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圣魔天子 >圣魔天子_第78节

圣魔天子_第78节

作者:龙人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1-04 09:27:17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6:22
有守卫全都退出。 

这让南尉府的人大感不解,不由暗自猜度马车内神秘人物的来历。能进入“如意阁”的人,无不是伯颂的心腹,而伯颂又本非多疑之人,现在却如此小心翼翼,实是非比寻常。 

伯颂将那神秘人物引入“如意阁”的一间密室中之后,亲自在密室外担负起守卫之责。 

此后不久,便有伯颂的亲信府卫接伯颂之令,前去其他各尉府及乘风宫邀请在坐忘城有举足轻重地位的人物前来南尉府“如意阁”。 

战传说赫然也在被邀之列! 

只不过在伯颂口中的战传说,是以“陈籍陈公子”相称。 

一时间,南尉府内笼罩着一种极为神秘的气氛。 

半个时辰之后,贝总管、铁风等三大尉将、战传说以及乘风宫另一侍卫统领慎独相继应邀赶到南尉府。 

此前他们当中有人已听说了伯颂的异常举止,皆十分纳闷,不过众人皆知伯颂性情笃厚,虽论智谋不及贝总管,论武功不及铁风,但在坐忘城中却颇有人缘。故虽觉伯颂的举止有些不合常理,但众人仍是依约前来。 

“如意阁”四周戒备森严,阁内却只有身为南尉将的伯颂一人守护。隐有神秘人物的密室在“如意阁”的第二层,此密室外是一个视野开阔的有檐长廊,长廊中有一张梨木椅,此刻伯颂正端坐其上。当贝总管等人出现在“如意阁”前时,伯颂立即站起身来,向众人拱手道:“恕伯颂未能相迎,诸位楼上请。” 

贝总管与其余的人相视一眼,随后贝总管第一个举步向“如意阁”内走去,守卫“如意阁”的人自是不会加以拦阻。 

战传说随众人一同进入“如意阁”内,他暗暗奇怪,看这“如意阁”的阵势,伯颂似乎对自己属下都有所戒备,为何却又要将不属于坐忘城的“我”列于邀请之列? 

与战传说相比,其余的人显然心情更为复杂,只是谁也没有开口,直到与伯颂相会前,众人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缄默。 

伯颂见了众人之后,显得有些高深莫测地道:“伯颂约诸位前来,是想让诸位见一个人。” 

“一个手中有‘乘风令’的人,是吗?”西尉将幸九安接过话头道。 

幸九安在四大尉将中最为年轻,年约三十五六。此人身材高而瘦,连五官也是细而瘦,予人的感觉常让人想到一枚钉子,冰冷而尖硬,还有锋芒。此人平时话并不多,而且言语间常对他人予以讥讽挖苦,但真正了解他的人却又会感到他的冷而硬只是表象,事实上幸九安颇为热肠。 

伯颂并不否认,他点头道:“正是。”言罢他便转身按下侧墙的一处暗藏机括,密室外围与墙面表层酷似的门无声地滑开了,通过一段玄关,便是通往密室的第二道门。 

伯颂走至门前,显得颇为恭敬地道:“贝总管等都已到了,是否现在就让他们与你相见?” 

伯颂的语气给战传说以极多的想象空间,他越来越感到自己即将要面对的人物显得十分神秘。 

“也好。” 

密室中传来一个声音,回答得极为简单。 

但战传说忽然发现仅仅是两个字的答复,却让贝总管、三大尉将及乘风宫奇营侍卫统领慎独皆有愕然之色。 

通往密室的第二道门也无声地滑开了,无衣无缝地嵌入墙体之中。 

伯颂侧过身,示意众人进入密室中。 

密室长而窄,长度足足有宽的三倍以上。密室中看起来较为空荡,因为其中除了一张同样长而窄的桌子及与之相配的椅子外,再无它物。 

在长桌的那一端,正有一个高大的身影背向众人,负手而立。 

虽然暂时无法看见此人的容颜,但目睹此人高大的身躯以及如雪发丝,足以让贝总管等人心神大震,对此人的身分已呼之欲出! 

在进入密室看到这个背影的那一刹那间,所有的人都僵立当场,脑海中除了极度的惊愕与疑惑外,再也没有其它任何东西。 

身形高大,发丝雪白,加上刚才贝总管等人所听到的极为熟悉的声音——与众人隔着长桌负手而立的人,岂非应是殒——惊——天?! 

但殒惊天却分明已被尤无几所杀! 

