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圣魔天子 >圣魔天子_第87节

圣魔天子_第87节

作者:龙人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1-04 09:27:37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6:22
,安心所说的经历,一点都不差,特别是五岁时的梦中习武,十岁时将剪瞳杀死,根本就没有人知道这些事,他也从未向人提及过,而安心却如此的清楚,难道真的如安心所说,自己是安心的儿子?是魔族之人?不!这绝对不可能,自己不会是魔族之人,也不可能是魔族之人…… 

“你在骗我,你们全都在骗我,我不会是魔族之人!”天衣几乎是嘶吼着道,他无法接受这样一个事实。 

安心道:“我没有骗你,每一个魔族之人从出生的时候便有一个标记,在胸口的最中心位置,这也是人族与魔族的区别所在。” 

“但我身上没有!”天衣吼道。 

安心道:“我知道。为了不让人知道你的身分,我将你的标记从你的体外移植到你的体内,每当你行功的时候,在你的胸口,你便会看到一对有黑色翅膀的人在烈火中涅槃重生,那便是魔族中人的标志。” 

天衣自是知道自己有这样一个标志的存在,这也是他深藏在心中没有让任何人知道的事情,包括他死去的妻子思雅。 

天衣显得无言以对。 

安心接着道:“本来我打算在举行祭祀仪式的那一晚让你知道自己的身分,但圣主的出现,让我并没有这样做。你是我多年前就安排好的,为的就是能够在关键的时候能够帮助魔族。我事先没有让你知道真相,也是为了你身分的隐藏,而我也一直在关注着你,暗中予你以帮助,莫西多便是加以利用的契约者。你是我一直隐藏的王牌。” 

原来安心口中说的王牌竟是天衣,这是任谁都没有想到的事情。 

天衣道:“那你为何不通过我直接控制禁军?那样岂不比利用四个督察有利多了?而且更容易控制整个帝都!” 

安心道:“因为圣摩特五世并没有完全信任你,他一直都派人暗中监察你。而且,我们最大的敌人不是圣摩特五世,而是神族,圣摩特五世并没有让你知道一点关于神族的事,而我当初之所以如此安排,主要是为了对付神族,神族没有出现,我便不敢暴露你的身分。” 

“那你现在又为何要告诉我这些?”天衣道。 

安心道:“因为圣主要你去办一件事。” 

天衣一时之间无法接受,冷笑道:“说了这么多,原来你们只是想利用我去为你们办事。” 

朝阳这时道:“也是为你自己办事!” 

“为我自己办事?”天衣不解地道。 

朝阳道:“是的,为了你的妻子思雅。你的妻子并没有死!” 

“思雅没有死?你说思雅没有死?!”天衣吃惊万分。 

朝阳道:“她此刻在西罗帝国,她一直在等待着你去见她。” 

“她怎么会在西罗帝国?” 

安心回答道:“我知道你爱思雅,我没有让她死,但我不能让她拖累你,是我把她送到西罗帝国的,在西罗帝国,有人可以很好地照顾她。圣主今次就是让你去西罗帝国见一个人。” 

“谁?”天衣道。 

“西罗帝国君主安德烈三世……” 

△△△△△△△△△ 

影子睁开了眼睛,他所见到的是一个陌生的环境,到处散发着一种陌生的气息。 

这已经是第三次让他有找不到自己,不知身在何处的感觉了。 

第一次是来到幻魔大陆,躺在大皇子的床上,第二次是出现在那个山谷里的草舍内。这一次,他看到的是一副棺材,一个巨大空旷宫殿里的水晶棺材。 

影子的记忆还停留在与朝阳在天坛太庙的决战,停留在圣魔剑刺穿了自己的胸膛,眼前陌生的一切让他感到晕眩,但他并没有以为自己已经死去。死是一种很超脱的精灵体验,但此刻他有着肉体的负累,他的胸口还痛。 

他走向那水晶棺,水晶棺内有一个已经睡熟的女人。 

很抱歉,影子实在无法将她与死联系在一起。她的嘴角有着淡淡的笑,只有畅游于甜美梦境才有的笑。 

这种笑有一种魔鬼般摄人心魄感,就像一颗子弹快速穿透人的胸膛,让人窒息,有着让人酣畅淋漓的痛楚加痛快。 

影子的注意力全部投入到这个女人的笑上,他丝毫没有注意到在水晶石棺内女人的旁边,有着两行字:上苍的封禁,魔鬼的诅咒。 

影子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来到这样一个地方,但此刻的他,显然已经无法顾及到这一点。 

女人是一种毒药,绝美的女人更是见血封喉的。而一个已经睡去,或者说已经死去的女人,对人产生的诱惑力则不知用什么来形容。 

反正,此刻的影子显然已经丧失了对任何事情的判断能力,管它是什么毒药,也不去想它。谁又说毒药的味道一定是让人感到极大的痛苦呢?谁又说毒药不能给人带来除了痛苦和死亡之外的东西? 

