。 

不过,这些只是一种猜测,尚需时间的证实,这一切决定都在莫西多的手上。 

第十章 圣坛惨案 
圣摩特五世携着雅菲尔皇后坐在了专门为之搭建的神座上,而两边则各是二十名死士兵团的禁卫。 

众人同声祝贺,俯身施礼,而圣摩特五世只是微笑点头,示意众人坐下,并不曾发出一言。 

在圣摩特五世刚刚坐下时,莫西多与褒姒身着云霓古国传统的婚典服饰,缓步到来。在他们身后,则是月战、残空、灵空,还有影子,四人皆腰佩长剑,身着华丽的宫皇剑士服饰,神情皆显得一丝不苟。 

斯维特及被复制的法诗蔺见到残空,皆惊讶不已,尤其是斯维特,他不懂为何一直反对他与莫西多合作的大哥却出现在了婚典上,而且是身为保护莫西多安全的贴身剑士。 

莫西多脸上的笑容很灿烂,比今晚的月亮更为迷人,更比圣摩特五世的笑更让人明白,什么是发自内心深处的笑意。 

他的手势很夸张,频频向站起向他施礼祝贺之人示意坐下,比圣摩特五世更像一个春风得意的皇者。 

今晚的褒姒无疑是最引人注目的角色,她的美让每一个人都看呆了,就像一支利箭穿透了他们的心脏,让他们感到一种全身心的震撼。他们似乎忘记了,现在是怎样的一个非常时刻。 

此刻大概他们也认识到,什么样的女人才叫倾国倾城。 

莫西多与褒姒来到圣摩特五世及雅菲尔皇后面前躬身施礼。 

莫西多道:“请父皇颁旨吧。” 

圣摩特五世仿佛没有听见,竟没有一点反应,抑或他仍是睡在尚未醒过来的梦中。 

莫西多又一次道:“请父皇颁旨,诏告天下,云霓古国与西罗帝国从此联姻,永结友好之邦吧。” 

圣摩特五世仿佛这才醒过神来,他的眼睛看过莫西多及褒姒,又落在他们身后的影子身上。影子躬身低垂的头并没有抬起来,圣摩特五世的目光在影子身上停驻了一两秒,然后移向坐在下面、占满天坛广场的众人身上。 

最后,他清了清喉咙,显得有一丝疲惫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圣魔天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