这些久经风雨奇变的人物忽然觉得自己有几近窒息的紧张感。 

密室的门已悄然合上,但谁也没有留意到,他们所有的注意力全都集中于与自己隔着一张长桌的神秘人身上。 

那人终于缓缓转过身来。 

转过身来,那张脸清晰而真切地出现于众人的面前——须发皆白,容貌却只在五旬左右,目光深邃,气度沉稳。 

他,果真是坐忘城城主殒惊天! 

无论是其身材、容貌,还是气度,都与他们再熟悉不过的城主完全相同! 

若不是殒惊天已死,谁都会相信眼前的人一定是坐忘城城主殒惊天! 

但殒惊天却已死了,他的尸体还在华藏楼由十二名乘风宫侍卫守护着。 
您阅读的.小说来自ωωω,UМDtxt.còm
在那一瞬间,无论是贝总管、三大尉将,还是慎独、战传说,其面部表情都出现了短暂的凝固,旋即有了各不相同的反应。 

东尉将铁风惊愕之余,顿现怒色;北尉将重山河神情沉晦,一言不发;西尉将幸九安则眉头皱拧,若有所思…… 

贝总管沉声道:“阁下何人?为何要假冒我家城主?城主新丧,阁下此举未免不把坐忘城放在眼里!” 

“贝总管,此刻你所见到的是真正的城主,否则,伯颂又怎会这么做?”在诸人身后的伯颂解释道。 

贝总管颇为意外地看了看伯颂。 

其他几人也怔立当场,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铁风,你可记得坐忘城武岩坡?” 

那容貌气度与殒惊天一模一样的人的目光扫向东尉将铁风。 

铁风闻言心头一震,目光与之相遇,双方的眼神在无声之中探询交流,少顷,铁风的怒气已消,代之而起的是迷茫不解,他喃喃道:“你……真……真的是城主?!” 

声音很轻,近乎自言自语,但由此足见铁风的心神已有些动摇。 

对方没有说话,仍只是无声地望着他。 

第十三章 意料之外 
但现在的这种局面无论如何是出乎众人意料之外的,谁也不曾想到刚才狂妄至极的莫西多竟然会中了圣摩特五世预先设计的计谋,圣摩特五世城府之深实在令人叹服。 

莫西多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知道自己败就败在刚才以为只是影子突然发出袭击,所以只是采取了对影子的控制,却没料到圣摩特五世又活了过来。他强忍住利剑穿破胸膛的疼痛,道:“父皇以为这样便可以赢么?那你也未免太小看我了!” 

说话之间,莫西多右手突然凝成一团黑气,一拳猛地向圣摩特五世攻去,其速快如惊电,力道更是狂猛至极。 

圣摩特五世神情一愕,身形急忙闪避。 

谁也不曾料到,以圣摩特五世如此肥胖的身躯,反应起来居然迅捷无比,如此近的距离,竟被他躲过,但他手中之剑来不及抽回,已经脱手。 

莫西多拔出穿胸之剑。 

鲜血四溅! 

莫西多忍住疼痛,连忙封穴止血。 

众人惊骇,利剑刺穿胸膛,莫西多竟然不死,还有还手的余力。 

而圣摩特五世更深切地知道,刚才莫西多尚能以拳凝炼黑气,说明他还有极强的生命力。圣摩特五世知道,必须趁莫西多元气尚未恢复过来时,快速将之歼灭,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思及此处,圣摩特五世右脚横扫地面,十几柄那死去之禁卫的剑似乎受到一股无形力道的牵引,仿佛有了生命一般,向莫西多疾射而去。 

十几柄剑形成一张交错相接的严密剑网,凛冽至极。 

莫西多刚才是强忍着气血暴泄的危险,强行轰出一拳,此时已是气血不济,衰弱至极,如何能够再挡圣摩特五世这凛冽的攻势? 

他望向月战、残空、灵空,喝道:“你们给我上!” 

月战、残空、灵空三人同时出剑。 

而有所不同的是,灵空是攻向圣摩特五世,而月战与残空的两柄剑则是刺向莫西多。 

莫西多惊骇欲绝,仓促之下,随地一滚,险险闪过两剑的致命攻击,但左臂与右腿不可避免地同时中刺。 

这时,灵空已与圣摩特五世激战在了一起。 

莫西多道:“你们这是干什么?你们不是答应过替我杀死父皇的吗?” 

月战道:“是圣摩特五世陛下让我输给你的,也是他让我们在这个关键时候来对付你的,一切都是事先安排好的!” 