影子的脑海里陡然填满了一种欲望,一种想占有这个女人的欲望。他要打开水晶石棺,他要将这个沉睡的女人唤醒,就像王子唤醒沉睡的白雪公主一样,或许只有给她轻轻的一个吻,她的笑便会更灿烂。 

影子寻找着水晶石棺的开口,终于,他找到了一个按钮,在按钮的旁边又刻着二行字:开启上苍的封禁,魔鬼的诅咒便会降临于人世。 

但影子显然没有去看这些字,他的手毫不犹豫地将按钮按了下去。 

一刹那间,他的思维停止了。 

水晶石棺缓缓开启,女人睁开了眼睛,她脸上的笑确实更灿烂了,是一个女人所拥有的笑的极致。 

谁也不可否认,这样的笑会让苍生为之倾倒,会让人的灵魂在刹那间窒息。 

女人坐了起来,她的样子有着甜美的梦中醒来后的一点点慵懒,但这种慵懒的表情也会让人心跳停止。 

女人看了一下四周,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世界,轻启檀口,显得有些幽幽地道:“又是一个长长的梦,又是一次醒来,看来人类最大的弱点便是经受不住美的诱惑。诅咒……又要开始了。” 

女人的苏醒一下子让影子的头脑清醒了许多,他道:“你是谁?” 

女人看着显得有些呆呆的影子,灿烂地一笑,然后在影子的唇上轻轻亲了一下,极为妩媚地道:“你不用知道我是谁,但我知道你是一个傻子,一个看到漂亮女人就发呆的傻子。” 

是的,这确实是一个漂亮的女人,比褒姒、法诗蔺更惊艳。她的美是深入骨髓的。 

影子感到自己被女人接触的唇上,就像有一个涟漪在扩散,一种魔力让他全身都酥软,下身有了最为本能的反应。 

影子说不出话来。 

女人妩媚地一笑,似水做的手指轻轻地在影子的脸颊上缓缓滑过,然后捧起他的脸,舌尖又在影子唇上、耳根、眼睛、颈部……各个敏感部位轻点着。 

影子傻傻的,一动不动,而女人的舌尖每与影子相接触的一刹那,便让影子的思维凝滞着,那种酥麻的感觉就像层层波浪将他推向妙不可言的境界,让人无法思想。 

影子的上衣不知被女人怎样褪去,她那充满魔力的小香舌已经从颈部滑到胸部,一双柔弱似无的手如灵蛇一般在他身体上滑动着,而且像音乐一般,有着韵律性,配合着舌头的轻点滑动。 

影子仍是一动不动,他的心不受控制地狂跳着,他根本就没想过去控制它,肆意泛滥的感觉让他身不由己。 

女人的舌尖已滑至圣魔剑刺伤的地方,她的舌尖停止了运动,而她的双唇则开始在伤口处轻轻吮吸着。 

尚有着隐隐疼痛感的伤口由于女人的吮吸开始变得无比舒适和惬意…… 

影子浑身已经没有一点点力量,意识仿佛也已经飞出了身体之外,剩下的只是无比美妙的感觉。 

而这时,血,却通过伤口源源不断地流进了女人嘴里,女人双手对影子身体的抚摸也停止了,全神贯注于吮吸。 

寝宫内一片死寂,阵阵冷风吹动着纱缦,女人对血的吮吸,竟发出贪婪的声音。 

影子似乎没有一点感觉,但他的心跳却明显开始减缓了。 

突然,女人从影子身上弹跳而开,身形重重地撞在墙壁上。 

影子神志一下子清醒过来,他感到了伤口重新被撕裂所传来的疼痛感。他低头看去,看到了一缕鲜血正沿着伤口流下。 

清醒了头脑的影子一下子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这女人是在迷惑自己的心智,而贪图自己的鲜血。 

怎么幻魔大陆什么样的人都有? 

影子向那女人走去,可头脑一阵晕眩,几欲跌倒。他用手支撑着水晶石棺,使劲摇了摇头,想驱散头脑的晕眩之感。 

他重新抬起头,望向那女人,开始向那女人走去。可由于旧伤未愈,重新又失血过多所造成的虚脱感,让他的双脚如踏在云端。 

影子强撑着走到女人面前,他的手中出现了一柄飞刀,指着女人,厉声道:“你到底是谁?” 