莫西多道:“原来我又一次被你们给骗了,我还以为你们仅仅是为了褒姒公主。” 

月战道:“我确实是为了褒姒公主,但这是褒姒公主安排我这样做的,她让我与圣摩特五世陛下合作。” 

莫西多望向褒姒,道:“看来我是蠢到家了。” 

残空道:“那你就去死吧!”说完,他手中之剑如毒刺一般向伤痕累累的莫西多刺去。 

而月战手中之剑也随后攻至,他的剑势所指范围,完全弥补了残空剑势的遗漏,也就是说,如果莫西多可以侥幸躲过残空的攻击,也绝对没有可能避开月战的剑。 

莫西多没有动,仿佛他已经知道自己必死无疑,因此根本就不作无谓的挣扎。 

但莫西多真的就这样束手待毙吗? 

就在残空之剑即将刺中莫西多的一刹那,一道幻影破空而至。 

强大的精神力使残空与月战所有的攻势顿时土崩瓦解,他们的剑再寸进不得。 

因为他们感到全身都毫无遮拦地暴露在别人的攻击之下,只要他们的剑再寸进一步,两人的生命也将终结。 

“好强悍的高手!”月战与残空心中同时惊呼。 

这时,在莫西多的身边,已经多了一个全身上下无一处不透着黑的黑衣人,长发遮住了他的面部。 

此时,灵空也退到了莫西多身边。 

莫西多望着圣摩特五世等人,厉声道:“你们以为我就完全信任你们么?我就是要等着你们完全暴露自我!现在,我完全清楚你们的底牌,而我所真正拥有的实力,你们又知道多少?” 

此言一出,不亚于对圣摩特五世当头一棒,自己苦心积虑所安排的一切,却被莫西多以苦肉计全部暴露出来,所有一切的底牌都摊在了桌面上,而莫西多所拥有的真正实力,却只看到冰山一角。 

单在智慧的较量上,圣摩特五世已经输了一筹。 

“现在,我就让你们见识一下我的真正实力!”莫西多狠狠地道,随即又暴喝一声:“我的战士们,出来吧!” 

“嗖……嗖……嗖……”数道黑影划破虚空。 

随即,与莫西多身旁的黑衣人一样的人,将圣摩特五世、月战、残空,还有褒姒公主及假法诗蔺包围在了中间,有九人之多,加上莫西多身旁的黑衣人正好是十人。 

而此刻的影子躺在地上还没有醒过来。 

莫西多这时望着褒姒道:“我没想到自己的妻子联合外人一起来算计我,我今天真是长了见识了!” 

褒姒平静至极地道:“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会与你成亲,我当然是为了紫晶之心。但我又不能容忍你成为我的丈夫,我也不能容忍自己成为你的妻子,因此,我只有与圣摩特五世陛下合作,将你除去,才能够在得到紫晶之心的情况下,与你没有任何关系。” 

莫西多冷冷一笑,道:“你倒是直言不讳,毫不隐瞒自己心里的真实想法。” 

褒姒却反问道:“我为什么要隐瞒?难道我害怕你杀我么?” 

莫西多道:“我当然知道你不怕,但你所设想好的一切都会落空,你最终什么也得不到,包括紫晶之心!” 

褒姒道:“你这话未免说得太早了些,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迹象说明你一定会赢!” 

“哈哈哈哈……”莫西多大笑,他把眼睛投到圣摩特五世身上,道:“父皇也认为我一点赢的迹象也没有么?” 

圣摩特五世冷哼了一声。 

莫西多道:“我劝父皇还是放弃这无谓的挣扎,传位于我,说不定我会大发慈悲,饶你不死。” 

圣摩特五世道:“你休想!就算是死我也要与你战斗到底!我要天下人看看你是如何弑父篡位,居心叵测!” 

莫西多大笑,他望向褒姒道:“看看,连父皇都已经没有了信心,难道公主还认为自己会赢?” 

褒姒傲然道:“我从来都对自己充满了自信,但从来也不会盲目的自信!” 

莫西多道:“我实在是看不出公主的自信在哪儿。好了,我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再与你纠缠,我给公主一次机会,如果公主现在悔改还来得及。” 

褒姒不屑地看了莫西多一眼,道:“也许你并不知道,本公主从来没有做过后悔之事。” 

莫西多道:“好!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必再有过多无谓的操心了。” 

这时,天坛外传来了喊杀声和无数金铁交击之声。声音强大至极,震人耳鼓,至少是几千人在同时厮杀,才会有这种惊天的巨响。 

天坛太庙内,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外面响彻夜空的声音所吸引,他们不知道在外面又发生了什么事,也没有人进来禀告。 

但众人的心已经有了惶惶不安之感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圣魔天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