女人仿佛受到了极大的创伤,她动了一下,脸上却露出痛苦的表情。她的嘴角还留着血丝,不知是影子的,还是她自己的。 

影子再一次厉声道:“说,你到底是什么人?想干什么?” 

女人却答非所问地道:“我动不了了。” 

影子眼中射出杀意,道:“你若是不立即回答我的问题,就休怪我杀了你!” 您阅读的.小说来自ωωω,UМDtxt.còm

女人楚楚可怜地道:“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凶?我动不了,你还对我这么凶。” 

仿佛这是影子的错,而不是她的。 

影子感到自己差点要跌倒,他再一次提高自己的音量,道:“你马上回答我的问题!”手中的飞刀已经处于待发之势。 

女人仿佛并没有意识到所面临的危险,她楚楚可怜的眼神望着影子的眼睛,显得万般委屈地道:“你为什么要对我这样?难道你不喜欢我吗?难道我不是天底下最漂亮的女人吗?别人总是宠爱着我,而你却对我这样……” 

影子手中本欲再不回答便射出的飞刀不禁迟疑着,他不知道自己为何不将飞刀射出去。在他心中,明明知道这个女人是要杀他,难道是因这个女人的美貌和她楚楚可怜的眼神吗? 

这种感情很复杂,影子不能够捕捉到影响自己的到底是什么原因。 

女人这时又道:“你能够扶我起来吗?我的腰撞在墙上撞疼了。”眼神中透着哀求。 

影子想说一个“不”字,但他的嘴巴并没有能够说出来。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遵照这女人的话,去将她扶起来。 

女人仿佛看穿了影子的心思,道:“不要紧的,你只是扶我起来而已,女人是应该被男人呵护的。” 

影子的手不自觉地伸了出去,但在半空中,手却又凝定了。因为他发现总是被这个女人牵着鼻子走,在这个女人面前,他没有自己任何的主见。 

他收回了自己的手,转身离开了。 

他必须控制自己的心神。 

女人见影子离去,挣扎着起来,却“哎哟……”地娇叫一声。 

影子的心震了一下,脚不自觉地停了一两秒,但仅仅只是一两秒,他不能够让自己回头。这个魔鬼一般的女人总是让他不能自已。 

女人在背后笑了,是那种征服了一个男人的笑。她始终相信一个原则:不管是男人、女人,还是朋友、敌人,都是相互征服的。这种征服不是一种暴力性的战胜,而是一种俘获,通过容貌、气质、修养、内在美,甚至身分、地位,俘获对方的心,瓦解对方的自我,而在这种相互征服的过程中,第一次征服最为重要。 

女人的笑无疑已经证明了自己对影子的征服。 

失血过多的虚脱感使影子必须尽快地休息,他没有能力杀女人,但他不能够再让女人靠近他。他寻了一个离女人最远的地方坐了下来,背对着她道:“如果你敢靠近我十步之内,我必会杀你。” 

言毕,一道寒光划破虚空,飞刀射在了女人的脚尖前。 

女人这时却道:“你难道不想知道我是谁?我为什么会睡在水晶石棺里吗?” 

这个女人,在影子下定决心先好好休息一下的时候,却又来问这个问题。 

影子没有出声。 

女人又道:“我已经在这水晶石棺里睡了一千年,是你让我重新醒了过来,难道你不想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影子听得一惊,刚才他是在完全被这女人所吸引、毫无自我意识的情况下开启了水晶石棺,却没想到女人在里面睡了一千年!他明明记得自己是在云霓古国的天坛太庙,怎么会到这里来开启水晶石棺?而这里又是哪里?这个睡了一千年的女人又是谁?四大执事有没有将朝阳困住?决战的结果又怎样?还有法诗蔺,自己与法诗蔺相互约好,听歌盈之言,帮助圣摩特五世,而法诗蔺现在又怎样了? 

女人的话勾起了影子心中许多的疑问。 

这时,女人又道:“你知道吗?每一个让我重新醒来之人,我都会是他的人。我现在已经是你的女人了。” 

“你胡说!”影子陡地转过头来,道:“你刚才明明想吸干我的血,还说什么是我的女人!你以为我是弱智白痴么?你是谁?到底有什么企图?” 

女人显得万般委屈地道:“我刚才吸你的血是因为我刚醒来,体内需要鲜血,也只有我的体内流着你的血,我才会成为你的女人。而且,我也会将我的血输给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圣魔天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